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夜战大悦城

拖了一天多,因为很疲劳,加上手上的活儿一直做不完,所以现在才有时间记录一下25日的情形。

那天不冷不热,天气不错,我吃饭的时候游说了高田陪我一起去,虽然他不买iphone4,但因为据说有2500件T恤,每人一件,加上他也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排队活动,所以就答应了。然后我们就很无聊的开始晚上的活动——其实啥活动也没有,我剪片子,剪完就开始玩游戏,高田先生则在我旁边新鲜他刚买的新笔记本,并同时和我的新路由器战斗。

到了4点,片子压完了,然后高田干脆的和我说“走吧”,我点了点头,就走了。

外面的街道非常安静,一辆车也没有,路灯把马路表面照的很光滑,洒水车刚刚开过,上面还有大片的水迹,均匀的摊开。我们沿两广路到菜市口向北,走了300米到达宣武门路口,就碰上了第一个阻碍——那里在修路,不能直行,只能到向右改道到和平门掉头才行。我一边咒骂一边依法办事,所以我行为上的良民素质使我很快就得以回到宣武门路口继续向北。

走到西单的时候没看见想象中大悦城的热闹景象,但大悦城门口还是零星站着几个人。于是我们火速的把车停到地库,一路小跑的跑到大悦城门口。

门口的队伍已经进去了,他们被安排在大悦城的大厅里等候,所以我们也赶快进入,拿号,一个493,一个492,前面有个1000,不知道什么意思,估计是总共准备了1000个手牌。

IMG_0349

大厅里面人头攒动,各种宅,都站一块儿聊各种苹果产品的参数,70%戴着眼镜,另有小部分做地上旁若无人的写博客。

IMG_0350

然后无聊的写微博玩游戏喝茶聊天上厕所,挨到了5点,工作人员开始把这些人排好顺序。

IMG_0351

出来站队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天已经很亮,路上也开始有些车,媒体很多,都站在旁边拿着相机,谁看他们就拍谁。消停了以后,工作人员搬来一大壶咖啡开始分,我因为怕上厕所,拒绝了。远处有央视的SNG很嚣张的扎在人堆里录节目拍摄,不过后来我还真看到这期节目了,在中央2演的。

IMG_0352

苹果店很漂亮,一贯的大玻璃和亮LOGO,设计很简洁却非常装逼。

IMG_0354

然后就很无聊了,每次熬了好久后低头看表都发现才过了5分钟,自然困劲儿也上来了,不过还没困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所以就继续看微博玩游戏和旁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两句,顺便和高田逐一评论旁边的媒体和前面大群的各种宅。

到了快八点,还没有任何动静,我觉得应该有个开店仪式之类的,可一直没有出现。正琢磨,突然后面有人欢呼,n个店员排着队,一边跑着一边齐声喊着iphone4(或者是apple store之类,口齿太不清楚,实在听不清)热闹的绕过排队人群跑进店的入口。这时我才发现后面有了另外一大片队伍,他们和我们不一样,手上没有手牌了,后来才知道手牌只发到500,看看我们是多么幸运啊。

店员都进入店内后,打开了正门,开始齐声高喊“iphone4,iphone4,Joycity,we are ready”x2,那气氛非常嗨,看起来各个都像是嗑了点什么玩意才出来的。不过高田被震了,立马和我说“我觉得这不像中国的店”,说了好几遍。确实,中国没这么敬业的店员(传销保险除外)。

IMG_0358

之后店员就站在门口,开始放人进去。一次进去的人很少,但进去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店员们会逐个和你拍手,在你旁边呐喊,碰着激动的,还有直接上去搂抱的。

虽然队伍开始往前走了,但实际上移动的还是很慢。队伍拐来拐去,长的让人绝望,不过转到后面一看到另外那一片,立马觉得希望就在眼前了。

9点半,终于进去了,到店里也还要排队,但好在不长了,排队的时候有很敬业的老外努力的用中文指挥秩序,另外也有店员开始挨个发T恤。

T恤拿到手里就是这个样子,看外表看不出里面装的是啥,难怪外面那些羡慕的后人都伸长了脖子,生怕没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断货呢。

IMG_0359

交钱拿机器都很顺利,一句废话都没有,两台机器只用了4分钟就装好可以拎走了,当然4分钟花掉11000也真他妈的爽快。

旁边人山人海的,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是可以帮你激活的,如果天才吧不忙的话,还可以帮你转移iphone的资料到4里面。不过对于我这种老iphone来说,这他妈简直是个笑话,所以我连头都没回就走了,当然到门口的时候没忘了回过头拍了一张这些连激活iphone都要人帮忙的iphone用户们。

IMG_0360

说实话,这时候我心情特别好,完全没想到店里帮忙激活iphone原来是给我这种人准备的,不过那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这时候我只想着赶紧到家。

IMG_0361

到家后,rara还在睡觉,于是我赶紧把两台机器摆在一起合个影。

IMG_0362

哇塞,多么美好的一天!

