道歉

最近我碰到了一件事,不是大事,但我却觉得很有趣。

简单说来,在2019年1月25日,我做了一期节目,这期节目因为各种原因,压了一个月才播,所以对准备好的材料读了好多遍,这期文案和往常一样准备了10多页,加上嗓子刚刚恢复,于是我播得格外卖力。

题目是《食物相克》。

可就在我刚刚按照套路描述完了食物相克的那些精彩至极的谣言后,突然冲进直播间了一位超管,按照超管的标准语言提醒我“内容涉及医疗,需要报备,现在马上关闭直播间,并扣一分”。

节目做了这么久,我到并不觉得扣一分是一件多大不了的事。但随后直播间被两次关闭,这就让我有些搓火,因为我刚说完了谣言,没来得及辟谣呢,这不是适得其反了吗?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把录像录完了。

随后,我立刻找到了斗鱼的经纪团队,并和我的经纪人说了这件事,她一开始也没当回事,但在看了我的文案之后,她也觉得没有任何医疗的内容,所以她决定和审核部门交涉一下。

在她找到部门负责人,负责人看了录像之后,对方给出了答案,说这个处罚没问题,因为这期节目涉及了宗教问题。

我的天呐,还好他说出了一个理由,不然我都怕他就此憋死。

虽然我的一分没有被加回来,我也没得到什么说法,不过我还是觉得心情变好了,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处罚是错的了,这就好像你在餐厅吃饭,吃出一根头发,你愤怒的去找餐厅服务员,却发现这餐厅里所有的服务员和厨师都是秃子,而那根头发和你头上的任何一根长度、颜色都相同一样,你只好愤怒的把头发摔在地上,然后质问他们为什么这个菜有点凉了!

是的,你已经输了,不,是他们已经输了。

这并不是我阿Q,而是经纪人的意见,当然,我的经纪人每天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用精神胜利法来安慰我,这我心知肚明,不过这一次我认为她说的有道理,因为按照斗鱼这家公司的风格,团队负责人是不能认错的,即便下属出现了错误,那么也不能认错,因为认了错是要受罚的,没有人愿意被罚,所以这些错误会被转化为内部训斥,而对外则找些菜已经凉了之类的理由坚持挺过去就是了。

所以我得不到道歉,我不光得不到道歉,还得用“似乎是那么回事”的精神胜利法来安慰我自己,而且这也确实起效了。

其实不要说这些刚刚开始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如果这件事放到我身上,我也未必会道歉。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我一贯的表现。

比如每一次我在把钱包忘在车里,然后被我老婆发现了之后,她肯定是要埋冤我的,而几乎就在她马上要张嘴的那一刹那,我已经想好了借口,这些借口往往并没有太强的逻辑,最后我还是要认错,但这个抗争的过程是不会省略的。

反之也是这样,就我观察,我的老婆也不会道歉。

每次她把刀仍在水池子的碗堆里,刀刃向上,然后差点割到我,导致我破口大骂的时候,她也总是会说:我带着两个孩子,哪有时间把刀刃向下呢?

道歉这件事,对于我家来说确实很难。

可直到我仔细观察了我儿子之后,我发现他从来不狡辩。

是的,无论做错了什么事,他总是会非常坦然的和我说对不起,或者和妈妈说对不起。一开始我很担心,我觉得是因为这孩子中文实在太差,找不到措辞才这么说的。可后来我观察了他在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相处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不光是他,其他的德国小朋友也经常会说对不起,甚至老师也会说,而且特别轻松,特别诚恳,对不起还要加上“下次我会注意的”之类,自然就像是我和我老婆找借口一样。

那么这很显然说明了一个问题:德国人不怕道歉,而且经常道歉。

我知道你会说:你不会要说勃兰特那个华沙之跪吧?

