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香港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7-08-25都市怪谈 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

​​在2013年左右,中文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这起灵异事件之所以非常的出名,很大原因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唬人的描述,它被称为“香港政府默认的灵异事件”。如果你听说过这个都市怪谈,你肯定对它的介绍语有很深的印象:

作为香港政府只有一件灵异事情也是第一次政府也是公开的事情,那就是关于新界北大茶餐厅灵异事情,由于这件事是在东方判别标准和西方科技考证下共同得到的结果,所以没有被政府坦白。

这句话我一个字也没有改,这文笔真是读完了让我一声叹息。甚至在我第一次打开这篇文章想要认真地读一下的时候,首先看到了这句话,我觉得这个都市怪谈真的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不过没关系,侮辱就侮辱吧,反正我会把整个过程都写出来,以免你不会再被侮辱。

为了让大家更清晰地了解这个都市怪谈,我决定在整篇文章里头,凡是涉及到原文的部分,都一字不差地复制粘贴,除了能让你感受到这个鬼故事的恐怖以外,还能让你一睹原作者的文采,两全其美。

废话不多说,我们先来读一下这篇没有时间,只有地点的“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的网络流传版本。

那天,很平常的一天,潮涌记的侍应接到打进茶餐厅里的电话,需求加底蛋饭、牛河粉等食物,说要送到大埔田西边的喜秀花园别墅一个单位,点了大约四个人的份额,于是伙计做完打包就骑上车提着外卖篮子赶往喜秀花园。到了电话中留的地址后,伙计按了门铃,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开门,又是敲门又是大声叫“送外卖~”,不久,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把钱从门缝里递出来,叫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就能够了,伙计里觉得很奇异,但是照做了,于是就回了潮涌记餐厅。晚上关门后老板算帐时,在清点一天赚的钱时,忽然数到钱盒里有一迭阴私纸(冥币),当时以为是伙计或徒弟的恶作剧,就把下属都叫过来问,当时没人晓得怎样回事,而且据后来的伙计跟警察讲,就是把钱偷走了也不会放冥币在钱箱里,谁也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于是当时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茶餐厅关门后老板数钱又在钱箱理发现一迭冥币,叫来下属和侍应,原来当天白昼有人又接到送餐电话,点了一些粉和饭,是同一个单位,同前一天一样,让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把钱从门缝下塞出来,老板很生气同时觉得很不对劲,跟伙计们请求,假如还接到这个单位的电话订外卖,等他来亲身送过去。
果真不出所料,第三天,餐厅又接到外卖电话,请求送牛肉粉、叉烧饭等,于是这次老板亲身送过去,同样是到了门口,敲门后,有人把钱塞出来,老板想趁机看一下里面什么样子或是什么人在塞钱,但是完整看不到,不过想想就随意了,只需钱看分明就OK了,老板亲身数钱验明真伪,都是真正的港币,于是放下外卖带着钱回潮涌记了。回到潮涌记茶餐厅后,老板特意把钱放在钱箱的一个单独隔断里,晚上清点数钱时,就发现别的钱都没有问题,只要单独放的那些钱成了冥币,而这些钱就是本人从喜秀花园送外卖后带回来的。老板顿时通体冰凉,心生寒颤,于是恐慌之中向警方报了警。
警方接到报警电话后,疾速派警员侦查喜秀花园此单位,但是拍门叫开都没人容许,按门铃也是坏的,于是破门而入,进入之后赫然发现四具尸体,横卧在地板上,并且立即就能够判别尸体曾经停放多日,死亡时间很久了。警方立即封锁现场,停止调查,而讯问此单位旁边的邻居们时,得到很多邻居反应的信息居然是,完整不晓得隔壁有人死亡,由于最近几天不断在听到里面有人打麻雀,固然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但是洗牌的声音却是很容易听分明的,特别是夜晚安静的时分,洗牌的声音很大。
警方于是解剖尸体停止物证和技术剖析,发现死亡时间超越1周,而不可思议之事情让法医都张口结舌,在四个死者的胃中,发现有消化水平不超越1-2天的新颖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烧等,在法医解剖历史中,这是历来不可能呈现的。依据现代西方医学和解剖学理论,食物进入体内后,人体死亡,食物会中止消化,但是依据质谱剖析和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构造能够断定食物的正确摄入时间,而“他们”在潮涌记茶餐厅订的外卖正是这些。假如说这个技术结果还不够震动的话,在警方从茶餐厅取回的物证--冥币上,又发现了除了送外卖的伙计和老板的指纹外,还有其中两名死者的指纹,别无其他。这些科学的解释结果和事实又对应不上,假如说没有乖僻的话,也说不过去。
附近村落也有人专门请大师过来看,大师发现此单位门面朝东北,气冲鬼门关,阴气极重,死亡之时又是冲煞之时,四个绝魂都沒离开屍魄,以为自己还在人间,继续生活订餐吃饭打牌,只到警察冲进房屋,破了气冲之場,才得以脱离困顿。而他们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为烧炭产生一氧化碳导致四人在打麻雀后睡觉时中毒死亡.在历史记录中,新界北冬季最低气温在有些年里,降到历史平均最低气温0-2摄氏度。
之后依件事被各大报纸报导,媒体采访警方发言人时,警方也給出了科学的分析结果,而正是这些结果,媒体自己也会分析此案件为灵异事件,官方没有否认此事,所以整件事情报道后,政府就算默认了。而依件事成为全港第一单亦是唯一没有被政府隐瞒的一单灵异事件。除了这件事政府被媒体所迫默认事实,也有很多事情官方不做评价,但在民间流传久远而且很多事情实地考察却有其实,也都算是真实灵异事件,比如维多利亚公园厕所事件就是不可否认的灵异事件……

怎么样?吓人不?