美逼过后,傻逼该来了。iphone4我没法激活,因为我忘了要插sim卡才能激活。sim卡我有,可micro-sim卡我没有,虽然我定了剪卡器,但这会还在深圳的某个地方等着上飞机呢,而在这之前我只能干看着它们了。

看着当然不符合我的性格,于是我上网随便翻了两页,就迫不及待的拿来剪子,打印了一张图样后,开始剪卡了。

先把我自己的剪了,插手机里,连线激活,显示损坏;

然后把rara的剪了,插手机里,连线激活,显示损坏,我就操嘞。

然后没办法了,我困的脑子都不清楚了,只能交代让rara赶紧起床,然后去马连道营业厅换卡,换回来再说。她还没出门的时候,我已经倒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7点了,起来就开始剪卡。

当然还是先剪我自己的,不过这次我有些慎重了,上网看了看论坛,结果有人说,移动的卡是没法激活的,只能用如意通,我艹,原来不是我剪的问题。但没办法,新卡都换回来了,就接着弄吧。

正好下楼到办公室去拿片子,顺路找了个小卖部买了个如意通,50元带30元话费,回来按照之前剪坏两张摸索的经验随便比划着剪了剪,扔机器里插线激活——丫活了。

然后心里就有底了,拿起自己的卡就给剪了,剪完扔机器里,艹,无sim卡。这时候我彻底慌了,赶紧停手,找了个sim卡原理的文章开始看,耐心看了半个小时,发现我确实是傻逼了。于是我先试着把rara的卡按照原理剪了,扔机器里,插线,有信号了。

rara当然很高兴,但我很郁闷。我只能继续看那个文章,琢磨了会,发现其实我剪的也不是那么糟。在桌子上划拉了一会,找到了一些碎片,又把卡剪小了些,把碎片填在头上,放机器里,信号马上出来了。

看来不虚心果然是不行滴,这回也该轮到我高兴了。不过用个碎的卡总不是个办法,所以就让rara今天到营业厅去再给我申请个新卡。

然后就开始贴膜,rara一如以往买了卡登仕的玲珑套,套上后我们都觉得很紧,我就开始贴送的膜,但撕的时候,底层膜很松,一口气全给撕下来了。我还特别高兴的指着啥都没有的屏幕夸卡登仕“这个膜真好,贴了跟没贴似的”,要不是后来发现扔掉的膜很厚,捡起来一看是两层,没准我现在还觉得膜都贴好了呢。

看来不睡觉是真不行。

幸好rara买的时候还顺手买了两个镜面防窥屏,只能暂时贴上了。先在淘宝火速买了两个卡登仕的高透膜,然后开始贴镜面。镜面很容易贴,看起来也很酷,可惜如果你透过它看一会屏幕,会晕的吐出来。我就是看了一会,晕倒了,一睁眼都今天中午了。

起来剪卡器到了,不过我已经没心情拆了。

傍晚的时候卡登仕的膜也到了,这次贴的很顺利,膜也确实很好,尤其是那手感,比在裸机屏幕上摩擦更给力。

晚上rara也回来了,我双手颤抖的拿过新sim卡,然后小心的剪了。

扔机器里,开机,信号满格,中国移动。

排队

我念叨要去排队已经好几天了,而且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活了这么大,我最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扎堆,逛个商场要是人稍微多点都一阵阵犯恶心。走在路上也特别怕出现围观看热闹的人群,路过的时候都加快脚步赶紧离远,生怕突然出现个什么玩意沾我一身。所以我注定错过了好多热闹的事,总结之前的生活,我几乎没做过什么别说疯狂,就连激情都算不上的事。

觊觎iphone4在25号大悦城发售已经好几天了,要是肯定想要,而且也肯定会买,本来想等等,等热闹劲过了,我再自己偷偷的去买。但想来想去,反正什么时候去买都是这个价钱,电子产品过时的又快,何必等那么长时间呢?干脆我也疯狂一把,熬夜排队去买算了。

