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通灵的秘密

2017-10-13 都市怪谈,通灵的秘密1

2017-10-14 都市怪谈 通灵的秘密2

最近国内有个节目特别火,叫做《俄罗斯通灵大战》,是俄罗斯著名的娱乐电视台TNT的一档王牌节目。很多人在看完了这个节目之后懵逼了,因为这个节目的效果做的实在是太逼真,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基本的逻辑,没有人质疑“通灵”的真假,而全都开始讨论起了“为何通灵如此神奇”。

这其实又陷入了那个著名的逻辑错误——不问有没有,就问为什么。

我能够理解大家在看到这个节目时候的惊讶,因为我本人看了一集之后也有同感。这个节目为了验证“灵媒”们的技能,特别设计了诸多的“检验方式”,通过这些为节目量身订做的“检验方式”,让观众们直接忽略掉了“灵媒”的真实性,而是开始在其“检验方式”下所产生的标准比较“灵媒”们的技战术水平了。

这些所谓的”检验方式“基本上都是不走寻常路的那类,什么“猜姑娘背后的水蛭”、“说出陌生人过去的故事”、“找到藏人的汽车”之流。

如果你觉得这些东西就是“灵媒”的检验标准,那就太有意思了,因为所有的魔术师在日常的表演中就经常表演这些玩意,更别说这是一个收视率达到了34%的热播节目了。

这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节目的套路其实很简单,因为多数的“通灵”手段其实都是在历史上被人玩剩下的老套路了,这些灵媒的先辈从19世纪早期就开始使用这些手段谋生,而且100%的著名灵媒都是无法提供有效的所谓“通灵”证据的,不过这个我们等会儿再继续说,还是先回到这档节目。

这个节目为了让人相信“灵媒”们没有在表演魔术,所以请了“魔术师”作为裁判嘉宾,通过“魔术师”们表演出来的惊讶、震惊等效果,来让大家相信“魔术师”的背书,这样就否定了嘉宾在表演魔术的可能。

但嘉宾真的没有表演魔术吗?

当然不是了,他们正在表演货真价实的魔术,而且是大型真人秀魔术。

实际上这个节目并不是俄罗斯原创的节目,它的原版授权来自英国,这个节目的英国版叫做《大英超自然挑战》(Britain’s Psychic Challenge),是一个有一点影响力但基本上不温不火的电视真人秀。而且这个节目输出到了很多国家,比英国表现好一些的就是同名的美国版本——《美国超自然挑战》(America’s Psychic Challenge),另外还有很多国家引进了这款节目,以色列、保加利亚、乌克兰等等等等。

不过因为收视率的关系,除了英国本土以外,只有俄罗斯的节目长时间做了下来,自从2007年到今天,这个节目已经到了第18季,而中国朋友们看到的是这个节目最火的第14季,也就是收视率在俄罗斯高达34%的那一季。

为什么这个节目在俄罗斯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呢?

这当然和俄罗斯的整体风气有关系。

在俄罗斯有一个特别有名的民调机构叫做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对,就是那个老给俄罗斯政府上眼药的民调组织列瓦达,他们曾经对俄罗斯人的迷信程度做过一个调查,结果发现有20%的俄罗斯人曾经至少有一次拜访过“灵媒”,也就是说俄罗斯人是吃这一套的,他们相信算命更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鉴于列瓦达没事就和政府唱反调,已经被俄罗斯当局列为“外国代理人”组织了,我们还需要找另外一些数据来佐证一下“俄罗斯人很迷信”这个观点。

成立于1899年的斯列达(Sreda)也做过一次民调,结果比列瓦达还夸张——63%的俄罗斯人相信相信占星、算命。

可见俄罗斯这个地方因为一些特殊的历史、宗教和政治原因,《通灵大战》这类节目想不火都难。实际上,俄罗斯有另外一家电视台也在播这类节目,而且这家电视台就是一家“通灵”电视台,那就是目前俄罗斯天然气集团旗下的频道TV3。

这个频道号称是“科学电视台”,可是天天都在演各种各样的灵异纪录片,所以2015年被俄罗斯教育科学部(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评价为“彻头彻尾的伪科学电视台”,而俄罗斯教育科学部也给了《通灵大战》几乎一模一样的评价,可见俄罗斯官方对这类节目——或者说俄罗斯目前的“电视节目审美”也颇为头疼。

这个节目多次被眼尖的观众发现里面的“亲历者”是各种各样的群众演员,而且很多群众演员已经活跃在各类俄罗斯真人秀节目中多年,早都是熟面孔了。

节目的制作方也表示:他们其实是有剧本的。

说了这么多,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的表演到底是如何进行的,别着急,要想知道这些,我们就要看看他们的前辈是如何做的。

