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业内

GFW配合下的巨大胜利

GFW的封锁并不是让所有互联网人群感到悲观,相反对于某些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好时机,这几乎让我怀疑是不是有企业借着扫黄打非之风偷偷从中作梗,伺候好了官老爷们就事来了个干脆。
我之前说过可能是关键字屏蔽技术工作量太大而使当局放弃了这种屏蔽技术,以直接切断的方式替代。而假设某个sns从业群体用某种手段要求当局切断facebook这样强劲的竞争对手,完全不留余地的执行,反正在政策上是很好找出理由的,毕竟我们在这方面只有规则没有法,而规则和法的区别就在于法是要立的,规则则是可以根据条件随便调整的。于是相关部门就顺着他们制造的民意和自己制定的规定照做了,一批一批在国内将形成竞争的外国产品无赖的拒之门外。当然企业有大小,参与也不一定是群体性的,某些相关的国内竞争企业也可能捎带手的成为政策的牺牲品。
如果以上的猜测不幸成真,那么真是整个中国科技业的悲哀。
我们的本土企业做产品有个毛病,就是爱凑合。既然做的这么滥也哗哗的往外卖、也呼呼的有人用,那么何必费那么大力气,花那么大成本做的更好呢?于是很多行业的产品就在一个没有外来竞争的环境下制造着、销售着。直到有一天实在跟不上市场的时候,再做一些进口商品早已淘汰多年的升级,让用户们能感受一点新意。这其实就是现在互联网的真实写照。
虽然不能判断GFW隔离产品的动机是否真的纯粹是因为政策,亦或有我所猜测的因素混杂其中,不论如何,它已经对国内的互联网企业起到了事实上的保护。这就导致了当youtube的清晰度已经标高到1080p,优酷这个先进的视频网站还在打着HD的标签播放着模糊的画面。以至于我曾听人说常年在墙里,偶尔翻出去看看发现自己的带宽已经跟不上国际的主流标准了。其实无需大惊小怪,在GFW逐渐成型后,这样的情况会屡见不鲜。到那个时候,发现自己跟不上主流标准并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根本就适应了我们的标准而永远忘记还有国际标准存在。
互联网在今天并没有重要到真的影响你的吃穿住行,而传统制造业在这个层面对你生活的威胁更加严重。但好在在传统市场上我们还有个WTO作为约束力,这让我们税费条例法规标准众多的市场还能凑合的算上平衡,外来的竞争在逼迫着本土的企业,但上述的坏习惯仍然导致本土企业逃避研发的成本和责任,将竞争的风头转向价格。“老外的东西质量好,但中国的东西价钱好”这句话在制造业里基本上已经成为真理,可你一个原子弹都能爆炸、卫星都能上天、宇航员都能去外面转三天的号称各种科技研发在国际上都处于先进水平的军事大国,民营企业因为不想负担成本逃避研发,难道花着纳税人钱吃着国家预算的国企也不能作出一两件像样的东西吗?答案是不能,因为国企都捡着便宜和好东西去合资了,代理人家的好东西挣钱多快啊,剩下一众民企赌博一样的艰难创业着。
话在说回互联网。
这个行业和传统行业不同,目前现实的状况就是我们的国家正在将这个行业慢慢带入锁国。而恰恰互联网是一个依托于信息的行业,封锁互联网就是封锁信息,信息被封锁掉,普通人自然不会知道新知和新闻,那么也就没有了对比的机会。长此以往,本着我们民族工业的本性,我相信这个产业将从世界前列下滑到世界的最底层,但绝对不会改变的是我们仍然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电信运营商,最大的通讯软件、最大的sns网站、访问量最多的新闻网站。
虽然这对于投资者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只是商人,商人则只瞄准利益而非科技,但经营全球业务的公司会逐渐从这个市场中脱离,剩下资本雄厚的,也会被逐渐边缘化。这情景很熟悉吗?是的,在韩国和日本都发生过这样的故事,但别忘了,他们的条件是开放市场,在自由竞争的条件下,民营企业被迫要越做越好,而不是像我们这些养尊处优的企业一样只要维持能用就行,况且我现在说的是互联网市场,记住它不是生活必要的市场。
最后形成怎样的状况呢?
就是全球性的服务全部在中国消失或者被本土化,中国的互联网一片大好,大家经过重整和并购,形成了每个市场1-2个公司,井水不犯河水,自己捞自己的。
国外的投资仍然源源不断的涌进这个市场(如果他们对政策仍然抱乐观态度),但他们瞄准的不是新概念,而是价值本身。
最后,中国的互联网逐渐同世界剥离,某些和服务挂钩的设备制造商当然也没有机会将产品投入中国,中国的市场也不会缺乏这些应用,毕竟有概念大家就要发扬山寨精神来捞他一笔,但产品的最终质量不用管了,反正什么都能在中国卖的出去,中国人对产品本身也没那么多废话。这个市场是拜GFW所赐,或者说是拜政府所赐,一箭双雕的既养活了市场又封锁了信息,换来这完美结果的代价就是牺牲了点民智,但民智在这个特定的范围内是不会有所衰减的,因为见都没见过,自然也不知道自己被牺牲了。