想法这东西不能出现,因为一旦出现就会顺着往下想,所以我很快下定了决心,我的大计划是25号的凌晨4点左右出现在大悦城,然后不管前面排多少人,都要在8点时进到店里,麻利的买两台就走。

不知道这个计划是不是能如约进行,但套句总理的话来说:我的心,是准备好了的。

再说点路由器

今天第二台WHR-HP-GN-CH到货了,这次用了aoss,结果一下就连上了,昨晚算是白折腾了。
把路由开关调到off,然后按两个机器的aoss就行了,小机器的话我猜要在里面先调桥接模式才行。
就这么简单,没啥可说的了,郁闷了。

巴比禄的桥接备忘录

家里有三台路由器,都是TPlink的。
之前我用过不少种路由器,但都游移在TPlink和Dlink之间,前者显然是山寨后者,后者听起来就很牛逼。
可是牛逼货并不一定多好用,从功能上来说,Dlink和所有牛逼玩意一样没有TPlink强大,但稳定性TPlink又实在太差,权衡了一下,最终508的组网方案还是用了TPlink。
半年来,除了要经常重启路由器玩以外,没发现什么其他的毛病。桥接的稳定性虽然差了些,但好歹设置简单,把三台摆在一起,耐着心仔细设置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然后就是选择一个让它们高兴的摆放位置,最终就形成了一个可以凑合一阵子的网络。
但TPlink的安全性设置实在很二逼,这集中体现在多重安全开关这个设置上。你想打开一个安全功能,要经过重重设置才行,中间有一个遗忘,那马上所有的环节都不会起作用。看似简单,实则无比复杂。当然,我现在也不做什么专业工作了,这种设置其实大可不必挂念。可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我从没体验过的烦恼出现了。
小区里突然多了好几个蹭网卡,来回穿插在各个路由器之间,此起彼伏,终日不得停歇。这玩意我之前只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想到暴力破解密码已经普及到小区了,而且插上就来,方便的比把面放在水里都简单。当然,三台路由器的网络很容易就成为他们的目标了,信号稳定,搭上我家网速也快了点,让我怀疑这帮人是不是奔走相告,家里慢的不行的时候,打开路由器一看DHCP,里面竟然有10多个不认识的设备ID,干的也基本上都是迅雷和BT的勾当,弄的我哭笑不得。
介于我自己的设备也很多,也记不住那么多mac地址,就算记住了,TPlink的过滤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我只能强行指定IP段带宽,然后手动增加他们的mac地址进去,限制最大1k。就这样一点一点、一天一天的积累,180-199的IP段竟然被指定满了,但新的蹭网卡还是层出不穷,到了前天晚上,更夸张了。
估计是我限了带宽后,把某位大哥弄的不爽了,开始疯狂的ddos。刚开始我并不相信这手段能出现在小区里,但随后症状越来越像,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了,刚好我有另一台刷过的某品牌路由,上面的防火墙和流量统计功能比较完整,于是就接在前端,很容易无数的发包就被统计出来,而家用的防火墙也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没办法,只能断线换IP。换了以后好一小会儿,攻击又开始,然后再换,折腾了两个多小时,ISP分配是有限的,又回到老路上。
没办法了,只能不用网了,等丫自己消停吧,然后丫一直攻击到3点,估计撑不住关机睡觉去了。
网络一快,马上京东订了两台路由器,都是巴比禄,BUFFALO WCR-GN迷你型高性能无线网络路由器和BUFFALO 高功率无线宽带路由器WHR-HP-GN-CH。本来应该订三台,但因为从来没玩过WDS桥接,更没用过巴比禄,不知道复杂程度,所以就先订了一大一小两台,如果桥接顺利且稳定,再另外买一个小的。
今天收到了,打开一看,外观很牛逼,就跟日本人做的所有东西一样,反正不管好用不好用,至少先有个卖相。小的只有手掌大,是我见过最小的路由器了,大的也很薄,和iPad差不多厚。
拆下原来的路由器就开始折腾,WDS桥接比我想象的容易多了,人家巴比禄的操作和设置也做的科学有效率多了,所以我很快一边吃喝玩乐一边就设置好了两台桥接,看看通了,就把小的拿到客厅插上电视,共享也马上就能看了,信号稳定,没有原来那么卡了。
回到书房,手贱重启了一下,结果客厅的网断了。
我无论怎么尝试也无法再连接上小的,因为WDS桥接成了附属设备,根本就看不到IP了,怎么连接也没法读出设置界面来,这问题可折腾死我了,复位-设置-复位-再设置-复位……活活折腾了三个小时,比当时弄Dlink的桥接还费劲。
在把能设置的都设置了一遍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开始Google了。巴比禄在中国知名度太低,关键字基本上都是卖货的链接,偶尔有几个中文的也不解决问题,后来找到个米国的,发现人家说的真好,一下就说中了要害,要害是啥呢?就是他妈的信道,默认都是自动,我以为像WDS这种高档玩意都自动就行了,而且之前的连接成功估计也是自动瞎猫装死耗子撞上了。
其实桥接的要点如下:

  • 同SSID
  • 同信道
  • 同加密方式
  • WDS连接时保持信号质量至少在良好
  • 不用设置IP段到主机IP段
  • 不要用AOSS连接

就这样,简单的完成了。

《盗梦空间》:简单不简约——按故事顺序清晰解读

前言:

好几天前我看完的时候其实就想给自己写一个逻辑顺序,但在网上找了找,发现不少人都写了,但很多人仍然在就一些顺序提问题。因为整个片子的逻辑顺序就很乱,翻译也有很多是按照字面意思翻译,所以如果按照电影的情节来看,逻辑顺序就更乱了,看不懂这些解析也是难怪。所以刚才我又跑到电影院看了第二遍,这次更仔细的听了对话而不是像上次一样看字幕,再对照几个影评,整理一个最简单的顺序。

我很久不在中国话里直接出现英文单词了,但这次为了省事和一些其他原因(这个我下面会提到),我还是直接用英文的名字。

第一部分:前传

某日,Cobb和Mal两个人结婚了,两个人开始研究梦,于是就找了一天,服下了一些强力的镇定剂(这个在影片中药剂师出现的部分有提到,Yusuf问Cobb说服用过兴奋剂的都不能正常做梦了,你还能做梦么?Cobb没回答,显然是不能了。),接上梦境分享装置就开始睡了。

他们经历了多少层梦就不知道了,反正数量足够多,多到两个人都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于是在两个人最后一层的梦中,他们竟然在那里过起日子来了。根据梦境一层比一层时间慢的理论,他们在那里过了很多年,多少年呢?Ariadne在后来问Cobb,Cobb说“Something like 50 years”。然后Mal就沉迷了,因为过的太久,她已经接受了梦里的生活才是现实这个她所认为的事实,他们在那里有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城市,很多个住处,有孩子,有很多回忆。但Cobb没有混乱,他想回到现实,但当时研究这玩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当然他们不知道死是可以回到现实的,也不知道服用了镇定剂后死去是会被踢到Limbo,但他只能试一试。

首先,Mal是不愿回到现实的,所以Mal拒绝。于是Cobb想出了一个尝试,就是给Mal植入一个意识,这个意识就是Mal的那个图腾。图腾是Mal首先发明的,她拿着一个陀螺,并且把陀螺藏了起来。起初这个图腾的意思是“只要看到陀螺,那就说明自己在现实”,所以Mal把陀螺藏在了一个保险柜里,意思是她在逃避“活在梦中”事。但后来Cobb打开了保险箱,然后让陀螺旋转起来,这样图腾的意思就变成了“只要陀螺在旋转,那么就是在梦里”。这个意识植入的很成功,Mal最后承认了自己在梦里,所以答应和Cobb一起自杀。

但这次自杀有很高的风险,风险就是他们俩谁也不知道在梦里死去意味着什么,所以当二人在铁轨上时,Cobb对Mal说了“有一辆火车,你不知道它会带你去哪……”的话,然后二人在这层梦的生命结束了。

因为之前服用了镇定剂,所以二人死后直接进入了limbo。

limbo是啥?影片中给翻译成“潜意识边缘”,网上有些文章给翻译成“迷失域”。我觉得这两个翻译都不好,因为都太抽象。首先潜意识这玩意就不好理解,这种意识已经是你思维之外的东西,类似于本能,所谓的“潜意识的边缘”就更不好解释那种状态了。“迷失域”听起来完全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不讨论。所以我直接写这个词出来,它的来源是个天主教术语,描述的是灵魂的暂时归宿,形象点说,就是你的灵魂进入缓存了,只要一断电就被释放了。所以在limbo中徘徊的人,肯定是可以活过来的,但是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而已。limbo高于梦境,所以它里面的时间是无穷无尽的,不存在你睡醒的问题,只有你在里面死掉的问题,你死掉,马上就能返回现实。可悲的是,虽然limbo不同于梦境,人在里面会渐渐衰老(梦里不会,因为50年过去了,Cobb和Mal自杀时还是非常年轻),直到自然死亡,可进入limbo里人就混乱了,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来干什么的,只会傻逼呵呵的活着,比梦境更认为是现实。然后等你死了,你也不记得曾经去过limbo了,或者说你记得,但那里面什么模样肯定是想不起来了。或者说其实limbo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梦境,一个让你进去了就忘了外面,出来了就忘了里面的梦。

