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苏联睡眠实验的来龙去脉

2017-09-08 都市怪谈 苏联睡眠实验

在我小时候,我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睡觉?

等我长大了一点,我知道睡眠要占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就觉得更加困惑了,不过我的困惑不再和小时候一样——只是知识停留在“我们为什么要睡觉”这个层面,而是对睡眠的本质产生了好奇,这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人都思考过,其实直到最近,我也经常会收到一些朋友发来的问题:人为什么要睡觉?

答案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了。

目前我们人类的研究还没有揭开睡眠的秘密,不过我们已经知道睡眠是维持我们身体机能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每天的睡眠的时候是我们身体休息机制的一部分的时间,只有得到了充分休息,我们才能够保持健康和正常的体力,规律的睡眠是保证我们生存的必要前提。可是至于睡眠这种功能是如何发展而来的,为什么我们没有进化出其他的休息方式而是采取这种整体休眠的方式获得休息?要知道,睡眠这段时间无论对于任何动物来说,都是充满危险的。

或者我们反过来问一下:如果我们不睡觉,会发生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在互联网上有一个非常恐怖的答案。

据说在1940年代,苏联军方联合某个隶属军方的科研机构曾经做过一个剥夺睡眠的人体实验,他们挑选了5个人来参加这次实验,实验的周期是30天,在这30天里,他们5个人将被关在一个密封的房间内,这个房间里会交替灌入氧气和一种实验用的毒气,这样可以保持这种毒气保持一个适量的浓度,不会杀死实验对象。

这种毒气是一种神经兴奋剂,可以保持实验对象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不会睡觉。

那个年代还没有闭路电视和摄像头,所以他们的监控设备就只有一个隐藏在房间内的麦克风,除此之外,这个房间的门上还有一块很小的玻璃,这样科研人员可以用肉眼对屋内的情况进行观测。

为了让实验对象不至于那么无聊,房间内还放满了各类书籍以及很小的靠椅,不过就是没有床。其他设施也一应俱全,饮用水、厕所和干燥压缩食品,这些食物足够这5个人吃30天的。

这5个人都是什么人呢?

既然这个故事说得是苏联,那肯定就是政治犯了——据说这几个人都是斯大林时期的政治犯。

他们被许诺,如果能够完成这个实验,就会获得自由,所以这些政治犯都表现得非常配合,他们都希望赶快结束这个实验。

于是,这个睡眠实验开始了。

刚开始的前4天,一切都非常正常,科研人员在监控的过程中听到这些人一直在互相聊天,聊的基本上都是过去那点悲惨的经历,老王怎么抢了我老婆,老孙怎么把我给举报了什么的,可是当第五天来到时,他们交谈的口吻开始变得消极,用词用此也开始变得负面,总之感觉这些人突然变得阴暗了很多。

5天之后,屋子里的交谈声消失了,他们开始不停的分别对着麦克风低语。说的什么呢?说的得都是他们从其他人嘴里听到的一些信息,似乎这些人认为出卖同屋子同志们的信息可以赢得实验观测者的信任,而这时候研究员们认为这些人是因为受到了毒气的影响,使得这些人的神志产生了变化。

接下来,恐怖的情况发生了。

到了第九天,这些人中的一个突然开始疯狂的嚎叫,而且是一边在屋子里面疯狂的跑,一边嚎,叫声非常的凄厉,远远超过一般人所能发出的声音,持续三个小时小时以后,声音渐渐停止了,这个人的肺破裂了,可他仍然在试图发出声音,不过这时候只有“丝丝”的喘息声。

研究人员因为无法对他的尸体进行研究,所以只好假设这个人是因为其所发出的声音吵过了器官承受的极限,导致器官破裂致死,简单的说法就是嚎死了。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事情是:其他的人似乎对这个人的行为并不关心,他们对这个人的下场毫无反应,而是淡定地继续轮流对着低语,控诉着他们的同伴们,剩下的人生活也都正常,该吃吃该喝喝,啥事都不往心里搁。

一直到第二个人也开始嚎叫,然后像第一个人一样死去。

剩下的人在第二个人开始异常行为之后,开始坐在角落里读书,心如止水,不起一丝风浪,他强任他强,我干我的羊。

除此之外,他们仍然不断的对麦克风说话。

又过了一些日子,屋子里面一丝声音都没有了。屋子里面安静的出奇,让研究人员也感到了恐惧,于是他们开始每过一个小时就检查一次屋子里面的麦克风,确保它还在正常工作,但是麦克风没有坏,只是屋子里面确实没了声音。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研究员院跑到屋子门口的小窗上去观测室内情况,不过似乎受测试者都躲在了门这一侧了,他们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他们只好开始查看室内的氧气消耗量,从这个消耗量上研究人员得知,里面的人还都活着,奇怪的是,从消耗量上看,目前室市内的氧气消耗量是五个人剧烈运动时的水平,可实际上屋子里面已经只剩下三个人了。

等到了第14天的时候,屋子里面连一丁点动静也没有了,氧气消耗也急剧减少,研究人员认为这些人已经死亡或者变成植物人了。

这时候,研究人员们决定打开屋门进去看一看。

但他们也害怕啊,谁知道屋子里面的人变成什么样了,是人?是鬼?。

于是他们先向屋子里面广播:“我们现在要打开门,进去调试收音设备,请你们躺在地板上不要动,如果有人站起来那么我们将开枪,记住,合作将为你们自己赢得最终的自由。”

在很长时间等待之后,屋子里也没有任何回应。

这下研究人员全懵逼了——咱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啊?这屋子里到底什么情况?进去后会发生什么?