Go west

至今日,里面已经没有什么能谈得上稳定、谈得上保障、甚至谈得上讲道理。我原本以为至少有些东西会被保存下来,但说没也就没了。其实可怕的并不只如此,最可怕的事情还没有到来,而接下来会到来的,也会和现在一样没有任何解释。

也罢,反正有需求的人终有自己的方法,凑合也好、满意也好,自由总归是自由的。从此被限制住的人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因为能被限制住也是想法使然,既然没有想法,也就没有需求,或者说现在的东西已经足够,反正能放在面上的东西在今天不一定再能够主导,但一定是可以管理的。

因此,这里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问题,或者说里面早晚都会有问题,那么这里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我去享受高墙外的稳定了。

Farewell。

局域网生活猜想

我一直觉得自己对于事物的看法非常肤浅,但GFW的进展过程却让我有了自信,至少到现在我认为该封的网站一个也没逃过,甚至在不久之前我还设想过如果IMDB刊载了某个违禁影片的信息,那么它也会被封禁的事。按照目前封禁的思路猜想下去,我大胆的把高危的网站/业务列出来看看吧。

首先是高危的部分:
Google calendar:calendar因为有一个时髦的标签共享功能,所以很容易就会被作为群组讨论的另外一个工具,在group被封禁的情况下,calendar很容易会被作为一个相似的应用被发掘,所以和我一样在calendar上写日记的(尤其是大量通过移动设备的)该注意转移了。
Google notebook:同理,其实note业务的共享功能更加的强大,应该先于calendar被封禁吧。
MSN live spaces:这个其实已经开始在痉挛了,至少我经常发现间歇性被墙。还仍然屹立不倒的原因也许是基于上海美斯恩在上层关系上的努力,但总有一天微软会发现政府的要求会大大超出自己的管理范围而失去耐心吧。这个业务目前的SNS应用方向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还有一切类似于此,服务器不在国内,无法接受国内部门服务器内调查的共享服务,这些服务目前已经是GFW越来越关注的目标,因为影响面积太大,传播速度太快,新关键字出现的频率已经远远超过监管部门的认知速度,所以像应用在wikipedia和google.com上的过滤技术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应用到新屏蔽的网站上,这些新屏蔽的网站在web2.0的成熟技术推动下已经有了之前网站所不具备的关联性。
说一下Google的业务。
因为Google在互联网业务的全面性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一切有价值的应用基本上都和Google有所关联,这也是导致被封禁公众业务数量最多的公司,除了g.cn上的服务以外,大部分已经无法正常使用,甚至包括chrome的扩展。
Google的东西都很好玩,但对于GFW来说,不是那么好理解。他们收集信息的方式是怎样的我不清楚,但应该是按照某种反响来做策略。他们最终会发现Google所有业务交互性的本质,所以Google.com的大部分业务理论上是要被全部屏蔽的,而以后墙内所认识的Google,就只剩下一个被强制劫持dns到.cn的Google。
幸运的正是dns劫持,Google.com的业务不容易被暴露出来,所以在现阶段还有几个能用。
当sns类的应用被屏蔽到一定地步后,我觉得最危险的便是im。
现在已经有了QQ进程的事件,所以im是GFW最终监管的手段。如果有必要,那些服务器不在国内im将会一个个的进行调整,当然调整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要么服务器接受监管,要么封掉。
目前除了QQ的事件外,还有中国移动屏蔽im+的例子。
这部分没到终极形态应该不会发生,但仍然有很高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所以我将他们列为低危险的部分:
Google talk:这个打开页面就能聊天,在各种移动终端上都能找出大把登录软件的服务确实很危险,而且igoogle上的widget不能正常显示已经很久了,不知道是被墙还是其他原因。
MSN:这个世界范围内应用非常广的软件,已经坚持了这么长时间,至今仍然没有把服务移到国内。我想对于微软和GFW来说,忍耐力都是有限的,一旦有一方失去了耐心,那么对于中国用户都将是灾难性的。
