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读书

橡树行动的同人本:《德国式英雄》

​1943年7月9日,美国第82空降师第505伞兵团在狂风中强行空降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一半的士兵被大风吹跑不知去向,同时和他们进行配合作战的英国皇家空军滑翔机部队的十二架飞机也被吹得只有一架安全降落。

盟军在开始这次代号为哈士奇的登陆作战前,对战斗的困难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他们知道天气和意大利人都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而在7月10日凌晨,狂暴的天气和意大利海军也确实让盟军的登陆困难重重——大量的部队在错误的地点登陆、多支部队的登陆时间比预计中晚了3-6小时不等。

可那时的盟军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面对的意大利人,其实弱爆了。

一个星期后,巴顿攻陷巴勒莫,紧接着盟军在7月16日和19日对罗马进行了两次轰炸,然后,整个意大利跪了。7月25日法西斯大委员会迅速开会,投票罢免墨索里尼,国王埃马努埃莱三世马上跟进宣布墨索里尼下台,墨索里尼随即被逮捕羁押。

继续阅读

《风暴岛》,艳情谍战剧

一个虚构出来的间谍,竟然影响了“霸王行动”,也就是后来大家所熟知的诺曼底登陆,这一切竟然还和历史的脉络严格吻合,里面不光有妞有出轨有色情有凶杀有犯罪有谍战,而且还生动地、细致地地刻画出了影响这段历史的大人物如丘吉尔、希特勒、伦德施泰特、隆美尔的不同心里状态,这俨然就是新一代的韦小宝和他的七……我是说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啊!

这本书就是《风暴岛》(Eye of Needle),英文直译是“针眼”……嗯,貌似这个名字不管怎么理解都有歧义,所以我看到了另外的一个翻译——“针之眼”。

介绍这本书前,先介绍介绍作者吧。

去年下半年,我被Kindle忽悠着买了一套号称肯·福莱特(Kenneth·Follett)“最新”的小说《巨人的陨落》(Fall of Giant)。当我兴冲冲开始读这本号称“全球读者平均3个通宵读完的超级巨著,碾压全球畅销榜的伟大故事!”时,我发现其实它并没有那么吸引人。不过因为我非常的小气,钱花出去是一定要听见响的,所以我还是把它读完了,只是读的非常非常慢。(陆续差不多2个半月)

继续阅读

克苏鲁神话和洛夫克拉夫特

2017-03-28 克苏鲁神话

​永恒的长眠未必是死亡,经历奇异万古的亡灵也会死去。——白岩松​阿卜杜拉·阿尔哈萨德《死灵之书》

我们今天的书评就从上面这句装b的话开始吧,但很有意思的是,这个​阿卜杜拉·阿尔哈萨德和他的那本《死灵之书》并不存在与我们这个世界,而只存在于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的故事世界里。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大家都知道洛夫克拉夫特写的故事都是虚构,却有很多拥趸执意相信这本《死灵之书》肯定是真的,甚至还有人宣称他有朋友读过,后来疯了。

不过这都是想多了,这本书真是洛夫克拉夫特编的,根本不存在。

洛夫克拉夫特这个名字,对于克苏鲁神话的爱好者来说,如雷贯耳,可对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来说,你肯定会问:这tm谁啊?

继续阅读

《夜色人生》:愚蠢的禁酒令

可能很多人对美国的印象就是——开放、散漫、暴力。
我想说,后面两点确实说对了,可是说到“开放”,这和美国可不怎么沾边。
1620年,载着102人的“五月花号”从普利茅斯出发,到达麻州的普利茅斯时,他们仍然是102人。这在当时的航海水平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这些清教徒的崇高坚定的信仰,让他们更加坚信,上帝是眷顾着这些人的:在漫长的航行中,他们失去了一条生命,却又出生了一个新生命。这简直就是观世音菩萨显灵啊!不,是上帝显灵啊,所以他们比出发前更加的相信上帝了。
于是,清教徒的国家就这么建立了起来。
他们热爱家庭,热爱劳动,爱国家,爱人民,爱劳动,早请示,晚汇报,每餐之前必祷告,他们勤劳,他们勇敢,他们……嗯,又说多了,总之在这个地球上,他们就是对自己道德标准要求最高的人,因为他们虔诚。任何一个慈善家碰到这种群人都会自惭形秽,他们就这样,希望用崇高的理想和虔诚的信念建立一方乐土,一片信仰自由却有着严格行为道德约束的乐土。
就是这样一帮Flanders,即便是今日,主流价值观依然奉行高标准严要求,从总统到社会名流都无一不在选民的道德监督下,当然这背后其实是利益考量,毕竟没有人愿意去选一个生活不稳定的人当政。