在纠结了半天之后,终于有胆儿大的人说咱们还是进去,有枪怕个毛。

于是大家战战兢兢的准备打开屋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屋子里传出一个微弱但语气非常坚定的声音,:“我们不再想要什么自由了。”

科研人员认为这些人的神志已经崩溃了,所以坚持要求停止实验。不过军方人员反对这种提议,因为明显人还活着,为什么要停止实验?应该等到30天的时候再结束。

于是科研单位和军方开始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军方决定尊重研究人员的意见,立刻终止实验。

这时候,实验刚好进行了15天。

于是,研究人员首先关闭了源源不断输送进屋子内的毒气,并开启了通风系统,新鲜空气重新注入了这间屋子。

很快,屋子里有了窸窸窣窣的动静,从这些声音能够判断,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受试者又恢复了行动能,之后,研究人员听见有说话声从麦克风里传来,那声音十分微弱,几乎是在呻吟,竟然是在不断恳求研究人员赶快再把毒气打开。

与此同时,荷枪实弹的士兵在门口排开阵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屋门。

在第一组人员进入了屋子之后,里面的受试者同时开始尖叫,声音尖厉得几乎震破士兵们的耳膜,随后他们惊讶地发现,屋子里面原本认为只剩下了三个人,但实际上有四个人存活,只不过有一个人永远的失去了发出声音的能力。

接下来,士兵们发现了另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恶心场景。

所有的受试者都开膛破肚,内脏器官流了一地,但他们还都活着,很平静的注视着士兵们。

角落里扔着一具已经被严重肢解的尸体,确切的说只是半具尸体,因为这个躯体上只剩下了肋骨和脊椎的一部分,其他的内脏和肉都已经没有了。在整个屋子里,到处都是显然是用手撕下来的碎肉,而且排水管中被塞满了肉块,水池子里装满了已经凝固的鲜血,并凌乱的撒满了肉块。诡异的是,这些肉被撕得非常碎,根本无法想象这些肉块竟然是从人体上撕下来的。

听完了在现场的士兵通过麦克风的描述之后,研究人员起初判断他们是用牙撕咬的,不过在士兵们看到仍然生还的受试者的手的时候,大家全都明白了,他们根本就没用用牙,而是用手。

他们的手指表面的皮肤几乎都没有了,露出了森森白骨,似乎他们也对此毫无知觉,有些人的手指骨接缝处还挂着肉碎,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还是那具尸体上的。

和其他还活着的人不同,这具尸体的大部分内脏都被扔在了屋子的各个角落里,只留下心脏、肺还有完整的消化系统在躯体里。尸体是从肋骨处被肢解撕开的,这些器官就完整的暴露在外。

屋子里的食物几乎没有动过,也就是说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吃这些为他们准备好的食物,这让研究人员和士兵们都非常好奇他们到底是靠什么维生的呢?

所以士兵们现场就剖开了死者的胃,结果发现里面有大量的肉块,而这些肉块正是他自己身上的,换句话说,当时这个死者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吃了自己,而且很有可能他是被活着撕开后,由其他受试者喂下了自己的肉,因为他胃部的肉还被消化了一些,从其他人的相似情形看来,这足以证明吃下这些肉的时候他还活着,曾经他也像其他的受试者一样,不知道为何,也不知道如何剖开了自己的肚子,而从屋内残余的尸块数量上看,有不少肉应该是被他们的同伙吃掉了。

这些人竟然是吃人度过了最后的几天,而且分不清楚是谁的肉。

当时进入这个房间的士兵都是苏联军队中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士兵,即便如此,面对这么恐怖血腥的情景,他们很多人还是当场就呕吐了,并且拒绝再次回到这个屋子里面。于此对应的是那些受试者,他们也不愿意离开屋子,并且继续用刺耳的声音尖叫,呻吟着要求赶快打开屋子里的刺激性气体,以免他们睡着。

最后军方不得不派出更多的士兵,强行将这些受试者拖离房间,不过就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受试者狂暴了,他们展现了人类所不具备的巨大力量,激烈的反抗这些士兵,其中有一位苏联士兵被他们抓破了咽喉导致死亡,另外有一位士兵的睾丸被一位受试者残忍的咬了下来,并大嚼特嚼之后吞咽下肚,另外有五位士兵在执行这次任务不久,因为受不了当时的残忍画面而选择自杀。

在两方激烈的对抗中,其中一位受试者脾脏破裂,倒在地上狂吐鲜血,于是现场的医护人员立即对其注射了大量的吗啡,可是完全无法对他产生镇定作用,他还是像一头发狂的动物一样在地上疯狂扭动肢体,还折断了一位医生的肋骨和手臂。之后,他的尖叫声逐渐减弱,因为出血量太大,使得他心脏的机能几乎停止,不过他还是在接下来的三分钟继续以超常的气力继续对身边的人进行攻击,最后才逐渐的平静下来,使得士兵们能够将他带离房间。