ICQ、Yahoo等:这些因为知名度不高,用户数量很少,暂时无虞,但如果msn和Google talk遭到处理,他们也一定不会幸免。
Email:目前还没有封禁的先例,技术上却并非无法实现,只是需要时间和精力收集域而已,但Email在国内的应用早已经边缘化,普通人的邮箱是用来收广告、文件、注册信息和垃圾邮件而不是用来沟通的,商务用户的域相对规范,而且容易清查。
等GFW封禁完所有的沟通方式,那么隔绝阅读和沟通的终极形态也就形成了。中国绝大部分用户将无法和外界沟通,政府的舆论导向将更加轻易,甚至同在中国的中高端用户也将最终被孤立,他们将被挤到IRC和Telnet等更加原始的沟通方式上去,对于普通用户的影响力将逐渐减少。
另外还有些不怎么危险但随时可能被封掉的,他们多以网站为主。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因为他们而紧张兮兮了,随时封掉就是。
举例来说,像是Apple的app storeitunes storeAmazonebay等等b2c,这些网站上会经常出现一些违反当局意愿的内容,当时封掉就是,待到他们下架不和谐内容再收点好处费打开。不过国内的国际信用卡不算发达,所以amazon和ebay之类的实物网站还是没有太大风险,因为不会经常有人光顾。
试着想想以后墙内的生活吧:
我们看新闻只有国内的门户网站,而这些网站的新闻源无一例外的是新华社,只是措辞有所区别而已。你永远无法对一篇政治新闻发表评论,因为不允许。即便是无关的新闻,也要有专门的审核团队审核才行。
论坛上都是一些明星的八卦、社会新闻、无聊的炫耀和地域对骂,当然这其中如果涉及敏感问题还是会被定调,当然无一例外的不管你是回帖还是发帖,都会有相关部门巡场,如果发现不和谐内容会被点名,久而久之,论坛也会建立一个复杂的审核机制,而国内剩下的有影响力的论坛只有天涯和猫扑。
名人的博客也许是唯一存活下来的唱反调的媒体,因为政府需要这些媒体来平衡舆论,当然别以为博客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哪怕你再有影响力,如果不注意用词,还是会像牛博一样被完整的请出,甚至取缔。所以说博客上的反调也是政府向让你看到的反调,或者他们会更乐意让你看看军事类、中国复兴之类的博客。
沟通的话,除了门户网站的邮箱以外,还有在中国备案注册域名的邮箱,然后就是最大的im群体——聊天用QQ,玩游戏用UT,基本上和现在国内的主流应用没有太大差别。
当然网游还是会开放的,毕竟收紧了一部分就要放开一部分,魔兽之类的进口品会在代理商的大力活动和运作下继续发展下去,毕竟这个群体属于较易冲动的群体,而且以年轻人为主,所以要维持稳定发展。
其他的互联网应用例如开心网、人人之类的sns会继续实行关键字监控,做到出现就删,再发就警告,不听就停权甚至请你去喝茶,毕竟web上的文字实在是太好监管了。
看视频就用优酷和土豆吧,央视的那个网站只能吸引老年人,但实际上优酷和土豆只是占了个品牌的便宜,实际内容和央视领衔的国家队不会有什么本质区别。会有一些勤奋的翻墙者从youtube转一些实在很火的视频,像annoying orange之类的,博得国内网民一笑。
高等的应用就没了,因为高等应用是给高端用户用的,高端用户如果不会翻墙也就谈不上高端了,所以L2PT和PPTP的VPN以及ssh会格外的发达,因为高端用户的应用方向已经不仅仅是电脑了,他们还有更多移动设备的需求,这些移动设备都要能翻墙才行。
但免费的翻墙工具会得到比以前更加严厉的封禁。除了一些技术上超越GFW太远的工具以外,免费的工具至少能封掉你的介入ip和域名,这样就挡住了一批半懂不懂的用户使用,达到一个隔离的效果。收费的当然也会控制,继淘宝所有的成人用品下架以后,所有的付费vpn、代理服务器也会被下架,这些卖家要么该行,要么转入地下,在Telnet和irc中继续推广产品。
高端用户会越来越集中,因为他们在墙内局域网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这样也是便于政府监管的。毕竟一个13亿人的国家有那么几百万个明白事的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盯住就行了,公务员的数量都比这部分人多。
也许在GFW成型以后你会发现生活并没有糟糕到你所设想的地步,相反也许你会觉得其实没有什么改变。看不见外面的世界,自己就会适应里面的世界。当facebook和开心网再差开10倍,你也不会有感觉,因为很可能你在用未来人数最多的sns服务,这样的企业经常成为我们的骄傲。官僚资本主义将渗透进这个行业,所有知名的应用最后都将以半官方的姿态出现。