先排除掉这蹩脚的写作水平,就说他阐述的这件事情,里面的情节错漏百出。

按照这个故事的写作思路我们可以知道:

一个茶餐厅的老板,在自己的钱箱里发现了冥币,竟然要等到第三次才有所反应,前两次他之所以没有反应的原因竟然是“认为伙计在恶作剧”,试想一下:如果你在你自己的钱包里发现了两张冥币,你的的一反应是“这是不是一个恶作剧啊”?于是你很淡定地把钱扔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可是第二天你又在你的钱包里头发现了同样的冥币,于是你还和第一天一样淡定,该干什么干什么,直到第三次发现,你才想到采取一些措施,查明这个冥币是从哪儿来的,对于“发现冥币”这种怪事的反射弧需要这么长吗?

另外,也不知道是鬼生活的太仔细,还是这群鬼很大方,点外卖从来不找钱,连续三天点了不同的食物,每次都是要么是有正好的零钱,要么就是给了大笔小费,反正这件事情在故事里头也不是很重要,就按照我说的这两个情况去理解就对了。

还有,警方在接到报警电话之后迅速赶往现场,要知道,这个“现场”是一个别墅区,于是警方开始叫门,只因为没有人来开门,警方便“破门而入”了。要不香港能拍出那么多黑社会电影、警匪片来,原来香港的生活是这样的,你要是万一在家里洗个澡,错过了警方来按门铃,那你可要小心了,因为很有可能警方就会破门而入。香港果然好乱好危险。

最后,警方解剖了尸体,发现死亡时间超过一周,但后来又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让警方瞠目结舌,因为他们发现死者的胃里还存有“消化不超过一到两天的新颖食物”,那么请问,警方的脑袋有毛病吗?他们解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在还没有化验胃里留存食物的前提下,先给出一个死亡时间超过一周的结论呢?我非常好奇,在文章作者的脑子里,警方是怎样工作的。

我国目前《刑事诉讼法》规定:尸体检验主要分成三个步骤,1、大体检验;2、显微检验;3、毒物检验。大体检验包括尸表检验和各脏器的肉眼检验。事实上,大多数死因,在大体检验这一步骤便能确定,因此懂一些大体检验的常识对普通人而言是很重要的。

而我国所采取的这个检验标准实际上是各国通行标准,虽然检验手续和家属参观规定有所区别,但法医在验尸的技术流程上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在解剖了尸体之后先断定公布“死亡一周”,然后再继续检查胃部纯粹是脑补出来的验尸流程。

最后,“官方没有否认等于官方默认了”这个逻辑也非常的奇葩,我们先抛开这件事情真伪这个前提,即便这件事情是真的,经过了媒体的猜疑和分析之后,媒体去问官方“你同意不同意我的这个说法?”,官方一头雾水,回答说“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所以我无法评论”,因为无法否认,所以作者得出官方就是“默认”了的结论。

那么这个世界就简单得多了!

我猜陈浩南这个人也是真的,因为香港政府从来也没有否认过他是假的,所以他肯定是真的。同理可证,孙悟空这个人一定也是真的,因为我国政府从来也没有否认过孙悟空是假的,所以他也一定是真的。这个话题不妨再说大一些,美国从来也没有否认过总统川普是一个机器人,所以川普一定是一位机器人。

这个故事可以说编纂得非常拙劣,短短的篇幅,漏洞百出,不过既然这个故事在最后口口声声在扯所谓的“科学分析结果”,那么我们就从科学上向来反驳一下这个故事的“分析结果”。

对于这个故事的作者来说,可能是已经将初中的生物知识完全忘记了,他认为“消化”这个概念仅仅存在于胃里,所以才会在文章的最后写出什么“科学分析结果”来。可实际上,稍有生物学常识的人也应该知道,我们所说的“消化”,其实指的是“消化加吸收”。消化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叫做物理性消化,另一个叫做化学性消化。

物理性消化非常好理解:我们把东西放到嘴里,将它嚼碎,然后吞咽,食物通过我们的消化道到达胃里,并在这个过程通过神经向脑部传达一系列信号,比如:真香!真好吃!口感真不错!等等我们可以感受到的感觉,这样,我们的大脑就会通过神经反射给予消化器官信号,促进消化腺分泌,至此,物理性消化的过程就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化学性消化,消化腺中的蛋白酶、肽酶、淀粉酶等等消化酶开始在我们的消化道中进行化学反应,将食物中原本的大分子有机物酶化分解成小分子,之后这些被分解后的小分子再随着水、无机盐等物质通过消化道粘膜进入到血液,也就是吸收。

所以,消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即便是人活着,都会经常出现消化不良这个症状,在整个消化系统中稍有一点问题,就有可能造成“明天见”,更别说这个故事里说的是死人的消化过程。

其实在人死后的数分钟到数小时内,我们体内的胃和肠道仍然会有些许的蠕动,甚至会对外界的一些刺激作出反应,这在法医学上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超生反应”。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消化系统仍然能在短时间内持续工作,继续消化生前所吃下去的食物,不过,这个时间非常的短暂,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至多不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随着死亡时间的延长,这些微弱的活动渐渐消失,胃肠道永久停止蠕动,消化腺也不再分泌,消化道内的酸碱度、温度也发生改变,消化道内的环境不再是和消化酶发挥作用,消化功能也就完全停止了,用句大家能听得懂的话来说:死透了。所以胃里的食物在人死了之后再“吃”进去,是不会产生什么变化的。