Cobb和Mal在limbo里活了多久就不知道了,反正活到俩人都变成老头老太太然后死了,然后他们才醒来。现实的时间过了70个小时,而他们在最后一层梦境中过了50年,然后又在limbo中过了n年,按照后来再次吃镇定剂的效果来评估,Cobb和Mal也是在梦的第四层。

之后Mal因为在梦里生活的太久,所以开始认为那边才是现实,于是她想说服Cobb自杀,死回去,但Cobb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直拒绝。Mal就找了三个心理医生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然后在到处跟人说Cobb有神经病,老打算杀了她,在二人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在酒店里制造了一个挣扎的假象,然后胁迫Cobb和自己一起跳楼,Cobb当然没答应,但自己已经失去了司法解释的机会,所以就逃亡国外了。

第二部分:盗梦空间

Cobb开始接受各种盗梦的工作,这类工作主要是利用做梦,骗倒对方的潜意识,然后得知某种信息。这时候他就专业多了,通过实践和合作伙伴的帮助搞明白了很多事,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唤醒同伴。

唤醒的方法很简单,最直接的是给丫来一枪,复杂点就是通过自由落体的方式在上一层推到做梦人,然后他就会醒来。

他为一个大型的,很有权势的公司工作,这个公司除了提供报酬外,还给了他一个诱人的承诺,就是通过公司庞大的关系网,给他洗脱杀妻的罪名,让他得以回国与被岳父母收养的两个孩子团聚,当然失败的代价也很高,闹不好连命都没了。

一开始他就和搭档Arthur搞一个著名的企业家Saito,可是Saito这个人很牛逼,受过专业的心理训练,他的潜意识可以产生武装防御者,意思就是想盗他的梦没门。而Cobb自己也有些心理问题,最困扰他的就是Mal在自己的意识里扎根了,因为Mal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他自己搞死了,所以愧疚加上想念,最后自己分裂了。但他这种分裂不是精神上的,是只有在梦里才分裂,一个人格是自己,另一个人格就是Mal。这个Mal总是会和自己的想法相左,虽然他自己清楚这并不是真实的Mal的意识,只是自己的意识,但你不能要求一个病人控制自己不分裂。所以Cobb在影片中的第一单,因为Saito出色的心理防御和Mal的捣乱,最终黄了。但Arthur仍然很佩服他,因为他很有创意。他对付受过心理锻炼的人的方法是主动告诉当事人他在做梦,然后自己扮演名叫“查尔斯先生”的防御者,让当事人一起抵抗当事人自己的真正防御者,虽然很有创意,但被Mal给搞黄了。

人Saito是牛逼大企业的牛逼人,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于是干掉了他的设计师,并且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机会,就是搞一把Fischer集团的公子,Robert Fischer。主要是Fischer集团垄断能源,这对谁都不还,Saito先生其实是个好人,打算为民除害,顺手装大自己的集团。报酬同样客观,而且Saito也许诺说如果你成功的让Robert在他爹死了以后解散集团,那就给你洗清罪名。

Cobb当然会接受任务,因为人家Saito这么豪迈,不光饶他一条狗命,还给了个offer,上哪找这么大的棒槌啊,所以丫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然Saito头疼的植入意识的问题对于Cobb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他连老婆都搞死了,搞个富二代又算个什么事儿。

于是他开始凑人了,之前的设计师被Saito扔大楼顶上,这会估计已经被之前的集团给灭口了,还得找个能配镇定剂的药剂师,还得有个能在梦里玩变脸的魔术师,加上自己的搭档Arthur,人估计是足够了。于是就跑到巴黎去找他老丈人了。

其实这段我觉得是个败笔,因为设计师的出现可以通过各种情节引出,你说你非得跑巴黎去找个毛老丈人啊,既然你老丈人能出境,把你那俩崽子带着你不就一家团聚了么。不过这都是废话,情节还得按排好的来。老丈人看起来是在某个大学教心理学之类的学科的(要不然女儿也不会和Cobb走到一起吧),然后就认识了Ariadne。要说Ariadne是个天才,她能很夸张的改变梦境中的物理结构,还能在Arthur的点拨下很快创造出不可能的建筑来,而且她还担当了一个逐步揭示Cobb病态心理的职务,让故事一层层的明晰起来。