愚蠢隔代遗传

今天不小心看到了有人讨论两部优秀的国产动漫影视作品,《大嘴巴嘟嘟》和《心灵之窗》,可惜又不是在中文网站上看到的,可见全世界都对我们民族产业的关心远远超过我们自己。
我不知道能把别人的东西抄到这个地步是抱着怎样的勇气,撑着怎样的后台,还是说我们所谓的产业根本就不需要勇气这个词,而完全是依靠领导人的英明?当土产的劳斯莱斯们、松下索尼们、英特尔谷歌们一次一次的被全世界的娱乐节目当做笑料,观众笑的前仰后合,一次一次的被日韩的网络讨论区转载,甚至包括台湾都松了口气转而来嘲笑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拿出什么来为国人挽回颜面呢?答案是:屏蔽掉境外的笑声,继续发展中国人自己的相关产业。
我们愚蠢的产业里有很多的无奈,似乎无奈是这世界上所以困境的唯一合理解释。
在我们的某些部门还没那么愚蠢、想象力丰富、忧心忡忡时,我们还能做出一些内容简单但情节绝对合理,动作单一但看起来绝不不夸张,颜色暗淡构图分镜粗糙但肯定不反胃的动画。在这些动画之外,还有丰富的译制进口所谓“外国优秀影视作品”的选择,这些五颜六色的动画片,构成了我们的童年和青少年。自由主义让享受过这个年代的人思想开放,想象力丰富,不能说各个的出类拔萃,但至少理解能力都差不到哪去。
中央来了一句话:发展我们自己的民族产业。
这些产业都是有人看着其他国家眼馋,但究竟有没有人去考察可行性?答案是:肯定有,但显然我们没估计好执行者的智商和能力。政府开始呼吁大家支持民族产业,用国产的电器,开国产的汽车。但在这个消费市场里,我们的收入水平增长的速度没有给我们那么大的选择余地,于是有一部分人因为经济现实选择了国产,还有一部分人因为销售人员的花言巧语选择了国产,这些人用过一次以后不会再选择国产。
我爱祖国,但祖国不爱我。
中央在放任动漫产业自由发展之后,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主要是看这批动画长大的人多少都有点自由或者渴望、希望自由过头了,他们后来的行为爱好都和童年那点苟且的事情有关联,于是中央后悔了,于是这个产业的风暴就轮到动漫了。
日本的动漫产业发展有根基、受影响,日本所有人在战后无政治拘束的环境下,经过再正常不过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的过程,发展了自己的开放的思维模式,并遵循传统保持严谨的行事方式。一批人打好了这样的底子,思潮和文学就来了,想象力就来了,争论和辩解就来了,多种多样的文学作品也来了,等一切都成为习惯,庞大的产业不知不觉就诞生了。
当然,这里有一个本质的不同——一个产品质量由市场审查,而一个产品质量由国家代表人民审查。
我不是说国家代表人民审查的机制不好,但显然,目前出现《大嘴巴嘟嘟》和《心灵之窗》的情况,以及之前无数的例证表明,代表人民的那几个人口政治思想过关,但智力水平和专业水平似乎没达到普通观众的水平,但他们绝对达到了低龄观众的水平。