另外,这里有一个这篇鬼故事作者肯定不知道的知识——那就是胃其实并不是主要的消化器官。虽然胃黏膜能够合成和分泌胃蛋白酶、盐酸,但他其实只有一点点消化功能。真正的消化器官,或者说分泌酶的主要器官是胰腺,胃,其实只是一个储存食物的容器。

可是,我们的胰腺,会随着我们身体的死亡立即停止工作。

作者费尽心思想要告诉你的是,这几个人死了之后变成了鬼,可他们不知道自己变了鬼,所以他们还像活着一样的时候点了外卖,他们的身体,或者说他们已经死亡的尸体仍然在消化这些食物,因为最后的警察调查结果被描述称为消化了“一到两天不等”,如果他只是强调这是一个鬼故事也就罢了,可他偏偏要跟上“科学结果”这些东拉西扯的概念,那么既然是科学调查,请问这些尸体是如何在死亡一个星期后,又能对吃下去的食物进行“一到两天不等的消化呢”?

当然,作者说到了这是“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构造”影响,不过连腐败和消化过程都分不清楚,作者真的能明白他嘴里所说的“质谱分析”吗?反正我是明白不了。

所以我说这篇文章纯粹是编出来的故事。

你可能会说,这也太严格了吧?一篇鬼故事,至于这么较真吗?

其实真的没必要,因为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些认真的科学分析是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假设上面这个故事里面的信息都是真的。

可这个故事里面的信息有多少是真的呢?

首先我们看一下事情发生的地点。

新界北打鼓岭确实有一个叫做大埔田村的地方,就是现在云泉仙馆对面带一条小路走进去就能够看见。在网络上,其实有很多香港人也对这个事情非常的感兴趣,自然也有住在这里的居民很关心自己身边发生过的事情,在香港著名的论坛LIHKG上,就有这么一位网友,他住在大埔田这个地区已经30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附近的人提起过这件事情,于是他开始怀疑这是因为自己住的时间不够长,所以又去问了当地很老的人,他找到一位住在这里60年的老头,询问的问题也非常的简单,就是这附近有没有或者说曾经有没有一家茶餐厅叫做潮涌记呢?

大埔田村在香港的具体位置(图源:Google Map)

​答案非常的简单:没有。

根据这位老人回忆,大埔田这个地区在过去是很穷的地方,一共只有两间餐厅,一间叫做龙威酒楼,一间叫做聚宾酒家,但因为大埔田地区人口不多,所以这两家餐厅离这里都有一定的距离,只能勉强算是在“附近”而已,那家龙威酒楼至今仍在营业, 可聚宾酒家就没那么好运气了,几年前就倒闭关张了。

几年后,随着人口的增加,打鼓岭警察局附近也开了几家餐厅,但是因为数量非常稀少,很容易就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反正没有一家叫做潮涌记的。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另外几个住在这个地区的网友的确认,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记忆中都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一家茶餐厅。

另外,文中所提到的那个喜秀花园,也是查无此地,如果说一间餐厅的名字很有可能会被人记错,那么一个巨大的别墅区怎么会完全没有人知道呢?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香港从来没有登记过一个叫做喜秀花园的楼盘,也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我刚才说了,大埔田这个地区过去是比较穷的地方,别墅区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呢?

那么,这个故事究竟是怎么流传起来的呢?这篇文章的作者又是谁呢?

我们还是要回到LIHKG论坛上对这篇鬼故事的讨论帖子上。

这篇文章之所以能够在两岸三地如此的流行,实际上是源于台湾东森电视台著名的一档节目—《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这个节目即便是在大陆地区,也广为人知,他们除了讨论一些时政话题之外,最著名的内容就是讨论神秘主义事件,诸如外星人、各种各样政府的阴谋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一些纠纷、历史秘闻等等。

2013年的11月20日,《关键时刻》做了这么一期节目,标题就是《让港府默认的茶餐厅灵异事件》。在这个节目里,主持人和嘉宾们公布了大量的杂志照片、报刊简报作为这件灵异事件的证据,并详细描述和讨论了整个茶餐厅事件的来龙去脉。

关键时刻2013年11月20日(图源:中天娱乐)

​因为这个节目在两岸三地都有广泛的影响力,这个故事当然一夜之间就火了。很多从来没听过这个故事的人,也开始在网站上传播和转载。

但这个故事是这档节目杜撰出来的吗?

并不是。

这期节目所公布的最有份量的一份证据,就是一本杂志上所刊登的文章,标题是:《香港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

杂志文章原图(图源:YouTube)

​因为该图片非常模糊,只能从大概的字形上判断出,这篇文章正是本人刚开始说转述的那篇文章。因为实在没有能够找到一个清晰的大图对该杂志进行辨识,但从内容全部都是简体字判断,这本杂志应该是大陆地区出版的某个杂志。

在杂志的右下角,有一个热线电话,可是既便是这个热线电话,也因为太模糊无法清晰辨识。

我试着按照我猜出的数字对热线电话进行了反查,这个杂志很有可能是位于重庆的《现代医药卫生》,不过因为实在太模糊了,如果并非是此杂志所出版的文章,还请勿怪。

也就是说,风靡两岸三地的一个鬼故事,来源竟然是一篇看不清名字的大陆杂志,那么这个故事还有什么可信度呢?