剩下的三个受试者也在这时终于被部队压制下来,他们被强行转移到医疗机构接受下一步研究,不过在转移他们的时候,他们仍然发出不绝于耳的尖厉的喊叫声,不断要求让他们继续呼吸那种刺激性气体,他们不想就此睡着。

这四个人因为搏斗时内脏都暴露在外,在过程中也受了很重伤,所以被很快带到设施内的手术室里进行镇定剂注射,不过医生惊讶的发现,任何种类和剂量的镇定剂都无法在他们的身上发挥效果,似乎他们身体可以产生某种东西抵抗镇定剂的作用,以阻止他们睡去。

其中有一个受试者被拘束在手术台上,当医生打算让他吸入乙醚的时候,他疯狂地挣扎着拒绝,而且力气非常的大,不断叫喊,拒绝乙醚,要求吸入之前的刺激性气体。当医生强行为他带上面罩之后,他彻底陷入疯狂,竟然挣脱了拘束具,还扭断了身边一个大块头儿士兵的手腕,并不断扑向医生。于是这些医生只得不停的加大镇定剂用量,一直到他的心脏因为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剂量,在所有人眼前停止跳动为止。在对他的尸体进行解剖时,医生们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的肌肉已经完全从骨骼上撕扯下来了,而且全身有9块骨折,血液中的氧气含量也高于正常标准的三倍,这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伤势,一直保持在亢奋状态直到死亡。

另外一位受试者也出现了很类似的情况,只不过他的声带早已经在尖叫中毁坏了,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但当医生给他带上面罩的时候,他用力的摇头,想要甩掉脸上的面罩,激烈的动作让医生无法对对他进行手术,最后医生无奈,尝试和他沟通,询问他如果不麻醉就要忍着手术疼痛,他是否同意。这名受试者好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医生只好在无麻醉的情况下为他动了外科手术,将其内脏复位,并对伤口进行了缝合。

据说当时有一个站在旁边的护士,眼神和这位受试者对上了好几次,但他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只是偶尔动一下嘴角,看起来竟然像是在笑。

剩下的两名受试者也采用了这种方法进行了手术,而他的医疗团队也记录下了“他疑似在手术中一直保持清醒并微笑”的诡异情形。

等到这两个人的手术结束,他们终于可以发声说话的时候,他们两人不约而同都提出了同一个要求:我需要那个刺激性气体。

当医生询问为什么一直想要这个气体的时候,两个人的答案都是相同的:“我必须保持清醒。”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1据说是其中一名受试者最后的照片(图源:Skeptoid)

​医生当然没有理会他们的要求,而是将他们安置在了病房里等待康复,于是这幸存的三个人就被拘束起来,他们也不再挣扎,但也没有人睡着,就这么木然地等着。

于是,军方和科研人员就开始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

军方比较冷血,他们认为这个实验还差一半的时间才完成,应该把他们关回去继续进行试验,据说这个项目的军方指挥官是一位前克格勃,所以他认为这些人死不足惜。

不过科研人员提出了反对,他们认为这些人已经没有体力继续参加这次试验了。

后来军方又提出那干脆安乐死算了。科研人员继续反对。两边扯了几天的皮,最后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按照军方的要求,继续进行试验。

为了准备继续进行的试验,这回科研人员们在受试者的头部安装了传感器,并且对他们的身体进行了牢固的拘束,他们将受试者的腿和手紧紧的用皮革捆束住,然后在一个枕头上固定他们的头部,让他们无法挣脱。让大家惊奇的是,这三个人听说可以再次吸入刺激性气体,都没做任何反抗,很安静的配合研究人员对为自己安装束具。

在对继续给他们提供刺激性气体之后,研究人员也紧张的开始监测他们的脑波活动。

这次,他们的脑波都非常平静,研究人员认为他们这几个人正在经历脑死亡的过程。当所有人都专注的观察脑波记录的时候,有一位护士发现这其中一个人闭上了眼睛,随后,他的脑波显示他陷入了深度昏迷,紧接着,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几乎是与此同时,剩下的两个人中唯一还能说话的那个人尖叫起来,研究员们发现他的脑波也出现了和刚刚陷入深度昏迷的受试者相同的情况。这次的尖叫比之前的所有尖叫都更刺耳,更令人毛骨悚然,于是那位军方的指挥官下令,立刻再次封闭那件屋子。可是这是屋子里还有一位研究员没来得及撤出呢,眼看着门要关上了,这位研究员知道军方心狠手辣,自己将要成为这次试验的牺牲品了,于是立刻掏出了配枪来,朝着门口的指挥官来了一枪,刚好爆头,也就在此时,门关上了。

绝望的研究员知道自己没了活路,愤怒和痛苦让他几乎发疯,在捶胸顿足一气之后,他想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于是他拿起手枪,对着那个还能说话的受试者,用近乎狂怒的声音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赶快告诉我!在我死前我必须知道答案!“

一阵寂静之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令人脊背发凉的冷笑声,随后,那个受试者的回答让每一个在监控室里的人都毛骨悚然。