老实讲,从《葫芦娃》之类动画后,我看不懂任何一部国产动画片要表现的意义。他们大多情节跳跃性极强,动作十分不连贯,内容空洞,颜色鲜艳看着头疼。可能是出于好意,从锻炼少年儿童的心智角度出发。
基于时代的发展,我们部门领会的精神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产业链出来后,下面的关系也越来越复杂,利益链条也越来越多,本来部门的集体智慧就不够用,现在突然增加了这么多因素,那真是火上浇油。于是,大家只能拿出一半的精力来领会上面的精神,一半的精力来清算下面上来的和上面下去的各类款项。动画制作公司在多年的代工之后,也开始像我们其他行业的前辈们一样,拣出一些废料来拼凑一些“优秀的国产影视作品”,以此慢慢脱离代工的角色而转变为让“中国人骄傲的中国人自己的中国动画制作公司”,因为站在背后面相1亿两千万外国人和面相13亿中国人的分量可不一样,这个帐只要是人类生出来的孩子都能算的明白。
所以,上级领导单位是不怕嘲笑的,因为我们有比嘲笑更有杀伤力的武器:局域网,让那些sb老外自己笑去吧,你们真的笑背过气我们也听不到!国产动画公司也是不怕嘲笑的,因为被嘲笑的是整个中国动漫产业,是中国,是中国人,而货真价实钱是进账了,收视率是有了,还有一大堆局域网里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夸奖他们为国争了光。
真正因为嘲笑脸上挂不住的,是长于互联网的暴民们。
下一代人,在电视内将看不到思维正常的动画片,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大多数人注定要被遗传上愚蠢这个基因。他们生来就面临着一个事实:盗版才是我们最大的民族工业,盗版让我们颜面无光,让我们名声扫地,但幸亏还有盗版!

参考文献:《大嘴巴嘟嘟》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3d/1/40812.shtml
《心灵之窗》http://www.sbanzu.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11&Page=1&TopicID=2850329
如以上两个链接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失效,那么请自行Google。

记一场难忘的电影

近期有公司某几,在其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直接导致很多人要死要活。

奉劝各位走出家门,去邻居家享受吧。

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场电影。

电影院在北京的一个繁华地段,早年前企业化后,装修的十分豪华,自称5星级。我因为好信,在门口问售票员:“请问啥叫5星级电影院啊?”

售票员:“就是坐着舒服,干净,服务好。”

我:“跟5星级饭店似的?”

售票员:“对。”

我:“那收费也贵吧?”