不过《关键时刻》还公开了另外一个报导,这个报道是上世纪50年代某香港报纸的一篇文章,和这个故事相似度很高,不过我们等一会儿再谈这个话题。

关键时刻转述的这个故事时是2013年,也就是说,这篇查不到出处的鬼故事写作年代一定是早于或等于2013年的,可奇怪的是,在反查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却找不到任何其他的版本,全和该杂志所刊载的一模一样,之所以有些网络流传版本上有很多的错别字,大概也是因为在转载这篇文章时,手工录入所产生的错误。

不过,事情也不是毫无头绪,在大量的检索之后,我却查到了这篇文章的最早来源,写于2009年的同一篇文章,来源是一个大陆著名的网站—天涯社区莲蓬鬼话。

这篇文章的完整版是这样的。

第六章 新界北之茶餐厅灵异事件
全香港有过很多灵异的事件传闻,公开程度比较高或在民间流传比较多的更是不计其数,什么港九铁路广告灵异事件,香港大学灵异事件,辫子姑娘鬼魂传闻,沙田猛鬼村屋等,更是有一些八卦媒体统计香港十大闹鬼地方等,甚至东方日报、苹果这样的媒体都会描述或者记录,可见在香港的民间文化中鬼怪之类的理念还是很深的,对东方文化的理解是离不开对怪力乱神的崇拜、抵制、恐惧心理等多元因素的修正。做为一个复杂历史原因形成的地域文化,中国南方的风俗习惯以及粤文化的和西方文化的扭曲结合体,香港鬼神文化形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特点,既無封建迷信这种说法,崇尚先人的理念和处理方式;又没有对一切西方科学的服臣,崇尚对一切未知有拿来主义的判读标准和思维准绳。所以媒体对这些事情的报道也是有一定的度,但是做为香港政府却没有对任何灵异事件给予官方的说法和首肯,只有一件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政府公开的事件,那就是关于新界北的茶餐厅灵异事件,因为这件事是在东方判断标准和西方科技验证下共同得到的结果,所以没有被政府隐瞒。
新界北区分为四部份,既上水、粉岭、沙头角、打鼓岭,而北区早年亦被称为“上粉沙打”地区。在打鼓岭地区有很多村落,这件事就发生在大埔田地区。新界北也靠近深圳,那里山清水秀,农田葱翠,有山也有多个屋村群落,相对来说,还算是繁华和交通便利之地。事情发生在1989年12月,这间茶餐厅叫潮涌記,平日里就卖些蛋粉肠粉饭和多士面包蛋挞之类的家常便饭,当然外卖也是经常送了,附近也有不少小的别墅區,稀稀落落的,不象如今的新界,到处是地产开发楼盘,屋村消失,别墅林立。今天的新界北闻名之处不再是田园之秀丽风景或灵异事件,而是毒品泛滥,在香港吸食氯胺酮比率全球最高,而都集中在新界北区。前阵子,警方在新界北抓获多名青少年吸毒事件,滥药年龄开始年轻化,最小一名竟然才11岁,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那天,很平常的一天,潮涌記的侍应接到打进茶餐厅里的电话,需要加底蛋饭、牛河粉等食物,说要送到大埔田西边的喜秀花园别墅一个单位,点了大概四个人的份额,于是伙计做完打包就骑上車提着外卖篮子赶往喜秀花园。到了电话中留的地址后,伙计按了门铃,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开门,又是敲门又是大声叫“送外卖~”,不久,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把钱从门缝里递出来,叫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就可以了,伙计里觉得很奇怪,但是照做了,于是就回了潮涌記餐厅。晚上关门后老板算帐时,在盘点一天赚的钱时,突然数到钱盒里有一叠阴私纸(冥币),当时以为是伙计或徒弟的恶作剧,就把下属都叫过来問,当时沒人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据后来的伙计跟警察讲,就是把钱偷走了也不会放冥币在钱箱里,谁也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于是当时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茶餐厅关门后老板数钱又在钱箱理发现一叠冥币,叫来下属和侍应,原来当天白天有人又接到送餐电话,点了一些粉和饭,是同一个单位,同前一天一样,让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把钱从门缝下塞出来,老板很生气同时觉得很不对劲,跟伙计们要求,如果还接到这个单位的电话订外卖,等他来亲自送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第三天,餐厅又接到外卖电话,要求送牛肉粉、叉烧飯等,于是这次老板亲自送过去,同样是到了门口,敲门后,有人把钱塞出来,老板想趁机看一下里面什么样子或是什么人在塞钱,但是完全看不到,不过想想就随便了,只要钱看清楚就OK了,老板亲自数钱验明真伪,都是真正的港币,于是放下外卖带着钱回潮涌記了。回到潮涌記茶餐厅后,老板特意把钱放在钱箱的一个单独隔断里,晚上盘点数钱时,就发现别的钱都没有问题,只有单独放的那些钱成了冥币,而这些钱就是自己从喜秀花园送外卖后带回来的。老板顿时通体冰凉,心生寒颤,于是恐慌之中向警方报了警。
警方接到报警电话后,迅速派警员侦查喜秀花园此单位,但是拍门叫开都沒人答应,按门铃也是坏的,于是破门而入,进入之后赫然发现四具尸体,横卧在地板上,并且立刻就可以判断尸体已经停放多日,死亡时间很久了。警方立刻封锁现场,进行调查,而询问此单位旁边的邻居们时,得到很多邻居反馈的信息竟然是,完全不知道隔壁有人死亡,因为最近几天一直在听到里面有人打麻雀,虽然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但是洗牌的声音却是很容易听清楚的,特别是夜晚安静的时候,洗牌的声音很大。
警方于是解剖尸体停止物证和技术剖析,发现死亡时间超越1周,而不可思议之事情让法医都张口结舌,在四个死者的胃中,发现有消化水平不超越1-2天的新颖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烧等,在法医解剖历史中,这是历来不可能呈现的。依据现代西方医学和解剖学理论,食物进入体内后,人体死亡,食物会中止消化,但是依据质谱剖析和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构造能够断定食物的正确摄入时间,而“他们”在潮涌记茶餐厅订的外卖正是这些。假如说这个技术结果还不够震动的话,在警方从茶餐厅取回的物证--冥币上,又发现了除了送外卖的伙计和老板的指纹外,还有其中两名死者的指纹,别无其他。这些科学的解释结果和事实又对应不上,假如说没有乖僻的话,也说不过去。
附近村落也有人专门请大师过来看,大师发现此单位门面朝东北,气冲鬼门关,阴气极重,死亡之时又是冲煞之时,四个绝魂都沒离开屍魄,以为自己还在人间,继续生活订餐吃饭打牌,只到警察冲进房屋,破了气冲之場,才得以脱离困顿。而他们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为烧炭产生一氧化碳导致四人在打麻雀后睡觉时中毒死亡.在历史记录中,新界北冬季最低气温在有些年里,降到历史平均最低气温0-2摄氏度。
之后依件事被各大报纸报导,媒体采访警方发言人时,警方也給出了科学的分析结果,而正是这些结果,媒体自己也会分析此案件为灵异事件,官方没有否认此事,所以整件事情报道后,政府就算默认了。而依件事成为全港第一单亦是唯一没有被政府隐瞒的一单灵异事件。除了这件事政府被媒体所迫默认事实,也有很多事情官方不做评价,但在民间流传久远而且很多事情实地考察却有其实,也都算是真实灵异事件,比如维多利亚公园厕所事件就是不可否认的灵异事件……

