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大预言

2017-09-29 都市怪谈 大预言

在第四纪也就是距今260万年前左右,全球的海平面都在下降,就现在的科学家估计,当时的海平面下降了大约130到160米左右。

于是就有这么一群亚洲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跨越了冰冻的白令海峡来到了美洲大陆上,成为了美洲远古文明的始祖。

这群人就是后来被哥伦布误认为印第安人的北美洲土著居民。

经过了长期不断地迁移和推进,他们最终佔据了美洲全境,可是他们始终也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民族,因为他们进入美洲的时间各不相同,没错,这些印第安人并不是同一时间从亚洲大陆来到美洲的,而是分批陆续抵达的,根据抵达的先后,他们形成了很多不同语言、不同习俗、不同文化的部落。

这些印第安人经过了两万多年的分化,终于产生了与之不同的文明,这就是我们都耳熟能详的美洲的原始文明:玛雅文明、阿兹特克文明和印加文明。

至于这三个文明出现的确切时间,已经不可考证。

关于我们今天要讲的玛雅文明的起源,目前公认的说法是:大约起源于公元前八千年。之后她经历了四个发展时期,那就是前古典期,约在公元前两千年到公元250年;古典期,公元250年到950年;后古典期,公元950年到1539年;接触期,1511年到1539年。

中文媒体经常会在玛雅文明的前面安上一个定语:“神秘消失的”。

记得很多年前,我和一个德国的教授探讨玛雅文明这个主题的时候,他就问过我这个问题:为什么中文文化圈会认为玛雅文明是神秘消失的?当时问的我一头雾水,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所谓神秘消失这个问题,实际上玛雅文明的毁灭是一个常识,而中文媒体似乎认为玛雅文明是突然从历史上消失了,可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玛雅文明的消失是有明确年份记载的,那就是在公元1523年,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率领他的部队攻陷了最后的玛雅城邦,并在原址建立了危地马拉城,而活下来的玛雅人也和其他的印第安文明一样,遭受了西班牙人从欧洲带来的天花和霍乱等疾病的侵袭,因为南美洲大陆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疾病,所以这里的居民也没有抗体,导致了90%的人口死亡。

可最后的玛雅城邦,或者说玛雅流亡政府一直到1697年才被西班牙帝国攻陷,当时的流亡政府领导人就是玛雅部落的酋长们。

可是接下来发生了一件事,就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就是这件事情导致了中文媒体认为玛雅文明是突然消失了,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没有了记载就相当于突然消失了。

那就是在西班牙征服者征服了玛雅文明之后,他们把这里视作自己的殖民地。就和所有的殖民者一样,殖民者们希望首先从信仰和语言上改造本地的居民,消灭掉了语言基本上就等于将这些人的文化彻底摧毁了,于是他们就派来了传教士在这个地方进行传教。

1572年,西班牙方济各会传教士迭戈・卡尔德隆(Diego de Landa Calderón)来到了南美洲,奉命对这个蛮荒的殖民地进行文明的劝导。

这位卡尔德隆用今天的眼光看,属于偏执狂类型的。他一下子对灿烂的玛雅文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快他就成为了玛雅文化的研究专家,通晓象形文字和玛雅神话传说,当时最重要的玛雅文献就是《玛雅刻本》,这个刻本其实也不是什么玛雅人的历史专著,而是将很多玛雅故事汇集整理出来的、使用象形文字记录的一种故事集。

这些神话传说包括了创世、毁灭等等一系列早期犹太教通通都有的内容。

卡尔德隆这一开始研究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了,因为这些神话传说完全可以替代掉《圣经》,如果本地居民相信这些神话传说的话,那么就不可能皈依天主教。

你可能会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相隔万里的两个文明,竟然会有差不多甚至相互冲突的神话传说呢?

这当然没有什么奇怪的,圣经的早期版本是犹太教圣经,犹太教圣经是亚伯拉罕根据闪米特的民间故事整理而成,而这些民间故事都是源自早期的萨满信仰,萨满信仰可以说是人类最原始的世界观,这个地球上所有的文明在早期都相信差不多的萨满信仰,这种信仰一言以蔽之就是相信万物皆有灵,至今还有很多的文明有这样的信仰。

所以,宗教信仰的本质是相同的。

卡尔德隆这个人偏执就偏执在他虽然爱上了玛雅文化,但他又是一位非常忠贞的基督徒,是一位极端虔诚的人,所以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也难免采取非常极端的手段。

世界观的冲突导致卡尔德隆在1562年7月下令开始杀害认识字的玛雅人,虽然当时识字的玛雅人占人口数量非常非常的少,但是他们仍然积累了非常丰富的文化知识,在把这些少数人口杀光之后,西班牙人又大肆焚烧了《玛雅刻本》,在那个野蛮的年代,根本没有人去想这件事情的后果,他们直接销毁的是我们后世可以解读玛雅文明的重要资料,这就导致了只有极少数的刻本被一些来自欧洲有识之士抢救了出来,可这四份被抢救出来的刻本全都是碎片,他们是:德累斯顿刻本、马德里刻本、巴黎刻本、格罗里刻本。

就这样,一个历时近万年的文明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过这个消失的过程并不神秘,而是伴随着野蛮和杀戮。

在西班牙人征服了玛雅人之后,他们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就将这些玛雅人转化成为了殖民地人口,而之前那些灿烂辉煌的玛雅建筑都被无情地抛弃在了热带雨林中,在抛弃它们之前,西班牙殖民者抢劫了所有他们能抢劫的东西,砸毁了所有他们认为应该销毁的东西,留下了一片废墟,伫立在热带雨林中将近三百年,最后,大自然抹去了绝大多数痕迹,玛雅遗迹也成为了人类的一个传说。

一直到1839年,美国的考古学家斯蒂芬斯(John Lloyd Stephens)才又重新发现了玛雅遗址,但对于这个时候的考古学家来说,一切都已经变成了不可解释的谜团,当时的生活是怎样的?玛雅人的文明究竟发达到了什么程度?以及他们最后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这些通通都找不到答案了。