继续阅读

一步步教你如何骗保——《双重赔偿》

詹姆斯·M·凯恩的故事都有特别强烈的画面感,你读着文字,就好像在亲自操作策划一样,你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书中的主人公思考,补上疏漏,延伸设想。
这本《双重赔偿》讲的故事并不是很曲折,就是一个保险销售如何被莫名其妙的卷进一场杀夫骗保策划中去,然后激发了他藏在心里的犯罪特质,一步步详细策划了一个完美的骗保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成功了。
这本书的内容不多,篇幅很短,在Kindle上只有95页,大概40分钟-1小时就能读完,因为在描写思考策划的过程中代入感太强,所以基本上放不下,一口气到底,不过这故事也有两个缺点,当然不敢随便指摘,就是点个人浅见:
故事不应该以第一人称做主角,这样不利于结尾的延展;结尾应该可以更精彩的,这个结尾显然是被第一人称的写法限制了手脚。
但这仍然是个绝对值得一读的故事。

购买:双重赔偿 (詹姆斯·M·凯恩作品)

罗斯柴你个头!

随着一本满嘴跑火车的《货币战争》红遍大江南北,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下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富有、最有权势、默默的统治我们整个世界的超级力量,这种仅凭一些尝试就能识破的低智商传言竟然从2008年至今还在流传,而且大有经久不衰之势,除了好笑,更多的只能是感慨。

所以这也促使我在2016年5月21日做了这次直播节目,标题就叫罗斯柴你个头,通过搜集尽可能详尽的资料来帮助大家对这个银行业家族做出正确的认识。

请下载PDF罗斯柴你个头
继续阅读

一切都是共济会的阴谋?

这是2016年5月15日、16日两天,我在斗鱼直播做的直播节目的标题。

为了这次节目,我做了大量的文字准备,收集整理了将近4万字的文章,目的就是能够详实准确的描述这个被某些媒体,为了点击率或传播性高度渲染的一个常见阴谋论的主角——共济会。

虽然网上已经有诸多针对这些荒唐透顶的阴谋论的驳斥文章和论据,但在我的检索过程中并没有发现系统性的文章,所以这份讲稿即是一个讲稿,也是一份出处相对可靠的共济会简介。

当然,光靠这一次小小的直播节目,在网络上能扳动的偏见可以忽略不计,不过还是想靠这一份小小的努力,让大家知道,破除那些低智的谣言其实仅仅需要认真二字。

废话不多说,欲知详情请下载一切都是共济会的阴谋?
继续阅读

情怀

前年我读《如丧》,流了几次眼泪。我问过很多读过此书的人:你觉得感动么?

“这有什么可感动的?”

他们这么说。

我上高中的时候,读《那时花开》也流过眼泪。没有原因,就是觉得他写的很多字,只有你曾将自己代入过,才能感受得到。

当然这本书我很多的同学都和我分享过,没见谁感动过。

他在《如丧》里说他后来浪迹天涯,把年轻时候他在歌里听到过的地方都去了,甚至去找过斯卡保罗集市,但没有找到,这种落寞的遗憾只有在静下心来,开始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才会真正觉得找不到自己心中的地方是个遗憾吧?

用一句话让人流泪,一本书只有那么两三句,《如丧》是这样,《那时花开》也是这样,就算把这些话单独拿出来,我看见还是会难过。

我对这个作者很反感,觉得他做作极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他写的东西抱有某些情怀。是的,仅有情怀可以解释了。

谈情怀是安全的。中文的特点是境界高,当我说情怀时,不一定是我真的经历过,也不一定是我未来的打算,这是主观的、自我的,我说我对这事有情怀,那就是有情怀,你否认没关系,因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自己情怀我的。

我至今随时把叶蓓的一张老专辑带在身边,因为我总是想听这里的歌。

这张10几年前的专辑里,有三首我静下来一听就会难过的歌。可我从来没听过别人和我说他们听到这些歌也难过。

所以这是我的情怀,我就这么定义情怀。

真奇怪,一个我反感的人,却又总能让我有所感触,哪怕我很清楚这的一切其实只是个门帘,掀开之后,后面其实是厕所,但好多年以后,我仍然站在门帘前,静下心,因为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老得谈谈未来了。

1Q84 Book3

今天终于耐着性子读完了。

从开始读这三本书开始,对村上老爷的印象就已经有很大的改观了,不过Book2和Book3断档的这段时间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许期待,虽然这期待我很明白多少是为了看完而看。

Book3读完的感想就是——完全没必要看前两本,稍加联想,情节立即显现。

前两本的节奏控制比这本好多了,至少是有条不紊的推进故事进行,每一个篇章都有些情节上的收获,行云流水,让人能自然的读下去。到了第三本,可能是村上老爷写的有点累了,于是加重了所谓的心理和生理描写,造成了大部分章节情节滞缓,多数时间是在抬头仰望、长吁短叹,描写有规律却不正常的生活和心理状态。这其实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这是一个作家本身的文字风格,可堆砌太多的后果,就是恐怕村上老爷自己都忘了前面为什么要铺那么多的情节,结果这整个故事就变成了长篇散文。