”难道你这么轻易就忘了么?我们就是你,我们就是潜伏在你们体内的疯狂,是隐藏在你们体内最原始的兽欲,每个夜晚我们都在你的床边,当你失去意识的时候,就是我们登场的时刻。“

随后,在外面的研究人员们听到了一声枪响,随后受试者的脑电波图化为了一条平静的直线。

以上这篇故事就是所谓的“苏联睡眠实验”的完整叙述。

作为一个质疑这个故事的人,其实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可以找到这个故事的源头,因为这篇故事是一篇彻头彻尾的虚构故事,不,确切的说其实是一部短篇小说,有点类似在国内流传的“双鱼玉佩”的故事,有作者,有发布平台,也有具体的发布时间。

故事的最早版本是于2010年8月发布在著名的都市怪谈网网站“恐怖意面”上的一篇原创小说,它的原标题就是《苏联睡眠实验》(The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 ),作者ID是“橘子汽水”(Orange Soda),发布时间是2010年8月16日早晨7:05分。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2橘子汽水的发帖记录,第二贴就是《苏联睡眠实验》(图源:Creepypasta)

​有趣的是,这个作者在8月16日在“恐怖意面”注册了ID,之后在16到19日的三天内,狂发了14篇文章,而且都是首次出现在互联网的文章,不是转载,所以他很快就成为了“恐怖意面”上的名气作家,他的故事涉及范围也非常的广,甚至包括了泰国鬼故事,不过这里的文章大部分是第一人称写作,《苏联睡眠实验》是他发的第二篇文章,随文还附带了一段1分35秒长的、从各处剪辑来的视频,其他的文章大多就是很普通的鬼故事,比如他的第一篇《隧道》(The Tunnel)就是一篇在学校中几个同学在夜里探险撞鬼的故事。

不过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如何证明这些故事不是假的?

很简单,因为“恐怖意面”网站本来就是个众包的、百科式恐怖小说的论坛而已。我花了一些时间想找一些证据来向国内的读者说明这个网站的内容,可是很难,因为国外这类网站很难让大家理解,他们是那种“一本正经编故事”的网站,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编故事,但这些故事听起来都像是真的,而且还有很多人在带入性的帮助这个故事传播。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现在已经开通了中文页面了,所以这就好说了,我直接复制他们中文网站的介绍,你就知道这个网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网站了。

『“毛骨悚然意大利面Wikia社区”是一个粉丝进行原创的恐怖故事在线社区。粉丝在这里可以尽情创作都市传说、恐怖故事。毛骨悚然意大利面来自英文社区Creepy Pasta,是英文Copy and Paste(复制粘贴)的变形。这个英文社区最早是将其他所有论坛的原创恐怖故事通过复制粘贴,集中在Wikia社区上供所有用户浏览,后来逐渐演变成为一个粉丝进行恐怖故事原创的基地。如果你也非常喜爱恐怖故事,希望将你创作的恐怖故事或者发生在你身边的诡异事件和其他用户一同分享,就赶快加入我们吧!

到目前为止,粉丝对这个社区进行了269次创作,涵盖55个恐怖故事以及374次编辑。新的恐怖故事还在不断添加中!

如果你想创建一篇新的文章,请将标题输入以下方框,然后点击创建就可以啦..』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3毛骨悚然意大利面中文网(图源:Creepypasta)

​明白了吧?说白了这里是个鬼故事维基百科,而不是什么发布机密文件、档案的地方,它的运作模式就是首先由一个人来写一个新词条或者发起一个话题,然后大家会开始参与编辑这个帖子,让这个故事更完整,帖子里那段1分35秒的拙劣视频就是被其他用户添加进去的,所以这个《苏联睡眠实验》也自然就是其中的一篇小说了。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都在“橘子汽水”的文章下询问来源,甚至我发现了有媒体记者留言希望搞清楚这个故事来源的,但“橘子汽水”只管写,不管回复,就算是回复了也绝对不会回复这些直接的问题,为什么这样?我个人认为他完全没必要回复,反而是问的人才有问题。既然他避开了源头,平台又是“恐怖意面”,而这个故事在当时的互联网上又从来没出现过,那不是编的,就只能是变的了。

因为这位“橘子汽水”发帖频率太高,所以不可避免的,这个故事和其他的都市怪谈一样,文笔非常差,而且有很多错误,放咱们熟悉的环境里说就是典型的“朋友圈谣言”那类写法。

虽然这个故事在网络上有中文的流传版,但该版本中有很多内容让我非常困惑,比如参加试验者和幸存者的数字一会儿一变,前后不一致,还有诸多描述的疏漏,比如说消化器官暴露在外,为什么还那么不好被抓住?你直接拉他肠子啊!