是的,我要说华沙之跪,但我想说的其实不是华沙之跪,我想说的是他跪下之后的事情。

首先这并不是一次有预谋的下跪,从各方面看来,他可能当时就是走心了,感情到位了,咔嚓一下就跪那了。有一个证据,就是站在勃兰特旁边的联邦总统希尔同志也差点跪下,因为他觉得那气氛太好了,不跪一下似乎不太礼貌,但不知道为啥后来他又没跪,而就他观察,正是因为他没跪,其他的人也就都没跪,但当时大家脸上都写着想跪的表情。

而后来Spiegel做的民调也显示,有48%的人觉得这太夸张了,但41%的人觉得这是对的,11%的人觉得这并不过分。

于是,这便不能算是一场政治作秀了,而是走心之跪,因为有超过一半的德国人认可了这件事。

从后来联邦德国对波兰以及东欧各国的帮助上看,也足以证明这次下跪就单纯是个道歉,因为这点援助到今天还没给完,要不然希腊人怎么会拿着德国人的税金把自己给吃喝玩乐造破产了呢。

不要脸!

我不是说希腊人不要脸,我是说德国人也不怎么要脸。

可如果要脸,那么谁来道歉呢?我就很要面子,所以我誓死也要找出钱包忘在车里的10个必要理由;显然我老婆也很要面子,所以她也要找出10个刀刃向上扔在水池子里的理由。

可见道歉这件事,对于大部分德国人来说并不难,但对于我和我老婆来说就太难了。

就在我开始认为我们家是这个世界上最要面子,最无赖的家庭的时候(当然这不包括我儿子和即将进入幼儿园的女儿),我不小心听了一耳朵足球解说。

中国队和伊朗队在亚洲杯八强赛相遇,然后中国队被伊朗队踢了一个0:3,惨遭淘汰。按理说这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解说员在赛后的评论里怎么说呢?他说:伊朗队今天发挥太好了。

他竟然说伊朗队今天发挥太好了!

难道中国队的成绩还需要看对手发挥好不好来决定吗?这也太侮辱一向发挥稳定的中国队了吧!要说世界范围内比中国对水平高的球队可能也就有那么百十来支,但要说发挥稳定,非中国队莫属了。无论在任何赛场任何比赛都能输给对手,这解说员竟然说伊朗队今天发挥太好了!

是的,虽然我们很差,但对手发挥实在太好了,这样说起来,我们似乎也就没那么差了。

看来这是一个思维习惯,找借口并不是我们家独有的技能,想到这里,我释然了。

于是我受到了启发,我迅速回想我和我老婆超过的架,认真研究总结了一下,我很喜欢总结,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下次吵架的时候直接拿出来用了。

如果你做错了一件事,那么你只要掌握几个基本逻辑,一定可以把面子找回来。

  1. 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道歉,但你就没做错过吗?你敢保证你原来就没犯过类似的错误吗?其实你过去的错误比我还严重好不好?所以咱俩扯平了。
  2. 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道歉,但这个错误只有我一个人犯了吗?我只是犯了所有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你也无法保证不犯,所以咱俩扯平了。
  3. 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道歉,但你知道我过去做了多少好事吗?你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吗?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家奉献了多少青春吗?你怎么好意思指责我?所以咱俩扯平了。
  4. 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道歉,但今天这个错误并不全是因为我,因为天气、温度、磁场等各方面因素影响,甚至还有你的影响,导致我今天犯下了这个错误,如果不是因为这些,那么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咱俩扯平了。

我相信斗鱼的审核主管在接到经纪人的投诉的时候一定是先把那个值班的超管叫了过来,然后值班的超管从上述4条里随便挑了一条,也有可能是两条,然后他和我就扯平了,于是审核主管发现这么好的孩子肯定不能罚,因为罚了他自己也要承担错误的责任,于是他只好用了2个小时看完了我的录像,最后把菜里那根头发狠狠的摔在地上,大骂菜凉了。

不过我现在心情很好。

你看,一件小事情,让我串联起了这么多的东西,并且总结出了这么有用的定律,任何能看懂中文的人都会从这四条定律里收益,也算是我为中国人做了一点贡献吧,希望以后有人能够拿着这四条去扬我国威。

就在这篇文章马上就要写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中国外交部好像比我更早想到了这四条。

一周热点人物:卡尔·马克思,曾经的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者

原文发表于n-tv.de,作者是沃夫拉姆·魏玛(Wolfram Weimer),发表日期为2018年5月1日,地址:https://www.n-tv.de/politik/politik_person_der_woche/Marx-war-Antisemit-und-Rassist-article20413046.html