虽然玛雅文明被西班牙殖民者无情地毁灭了,但从抢救出来的文献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出这个文明曾经的灿烂辉煌,比如说玛雅人在数学、历法和天文学上有相当的造诣,你也不要误会,玛雅人在科学上的成就并没有很多神秘主义者所渲染的那么神奇,事实上,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有很多的文明也拥有差不多的科学文明水平。

让神秘主义者所津津乐道的无疑就是玛雅人的历法了,这个历法的精确程度已经堪比今天我们所使用的公历了。

当然玛雅历法建立在严谨的天文学基础上,这不光让神秘学家们集体高潮,也让很多科学家啧啧称奇。

古玛雅人几乎没有任何观测工具,更谈不上天文望远镜了,他们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地球和太阳之间的运行关系,不过就是靠着极其原始的观测和理论系统,玛雅人竟然得出了和现代极为相似的观测结果,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还真是一个谜。

我并不是说这个观测结果是一个谜,而是说是谁想到这样的观测方法是一个谜。

玛雅人通过观测金星的活动周期来确立立法规则,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因为在已知文明里,大家基本上是靠观测太阳、月亮或者星座等更为可见的星体来确立立法的,可就是玛雅人这样通过观测金星所推测出来的太阳系运转规律(当然他们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所谓的太阳系是什么东西)。

而且这个结果极其的精准。

他们使用二十进制来计算金星的轨道周期,而通过这种计算方法所计算出来的一年的时间是365天又3小时45分48秒,因为他们没有观测太阳和月亮的运转规律,所以他们的一年一共有19个月,其中18个月有20天,而第19个月有5天3小时45分48秒。

这个脑洞不得不说真是非常奇葩,有那么大的目标不观测,非要去观测金星。

不过有很多神秘主义者认为,他们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地外文明的启发才会想到去观测金星的,而且他们能够通过观测金星得出如此精准的数据来,这还不足够说明有更加高等的文明在帮助他们吗?

而且在玛雅的神话传说中也提到了所谓“世界循环”这个观点,说人类现今居住的世界之前还有其他五个世界,但是一个个都被毁灭了,即便是今天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也是非常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被毁灭。

基于以上两个观点,神秘主义者们认为,教授玛雅人历法的文明正是来自于金星,所以他们通过教授玛雅人观测金星来确定自己的历法。

这种说法有没有可能呢?

当然没有可能。

事实上,太阳系各个行星的运转规律都是固定的,他们通通都受太阳引力的影响,所以理论上来说,无论以哪颗星星作为观测基点,都可以得出太阳系的实际运转规律来。这件事情奇怪只是奇怪在她们为什么会去选择金星?

答案其实也非常的简单。

因为金星是夜空中,亮度仅次于月球的第二亮的天然星体,金星的表面,覆盖着一层高反射度、但不透明的硫酸云,所以在晴朗的夜空中,金星发出白色的光芒。

那么玛雅人是地球上唯一观测金星的文明吗?

当然不是。

金星在我国古代被称为太白、明星或者大嚣,在古希腊被称为阿佛洛狄特,也就是后来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

这么亮的星星,全世界的文明都能够看得见,观测它,也是一个很正常的行为,因为太阳太亮,无法直接用肉眼观测,所以观测月亮和金星就成为了很多文明历法的基础,比如古巴比伦文明也在观测金星,不过他们把它当作指示方位的星体,并给他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明亮的天空女王。

这么看来,玛雅人的历法其实并不特殊,和当时地球上其他的文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玛雅人将一天称为一金(Kin)的,每20天,也就是玛雅历的1个月称为1乌纳,而每360天称为1盾,这也称为一个太阳年,每7200天,也就是玛雅历的20年称为1卡盾,而400年称为1伯克盾。

为什么这么精确?

你试试观测一个星星一万年,按天把所有的运行轨道都记录下来,然后看看会不会不精确。我刚才说了,玛雅人并没有什么观测工具,只是用肉眼重复观测,用最简单粗暴的土方法来对金星进行记录,而且他们也不只是观测金星,金星只是他们的观测基点罢了,除了金星之外,他们还观测很多其他的星体,比如太阳、月亮和所有古文明都会观测的类似星座等。

你看,这么一说又没什么特殊的了吧,原来你们也观测星座啊。呵呵,不光观测,观测的还特别详细呢,等会儿再说星座,先说说这个历法精确到什么程度吧。

上面我已经给你讲了一些数字:玛雅人的一个太阳年是365.2420天,每年有19个月,前18个月每个月有20天,最后第19个月有5天3小时45分48秒,而现代的观测结果是每年有365.2422天,也就是说我们利用现代技术手段的准确度只比玛雅人的观测精确了0.0002天,这还不排除正常的计算误差,可以说准确到不可思议了。

另外对于其他的星体的观测,玛雅人也登峰造极了。

比如月亮。

他们观测到的月亮绕地一周的时间是29.5302天,现代观测值是29.530588天,误差在小数点后三位。

刚才提到了观测星座,虽然他们没有类似古巴比伦的星座的概念,不过这东西都是上古人类的文明,换汤不换药罢了,星座是肉眼可见的想象力的产物,所以很自然这类古文明都会去观测这种星星扎堆的现象。

用昂宿星团举例子。

昂宿星团是星空上最清晰的可观测星团之一,古希腊人管它叫金牛座,玛雅人管它叫塔兹贝克(Tzab-ek),中国人称之为昂宿五老,印度人叫它基栗底柯(Krittika),后来的阿拉伯国家叫他纳吉姆(Najm)。

现在还觉得玛雅人是外星人教的天文吗?