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可有可无的,他们之所以要出现在这个故事中,只是因为每层梦境都要留个人叫醒,否则就会发生和Cobb当年所经历的那种事——个个都得过个几十年然后到limbo转上一辈子的悲剧。但需要说一下的是关键人物:老好人Saito。

Saito是临时决定要和他们一起去的,原因是他想监督一下自己的投资是不是到位,但我觉得他真实的动机是想去过过盗梦的瘾罢了。之前Arthur曾经和Ariadne说过,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图腾的事,而且这个图腾只有你自己知道。在参与这个计划的人中,全部都是盗梦的老手了,所以他们应该是无一例外的都有自己的图腾,可唯独没有提Saito的事。Saito先生是个著名企业家,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平时应该挺忙的,虽然受过心理训练,但估计没闲工夫盗别人的梦去。所以我猜他没有图腾,所以Cobb和他有了一句很关键的对话,就是“带着悔恨老去”那段,正是有了这段话,Cobb才有可能在最后把他带回现实,也就是说这句话就变成了Saito的图腾。

这几个人聚在一起了,就讨论出了一个植入的方案,这个方案很简单,也很自然,就是让Robert潜意识里认为他爹看不起他,然后他自己发奋图强,不走爹的老路,干成另一番大事,所以直接把集团解散,自己该干嘛干嘛去。怎么植入呢?这哥几个设计了三层梦境,因为照Cobb的说法,梦境越多,潜意识越深入,植入的更真实,所以他们设计了很复杂的三层梦境和很多故事情节。Cobb最担心的当然是在潜意识里的Mal,因为她不是很可能,是肯定会出来捣乱,所以他尽力不去知道一些梦境的细节,自己不知道,潜意识里的Mal自然也就不会知道。

准备就绪,开搞。

第三部分:四层梦境

Saito搞坏了Robert的私人飞机,Robert给他爹地奔丧没飞机,只能坐客机了,飞回美国,路程10小时。然后Saito先生又把航空公司买下来了,把这哥几个安排在头等舱Robert旁边,并且有美丽的空姐做内应。于是计划就很顺利的展开了。对于Cobb来说,他必须要成功才行,因为Saito说你得先干活啊,你干完了活,牛逼的我只要在牛逼的飞机上打上一个牛逼的电话就能解决你的问题,但你要先干活才行,换言之,Cobb先生要是没成功,下飞机就会被美国警察带走,所以决心下的最大的就是Cobb了,其他人看起来嬉皮笑脸的都很轻松。

刚开始进展的很顺利,第一层先让Robert对集团的贴身管家peter产生一点怀疑,并加重爹地不喜欢自己的暗示,但这里面有些小插曲,就是Cobb病的很重,潜意识里太复杂,他带来了一些不该带来的东西,虽然还没出现Mal这个狠角色,但突然出现的火车头也吓了大家一跳。还有就是Robert竟然接受过心理训练,而且看起来他的武装防御者比Saito更狠一些。还有就是Saito不专业,刚进来就挂彩,弄了个半死不活,当然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死掉就意味着滚蛋到limbo去。实际上到limbo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前面说过,出来的就记不清楚里面的内容了,所以Cobb不知道进去limbo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极力的吓唬大家,可他妈不能死啊,死了就全完了,弄的人心惶惶,还有人急了,差点抽他。

勉强通过第一层后,他们觉得有些太难了,Robert的防卫有点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所以Cobb提议继续用他那个没成功过的创意,就是所谓的“查尔斯先生”。

这次“查尔斯先生”成功了,在第二层,他们成功的让Robert相信自己是在做梦,并且从潜意识里对Peter产生了高度怀疑,而且对自己的爹地更加绝望了,于是他们乘胜追击,忽悠他去解开Peter心中藏着的迷,可实际上第二层的Peter不是变装的,而是Robert自己的潜意识里的Peter,所以实际上第三层梦,还是进入了Ariadne设计的梦中,只是让Robert认为是Peter的罢了,有很多人说这里进入的应该是Robert自己的梦,因为是进入了他潜意识里创造出的人物的梦,但我认为这种理解是错的。