刚开始我以为这些错误是翻译者的水平问题,所以我在这篇文章里直接自己重新翻译了这篇文章,可结果我发现我错怪那些转载者了,真的不是他们的水平不行,而是作者本来对数字的表述就是一笔乱帐,他可能在写作的时候心里是清楚的,但落到笔头上就怎么都表达不对,所以我用了几个小时才捋清楚这些细节和数字。

不过就算是有了这些捏造的铁证,也肯定还是有很多相信阴谋论的人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否定这些说法对不对?这个故事有鼻子有眼的信息量这么大,你找个ID就能证明它是假的了?这看起来就像是苏联政府能做出来的事,而且政府想要掩盖这些,虽然没有证据他是真的,但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嗯,我知道你肯定会用这种陈词滥调来对自己解释这个世界,那么好吧,如果我告诉你,“剥夺睡眠实验”是真的,你相信么?而且这类实验人类还不止做过一次,所有的实验结果也都完整的保留下来了。

当然,剥夺睡眠的实验首先是有违人道主义的,这是一种反人类的做法,国际社会也不会允许这类人体实验公开存在,不过幸运的是,还是有一些机构合法地进行过这些实验,那就是军队。

每个国家都希望自己能够训练出来不用睡觉的军人。

你想想,如果军人不用睡觉,那么在战场上将取得多么大的优势?别的国家军人都在睡觉的时候,我们的军人可以24小时保持充沛的精力,那简直是魔鬼部队啊!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军事强国都进行过类似的实验,只不过除了美国,没有那个国家公开了此类实验结果。

你问美国为啥要公开?

嗯,这么阴暗的实验美国应该也不想公开,不过总统和秘书在办公室做爱做的事都能挖出来的国家,想保密这种成千上万人同时参加的实验,可能性应该不高。

还是先从美国为啥要做这个实验开始说吧,这可不像是那个编造的苏联的故事,美国研究这些是基于一次真实发生过的事件。

1990年,索马里国内反对派开始对政府进行武装进攻,索马里内战爆发。1991年,索马里独裁总统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Maxamed Siyaad Barre)倒台,反叛军在1990年12月攻入了首都摩加迪沙,几天后,巴雷仓皇出逃,从此流亡尼日利亚。不过占领了首都的反叛军赶走了巴雷政权之后,首先选了前任将军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Maxamed Faarax Caydiid)做了领导人,可因为各派利益无法达成一致,很快陷入了分裂,相互撕咬,全国各地都爆发了严重的武装冲突,南部地区因为长期战乱陷入了饥荒,各个地区都有小规模屠杀事件发生。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4艾迪德(图源:Baligubadlemedia.com)

​基于索马里的乱象,联合国决定插手,并向该地区派出了多国部队开始维和任务。

当多国部队进入索马里之后,大家发现索马里真的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这里已经不是内战的问题了,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到处都是军阀,老百姓的生命如蝼蚁,杀人就像杀条狗一样,而且所有的军阀都拒绝放弃武装,他们很享受这种残暴的统治。

于是多国部队经过商议后决定,首先应该做的事情是解除各个军阀派系的武装,让他们失去军事能力,之后再坐下来谈判。

可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还处在分裂的索马里,在面对多国部队的武装进攻时,竟然突然又拧成了一股绳,同仇敌忾,共同抵御外敌,很多军阀摇身一变变成了爱国将领,到处发表讲话呼吁全国人民同心协力抵抗“联合国的侵略”,艾迪德也频频讲话,呼吁大家救国救亡,这让多国部队哭笑不得。

老百姓不需要脑子,老百姓只需要听广播。

广播在这场荒诞的政治宣传中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昨天还被军阀肆意屠杀的索马里人民一个个都站起来了,坚决拥护军阀们的决定,共同抵抗多国部队。

这时候多国部队意识到要想解决饥荒问题,就要解决内战问题,要想解决内战问题,就得解决军阀问题,要想解决军阀问题,首先得解决他们的宣传问题。1991年6月5日,多国部队向艾迪德控制的广播电台发动了攻击,意图瘫痪其宣传渠道。可谁知道,多国部队遭到了民兵的伏击,23名巴基斯坦士兵因此死亡。

战争自此陷入了最难的境地,因为当时的索马里在接受了爱国主义教育之后,全民皆兵,你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民谁是兵,前一分钟还在那里买菜的小商贩在你转过身可能就会抽出刀来砍你后脖颈子,然后xx民兵组织就会宣布对这次袭击负责。

这23名倒霉的巴基斯坦士兵就是这么挂的。

这是联合国介入索马里战争后所遭受的最大打击,于是在10月3日,美国为了报复这次针对多国部队的袭击事件,派出了美国陆军游骑兵部队(United States Army Rangers)和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第一特种作战分遣队(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三角洲部队两只精锐部队与多国部队联合行动,准备逮捕两名涉嫌策划6月5日民兵突袭巴基斯坦部队的艾迪德政府高官,当时这两个人在摩加迪沙市中心的一个民兵据点参加会议。

游骑兵和三角洲部队分乘黑鹰直升机(UH-60 “Black Hawk”)和小鸟直升机(MH-6 “Little Bird”)突然到达现场,士兵成功执行了此次代号为“艾琳行动”(Operation Irene)的军事任务,逮捕了两名高官,消灭了现场民兵抵抗成员。就在他们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意外情况出现了。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5UH-60“黑鹰直升机”(图源:维基百科)