现在你该明白为何这篇文章如此的欠缺科学素养了吧?因为这就是一篇网络小说而已。

我在天涯网上查到了这位作者的文章更新记录,作者的名字叫做摆花街表哥,他一共在莲蓬鬼话上写过两篇小说,一篇小说的名字叫做《尖沙咀的葬礼》,首次更新日期是2010年的7月3日,而更早的一篇小说叫做《猛鬼差馆——香港警察十年经历》,首次发布于2009年的6月3日。

摆花街表哥作品一览(图源:天涯社区)

​上面这段流传在网络上的文字,就是《香港警察十年经历》的第六章——《新界北之茶餐厅灵异事件》,发布时间是2009年6月8日的23:41分。

在那本杂志转载的时候,甚至连标题都没有改。

《香港警察十年经历》这部小说为了增加可信度,是用繁体字写的,而后面那部《尖沙嘴的葬礼》则直接用了简体字。在写作语言上,作者在里面用了大量的专业词汇以及香港俚语,并且在更新的过程中,随机会有一些楼层不断地强调“这些故事肯定是真的”等信息,理由是“这些词汇不在香港做警察的人肯定不会知道”等。

据作者自己介绍,这两部小说都是根据他自己的生活经历改变的,他号称自己自1995年到2011年在香港做了16年的警察,在这16年中,他碰到了很多灵异案件以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还声称有一些灵异事件是从警队的同袍们那里听来的,由这些人口述,他整理后记录成文字,另外最有重量的是:所有案件和细节已经经过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批准,可以面向媒体和大众公开。

这相当于他用了“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给自己的故事真实性做了背书,反正网友肯定是没时间和能力去向港府去核实,这么写感觉非常靠谱。

其实熟悉网络小说的朋友一定已经能够看出来,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络小说固有的套路,和《我和空姐同居的日子》、《我是一个算命先生》、《我的老千生涯》等等等等诸多网络小说如出一辙,作者首先要坚称这是自己的真实经历,反正也没有地方去核实,其次将真假信息混合在一起,变成一般似是而非的、随便从中挑选出一篇都可以成为独立的都市怪谈的小说。

这类小说毫无文学性可言,仅仅是面向大众解闷消遣的读物而已,若你把这里头的故事当真,那只能说你太单纯了。

2011年,这本《香港警察十年经历》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成书,改名为《差馆鬼事——我的十年警察生涯离奇见闻》。

在这本书的作者简介中赫然写着:摆花街表哥。安徽人。曾为香港警察,曾驻守西九龙总区重案组,热爱旅游及冒险之事,出身礼数世家,自幼爱好文字,昨天屡见报端,多次为香港警察队《警声》《警讯》等撰稿。并且还附上了其身着香港警察警服的照片。

我没有兴趣质疑这位作者究竟是一位网络写手,还是真如他所说的“曾为香港警察”,仅从一些逻辑上来判断一下这本书究竟是一本“经过香港警察公共关系课批准,可以面向媒体和大众公开”的真实案例汇总,还是一本纯粹的网络小说吧。

在出版版本里头,一共有40章,记录了大约七八十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件,有的详细描写,有的仅仅是一笔带过,涉及到灵异事件的有一多半。如这位作者所说,他在香港警队16年,平均每年要碰到2-3起灵异事件,不管是不是他亲自碰到的,反正按照他的说法,香港是一个灵异事件高发的城市,要我看,完全不需要这么多警察了,因为这些案件动不动就是“警局因为无法解释而不了了之”,这么轻易就把责任都推给了鬼怪,那么养着这些警察又干什么用呢?按照这个逻辑,香港需要的不是警察,而是更多的道士。

你可能又会说,既然你何时不了作者的身份,那么你凭什么质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呢?