如果设计者醒来了,那么梦就会崩塌,这在一开始他们三个人搞Saito、Cobb给Ariadne教学和最后Ariadne没醒所以梦境始终没有崩塌的情节有所表述,所以他们在第三层进入的并不是Robert的梦,他们遵循的仍然是梦的一些既定规律,即参与者只有允许带有自己的潜意识。

第三层是个野战医院,这一层的目的就是让Robert历尽千辛万苦,最后见到他弥留的爹地,并且由爹地的嘴里亲口说出最终意识,所以没有什么不顺利的成分,武装抵抗已经在第二层时被预料到了,而此时的Robert正是个最大的棒槌,他正帮着敌人杀自己的防御者。就在第三层历尽尾声的时候,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Mal出现,在最后关头杀了Robert。庆幸的是,Robert陷入了深度昏迷,没死透腔,还有挽救的可能,不幸的是Saito因为第一层的伤势太重,在这里挂了。所以Ariadne和Cobb做了个临时决定,就是再加一层,去把昏迷中的Robert救出来,而Cobb还私自做了个决定,就是他要再次去limbo一趟,把Saito也救出来。

于是他们就来到了第四层,这一层因为Ariadne之前根本就没设计,而且去过的人只有Cobb,所以就有Cobb来设计了这一层。这一层他是凭记忆复原了当年和Mal共建的那一层,只是很多年过去了,这层看起来有点旧,不过这种旧不是真实的,可能只是因为Cobb认为过了这么多年,这里应该很旧的缘故。

俩人如愿见到了Mal,但这个Mal当然还只是Cobb的潜意识分裂的产物,他很煽情的和自己的潜意识对了半天话,续了半天旧,最后终于找出了神游到这里的Robert。

就在这时候,各层的唤醒开始了,每层的自由落体都同步进行,这样可以保证大家一层层的、有顺序的、紧密相连的迅速醒来,于是Ariadne决定带着Robert先跑,让Robert赶紧回到第三层去完成自己的任务,而Cobb决定深入limbo救援Saito。

Cobb在第四层和自己制造的Mal的对话有没有用呢?当然有用,用处就在于他终于想起来了limbo里发生的事,就是俩人从第四层到limbo后,相亲相爱的到老,然后死亡。也就是说,知道如何解救困在limbo中的人,Cobb是在这个时候才明白的,当然他也明白了limbo是个混乱的地方,进去就意味着忘掉limbo外的东西。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因为这不光是为了奖励Saito为慈善事业做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为了他自己。于是,最大的败笔产生了。

既然Cobb已经知道limbo里死掉可以直接回到现实,而limbo里的时间是无穷的,人的生命是和现实中一样的,那么其实什么也不做,回到第三层跟着大家一层层醒来就好了,反正limbo里时间再长,对于现实世界来说也没多久,按照极限经验来说,在第四层过上50年,然后再跑到limbo里活一辈子,也不过就70个小时,既然Saito那么牛逼,那么就先落地,然后被警察抓,然后等着Saito醒过来再拿起那个牛逼的电话打一下就好了,反正都是一个电话的事,都是一个牛逼的事,之前打之后打对于这么牛逼的Saito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Cobb偏不,他还是去了limbo。

到了limbo里,Saito已经老的快挂了,他俩都不知道对方是干啥的了,但是俩人在意识最深处又似乎都有个执念,所以哥俩面对面做好,开始絮絮叨叨的挖掘自己的记忆,终于,之前提到的那句图腾起了作用,俩人都想起来了,然后Saito拿起了枪……

再看第三层,Robert回到了第三层,顺利的跨进了他们给设计好的套儿。他牛逼的爹地弥留之际跟他说,其实他知道你好爱好爱爹地,爹地也好爱好爱你,只是爹地实在不想看你走我的老路啊。虽然和之前设计的有点不一样,但目的达到了,Robert Fischer醒来后,这个意识就会深深的扎根在他头脑里,变成继Mal之后第二个inception的牺牲品。

自由落体唤醒了除Cobb和Saito以外的所有人,Cobb和Saito是通过limbo内的死亡直接跳过了唤醒步骤回到了现实,Robert变成了冤大头,Saito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牛逼的电话,于是故事就此告一段落,可口可乐,可口可乐!