说起通灵,那首先还是要说灵魂。关于对灵魂信仰的起源可以看看拙作《灵魂的“濒死体验”》,在这篇文章里,我们论述了各种信仰对于灵魂的理解。

灵魂毫无疑问是一个我们人类自古就相信的东西,古人因为不能接受亲人的离世,对于生命结束后的事情做了无尽的遐想,所以,“通灵”这个行业自古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各个文化中。

人类的最早关于灵媒的文字记述,要追述到希伯来圣经中。

犹太教里有一个先知叫做塞缪尔(Samel),根据现在的文献记录,他生前曾经是是一名大法官,为人特别慷慨和善,又有文化,在当地特别受人欢迎,于是很多犹太人认为这位塞缪尔简直就是个上帝派下来的大先知。

塞缪尔死了以后,就被埋在了希伯来圣经里记载的一个传说中的城市拉玛(Ramah),看生平经历,其实就是个受人尊敬的大长老罢了,老百姓喜欢神话这种有极高声望的名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还这样呢。不过塞缪尔最令人称奇的经历就是——他在死后竟然通过灵媒杀了以色列国王扫罗(Saul)。

当时扫罗正在和集中精力和境内的非力士人(Philistines)作战,不过多说一句,关于非力士人在现在的研究中有多种说法,有学者认为非利士人指的是“西南黎凡特五邦联盟”(five city-states of the southwestern Levant):加沙、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和迦特(Gaza , Ashkelon , Ashdod , Ekron , and Gath),不过也有学者说这个说的太具体了,因为到了《旧约》里面,非力士指代的是所有的外国国家。

不管扫罗和谁干仗,反正干的很焦灼,出现了打也打不过,撤也撤不走这种尴尬的情形。

于是扫罗开始整歪门邪道了,他开始向上帝祈祷,要求上帝给他力量让他干这帮外国人,不过上帝没理他。想想也合理,那边的人也信上帝,帮了扫罗上帝以后还怎么混啊。

可是扫罗不这么想,他觉得他是整错了方法,上帝老人家肯定很忙,一天到晚那么多人祈祷他帮忙,不找个身边的人带个话可能听不见。

所以他就下令在以色列全境内找和上帝关系好的巫师。你别说,还真找到了一个,她就是女巫恩多尔(Endor)。恩多尔是当地一个特别牛的“灵媒”,据说分分钟就能各路神仙上身,在当地乃至整个以色列都很有名气。

扫罗特别高兴,就把恩多尔给招过来让她赶紧和上帝通一下,看看上帝他老人家有什么要求,不管要啥他都答应,只要能和上帝说上话就行了。

这个恩多尔真的很牛,听完了扫罗的要求之后,立刻就开始整。具体是怎么上身的没有记载,不过咱们大概猜一下吧,估计就和农村跳大神的差不太多——沐浴、焚香、更衣,然后冥想,突然睁开眼后开始说话。

这一说话可把扫罗吓坏了,因为上身的不是上帝,上帝老人家确实忙,派了刚刚病故不久的塞缪尔回来了。

扫罗挺高兴,就和塞缪尔聊起来了,不过一聊就郁闷了,因为塞缪尔说这场仗你干不赢,肯定被人干死,还不如自己你自己了断呢。

扫罗刚开始不信,还挺生气,可是他有特别坚定的信仰,又不敢违抗上帝,于是在塞缪尔走了以后,恩多耳将扫罗王抱在怀里,用温暖的胸怀安慰了他一下。

第二天,扫罗军果然大败,扫罗一看这个情势,感概了一声:“既生瑜”……不对,串了,“真是上帝让我灭亡啊”,然后拔剑自刎了。

就是这样,塞缪尔通过“灵媒”恩多耳杀掉了大名鼎鼎的扫罗王。

不过事实上真是这样么?

当然不是。

当时的“灵媒”有一个必备技能,叫做“腹语术”,这个技能今天你学不会也没法给人跳大神。而且恩多尔很有可能是受了“非力士人”的收买或者指使才这么做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虽然没有详细资料证明恩多尔是哪里的人,不过她经常在加利利地区活动,也就是耶稣发迹的那个省,后来在这个地区的南部有一个以恩多尔明明小镇,所以可以说她基本上就是这个地方的人,而这个地方正好是扫罗王和非力士人的争议地区。