不凭什么,首先凭的是刚才我已经说过的科学素养的缺失,另外还凭的是香港本地人完全没有听过这个故事。

不管是在高登、LIHKG这些论坛上关于本事件的讨论帖子中,以及我问过的香港朋友的嘴里,大家通通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加上事件发生地的地名全都是编造出来的,所以这件事情就完全没有了可信程度。

既然是网络小说,那么摆花街表哥就只是一位作家,无所谓他有没有香港警察的身份,这只是他小说的一部分而已,深挖作者的这些背景都是毫无必要的。写小说没有错,而且这本小说排除掉文笔水平来说,绝对能够算得上一篇人物饱满、情节精彩的网络小说,可故意把他的网络小说内容抽出来,去掉出处移花接木还大肆传播的人,不是坏就是蠢。

不过我对这个故事产生了好奇,因为这个故事太精彩了,细节非常丰富,从都市怪谈的角度来看,这不像是一篇一个人编出来的故事,而应该是对一些民间传说的加工,经过对这篇文章的溯源,很多香港网友也发现这个故事其实是根据另一个在香港流传非常广的鬼故事演绎出来的,那就是著名的“猛鬼开台事件”。

有细心的香港网友找到了《猛鬼开台事件》的原帖,一位叫做小豆丁的ID于2007年1月26日发布在Yoshioris香港网站上的题为《香港史上最大闹鬼事件》的文章,文章全文如下:

大約四十多年前,油麻地某幢大廈某單位曾經發生了一宗令香港人震驚的鬧鬼事件,相信現在的長輩大多數都略有所聞,當時這事件令香港轟動一時,報章也出了頭條,警方也出動了裝甲車…..,事件是怎樣發生的?
我爸爸當時是在該大廈對面的木材行地鋪工作,他當時只是學徒,他和隔鄰餐室的員工是朋友,樓上的街坊和他也稔熟,由於是在地鋪工作,所以不時有街坊路過也會停下談天一會。
有一天,某一位太太和我爸爸談天時,她說:「我是住四樓,我家對面間屋有鬼,晚晚我都睇到對面間屋有人打麻雀,一時有四個人,一時有五個人,個個都著全白色的衣服,有時有一個站在窗前,是沒有頭的,有時在窗前飄來飄去,好恐佈。」
於是乎我爸爸便質問她:「有無咁得人驚,會唔會妳眼花,妳單位和對面單位隔條馬路,會唔會係妳自己睇錯?」
某太太回答:「肯定唔會,我連續幾晚都見到,無理由我眼花。」
這天後,我爸爸也被這太太弄得半信半疑,工作時間也不時向對面單位看看,但他沒有看到甚麼,可能是白天,加上該單位是在四樓,所以他”一無所獲”。過了數天,他在隔鄰餐室吃飯時,某員工向他說:「近日每天晚上約九時,都有一個電話打來叫外賣,每次外賣都是四碗粥,是對面大廈單位叫的(他手一指該有鬼的單位),我第一次送上去時已覺得很古怪,我拍門這單位有人開門,但只是開一個手位大的門隙,有隻手伸出來拿了四碗粥,跟住便付錢,我當埸點清楚數目是無錯的,便順手放入衣袋,跟住返回餐室,當我交數時,發現剛才的錢全變了陰司紙,我當時懷疑自己被人騙了,於是自己掏腰包交數。
翌日大約同一時間,又有相同食物和地點的外賣,於是我打醒十二分精神,避免再被人騙,我肯定收錢時是港幣,但返回餐室交數時,竟然又變了陰司紙,於是我和老闆講,老闆也不太相信。第三晚,也一模一樣,老闆便叫另一個伙記去送,竟然也是一樣遭遇。」
這天晚上,這單位也叫外賣,老闆自己親自出馬去送外賣,但得來的結果也是一樣,這晚也將整件事傳遍了該條街,老闆也報了警,於是警方到場調查,上了餐室樓上某單位看過對面究竟是甚麼,竟然發現有四個無頭的人在打麻雀。
事件曝了光,記者紛紛採訪,警方也出動了大批警員及裝甲車,不少市民也在附近觀看,每一個人都目睹這四隻鬼,後來警方封鎖了該單位,同類事件也沒有再發生了。現在該幢大廈也被改建了,相信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宗的鬧鬼事件啊!

这个故事和摆花街表哥版本的故事大部分是相同的,细节上有一些差异,我们不妨来整理一下:

  1. 时间是在四十多年前,从2007年往回倒40年大概是60年代末;
  2. 地点从一个大埔田的别墅区,一下子就换到了油麻地的某个大厦中;
  3. 事件直接的讲述者变成了讲述者的爸爸,关系更加亲近了,而不是餐厅老板;
  4. 老板看到了四个没有头的人在打麻将;
  5. 这件事情上了头版头条;
  6. 警方还派出了大批警员和装甲车。

不过,就在这个帖子的下面,很多网友纷纷表示并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尤其是地点从大埔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换到了闹市区的油麻地,如果说真的有出动装甲车的情况发生过,那么这件事情不管过去多少年都应该有不少人仍然有印象才对啊,可很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核实到当时这个情况,自然也没有任何人对此有记忆。

不过既然发帖人说“当年曾经上过头版头条”,那么这个“头版头条”就比较好查找。于是,又有很闲的网友跑到了图书馆,去翻阅大约40年前的报纸,看看有没有这么一个故事,不过自然是一无所获。

可这只是一个发表在网络上的流言而已,这类流言千千万万,又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呢?

还要拜媒体所赐。

2009年,香港商业电台叱咤903搞了一个电视节目,叫做《摩星岭4号》,这是一档什么节目呢?它的播出时间是每周日的凌晨,也就是每周六的深夜一点到三点,看看这个时间你就应该知道它是播放什么内容的了吧?