第四部分:梦境外

不少人认为结尾是很悲观的,甚至有人说其实整个过程就是个梦。虽然艺术这玩意一个人一个感觉,但我不认为结尾是个梦,因为说这是梦的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

从哪里证明呢?很简单,就从孩子的身高来证明吧。

两个孩子出现自始至终都是背影,而且都是一个片段,但在Ariadne偷偷进入Cobb梦的那一个情节里,有Mal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场景。仔细看看两个孩子的身高和Mal的对比吧,在最后结尾的时候,Cobb抱起弟弟,姐姐在他旁边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他的腰了。所以孩子的成长是很明显的,Cobb摆脱了梦,因为自始至终,他一直是清醒的。至于什么护照啦、老丈人接站是前面站着接Fischer啦之类的,解读的太深刻了,而且已经看不到编剧编这个情节的意图了,这毕竟是个要上映的商业片,没有意图的事,为什么要做呢?所以只能说某些情调是过分解读出来的。

最后的结尾,出现了除Peter以外和故事相关的所有人,这中手法我也不认为有什么深层的意思,只是一个商业片该有的结尾。

后记

《Inception》是第一部在中国大陆上映的、让我有确实的欲望看好几次的电影,它也是imdb评出的人类历史上第四好的影片。单凭这样的成绩,我对这个片子已经没有任何评价,一切的一切,都等你走进电影院,看过了自然就明白。其实花费心思和金钱去搞明白一部电影的逻辑确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可这不仅是电影本身的营销手段,也是一个能大幅锻炼智商、培养高层次格调的好机会。鉴于我国许多国民智商和欣赏水平日益探底的现实,希望这个片子能多在院线中呆上一段时间,并且通过各种方式多做宣传,让更多的人能重获正常的思维能力。

只是一个旅游宣传片——尼古拉最惨烈的电影

两个电影连看,总有一个是垃圾。

今天的垃圾是《魔法师的学徒》。

这个片子除了能让你领略纽约的夜景、历史市容市貌以外,几乎一无是处。剧情老套,内容空洞,然后就是无聊透顶的煽情和让人腻歪的车展了。

不知道迪士尼是不是抓住了尼古拉斯的一大把JJ尾巴,我还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演这个片子。

没看过的就别惦记了,我当过小白鼠而且实验失败了。

蛋糕~小酒儿~algo!!!

今天我组织大家试吃了蛋糕

ebeecake真好~推销员送来一大蛋糕和宣传册直接走人了

剩下美味的蛋糕和我们

一同事正好今儿要订蛋糕 马上打电话订购了一个 当场免单50

乐得销售下周还要给我送个大的来试吃 真是好事儿啊~~~

冲他们这么好的服务 强烈推荐一下 真的很亚克西~miamiamia~miamiamiamia~~~~

补上之前团购的他家的冰激凌蛋糕 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哒!

昨晚突然来了兴致

algo就和着小酒儿 别有情调~

重点来了8月10日更新 快瞧去!!!

深夜一边发布会一边《过家家》

北京时间这个点儿对我来说还不算熬夜,搭上苹果说他们的发布会就给用自己家东西的上等人看,琢磨着八百年看不上一回,又是一个我能看到但好多人未必能看到的玩意,所以就把ipad支在一边,也借着发布会的热劲整理整理itunes里的歌。

去年的时候我听过一次《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那时候我特别讨厌网络歌曲这个形式,所以听了一遍就关了再也没听过。这首歌说真的很有意思,而且那么可爱的声音唱出这么操蛋的歌词,这种反差所造成的幽默效果对于我来说是轰炸机级的,可即便如此,基于宏观的讨厌,所以也喜欢不起来。直到昨天再次听到了这首歌录制完成的版本,那声音又清晰了许多,录音的质量也更高了,但还是没改简单的和旋和词曲结构,其实简单的和旋才是最有杀伤力的,因为这种重复的旋律会让你觉得歌曲似曾相识,朗朗上口,即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又能明显觉得它很熟悉,所以用3-4个和弦写歌真的是聪明人的做法。

我是在豆瓣上邵夷贝自己的空间上听到的,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听了她其他的几个歌,顿时就喜欢上经过录音室的声音了,太水灵了。于是马上淘宝,68块买了她的专辑,名字叫《过家家》,为了保持我这已经极其难得的音乐热情,我忍着没有把她空间上的歌曲听完,每首都只是听了个开头,然后就憋着,等着CD到。

但是晚上要出去看场地,实在憋不住了,临走前就下了这张专辑,然后开车时候听了两遍。

然后我就马上觉得自己亏了。

因为这张CD前两首歌学张楚,后两首歌学张悬,中间全部瞎b唱,鉴定完毕。

另外,就说4个和弦是个很容易火的写歌方法,那咱也不能首首都是4个和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