这个星团在天空中实在太明显了,因为光是肉眼可见的亮星就有9颗,而可观测星数达到了200颗,北半球冬季和南半球夏季都能看到这个星团。

各个文明其实都对昂宿星团有明确的记录,不过我们今天只说玛雅的。

玛雅人观测到昂宿星团每年的3月15日就会在天空中第一次升起,每过72年会提前一天,再过72年又会提前一天,而地球上的一个太阳年是365天,这说明每过72个365天,昂宿星团就会提前一天,这说明什么呢?

当然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昂宿星团的位置在变化,另一种可能就是我们自己的位置在变化。

可是通过观测金星、太阳和月亮等星体的运行规律,玛雅人发现我们的太阳年无论过多长时间也是365天,月球也还是30天绕地球一圈,也就是说这些星星对于地球的位置是不变的,那么只可能有一种解释——我们的太阳、月亮、金星和地球是一个运行整体,我们的运行规律是绝对的,而我们相对昂宿星团的运行是相对的。

除了昂宿星团之外,玛雅人还通过了长期观测发现,还有另外的几个星座也有类似的变化,而他们的运动规律都是向着天空中银河的方向运动,于是,他们做出了预估,在n多年之后,这些星星肯定会运动成一条直线。

那么每72个365天这个位置就会改变一点,所以用72乘以365就得出了一个数字——26280,所以,当时的玛雅人认为每26280年,天上的星星会排成一条直线,反正他们的文明有文字也就几千年,所以没人见过这26280年之前之后什么样,就先这么认为吧。

至于排成一条直线之后会发生什么?

按照古文明对事物的认知程度,他们认为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排成一条直线的星体会继续按照既定线路运行,只不过和原来的星空是反过来的,然后继续这个历法,再运转26280年,当他们又绕着天上的这个银河带绕了一圈的时候,再变成一条直线,周而复始。

不过你可能已经发现了,这里有个硬伤。

玛雅人认为银河是根棍,所有的星星都在围绕着这根棍溜达。

为什么其他古文明没有留下如此精确的历法呢?

这句话我非常不同意,你以为我国的农历是吃素的吗?事实上,历法流传下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你得有文字啊!

没文字你能留下个头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所以古埃及历法、古巴比伦历法、中国历法都是同样的道理,所以光有发达的历法没有文字,那也是瞎耽误功夫,玛雅历法当然也是托了他们的象形文字的福才能够流传到今天。

说了这么多,我想告诉你的无非就是:第一,玛雅文明确实被灭了,但是玛雅文化仍然留存;第二,玛雅人虽然有非常发达的天文历法,但这个历法并没有那么神奇;第三,玛雅人并没有消失,他们目前改信了基督教;第四,这个文明的灭亡时间并不久远。

搞清楚了这些基础概念,现在咱们该来聊聊最有趣也最让人迷惑的话题了——世界末日。

这个说法的出现和一种对于玛雅文明的崇拜有非常大的关系。

因为很多人认为,玛雅有着以我们目前科技水平也很难与之相比的高度发达的文明,这就使得在全世界出现了一种被称为玛雅主义的新思想,说这个玛雅主义是思想,都有点污辱思想了,我们不妨说它是一种信仰吧。

这种奇怪的信仰是一种玛雅智慧、灵异、萨满文化、基督教、外星人以及母文明的混合体,在这个所谓的玛雅主义中,竟然还出了很多的玛雅研究专家,也衍生了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理解的新学科,比如古代宇宙学,在这个领域里,有一位叫做安东尼·阿维尼(Anthony Aveni)的专家,他的主攻研究方向是“宇宙平衡学”, 我在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试图去找一些所谓的“宇宙平衡学” 的著作,可是这方面的研究材料非常稀少,所以我到截稿也没有搞清楚,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

不过诸如此类的玛雅主义研究者其实也不是很奇怪,在人类进入21世纪之后,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文化也相继产生,其实这些古怪的文化不外乎是对“主流文化”的一种怀疑精神罢了,不管是鼓吹阴谋论也好,还是鼓吹神秘主义,这些行为其实通通都是对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所产生的怀疑,因为科学、技术以及各种基础学科的大发展,让原本困扰人类多年的很多问题都变得简单而且有了答案, 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答案太过直接而且太过于简单了,和他们的信仰和心里所想的东西并不相符,这样就会产生这种质疑主流文化的声音。

当然,所谓玛雅预言了世界末日这个说法,也是玛雅主义的一个核心部分。

世界末日这个说法是从哪来的呢?

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了26280这个数字,这就是玛雅人日历的终结点,而在这个点之后,一切将重新开始。

这个说法其实没有什么毛病,因为玛雅文明在那个时候也不过只有几千年的历史,他们不知道2万年前发生过什么,自然也不知道2万年后会发生什么,那么他们如何预测?靠猜呗,反正他们也看不见。

不过有人看得见。

这就是堪称传奇的玛雅历史研究者迈克尔·科尔(Michael D. Coe) 。

科尔是一位在文化领域非常有天赋的好学生,1959年,他拿到了哈佛大学的艺术和科学的博士学位,在他整个学术生涯中,最令他痴迷的,就是玛雅的象形文字,因为玛雅的研究文献实在是太少了,所留下的四本刻本也都残缺不全,所以研究玛雅象形文字就成了当时玛雅研究者一个最头疼的问题,这个道理非常的简单,攻克了一个文明的文字,自然就攻克了这个文明的历史。

在当时玛雅文明的研究领域中,最权威的研究者就是托马森(J. E. S. Thompson),当时这个哥们几乎垄断了所有玛雅的研究资源,把大量的文献材料攥在自己的手里,不许别人碰,要碰也可以,碰之前你得先同意托马森对于玛雅研究的一切观点,不能唱反调,否则你就休想拿到这些材料。

既然拿不到这些材料,那就研究别的呗。

于是科尔就研究起了墨西哥一个玛雅遗址中出土的文学作品。通过研究玛雅文学,他在玛雅象形文字的研究领域取得了巨大的突破,在攻读博士期间,他的学术成就就已经登峰造极,因为它写出了人类第一份关于美洲玛雅文明的历史年鉴表。