摩星岭4号2009年8月15日节目(图源:YouTube)

​是的,全是都市怪谈。

他们打的招牌就是都市怪谈和阴谋论,内容涉及UFO、发生在全世界的灵异事件、间谍特工故事等等。在2009年8月15日,他们的一期节目就是《怀旧鬼故》,其中第一件就是油麻地四个无头鬼打麻将叫外卖传说,用的文案就是小豆丁的文案。

自此,这个故事才在香港流行了起来。

其实这个故事自然也不是这位叫做小豆丁的网友凭空编造的,我的一位香港本地朋友在和我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就和我说他小时候就听过,并向我讲述了一个和这位叫做小豆丁的网友所写的几乎大同小异的版本,只不过地点和时间和她说的完全不一样,他听到过的版本是发生在50年代、弥敦道附近的鬼故事,在他的故事版本里,也没有什么“无头鬼叫外卖的恐怖情节”,叫外卖这个过程很像摆花街表哥所写的版本里的情节,没有人看到鬼,也没有什么装甲车。

听过这个版本的故事的人其实不在少数,在一个香港博客“烛影夜雨”上,博主就讲了一个非常类似的版本,并且还为这个版本找到了一些证据,这个版本的原文如下:

其實這單新聞當年確實上過報紙,一九五三年三月六日的工商日報,就有這篇報道,事發地點是彌敦道四五二號。但故事就有另一個版本,話說該大廈四樓一個單位的業主女兒晚上與幾位朋友打麻雀消遣,正打得興奮之際,其中一家正準備食胡,突然憑空出現第五隻手,伸手出來向四家拿錢,眾人嚇得拔足狂奔,更有人報警調查。最離奇的是,經過一輪擾攘後,連同報警者在內一起打麻雀的幾位牌友都消失不見,遍尋不獲,事件最後當然就不了了之。
不過,這件最猛鬧鬼事件確實引來附近街坊圍觀,甚至一度封鎖了整幢大廈。

既然有了明确的日期、地点和刊载报纸,那么就非常好查了。

我的那位香港本地朋友自告奋勇的想去图书馆查阅当时的报纸,不过很遗憾的是,他因为一些事情没能赶得上我这篇文章完稿。不过没关系,早就有同样抱有好奇心的香港网友跑去图书馆找到了这张报纸并且影印了下来,“烛影夜雨”博客上就有比较清晰的扫描图片,所以我们还是可以一睹案件原本的风貌。

这篇文章看于1953年3月6日工商日报,标题是《弥敦道鬼话连篇》,报道原文如下:

本报专讯:弥敦道452号楼下,昨日围满了人群,人人争着看“鬼屋”。街上看热闹的数以千计,人群中连篇鬼话。警署派出警车维持秩序,因恐歹徒趁机捣乱,非本楼住客不许登楼。晚饭后,附近居民家家户户都传说“鬼屋”发现,居民晚间闲暇,聚集公众四方街的越来越多,警察维持秩序感到困难。于晚间十时半,有警车开放播音筒,劝告居民应即离开回家睡觉,否则作为妨害交通罪加以拘捕,可是部分居民离开,仍有无数居民徘徊附近以看究竟。
人群里传出了极传奇无稽的“鬼话”,各人都在谈论发现鬼的经过:弥敦道452号二楼的业主姓叶的,是位越南华裔,原住452号四楼,最近二楼住客全都迁出,叶氏派他的女儿看管楼宇,晚间与朋友举行竹战,籍消长夜无聊。据传说是前晚竹战方酣,其中有一铺牌战至最紧张的阶段,将近“旺牌”,其中一家突然开杠,杠上花五筒满和,忽然杠边伸出了一双手向各家收钱,四个竹战客都感到了惊异,正在惊讶时,杠边又多了一双手去摸牌,四人见突然多了四只手,心情紧张发了面部紧张,面面相觑了一番,渐渐毛骨悚然,一齐拔足狂奔下楼向警署报案。
以上的传说已属一宗离奇的故事,人群里更有人说下文,更觉无稽。据说:大堆警察开来之后,认为大惊小怪,无中生有的事,当时拘了几人回警署。不料在警署中几个被拘的人竟不知去向,仅剩下几对手铐,连警署的人也认为奇怪。有些说得动态的,绘声绘影,听到看热闹的人亦不寒而栗。
这些“姑妄听之”的谣传竟有无数人穿凿附会,手指脚划,指天画地说有重重鬼影,有些竟说到该楼的掌故,一个谣言,传得满城风雨。但记者所看到的事满坑满谷的人,而众人也只是说说听听,什么鬼神,他们是一无所见,凭常识判断,楼中所发生的事算不得什么严重,用不着手铐,这个传语不可靠,前一个传说当然也不可靠了。
另一传说:此楼昔日的住客是被迫而迁出的,迁出的住客是否在愤怒中制造出这件骇人听闻的故事来。又一则说法是最近有人竞争销售这一楼宇,争夺剧烈,几家因落空,其中一家便制造这些谣言,使人不敢销售,说来后者又较可靠了。
鬼话在香港似乎尚没有全部被消灭之可能,由于香港的鬼话故事太多,虽然没有证据,可是老一辈的人都能述及战前无数鬼的故事。记起多年前,大道中何东行,亦发生过这一类事情,当时一连几个晚上都站满居民看鬼影,后来经过研究,证明是对面茶楼饮夜茶的茶客灯影,致引起了一片有传奇性的鬼故事。昨晚弥敦道的鬼故事,可能和年前何东行的鬼故事大同小异。

工商日报1953年3月6日刊(图源:燭影夜語)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篇所谓《新界北茶餐厅鬼叫餐事件》的原文故事让我们找到了。

那个时候香港人貌似比较无聊,喜欢有事没事就站在街上传闲话玩,显然工商日报的记者和警察对此也感到十分无奈。

这篇文章写作年代太老了,那个时候的鬼故事一点也不恐怖,打麻将多出两双手这种情节,如果真的流传到现在肯定也没几个人相信了,就算相信也未必会觉得有什么恐怖,所以还是“四个无头鬼”这类情节比较刺激。