​因为事先对民兵组织的人员和火力严重低估,导致两架黑鹰直升机被民兵火箭筒击落,紧接着这些仍然在地面的美军士兵发现,他们被民兵们包围了,这全民皆兵可不是说说就算了,那是真正的全民都上,完全不知道哪个是兵哪个是民,100多名美军士兵被团团围住,其中不少人都被这种疯狂的民兵攻势吓懵了。

两架黑鹰战机坠落之后,大量的索马里民兵开始向坠机地点集结,航空情报显示,机上仍然有生还者,可是美军此时无力提供任何炮火支援。

两位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兰迪‧大卫·舒嘉特三等士官长(SFC Randy David Shughart)和盖里‧伊凡·高登二等士官长(MSG Gary Ivan Gordon)自愿前往坠机地点对机组人员进行救援,可是没过多久,两人就被数百名索马里民兵围困,进行了长时间的激烈枪战,最后两人双拳不敌四手,弹尽粮绝,先后饮弹自尽。

之后,索马里民兵俘虏了机组唯一的幸存者麦可·杜伦(Michael J. Durant),并将二人尸体拖出一同游街,对其尸体进行羞辱,并肆意通过摄像机镜头对全国进行了直播,这个行为震惊了全世界。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6麦克·杜伦所在小队出发前合影(图源:Defense Media Network)

​这种行为也很正常,民兵嘛,做事是没有什么底线的,因为是真正的无知且无畏。

针对美军遇到的这种情况,联合国指挥部也慌了,美军是为了多国部队出头,结果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最关键的是当时美国在摩加迪沙地区没有地面部队,根本没法自救。

于是联合国紧急调动多国部队车辆,准备对其进行援救。

可是摩加迪沙市中心周围全被民兵组织铺满了路障,车辆根本就进不去。于是只好抱歉的通知游骑兵部队和三角洲部队,你们最好硬着头皮准备突围。

美军两只特种部队这时候也回过了神儿,和美军指挥部迅速制定了突围路线,而且当时他们对情况还比较乐观——毕竟他们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军队中最精锐的部队,配合空中打击力量和联合国配合干掉这些乌合之众逃出生天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在计划开始之后,他们发现又低估了这些民兵了。

这里连小孩都会爆炸啊!好懵逼,好恐怖!

原定2小时的突围行动,结果突了十几个小时。

美军艰难的在城市中和索马里民兵开始了巷战,面对着一波波冲上来的游击队,美军士兵没时间吃、没时间睡,还要打仗,干重体力活,精神长期高度紧张,疲惫至极,很多人都撑到了身体的极限。

在第二天早上,摩加迪沙外围的联合国部队终于突破民兵防守,冲入了市中心,这些美军才因此获救。

这次战斗被命名为摩加迪沙战役,战役造成18名美军、1名马来西亚装甲车驾驶员丧生,数十人受伤,索马里方面约1000名民兵死亡,3到4000普通民众受伤。这是美军自越战之后第一次在城市中进行大规模巷战,损失惨重。

上面这个故事耳熟?

对,后来这段故事被拍成了一个好莱坞的大片——黑鹰坠落(Black Hawk Down)。

回到我们的主题。

美国还是从这次战斗中收获了一些东西。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不间断战斗中,美军战斗人员因为缺乏睡眠感到非常疲惫,大量针对对方的攻击数据显示,索马里民兵非常善于在美军休息的时候发动攻击,但他们不是机器人,和美国人一样也都是人,他们是如何保持战斗力的呢?

答案很简单——毒品。

当时的索马里政府在向民兵发放一种叫做巧茶(Catha edulis)的植物,在东非、阿拉伯地区,巧茶这种植物在这些地区被广泛使用。那里的人,当时并不知道这东西里面成分是啥,就知道吃了能提神,能亢奋,几天不睡觉也倍儿精神,于是当地的民兵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始嚼这种植物提神,而且效果显著,真的能连续好几天不吃不喝不睡,跟打了鸡血一样。

于是美国找来了巧茶做研究,终于搞清楚了巧茶的秘密。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7巧茶(图源:维基百科)

​其实巧茶的主要成分就是卡西酮(Cathinone),卡西酮是单胺生物碱,什么?你听不懂?那好吧,你就记住它在化学上非常接近麻黄碱和安非他命,也就是和冰毒作用非常相似,这玩意最大的功能就是嗑了以后浑身都是劲儿,不怕疼,不怕死,觉得精力充沛,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而且思维敏捷,感觉敏锐,所以从1930年代开始,东非和阿拉伯地区就种植,70年代在阿拉伯地区的圣战士们广泛都用这个东西。

不过这东西的副作用也非常的大,精神上的影响最大,在药效过去之后,会出现抑郁、情绪低落、失望、厌食、心悸等等症状,所以它有严重的依赖性,嗑上就不能停,而且巧茶会引发心血管疾病,造成猝死,另外它还会降低人体免疫力,从而染上各种疾病死亡,正因为如此,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将其列为管制药物,中国将其分类为一类精神药品,也就是刑法第357条所定义的“毒品”。

要说联合国的初衷是解决饥荒问题,这个巧茶叶刚好就是造成饥荒的原因之一。因为巧茶的经济收益很高,所以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这些国家的农民都不种粮食改种这玩意了,而且这玩意对于土地的伤害特别大,因为种完了就啥都不长了。