到了60年代末期,科尔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玛雅象形文字的权威研究者了。

值得一说的是,科尔除了研究中南美洲的玛雅文明之外,还有另一个研究项目,那就是研究远东和亚洲的政治历史,在朝鲜战争期间,他曾经为CIA工作 ,并作为CIA的代表派驻台湾,研究中国和朝鲜问题。

至于他研究了什么问题,我可不知道。

1966年, 已经成为了玛雅文化研究领域专家的科尔出了第一本学术著作《玛雅》(The Maya) 。在这本书里,他非常详细地介绍了玛雅文明的文化、历法 、数学和文字等内容, 当然这本书是一本非常严谨的学术著作,里面列举了大量的考古文献和考古证据,其中自然也提到了玛雅历结束的问题,“26280”这个数字最早就出现在科尔的这本著作中。不过这本书可不是什么畅销读物,虽然玛雅文明非常的神秘,可是在那个时代没有那么多人对玛雅文明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在普通人眼里《玛雅》不过是一本非常枯燥的学术读物罢了。

其实你想一想也能想明白这个问题,二战之后的美国多热闹啊!满天都是外星人,普通人动不动就被地外文明绑架,坐个飞机还要担心大海里的百慕大三角洲,还有纳粹的飞碟、费城试验、登月阴谋等等等等,美国人哪顾得过来看什么劳什子玛雅文明的秘密。

到了1975年,科尔写的这本《玛雅》 几乎已经快被世人忘掉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有另一个作家出现了——弗兰克·沃特斯(Frank Waters)。

要说这个沃特斯也是一位命运多舛的人物,虽然他并没有受过特别高等的教育,但是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位作家, 虽然他十几岁的时候考入了科罗拉多大学学习工程学,但是因为缺乏兴趣和理工科的天赋,于是中间就退学了,不过他还是找到了一份修理交通信号灯的工作,而且他干得还不错,虽然他没有毕业,但修理信号灯对于一个工程专业的学生来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从1925年开始,他就尝试写小说,而且乐此不疲,写出来的小说也没有什么人看,但他还是坚持写了下去。五年之后,他自费出版了第1本小说,不过根本就没有人买,但是他仍然不气馁,5年后又出了第2本小说,不过还是根本没人买,于是在1936年,他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回了老家。

回到了新墨西哥州的老家之后,他又断断续续地写了几本言情小说,当然结果也都是卖不出去的货。过了没多长时间,就赶上了二战爆发,他不想上战场, 可是在当时不入伍参军会被别人笑话,于是他凭借工程学的功底和写小说锻炼出来的文字技能跑到了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洲事务协调办公室(Office of the Coordinator of Inter-American Affairs)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顺利混到了部队的编制,一直干到1943年,不过后来因为他的表现非常好,他被美洲事务协调办公室留下了,给了他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最关键的是,这份工作非常轻松,有大量的私人时间,所以他就有了时间继续写他的小说。

他原来写的小说是言情小说,而这个时候他开始去尝试写一些悬疑小说。1942年,他出版了他的第6本小说《杀鹿人》(The Man Who Killed the Deer) 。 岁数也大了,写作风格也换了,所以这第六本书……还是卖不动。

邪性了。

而且这一次为了出版这本小说,他用光了自己的积蓄,最后连老婆都跟人跑了,因为他老婆当时嫁给他就是因为它有一份稳定的政府工作,不作妖,结果为了出版一本书搞得倾家荡产。最关键的是,他的工作单位知道了他出版书的事情,也开始找他谈话,就说这份工作很轻松,你也不能用单位的打字机写小说啊。

于是1944年,他再一次回到了老家,不过他还是很幸运,因为他马上就找到了一个新媳妇, 可是这个媳妇在两年后也跟别人跑了,因为他一直找不到工作,虽然在家里的帮助下,靠着一些积蓄在新墨西哥州买了一栋房子,但是他那个新媳妇仍然不太满意。

1949年,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像样的工作,那就是在当地的一家小报纸做责任编辑,虽然他写了几本书都卖不动,但却练出了一手好文笔,毕竟那是几本小说啊! 所以他很快就有了自己的专栏,做一些政治娱乐话题的评论,而且一写就写到了1956年。

在这期间,他开始不停地写一些悬疑故事,不过这些故事都不怎么畅销,但因为他已经是一个非常老道的作家了,咱们中国的老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时候他写的小说,加上他在本地报纸的一些小小名气,做不到靠写书养活自己,但是已经可以给自己添一点零花钱了。

1953年,他在给专栏作策划的时候,无意间认识了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觉得他有些大材小用了,文笔这么好,为什么不写一点大的文章呢?于是就用关系把他介绍给了几家制片公司去写剧本,也就是在这个时间, 他接触到了玛雅文明。

要说接触的契机也非常的简单,就是有一家公司想要拍摄一个关于玛雅文明的电影,让他写一本剧本,但是当时的他对玛雅文明是一头雾水,所以他就找来了一些专业著作阅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对这种上古的高等文明深深痴迷。虽然那个剧本最后没有被拍出来,不过这激发了他对玛雅文明的兴趣,后面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得到,在1966年的时候,作为玛雅文明的狂热者,他带着朝圣一般的心情阅读了科尔的《玛雅》。

《玛雅》这本书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因为在这本书里他第一次读到了玛雅历的终结,这让本来就写过悬疑小说的他对此浮想联翩,于是在后面的很多年中,他一直在勾画着一个新的故事,这个故事自然是关于玛雅文明的。

9年之后,也就是1975年, 已经多年不写小说的他发表了最终改变他命运的一本幻想型社科读物:《神秘墨西哥:即将到来的第6意识世界》。

在这本书里,他根据科尔的研究结果推测出了一个日期,那就是2011年的12月24日,不过科尔在他的书里并没有说玛雅历到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事情不赖科尔,因为玛雅人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而且按照玛雅人自己的说法来看,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日历到头了,那就买本新日历呗。