记者在这篇文章中其实已经写明了这些传闻的拙劣之处,一个大楼里面因为打麻将“闹鬼”报警,警察为什么要抓人呢?抓的是什么人呢?当时的香港打麻将可不犯法,而且“抓人”这件事情是因,围观是果,一个在先一个在后,说警方抓了围观的人也不对啊。

诸多的逻辑错误已经足够拆穿这些“鬼话”,更不用说记者在后面还写了这个鬼故事之所以会传播起来的可能的原因。

至此,我们已经基本上解开了这篇鬼故事的谜团,让我们来再次整理一下吧。

1953年3月5日,在香港弥敦道452号楼下聚集了大量的吃瓜群众,因为有人传说这个大楼里头闹鬼,所以大家都想过来看一看鬼长什么样。于是,在这些群众中传言,业主的女儿在打麻将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两双手,最后把打麻将的四个人都吓跑了,并且报了警。还有人说,警察抓走了几个人,但是到了警局之后,就只剩下了手铐人却消失了。在第二天,工商日报刊登了这篇文章,直接指责这些传闻是无稽之谈,屁大点事为什么要用手铐?但显然因为警方没有过多的对这件事情做出解释,所以这些传闻继续在民间流传。

在之后的几十年中,这个传闻在民间被多次加工,版本开始有所变化。从“四个人打麻将多出来了两双手”变成了“四个鬼叫外卖”,从“警察抓走的人莫名其妙的消失”变成了“警方没有任何结论”,从“警方为了维持秩序不让无关的人员上楼”变成了“警方封锁了整个大楼”。作者是谁?是广大香港人民呗。但这个故事在这个阶段没有人将它整理成文字,也未再见诸报端。

到了21世纪之后,网络资讯开始发达,2007年,有一位叫小豆丁的网友重新拿出了这个故事进行了文字加工,也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流传到他这里的版本就是如此,反正他将中间的因素再次替换,比如将“警方封锁大楼”变成了“出动了装甲车”,将“工商时报辟谣文章”变成了“曾经上过头版头条”,将“四个鬼叫外卖”变成了“四个无头鬼叫外卖并支付冥币”,因为年代已经非常久远,很多人当事人已经去世,年轻人又无兴趣深入考证,使得事发地点变得模糊,从弥敦道452号这个具体地址,转移到了油麻地某大厦里,不过好在弥敦道很长,离得不远,时间上也改到了“四十多年前”,至此,这个故事完全变了模样。

2009年8月15日,香港商业电台叱咤903的深夜电视节目《摩星岭4号》根据网络流传的都市怪谈制作了一期《怀旧鬼故》,援引了这篇网络上流传的文章,再次成为香港网络上的流行话题。

几乎与此同时,2009年的6月8日,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的网络写手摆花街表哥也加工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他很有可能是看到了小豆丁的版本受到了启发,因为他的版本晚于小豆丁两年半,他又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进一步的发挥,完善了其中的很多情节,包括把时间换成了1989年12月,地点换到了新界北大埔田地区,并捏造了一家不存在的餐厅“潮涌记”,把故事搬到了一个不存在的小区“喜秀花园”中。

因为这个小说情节非常吸引人,以至于很快在中文的网络圈子里传播,一个鬼故事——《香港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诞生了,中文圈子里本来就弥漫着不求甚解、“凡事问百度”的风气,于是大家搜来搜去全是同样的文章,所以没有人问有没有,都是在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至于大家忽略了这件事情本来是一篇网络小说中的情节,最后引得某个杂志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

2013年11月20日,台湾东森电视台著名节目《关键时刻》根据这篇杂志上的文章,针对这个鬼故事做了细致的专题,并收集了大量的材料,最后没有给出确定的结论,使得两岸三地的不明真相的网友争相讨论,各类媒体也开始大量转载,这期节目的视频也在网上广泛传播,让这片鬼故事更加的家喻户晓。

最后,当年的大厦早就拆除,现在已经物是人非,加上年代久远,这个传说死无对证了。

以上,就是《香港新界北茶餐厅灵异事件》但来龙去脉,现在,你还相信这个灵异故事吗?

参考资料:

百科: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t/%E6%91%A9%E6%98%9F%E5%B6%BA4%E8%99%9F

文章:

摆花街表哥,《猛鬼差馆——香港警察十年经历》,天涯社区,连蓬鬼话,2009年6月30日,<http://bbs.tianya.cn/post-16-631174-4.shtml>

网友,《香港有冇發生過匪夷所思既靈異案件?》,LIHKG,2016年12月24日,<https://lihkg.com/thread/53410/page/1>

网友,《死者叫外賣? 港府默認「新界北茶餐廳靈異事件」》,香港讨论区,2012年9月1日,<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0721720&extra=&page=1>

小豆丁,《香港史上最大闹鬼事件》,Yoshioris香港,2007年1月26日,<http://hk.yoshioris.com/topic.asp?tid=7591>

叶图,《1953香港報紙報導的靈異事件》,烛影夜雨,2013年6月13日,<http://shadow-at-night.blogspot.de/2013/06/1953.html?m=1>

战士的后裔,《怎么让四人爬起来叫外卖》,果壳网,科学人,2011年6月7日,<http://www.guokr.com/article/40800/?page=2>

佚名,《由香港天文台錄得的冬至氣候資料》,香港特别行政区天文台,2016年12月30日,<http://www.hko.gov.hk/cis/statistic/ext_st_winter_solstice_c.htm>

视频:

关键时刻,《港府都默认灵异事件,茶餐厅鬼叫外卖门缝递冥纸!?》,2013年11月20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o8ewbgHyB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