卡尔·马克思200年诞辰——左翼党心情美丽,右翼党很不高兴,中间派则在夸赞马克思他老人家曾经也是个聪明的小伙儿。不过,作为人,马克思可是个相当邪恶的家伙,甚至对他自己的家人都非常粗暴残忍。

继续阅读

18世纪的欧洲和土耳其机械人

我很早以前就想写这篇都市怪谈了,但迟迟没有动笔,因为这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都市怪谈,土耳其机械人的秘密早就已经被公诸于众了,仿制品都已经被做出来了,但当时这个结构简单的骗局竟然能够在奥地利宫廷、乃至欧洲上流社会中大行其道,又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所以,我决定写一篇融合历史故事的文章来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这样有助于大家了解当时的欧洲都发生了什么,也顺便帮大家串联一下18世纪的历史知识。

如果你对这段历史没啥兴趣,那么你可以直接跳过这篇文章了。

1740年10月,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Charles VI)归天,她的女儿作为继承人继位,开始了长达40年的统治,这就是历史上哈布斯堡王朝唯一的女性统治者,也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末代君主,奥地利女大公、匈牙利以及克罗地亚女王、奥地利国母——玛利亚·特蕾莎(Maria Theresia)。

玛丽亚·特蕾莎早年画像(图源:Radio.cz)

因为她爹地查理六世确实不是一块政治家的料,虽然从1713年到1720年打了几场胜仗,哈布斯堡王朝也在这个时候步入了盛世巅峰,但就如世界上所有奉行传统政治的老帝国一样,当时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就如中国的乾隆朝一样,是一个外强中干、饥饿的盛世。

继续阅读

梅尔的无底洞

​今天我们来聊一个“无底洞”的传说。

一说到“无底洞”,首先可能让你想到的是《西游记》,在第八十一回就出现了一个关于“无底洞”的故事。

土地道:“那妖精摄你师父去,在那正南下,离此有千里之遥。那厢有座山,唤做陷空山,山中有个洞,叫做无底洞。是那山里妖精,到此变化摄去也。”行者听言,暗自惊心,喝退了山神土地,收了法身,现出本相,与八戒沙僧道:“师父去得远了。”八戒道:“远便腾云赶去!”

绑架唐僧的是一只金鼻白毛老鼠精,雌性,因为偷吃了如来佛祖的半截蜡烛得道成仙,然后给自己改了个外号叫做半截观音,不过后来因为犯了一些政治错误,被李靖父子给法办了,但看她有点可怜,竟然收其为义女,然后天界司法系统决定驱逐其下界,算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和所有有此下场的妖怪一样,她也只好占山为王,并且给自己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地涌夫人”,妄图绑架唐僧,和她结为百年之好,谁想到因为猪油蒙了心,心焦气躁,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让孙悟空再她肚子里找到了机会,并配合天庭司法人员李靖与哪吒工作,一举降伏。

 

金鼻白毛老鼠精(图源:央视网)

​当然在这个故事里的“无底洞”是有底的,而且底下还挺大,别有洞天,有亭台楼阁,有洞府花园,总的来说只是一个比较深的老鼠洞而已。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希望之钻的诅咒

2017-11-10 都市怪谈 希望之钻的诅咒

传说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某个时候,有一个叫西蒙·法兰科(Simon Frankel)的英国殖民者、探险家在印度探险的时候,看上了当地一个神庙里面的皇冠,不过他看上的并不是这个皇冠本身,因为它太简朴了。他的注意力落在了皇冠所镶嵌的一颗巨大宝石上,它隐隐的泛着蓝色的光芒,当时法兰克就被这颗宝石深深吸引了。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雪人和大脚怪

 

2017-10-20 都市怪谈,雪人和大脚怪

大脚怪和雪人这两个未知生物在西方的地位就和神农架在中国差不多。虽然西方媒体中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跑出来论述一番,但时至今日,如果有人目击到了大脚怪或者雪人,普通人还是会当成趣闻在街头巷尾传诵一番。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