不过沃特斯觉得这样太无聊了, 在这本书里他对这个日期做了大胆的猜测,他认为在这个日期之后,我们所有的人类都会改变,人类会迎来一个新时期,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会被启发第6种意识,而被启发了第6种意识的人,也就是新人类,新人类将最终灭绝旧人类,就像西方文明当年灭绝了玛雅人是一样的,也和玛雅神话中所记载的前四个被灭绝的世界是一样的,之前的每一个被灭绝的世界,就是一次日历到头的结果。

沃特斯这本书很快就成为了畅销书,因为大众的口味就是喜欢听这些危言耸听的东西,你说的越吓人,销量就越好,大众不需要脑子,大众只需要刺激。

沃达斯自己可能都不知道,靠着这本书,他不光发明了一个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说法,最重要的是,他还开创了所谓“玛雅主义”,紧随他身后的,是一大票 “古代宇宙研究专家”、“古代高等智慧研究专家”、“玛雅通灵专家”、“母文明研究专家”等等千奇百怪的研究者。

不过你肯定会觉得很奇怪, 这个日期说的也不对呀,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不是2012年的12月21日吗?沃特斯的这个时间还差人一年多呢?

当然了,因为玛雅主义作家要跟着真正的玛雅文明研究与时俱进才行,毕竟这是唯一的证据来源。科尔在1966年得出的玛雅历研究结果就是这个日期,所以沃特斯也就写了这个日期。玛雅的研究材料一直处于缺失的状态,在科尔研究的早期,误差是不可避免的,或者我们不能管这个叫做误差,只能说在当时的文献材料下,玛雅历的结束日期就是2011年的12月24日。

这个日期一直要等到1983年,另一位正经的玛雅研究学者罗伯特·沙尔(Robert J. Sharer)在重新考证了墨西哥地区玛雅相关的文献材料后才得以改正,沙尔在他的书《古玛雅》(The Ancient Maya)中指出,大家所一直认为的玛雅历的终结的准确日期,应该是2012年的12月21日。

看到没有,这个日期就这样出现了。

既然当年科尔提出了一个说法,被沃特斯给加工成了危言耸听的“第6意识即将降临”,而且趁着这股热潮还兴起了民间的玛雅研究,那么自然也就会有人去加工沙尔的研究成果了。

1987年,有一位叫做阿奎利斯(Arguelles)的玛雅民间研究者声称,根据沙尔的研究结果,他认为在2012年的12月21日,因为我们的身体和其他的一些星座会在银河系中排成一条直线,这种排列会导致银河系的中间放射出一种叫做“银河同步光线”的有害光谱,这种有害光谱会直接改变整个银河系的生态,我们的地球也会受到这个光线的影响, 有些类似太阳风暴爆发,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会受到电力影响,包括我们生物所释放出来的生物电,说得明白点,所有的生物都会死。他还打了一个比方,这就好比把地球的电池抠了出来,然后再换上了两节新的电池,重启。

这个说法写在了他的一本畅销书中,书的名字叫做《玛雅元素:通往遥远科技的路径》。

这本书写的时候就是奔着畅销书去写的,里面出现的所有元素都非常的引人注目,你看看这个观点里包含了多少至今还在流行的说法,宇宙、古文明、世界末日等等,而他也承认,所谓的第6意识,指的就是从银河系中心射出来的这种神秘的光线,第6意识的到来指的就是整个世界的重启。

这个说法,又激发了很多有想象力的民间玛雅研究者对即将到来的“重启”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猜测,无论是阿奎利斯还是沃特斯,他们给出的结论都非常的模糊,根本没有详细地说明到了这一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只是不停地在装神弄鬼地渲染“肯定会发生什么哟”!

所以在1987年之后,很多的人开始猜测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甚至连一些正经的科学家也开始研究这些可能性,当然科学家的工作就是这个,不过科学家的研究还比较靠谱, 早在1859年,人类曾经目睹过一次和所谓“银河系同步光线”非常相似的现象,那就是太阳风暴。

1859年,英国天文学家里查·卡灵顿观测到了一次巨大的太阳风暴,9月1日太阳表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闪电,在18个小时后,她抛出的大量日冕物质抛射到达了地球,当时全球都看见了极光,甚至在加勒比地区都非常的明亮,严重到在洛杉矶开金矿的矿工们,睡到半夜被明亮的极光惊醒,大家以为天亮了。除此之外,太阳风暴还对当时还很脆弱的电力系统造成了巨大的损坏,越洋电报直接中断,电报塔发出火花,电报纸自发性着火,虽然当时的电源都是关闭的,但仍然有些电报系统自己启动开始接收邮件。1859年,人类还没有大规模的电力和通讯设备应用,所以没有造成太大的事故,不过这个记录还是让很多人记忆犹新。

基于这些曾经在我们地球上发生过的太阳风暴爆发,很多科学家猜测,2012年的12月21日,会不会是一次巨大的太阳风暴爆发呢?太阳黑子的活动每11年为一个周期,在2012年前后,刚好进入到一个活跃期。不过让很多科学家非常懵逼的是,就算是太阳风暴暴发,也不至于影响生物电啊,更谈不上毁灭地球了,所以这种说法从一开始就没有引人关注,普通大众需要的是那种“能把人类碾压成渣的”超级力量,这种太阳风暴太常见,没意思。

因为太阳风暴的说法不够流行,所以在美国还有另一位民间研究者叫做泰瑞斯·麦肯南(Terence McKenna)就提出了另一种说法。这位麦肯南是研究什么的呢,是研究《易经》的。对的,你没看错,就是咱们中国的那本《易经》。

通过研究《易经》他发现,2012年12月21日我们将迎来的叫做“时间波归零”现象,也就是说到了那一天,我们宇宙的时间会结束,从头再来。他竟然还认认真真地写了一篇论文,可是这篇论文发表出来之后,让整个科学界都笑翻了天, 因为他的这个所谓计算中,竟然没有任何参数和公式,完全靠着《易经》的六十四卦卦象完成了推测,这有点类似你跟我说你按照“九九乘法表”完成了哥德巴赫猜想一样不可思议。如果你打开维基百科麦肯南这个词条,你会发现下面被标注了一个“伪科学家”的标签,所以你应该知道科学界究竟怎么看他了吧?