所以说塞缪尔杀了扫罗,不如说是恩多尔忽悠死了他。

不过这个故事还没完,因为它继续影响了后面的基督教对于“通灵”的认识。

当然即便是到了后来基督教的年代,以信仰为主导的认知水平下,也不会有人去质疑恩多尔“通灵”的真实性,但他们确实开始质疑这个故事所描述的情况。

不过他们全都质疑跑偏了。教会人员和基督徒作家开始在神学层面进行讨论。他们认为扫罗和恩多尔的故事首先是真的,因为人有可能通过魔法召唤死者的灵魂。

公元前二世纪的希伯来圣经希腊语译本,也就是所谓的“七十士译本”(The Septuagint)里,在提到这段故事的时候,直接就用了我上面结所说的结论:恩多耳是个“腹语术”表演者,不过是个江湖术士罢了,希腊人所承袭下来的理性思维能力使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通灵”,可是希腊学派也算是早期的科学历史研究学派了。

可是到了公元一世纪,同样是承袭希腊文明的古罗马著名犹太历史学家佛拉维奥·约瑟夫斯(Titus Flavius Josephus)又改口了,他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恩多耳就是能“通灵”,而且他在自己出版于公元94年的著作《犹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中第十六章第四节里,将这个故事当成历史写了出来。

到了天主教时代,他们相信这个故事吗?

裂教人士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说他不相信,他认为死者无意识,所以这个故事有问题。

你肯定说,他都裂教了,怎么能代表天主教的看法呢?

裂教不假,可你别忘了,他是天主教教育系统下出来的新思想人士,裂教前他可是天主教中的精英,而且当时社会上的理性思维还就靠着天主教教育发展呢,甭管是文艺复兴还是大航海,哪个也少不了天主教力量的支持。

你想想,支持理性思维的天主教会认为恩多尔能“通灵”么?

不过你也别高看马丁·路德对这件事的看法,他提出了另一个说法:既然死者无灵魂,那么恩多尔请来的肯定不是塞缪尔,而是魔鬼!

所以马丁·路德认为扫罗王确实是被忽悠死的,不过不是被恩多尔,而是被魔鬼。

 

作为裂教先锋,他提出的假设肯定有非常大的影响,而受到他影响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就是英王詹姆斯一世和六世(James I and James VI)。

你先别哭,这不是两个人,是一个人,为啥一个人有俩辈份?因为他是英国贵族嘛!他同时是两个国家的国王: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

为啥一人能当俩国王?这是当然就是欧洲王室传统了。

詹姆斯在位时间不长,就22年,他妈是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Mary Stuart),这个玛丽一世不是那个“血腥玛丽”,但也差不多,因为“血腥玛丽”英格兰女王玛丽一世(Mary I)是她的表姑,她表姑当年在英格兰恢复了天主教,弄死300多个新教徒,所以被人说成是刽子手,还编了个“她喜欢用人血泡澡,而且爱喝人血”的故事来恶心她。不过她刚一死,就被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伊丽莎白一世给反了水,在英格兰恢复了新教。

这姐俩挺有意思,一个信天主教,一个信新教,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故事其实是他们背后分别有两个不同的政治力量在支撑他们,他们只是两方代表罢了。

玛丽一世在位的时候迫害过她妹妹,关了一年禁闭,不过你也别觉得伊丽莎白一世可怜,关禁闭的原因是因为她发动了一次叛乱,差点没把玛丽一世给弄死。

伊丽莎白是玛丽一世的妹妹,所以I他也是苏格兰玛丽一世的表姑,因为伊丽莎白一世没有孩子,所以苏格兰玛丽是她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不过后来她因为搞政变,在44岁的时候被伊丽莎白一世下令给处决了。

为啥政变?因为她是天主教徒,反对新教。

据说砍她头的时候特别费劲,刽子手第一斧头砍下去没砍断,但是刽子手以为她死了,结果苏格兰玛丽突然就和刽子手聊上天了:“你倒是把活儿干完啊!”,差点没把刽子手吓死,又砍了一斧子才把她砍死。

幸好她生前和英格兰的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Henry Stuart, Lord Darnley)生了个儿子,所以他的孩子仍然有王位继承权。这可能就是英国和其他国家不同的地方吧,祸不及子嗣,哪怕老妈犯了那么大事。

但是这个苏格兰玛丽命运多舛,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强行嫁给亨利六世了,所以他一生中结了三次婚,詹姆斯到底是谁的孩子历史学上还有争议。

詹姆斯继承了妈妈的苏格兰王位,伊丽莎白一世死了以后也继承了英格兰王位,这就是为什么他一个人有两个辈份的原因了。

詹姆斯之所以能继伊丽莎白一世的位,肯定是因为他信新教而不信天主教。而且他不光信新教,还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新教研究者。

1597年,他写了一篇论文《 魔鬼学》( Daemonologie),直接就把马丁·路德的魔鬼观点给延展了一遍,事实上现在很多“驱魔人”还在研究16世纪的这篇论文。