不过这些副作用对于索马里军阀来说都不是个事儿。

美国军方从91年摩加迪沙战役之后就开始研究巧茶,这一研究就搞到了2008年。可能是这次战役对美国刺激太大,反正这长达17年的研究,前期他们一直都在琢磨着要鼓捣出一种“不用睡觉的药”来。

巧茶和其他的一些植物让美国制药公司和军方研制出了86种特效药,并且小规模的做了无数次的人体实验,这个过程是一个常年持续的过程,有过多次的数据记录,这些数据也在2008年由五角大楼公布了出来,比如他们曾经发现强效咖啡因能让某些受试者保持72小时清醒,其反应速度和精神敏感性都没有得到明显下降,不过只是极少数人,样本量小的根本可以当作极端个案忽视,大多数人就算是服用了强效咖啡因也和平时一样,该吃吃,该喝喝,除了亢奋一些,没啥不正常的,照样到点就犯困。也就是说这86种药品其实和常见的毒品效果是相似的,因为纯度原因,可能效果还不如直接吸毒来的快呢。这种东西只能在短期内使人达到兴奋状态,而并不能解决长时间不睡眠这个难题。

当时药物测试是在严格的监督下进行的,因为这些药物很可能都有依赖性,所以对实验对象服用剂量的限制也是一个问题,而且就算真的研究出了可以让士兵们不睡觉的特效药,那么如何让士兵服用也是个问题,毕竟美国是发达国家,这种药物势必有巨大的副作用,那么也就肯定有伦理风险。

所以五角大楼的这个睡眠实验到了后期,就不再研究“不用睡觉的药物”了,而是开始研究“如果人不睡觉会发生什么”这类课题,然后再针对这些出现的问题研发药物。

这个实验就和所谓的苏联睡眠实验很相似了,所以也就给了我们一个能从真实实验案例验证这个故事真假的机会。

五角大楼的报告中有一组实验,他们找来了一些受试者,把他们分成了五组,这次测试为期14天。在这14天中,第一组想睡多长时间就睡多长时间,第二组每天只允许睡8小时,第三组每天6小时,第四组每天4小时,第五组完全不睡觉,然后每天都让这些受试者对着电脑屏幕按按钮,有些是按照显示位置按按钮,以测试他们的准确性和协调性,有些是看到画面按按钮,以测试他们的反应速度,看看睡眠究竟对人体有多大的影响。

结果他们发现,无限制睡眠组的人犯错误的机率最小,每天睡8小时的比无限制组的错误率高3到4倍,6小时组比无限制组高11倍,4小时组比无限制组高16倍,可见睡得越少,整个机体越迟钝,犯的错误也就越多。

那完全没睡觉那个小组呢?

很遗憾,这个小组的受试者最长的一个只坚持了70个小时然后就晕过去了,所以这个组的实验在开始后第三天就终止了。不过在终止前,他们的错误率也是无限制组的16倍。

美军还做过一组实验,就是策划了一次时长53小时的野外拉练,然后选了身体条件特别好的精壮汉子们参加,不过这次野外拉练在结束后,大家要参加一个测试,目的也是检测受试者的身体机能。在最终测试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些人也和大兵们一次参加——一帮喝醉了的人。

具体怎么测试的,官方没有公开,但结果就是,每天只睡3小时的大兵们和严重醉酒的醉汉们准确度相当。

这类实验数据,在2008年这次五角大楼的公开文件中还有很多,不过最终的结论不用说了:没什么特效药能让人不睡觉,人不睡觉也是不行的,让士兵保持最好战斗力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好好睡觉。

得,白耽误功夫了。不过白耽误功夫的事美国干得多了去了,想想也就释然了。

可是上面说了半天你会发现,这类实验的极限时间就是72个小时,如果你不对受试者进行刺激,那么没有人能够挺过72小时不睡觉。

那么问题来了,虽然苏联睡眠实验是个编造的故事,可如果我们真的让人15天不睡觉,会不会发生故事里那样的情节呢?

答案是不会。

因为这类实验美国人也做过了。

1968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神经和精神病学研究所做过一个研究,他们募集了4位志愿者来参加一个205小时不睡觉的实验,为了让他们不睡着,研究所会有专人盯着他们和他们聊天、给他们讲故事、让他们看最喜欢的电视节目、让漂亮小姐姐过来脱衣服、甚至扇他们大嘴巴,反正就是采取一切手段让他们保持清醒。

不要笑,保持他们不睡觉就只能用这些方法啊!你问为什么不用苏联哪种刺激性气体?

因为很可能那时候“橘子汽水”还没出生呢,所以当然就没有这种他幻想出来的“刺激性气体”了。

受试者邀每过几个小时就接受一次心里和行为评估,还要接受逻辑思维测试,以搞清楚他们身体状况的各项指标。

三天之后,这些受试者都出现了情绪失落、精神游离、暴躁等现象,甚至在接受检查的时候,医生们发现有个人似乎睁着眼睛睡着了,过了几秒钟后才又清醒了过来。等到第五天,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受试者都变得异常平静,不过有一位受试者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了,他看见他小时候读过的一本小人书里的大猩猩再和他招手,让他过去陪它玩,不过研究员很快发现他是短暂的睡着了,做了个梦。

八天后,实验结束了,研究人员出具了实验报告:

虽然在测试中的失误变得越来越频繁,受试者的机体也越来越迟钝,但受试者的逻辑思维能力似乎并没有显著下降。另外他们的记忆能力、方向感和判断能力都保持正常,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有精神问题,没有抑郁也没有偏执。

令人失望的是,没有人吃掉任何人。

那么会不会是他们熬的还不够久呢?