至于故事本身我认知浅薄,不敢妄加评论,因为你说他写明白了也罢,故意留下伏笔也罢,总之是营造了这么个似是而非、朦胧收场的效果,可是作为这么长的小说来看,着实有些不厚道。不过再次强调鄙人情商智商都不高,理解能力也差,看不出来有些人说的村上特有的情调,忠贞的卫道士可以把我写的这段当个屁放了。

说本书故弄玄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施小炜秉承了林少华的文字加点。村上的原文我也翻过几次,这是他为了突出强调某些词语的写作习惯,在他认为平淡的文字上增加符号突出意义。可这个习惯我认为真没必要出现在中文译本上。我从小读汉字长大,一直认为中文的表现力还是够用的,绝大部分的中文文章,经过适当的文字和标点修饰,没有特别点出来的习惯,况且通篇全是点的那是……基本没见过。当然据说这是村上老爷自己的意思,我表示尊重。

总之,一个没滋没味的故事结束了,全球也不知道卖了多少本,反正三本我都在第一时间买了,村上老爷也可以赶紧写下一个故事了,因为可以预见到时候还是不知道全球卖了多少本,这已经完全由一个作家的力量转变为偶像的力量了,在“全民热爱读小说”的日本未必,可在祖国显然。

翻了翻之前的帖子,发现已经好几个月没写过什么了,其实这几个月我也去了个2Q什么什么的年,我在那边忙了写别的事,玩游戏、读书、看电影好不自在,这刚刚不情愿的从我过去的下水道里原封不动的逆着方向爬了回来,多了一身秽物,一会洗个澡,老老实实过我的2011年吧。

提纲携领简评《看见真相的男孩》

最近很懒,所以也懒的写,不光拍摄要用的小剧本攒了一堆,就连快递的单子都懒的写字签收,要么随便划一道了事,要么就画个圈代表淡定。

懒的时候就有闲工夫翻书了,所以一目十行的翻了好多书。

我一般读的都是小说和历史类的,对于总结性的书很少碰,但《看见真相的男孩》原名叫《通灵日记》,日记类也勉强能算是小说类,显然可以用一目十行的方法快速看,所以就花了一天时间在这本书上。

书里的内容有70%是没意义的话,即算不上什么穿针引线的描写,甚至你把这些摘除去也能看懂,不过这是本小孩写的日记,所以纸张比需要用的印多了些也情有可原,笼统的概括下来,大概就是以下几点:

  1. 人的死亡并不痛苦,他们会以灵魂的方式继续存在;
  2. 灵魂存在的方式较有肉体的人类更加轻松;
  3. 灵魂存在的地点是根据灵魂本身的执念决定的,宗教分子会存在于宗教的层面上,现实主义者就存在于和我们一样的现实层面,甚至有些唯物论者死了很久都不知道自己死了;
  4. 灵魂在粒子的构成密度要大的多,所以可以像我们穿过雾一样穿过我们;
  5. 灵魂存在于我们之外的维度(这个没什么新鲜的,但新鲜的事这本日记的日期是1886年);
  6. 转世是存在的,人的一生不会白过,积攒下的技能和知识会带到下世,并以天赋体现出来;
  7. 有些灵魂因为存在于自己的层面,不会转世;
  8. 通灵者需要有老师带,而他们的老师都是得道高人,这些人可以在睡着时分化灵魂到另外的地方,与另外的人见面,但醒来后本人是不知道的,只是产生了梦;
  9. 睡眠就是死亡,只是一个长一个短,它们的共同点都是灵魂的活动;
  10. 死后的世界没有宗教可言,相对来说,到处都存在着宗教;
  11. 人并不是死后就什么都明白了,灵魂同样需要学习。

以上就是本书大概的观点。虽然某些内容看起来很扯,但仔细想来并无破绽,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灵不存在正如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灵存在一样,所以作为这样一本宣扬灵学的书来讲,它所传到的理念并不是信口开河。

本书的出版者是灵学专家西里尔·斯科特,同时也是个很有名气的艺术家,但可惜在这本书之前我不认识他。

不管内容如何值得怀疑,但看过之后,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可悲。不论宗教和科学存在的意义如何,至少我本人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能说服自己的信仰,因为我本身就活在一个扭曲的信仰里,所以信仰对于我,以及我身边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人来说,本来就是个想信却怎么看也不能信的笑话。而也因为此,我们忽略了真正信仰的真谛,大部分人信的,我们都冠以迷信踢开,却从没好好看过“迷信”这两个字,这个词正是形容对信仰的着迷。没有任何信可迷的我们,至今仍然觉得被信所迷的人是可悲的,这真是可悲。

所以,我不质疑这本内容扯淡的书,因为我搞不清楚是自己没信仰的脑袋扯淡还是它更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