虽然他的理论沦为笑柄,不过他的书 《看不见的地貌》(The Invisible Landscape: Mind, Hallucinogens, and the I Ching)可成为了一本真真正正的畅销书,而且就像他的前辈一样,继续影响着所谓玛雅主义研究者们对世界末日这个话题进行的进一步研究。

到了2006年,世界末日的传说终于成为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个样子,有一位畅销书作者叫做丹尼尔·皮切贝克(Daniel Pinchbeck),将前面所有流行的因素都整理在了一起,出版了一本叫做《2012:羽蛇神回归》(2012: The Return of Quetzalcoatl)的书,这本书太热闹了,里面有外星人入侵、太阳风暴爆发、时间归零、银河同步光线、通灵、大洪水等等几乎你今天听到过的所有因素,这本书非常非常的重要,不是说它里面提出的理论有多重要,而是他出现的时间——因为这个时候距离所谓的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只有六年的时间了,每个人心里都在犯嘀咕:到时候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这本书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引发了巨大的关注,2012世界末日的说法也就此成型了。

这个故事看到这里,我觉得最懵逼的应该是玛雅人。

本来也没有任何玛雅文献证明玛雅人对这个日期有什么一致的看法,更没有任何文献能够证明玛雅人对这个日子非常的重视,在2012年5月危地马拉的玛雅遗址上出土了一个玛雅天文现象表,在这个玛雅天文现象表上,很明确的显示,在2012年之后还有9000多年的日期,而且这些日期和所有的玛雅历法文献一样,非常的精确。

本来玛雅的这个历法我们应该把它理解为汽车的里程表一样的循环计数器,在到达了999999这个数字之后,将迎来的是0,也就是重新开始计数而已,却活活被一帮民间玛雅主义研究学者给渲染成了世界末日。

如何戳破这些装神弄鬼的言论呢?很简单,2012年早就过去了,我们仍然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和2012年世界末日这个大预言非常相似的另一个故事也有相同的脉络——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畅销书作家不断加工,最后成为一个神奇的都市怪谈。

接下来我们来聊一聊在1999年之前非常火爆的米歇尔·诺查丹玛斯(Michel de Nostredame) 这位所谓的“传奇预言家”和他1999年世界末日的大预言吧。

米歇尔·诺查丹玛斯出生于1503年的法国,他的家族是一个犹太家族,所以据说他自小就继承了古代以色列某些部落的先知能力,加上他的祖父本来就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普罗旺斯御医,精通医学和占星术,属于有家学渊源和继承了某些神秘力量的天才少年。

1521年,米歇尔去了蒙彼利埃学习医学,而且非常成功,毕业后就做了一名老师,不过很快蒙彼利埃地区爆发了瘟疫,他的老婆和两个孩子都死于这场瘟疫,于是他开始专心研究传染病,并成为了这方面的专家,他率先在该地区使用防腐剂、建议大家多吃低脂肪的食物、多运动来预防这些疾病,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

与此同时,他在天文学上也有着极深的造诣,在哥白尼发表日心说之前,他就已经断定所有的行星都是围绕着太阳转的。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他的预言。

传说他有着非常强的预言能力,据说他预言的方法非常的简单,就是摆一碗水在自己的面前,然后盯着水看,就能从中看到清晰的未来,之后他再将他所看到的未来记录下来。不过,这种行为很快就遭到了梵蒂冈的警觉,一个普通人能够预知未来那还了得,所以当时他的著作都被梵蒂冈宣布为禁书,于是,他只好用一种非宗教的生活方式来保护自己,据说有一次他在意大利碰到了一位年轻人,这位年轻人当时非常的普通,但是诺查丹玛斯认为这个年轻人将来会有光明的前途,于是给了他一些钱资助他,结果这位年轻人后来竟然成为了罗马教皇。

诺查丹玛斯一生中预言了非常多的事情,甚至包括希特勒发动二战、法国国王之死、法国大革命等等,当然也包括他自己的死亡日期——1567年,据说他死之前给自己买好了一块墓地,这块墓地的位置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他在哪,一直到法国大革命时期,革命群众不小心挖出了他的尸体,结果发现他的尸体上放着一个写有被挖出来这一天的纪念章。

神奇不神奇?

对不起,以上都是扯淡的,因为诺查丹玛斯的生平其实是有非常详细的记载的。

接下来咱们聊一聊真正的诺查丹玛斯。

诺查丹玛斯家族确确实实是犹太人的后裔,不过在中世纪的欧洲,已经形成了非常严重的歧视犹太人思想,犹太人的地位非常低下,所以诺查丹玛斯的爷爷皮耶尔(Pierre)就把家族的姓氏改为了诺查丹玛斯,全家也抛弃了犹太教,改信了天主教,再加上高超的医术,这样才能成为普罗旺斯王国2代国王的御医。

诺查丹玛斯家庭属于知识分子家庭,所以米歇尔从小就开始学习希腊语、拉丁语、希伯来语、数学和占星术,占星术在当时的时代属于科学范畴,所以这么看来,他们这个家庭其实是科学世家。

1522年,米歇尔远赴蒙彼利埃大学学习医学,但是他的学习并不顺利,因为他学跑偏了,他在校的过程中开始研究长生不老药,还到处兜售这个药方,卖给了不少当地的传教士,然后就被开除了。

于是他不敢回家,怕家里人打折他的腿,就留在蒙彼利埃当地做了一名光荣的江湖郎中,走街串巷给人看点头疼感冒什么的小病。

就这样一直晃荡到了1529年,因为在当地的口碑非常的好,而且长期在基层工作,积累出了大量的临床经验,所以蒙彼利埃医学院又破格将他录取,这回他可不敢再像上次一样胡闹了,认真学习,天天向上,终于拿到了博士学位。1534年,他和当地一个非常显赫人家的女儿结了婚, 从此就不差钱了, 突然就宣称自己有了预知能力,到处给人算命,准不准不知道,无法求证,不过在1538年,他因为诈骗遭到了当地政府的通缉,所以他只好逃亡。