售票员:“比别的电影院贵一点,但是环境服务比他们好不少。”

我:“那您给我来两张《XX》的票吧。”

售票员:“请您看我身后的大屏幕,选择一下您的场次。”

我:“哦,这真新鲜,还有大屏幕,给我来20点20的吧。”

售票员:“请您看我面前的小屏幕,选择一下您的座位,对着我的是屏幕,蓝色的是空位。”

我:“嘿,有意思,就4排中间这俩吧。”

售票员:“出票了,两张一共180元。”

我:“是贵点,不过真高档。”

于是我们就在领位员的带领下,左拐右拐的穿梭在过各种放映厅,我好奇的问来问去,领位员都耐心的回答我的问题,让我觉得倍儿有面子。终于在因强烈的满足感而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我们到了放映厅,里面都是沙发,俩人俩人的座儿,趟着看,脖子不酸。

电影很快开始了。前面先演了10分钟广告,这在当年也从未见过,同样觉得很新鲜,看完广告自己还琢磨,你说我花钱买个票,怎么还强迫我看广告呢?后来一想,今儿这美国大片儿,咱享受的同时,也得让商家配咱一块儿享受享受,咱中国人就讲个和谐,算了算了!于是继续往下看。广告完了,突然屏幕黑了,上面出现几个大白字:

“设备例行维护,请稍等,维护时间20:30-21:30。”

电影院里开始嘈杂,很多人站起来回头看着放映口,还有人开始互相低声交谈,直到有人主动向旁边站的笔直,制服非常漂亮的服务员提问。服务员非常专业,听到用户提问后,马上大声用中英问向在座所有人宣布:

“请大家安坐,我们这是设备的例行维护,维护时间为每天的20:30-21:30,这个说明印刷在您所购买的电影票背面,请大家仔细阅读。”

我估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是第一次来看5星级电影,所以大家都摸黑拿出BP机或者小手电之类的照明器具查看自己的票根,但很快有人喊了一句:“这后面什么也没有啊?”服务员马上对答:“是的,我们的条款是印在票的副券上的,请您下次购买时仔细查看。”

正说着,屏幕突然亮了,我一看表,20:35分,心里想,这5星级电影院就是效率高,说检修一个小时的,5分钟就维护完了,真棒!听到旁边也有很多人窃窃私语,大家和我看法大致相同,都对这5星级电影院的工作效率报以赏识,于是专心看电影。

这是一个我现在想起来都非常喜欢的电影,尤其是当年引进大片的匮乏,坐在环境如此好的电影院中,看起来各位的专注。正在最关键的时候,屏幕突然又一次黑了。放映厅内马上有了嘘声,大家都看到关键地方,莫名其妙。在混乱中,说什么的都有,但大部分人已经开始谩骂了。

混乱了大概5分钟左右,刚才的服务员出现了,在前面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十分抱歉,我们的设备临时出了一些故障,请大家稍后。”

有人问:“等多久啊?”服务员闭口不答。

有人问:“嘿!问你话呢!”服务员闭口不答。

我心想,等着呗,人家效率这么高,估计等不了几分钟就好了。在场很多人估计和我的想法一样,虽然每1分钟都有人询问,但服务员自此再未开口,大家也就习惯了,开始互相聊天。有人说这是因为他们放映机烧片子了,现在正换放映机呢。有人说这是他们美国那边发过来的片子,不平,咱这边设备和那边不一样,所以卷带子了,他们正往回缠呢。有人说咱们要不要退票啊?但马上有更多的人说,退什么票啊,没事,人这是5星级的电影院。

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了1个多小时,屏幕终于又一次亮了,影片继续,我一看手表,快22:30了,心想赶快看完,回家睡觉了。于是继续聚精会神的观看影片。

这部影片据说投资非常大,拍的时候还死了个把人,让这个片子的台前幕后都显得那么传奇。正在演到那传说中炸死人的场景的时候,荧幕再一次黑了。

这次放映厅中真炸锅了,不少人开始大声的骂街了。但这次,服务员再没有走进来做任何解释。只有观众们互相对骂,互相自我解释。

“这tm什么5星级影院啊,还没5块钱一张票看的舒服!”

“你懂个p,你知道引进一部大片儿要花多少钱么?你知道这电影院装修要花多少钱么?你知道他们多不容易么?”

“你这么体谅,你倒是让他们继续放啊?”