1964年,有一位叫做兰迪·加德纳(Randy Gardner)的16岁少年创造了个奇迹,他在严密的监视下完成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260小时不睡觉。

::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8兰迪·加德纳挑战不睡觉世界纪录(图源:吉尼斯大全)

​在挑战过程中,也有科研人员借着这个机会对他进行了研究,除了烦躁、有些偏执和短期奇迹障碍之外,这次挑战对这位勇敢的少年没有其他不良影响。

后来不断的有人挑战加德纳的不睡觉记录,但是吉尼斯官方感到这种挑战很有风险,因为会对大众造成不良引导,诱发健康风险(诶?难道他们其他的世界纪录不会吗?),所以就暂停了这类记录的申请和评判。

所以,睡眠不足对人其实并不会造成严重的问题。

我再给你讲讲更极端的情况:这世界上还有人从来不睡觉呢,当然因为不睡觉,他们中很多人都死了,不过他们活着的时候也没有过吃人发疯的病例。

有两种罕见的疾病会导致完全睡不了觉。

第一种叫做“马凡症候群”(Morvan’s Syndrome),非常罕见,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20例临床记录。这种病的病因未知,治疗方法也未知,临床表现就是病人会有严重的肌肉痉挛、抽搐和疼痛、体重减轻、盗汗、唾液异常分泌、产生大量幻觉、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在为病人做脑电图检测的时候,医生们惊讶的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会睡觉,虽然他们也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但脑电图表明他们从未进入睡眠,有些病患能够进入非快速眼动睡眠,但一旦进入到这个睡眠阶段,大脑就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会开始让整个身体抽搐,使得病人马上清醒过来,就好像他们体内有一个防止睡着的机制,一旦检测到睡觉,马上激活。

这种病被称为“睡眠艾滋病”,目前可以通过类固醇缓解症状,但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通过缓解症状,倒也不至于因此挂掉。

不过另一种就可怕了,它的名字是“致命家族失眠症”(Fatal Familial Insomnia)。

这是一种遗传疾病,有些家族会携带某种缺陷基因,这种缺陷基因可能会影响他一半的后代。“致命家族失眠症”是致命疾病,没有治愈手段,也没有任何治疗手段。目前我们对它所知甚少,只知道如果你得上了这个病,那么你大脑中会有一种有缺陷的蛋白质自我复制,然后侵蚀大脑,最后将整个大脑变成一块没用的海绵体。

最后患者会死于严重的脑损伤。

这个病一般是中年发病,平均生存周期只有18个月。首先出现的症状是感到混乱、偏执狂、记忆丧失和严重的失眠,失眠到完全不睡觉,因为这个病的名字就是“失眠症”,所以失眠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症状。之后会开始间歇性恐慌、产生幻觉。最后,完全痴呆。不过这也不算太糟糕,至少你在死亡之前已经失去意识了。

幸运的是,这个病也非常的罕见,目前全球也只发现了40个家庭有这个遗传疾病。

所以你该明白了,就算是完全不睡觉,人也不会发疯的,更不会去琢磨吃别人。基于这些实验,我们也回答了一开始的问题:我们不睡觉会发生什么?

答案是:不会发生什么。

苏联睡眠实验只是一个短篇小说,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也不值得你去思考人这些不睡觉的人最后变成了什么。

不过都市怪谈就是这样,破解它的乐趣在于学习怪谈背后的科学和历史知识,所以像这类怪谈我们还是要抱持好奇心,尽量去挖掘它背后所隐藏的有价值内容。

另外,至少这个怪谈还是给了我们一些启示:不睡觉会变成怪物的。

最后,你还不赶紧去睡觉?

参考资料:

Orange.Soda,《The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 》,Creepy Pasta,2010年8月16日,< http://creepypasta.wikia.com/wiki/The_Russian_Sleep_Experiment >

Orange.Soda,《The Tunnel》,Creepy Pasta,2010年8月16日,< http://creepypasta.wikia.com/wiki/The_Tunnel >

David Mikkelson,《Russian Sleep Experiment (Orange Soda)》,Snopes,2013年8月28日,< http://www.snopes.com/horrors/ghosts/russiansleep.asp >

Dunning B,《The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Skeptoid Media,2015年12月8日, <http://skeptoid.com/episodes/4496>

Bowden Mark,《Black Hawk Down: A Story of Modern War》,Atlantic Monthly Press,1999,ISBN 978-0-87113-738-8

李汉平,《嚼恰特草,上瘾 专家指出:长期嚼食,有损健康》,2003年8月26日,< http://www.snweb.com/gb/gnd/2003/0826/x0826003.htm >

感谢:

李记者、宇航、Yaffchia、毛猪几位志愿者义务校对本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