在逃亡过程中,他赶上了一件大事——黑死病。

据他自己的自传里所说,他是为了悬壶济世,果断投身到了抗击黑死病的第一线,不怕死,不怕累,就为了救死扶伤,不过这个说法遭到了后世很多历史学家的质疑:你倒是不想在第1线,问题是你敢从第一线下来,直接就被抓进监狱了,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是个通缉犯。

不过他毕竟是做了很多的好事,所以在当地确实积累了很高的声望,最重要的是,他的老婆和孩子也死于了这场黑死病,不过在他老婆死后的第2年,他又在当地找到了一个特别有钱的寡妇结婚,这个寡妇的老公死于黑死病,所以他还是不差钱,而且生活非常惬意。

1555年,他又操起了老本行,开始给人做预言,不过这次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而是使用了一种非常非常隐晦的方式——写诗,然后出版诗集,当畅销书作家,这样的话,你很难从这些隐晦的语言里头找到他的把柄。这一年他出版了那本著名的《诸世纪》,不过很有意思的是,这本《诸世纪》其实并不存在,他写的这本书的真正名字叫做《百诗集》(Les Propheties),后来传到中国的时候,因为是从日本的畅销书中翻译过来的,所以搞错了名字,于是,这么多年来就将错就错的将这本书称为了《诸世纪》。

你可能像我一样觉得非常奇怪,就是这个诺查丹玛斯为什么如此的执着非要给别人算命,答案非常简单,因为算命在任何时代都是挣钱的事情,你现在找一位大师给你算算命,动不动就是几万块人民币,当时诺查丹玛斯处于逃亡的状态,而且当时的医生和算命师傅也差不了太多,反正也没有什么医学技术,虽然从文艺复兴开始,解剖学已经推广,不过对于多数地方的医生来说,学那玩意儿不如学占星术有用。

这类语焉不详的预言诗其实就是我国的“谶语”,他们的特点非常的简单,就是用语义模糊的巴纳姆语句来做出一些似是而非的预言,而这些预言也基本都靠后人猜想和杜撰。真正的预言应该是:2017年9月29日晚上8点01分,德国北威州多特蒙德市将迎来一场降雨,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预言。

是的你不要笑,天气预报才是真真正正依据现有表象来推测未来走向的科学预报机制, 而类似《推背图》、《诸世纪》这类“你如何理解都有可能是正确的”谶语来说,根本就是毫无价值。这点我在拙作《推背图密码》里面已经详细解释过,在此不再赘述。

从技术层面上来说,编造玛雅人2012年世界末日这个预言的技术含量要比编造诺查丹玛斯预测1999年世界末日高多了。

不过这本书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呢?当然和我们的《推背图》一样,是被当做政治宣传工具利用的,所有的谶书都是这样,一个新政权需要推翻一个旧政权的时候,在过去没有自然科学的年代中,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天降祥瑞”,也就是使用这种预言的方式来预测“革新的时候到了”。在这一点上,欧洲和中国没有任何的区别。

比如说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民间就流传着大量手抄版本的《诸世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诸世纪》已经几乎变成了残本,谁也说不清楚那些流传在民间的版本中,有多少诗出自诺查丹玛斯的手,有多少是当时的革命者杜撰的。

最讽刺的是,在民间流传的都市怪谈中,不是说诺查丹玛斯预言了二战的爆发和纳粹德国的倒台吗?可事实恰恰相反,在二战的时候,纳粹德国印制了大量的《诸世纪》中关于希特勒崛起的诗,然后用飞机空投在欧洲的各个地区,作为宣传材料使用,宣传希特勒必胜,英国和法国也用了同样的方法,在诺查丹玛斯的这首诗下做了完全相反的注解,反向宣传。

你说这种诗能靠谱吗?两个敌对阵营用同一首诗作宣传,只不过解释的方法不同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那你能够相信他所预言的其他事情吗?

当然,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最著名的就是1999年“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这首看起来是预言世界末日的诗了。除此之外,他还提示预言了滑铁卢战役、希特勒灭亡、印度独立、水门事件等等,更有人宣称他的预言准确性高达99%,我们不妨来看一下那首最著名的世界末日的预言吧,要我说这个准确率被低估了,应该是100%。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莫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为了验证这首诗的准确性,我们来回顾一下1999年7月左右发生的大事吧:

5月8日,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轰炸,三名中国记者死亡;6月1日,美国航空120号班机空难;6月30日韩国夏令营火灾酿成23人死亡,五人烧伤;7月9日,李登辉开始宣扬台独;7月22日, 我国剿灭法轮功邪教组织;7月29日,台湾嘉义市电塔倒塌导致地区性大停电;8月17日,土耳其发生7.4级强地震,造成17000人死亡,44000人受伤;8月22日,中华航空642号班机在香港国际机场空难,造成3死210人伤;9月16日,香港澳门被台风约克席卷,全港拉响警报11小时;9月21日,台湾中部921大地震,造成2400人死亡,8500人受伤。

我们再来想一想,这些事件有几件能和这首预言诗匹配在一起呢?