“都别骂了都别骂了,咱们去退票吧。”

于是大家蜂拥跑到售票口,发现这里早已下班。整个电影院内只有两个站着聊天的服务员,于是大家赶快询问:“请问我们要退票,该找谁啊?”

售票员的态度非常好:“抱歉,我们是不能退票的,再您购买电影票的时候,副券的背面用户条款中,我们写明了票券是不退不换的。”

“可是我们谁也没看见那个条款啊!”

“抱歉,那可能是我们的条款不太明显,但我们的条款中已经注明了,撕下副券,就代表您接受用户条款,所以抱歉,票是不能退的。”

“那不行啊,我们这电影看一半,这怎么说啊!?”

“抱歉,请您回到放映厅坐好,等待电影再开场。”

“这都断了第三次了,我们哪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开始啊!?”

“抱歉,请您回放映厅坐好,开始的时候自然就开始了。”

“你不能问问后台,到底怎么了么?”

“抱歉,请问您有其他问题吗?票我们不能退,如果您想看完电影,就回放映厅坐好。”

我突然之间明白了。

所谓5星级电影院,就是他们作为一个企业,有着很多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情况,而这些特殊情况,有些是无法和我们说明的。观众们自觉分成了三块,一部分掉头回到了放映厅继续等待,一部分留下来继续和重复最后一句话的服务员理论,我跟着另外一小部分人,走出了电影院回家睡觉。

我本发誓,再不去所谓的5星电影院,但无奈,几年后,全北京的电影院,都挂上了星级标牌……。

我很忙

我x
我到底有多长时间没参加过一场激烈的谈判呢?我想了半天,恐怕有一年半之久了,然则我已不是当年的我了,我从这一年半的静止状态中看多了让步,加前提已经不知不觉成为我固定的思考模式,但如某人所说,我们该如何证明今天你是对错呢,可能明天就能知道。
现在快三点了,我一如既往的清醒,从下飞机到现在,已过了十个小时,而我参加谈判的时间超过了八个小时,喝茶还好,但一圈个围着我抽烟真的是一种折磨,我真的对不起原来忍受我烟味的朋友,原来这是件这么操蛋的事!打电话也打到我头痛,总之,我对在很久后突然进入超负荷状态感到非常的不适应,但入前所述,我发现了我不经意间所表现的不同,原来我竞是这样的人了。
在北京每天都对着一堆水果告诉自己,这可不是这个季节吃的,结果全家人跟着我上火,但在刚才狂吃了三十多块的本地水果后,我觉得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而我一定有个好脸色。

To my best assistant!

我习惯身边的人离开,与我一同工作过的朋友,我从来也未曾劝过。

但这次,走的是我迄今为止碰到过的最得力的助手。我没为谁的离开手忙脚乱过,但这次,确实是乱了几天,不光是生意上乱,心里也很乱。我和她就这个问题谈过几次,但连我自己都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留下她,所以后来的几天,我也不做挽留,助人前进一步,才是我这样的人应该做的。

基本上和我工作过的人,都没有过上下级的感觉,我坚持秉承洒脱的风格在每件事上,所以,我也马上投入到了新助手的寻找工作中。

巧合,最近找到我的人很多,这事那事的一大堆。似乎大家都认为我会被最近连续的变故击倒而离开公司,不过,我在目前的生意里还有很多不得不做的人情,思前想后,我觉得我还是无法离开,毕竟做人要比做事来的重要

一周来天天都是思想上的动作,基本上没有什么实际行动,所以发生的事情就少,人也变得懒,除了照旧每天陪人吃吃饭,谈谈工作,打打电话,似乎也变的模式化了。3天前我和一个好友说我现在激情慢慢没有了,他还开玩笑说你应该放假,重新回到某处才是解决缺乏激情的最好方法,于是我开始认真考虑他的提议,想来想去,都觉得即便是休假也没地方可去,4季度,大家都一个个比着忙,连老婆都没什么时间和我说话,我总不能自己旅游吧。于是想法作罢,代替的是下周计划到深圳去找某人聊聊天,借着工作和对方的招待,做个短暂的修整。

2007年的北京,真是事情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