要是按照我的标准,所有的事情都符合这首预言诗的描述,不知道你怎么认为。不管怎么说,这本书确确实实是流行过一段时间,但随着二战结束,在西方社会里,这本书的内容鲜有人提及。

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再次流行起来,要拜一位日本人所赐。

这个人就是五岛勉。

五岛勉是何许人也?1929年他出生在日本的一个信仰正教会的家庭,从小学习成绩就特别的好,后来考入了东北大学学习法律,可是毕业之后却找不到工作,不过他的志向也不是成为一名律师,而是想成为一名作家。于是自从毕业之后,他开始大量在一些女性周刊中担任撰稿人和兼职记者,可是后来因为出差实在太多,而且薪水太少,所以他放弃了这个职业,专心在家写小说。

1963年到1964年,他连续发表了两部悬疑小说,可是就和沃特斯一样,根本就没有人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当时的日本,神秘学是一个非常火的话题,于是他立刻转行开始去写这种神秘学为主题的人文社科图书。

他的最有名的著作,就是那本《大预言》。

提到这本书,我相信有很多和我同龄的八零后出生的朋友小时候都看过这本书,而且这本书曾经是我儿童时期的一个阴影,因为这本书的封面上就写着“1999年7月,人类将遭受灭顶之灾”,在这本书里,他一首一首地解读了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诗,列出了无数的证据来证明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是非常准确的。在那个年代,别说我当时是个小孩,就算是普通的成年人也未必能够核实这本书里的内容,我还记得当我把这本书的内容转述给我的父母的时候,他们也觉得这些预言非常的可怕,而且主动读起了我从图书馆借来的这本书。

这本书是1988年引进到中国的,日本的出版时间是1973年。当时的中国盗版横行,根本就统计不出来到底在中国卖了多少本,不过有一个出版社的官方统计,自1988年2月发行以来,这本书再版了425次,发行量突破了500万次,考虑到当时盗版的猖狂,可以说这本书是所有的卖书的摊位一定会摆上的畅销读物。

这本书的文字非常有蛊惑性,在那个全民还都在练气功的年代,很多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五岛勉对世界末日的解释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这个理论是它经过长时间对《诸世纪》的研究得出的原创结果,那就是所谓的“大十字”。

五岛勉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据说是看了一个电视节目)了解到,在1999年8月,太阳系内的行星将会各自运行到自己轨道的某一个特定位置,然后排列成一个所谓的“大十字”,这个“大十字”在占星学和神秘主义学里,都是厄运的象征,而他发现,这个现象发生的时间正好就和诺查丹玛斯所预言的1999年7月相差一个月,那么他自然而然地就联想到,这是不是就是导致世界毁灭的罪魁祸首呢?最有意思的是,他还发现法语的“大十字”的发音,和日语的大王非常的相似,这使他“不寒而栗”。 另外,结合《圣经·启示录》的第4章内容来看,上帝将会派出狮子、蛮牛、飞鹰和一种长着人脸的怪物来毁灭世界,而在占星学上看,这正好对应了几个星座:狮子座、金牛座、水瓶座和天蝎座,而这四个星座,又恰好位于“大十字”的四个顶点,你说巧合不巧合?

五岛勉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很有迷惑性,因为对于多数普通人来说,看到了他对所谓的大预言诸多的举证之后,哪里还有分辨核实的能力呢?

不过,稍微具有科学思维的人也能够看出这里面的硬伤,我们用著名天文科普作家卞德培先生于1990年3月发表在《光明日报》的一篇题为《评所谓“1999年人类大劫难”——兼谈几本有关诺查丹玛斯的译作》文章节选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五岛勉“对科学一窍不通,却妄想以假充真,以假替真,披着科学的外衣贩卖伪科学货色”。1999年8月,日月行星“大体是在四个不同方向,说是成十字形只是一种粗略和近似的说法,似是而非”;“天球只是为了研究天体的位置和运动而引进的一个假想的球体,它并非实体;星座同样并非实体,是为了认识星体的方便而设置的。五岛勉先生不仅把它们看作实体,居然还要让‘上帝’从星座派出相应的猛狮、毒蝎来到地球‘惩罚’人类。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联系和“预言”,岂不要把别人的牙都笑掉了!”这不过是“从早已破产的伪科学——占星术中借来的‘法宝’”。“考虑了行星的方向、距离以及轨道交角之后再来画图,那该是个既七弯八扭、又参差不齐、七高八低什么都不像的图像了”。1999年8月18日,在地球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大十字”,“大十字”绝对不是天文现象。

虽然1999年已经过去了将近20年了,世界没有毁灭,不过仍然有一些人坚信:世界的毁灭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它是从1999年开始的。也有一些人相信,世界其实已经毁灭了,只不过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过去的世界已经没有了,而在那片废墟上,建立起了一个全球一体化的世界。

无论你怎么说,诺查丹玛斯的这种预言诗永远都是准确的,因为你连他的实际意思都搞不清楚,或者说他自己也没有想让你搞清楚,搞清楚了他怎么挣钱?

到了今天,如果你身边还有人在向你宣扬那些曾经预言过但没有发生过的“大预言”,无论他说的是诺查丹玛斯还是玛雅人亦或是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的哪个神棍,我认为首先你应该让他明白,这些预言的起因和本质到底都是什么,实际上他们只是畅销书作家挣钱的工具罢了,和所谓的百慕大三角洲、费城实验通通都是一个路数,忽悠的你无比坚信,可你不知道的是,这些作家心里一边骂人你傻,一边在他的花园洋房豪宅中数着大把的钞票,当然这种事情并不只发生在“大预言”中。

 

参考资料:

Dunning B,《The Greatest Secret of Nostradamus》,Skeptoid Media, 2007年9月18日,<http://skeptoid.com/episodes/4066>

Wilson Ian,《Nostradamus: The Evidence》,Orion Books Limited,2003,ISBN 978-0-7528-4279-0

Carlson, John B,《Lord of the Maya Creations on His Jaguar Throne: The Eternal Return of Elder Brother God L to Preside Over the 21 December 2012 Transformation》,剑桥大学出版社,2011年,doi:10.1017/S1743921311012634

Coe, Michael D,《The Maya. Ancient peoples and places series》,London: Thames and Hudson,1966年. ISBN 978-0-500-05061-3. OCLC 318157568

 

其他: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chael_D._Co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k_Wate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bert_Shar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rence_McKenn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stradamu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niel_Pinchbeck

 

校对:毛猪,伊丽莎白

 

版权所有,转载请与我联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