这篇论文里,他明确反对恩多尔是个腹语术神棍的说法,他支持马丁·路德的看法,这是和魔鬼建立了联系,魔鬼理由她杀掉了扫罗,最为论据,他列举了圣经中的一些注释,还说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也和马丁·路德是同样的观点。

不过他列举的圣经是德文圣经,也就是马丁·路德译本的,那不能证明他的看法才怪呢。

对于圣经的翻译本来就是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一个本质分歧点。

天主教认为圣经必须是拉丁语的,这是上帝的语言,普通老百姓认字的都少,再整出个拉丁语来,那肯定没人看得懂,所以圣经内容的解释权必须在天主教廷,这样就为收税和绑架信徒无条件忠诚提供了法律依据。

可是新教认为上帝是听得懂其他语言的,所以圣经可以让老百姓阅读,既然老百姓能聆听上帝的教诲了,那自然也可以自己和上帝聊天,没必要通过教会,家里摆个十字架就能和上帝聊了,就跟打电话一样方便。

所以那个时候新教诸派中对于《圣经》的译本,与其说是翻译,不如说是根据自己的观点重新创作一遍,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看见基督教内不同宗派聊起《圣经》来,还恨不得掐死对方的原因。

詹姆斯既然对魔鬼理论有自己的理解,那么自然他也会想办法把自己的研究结果写到《圣经》里去。

1603年他一上台,立刻就下令开始翻译一个权威版本的《圣经》,这就是目前英语世界中最权威的《圣经》版本——《钦定版圣经》(Authorised Version),它的别名就是《詹姆士王圣经》(King James Bible),而我国新教《圣经》的翻译也是源自这个版本。

这个《圣经》和其他圣经不同的地方,自然就包括了所谓“魔鬼学”的研究,也是在这个版本中,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魔鬼文化。

因为这个版本的影响力巨大,所以魔鬼成为了新教的一个普遍说法,后来的美国也是新教国家,英国和美国巨大的文化传播力让这个说法成为了全世界都公认的说法。

不过你可以发现,真正的“通灵”,也就是说和死者建立联系,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都是不承认的。

甚至无论是哪个教派,他们对“通灵”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而且“通灵”者从理论上来说根本就无法“通灵”,而是和魔鬼进行联系,他们要么被魔鬼蛊惑,要么就是魔鬼在世间的代言人,这就是为什么在后面的几百年内,在基督教统治的欧洲,无论是天主教国家还是新教国家,“通灵”都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属于违法活动,中世纪的欧洲甚至开始了大肆剿灭巫师和巫女的群众运动,数十万人被当成巫师给烧死了,自那之后,“通灵”这个职业在欧洲彻底成了黑户,等到他们再次能够自由活动,已经到了18世纪。

但是经过将近300年的迫害,这时候的“通灵”者已经没有信仰了——就算你有信仰,宗教也不接纳你啊,你都和魔鬼是一路的了,怎么能融入宗教呢?

可是“通灵”者也得生活啊,于是这个时候,“通灵”者们自己干脆自己发明理论依据了,这个理论就是唯灵论。

这个时候,自然科学也经历了巨大大发展,普通人对“灵魂”的认识已经开始受到诸多科学概念的影响,受过一些教育的人已经不再相信宗教里“魔鬼”的那一套理论了,所以对于唯灵论的研究者来说,他们也需要改变策略,着手于使用科学的方法——那个年代最时髦的玩意,来验证“通灵”过程。

唯灵论其实并不是一个超自然概念,相反,它是近现代早期的一个科学概念。

想要了解啥是唯灵论,就要先认识一下佛兰茨`梅默(Franz Mesmer)。

梅默出生在德国施瓦本(Schwabenland,今天巴登符腾堡州)博登湖(Bodensee)畔的以兹涳(Iznang,今天的莫Moos市)村庄里。在迪林根大学(Jesuit universities of Dillingen)大学学习后,于1759年他开始在维也纳大学(University of Vienna)开始进修医药学。1766年他用拉丁语写标题发表了一篇博士论文《地球对身体的影响》( De planetarum influxu in corpus humanum)。

要说这论文听着挺唬人的,感觉是研究了什么的了不得的东西。要说研究内容也确实挺了不得的,他研究的是月球对人体的影响,刚开始还挺靠谱,根据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可是后面话锋一转,开始论证星座和月相了。

不过就算是研究这玩意,他都没好好整,因为这个论文很快就被人指出论文中关于万有引力那个部分是抄袭的,抄袭的是一位英国医生里查德·米德(Richard Mead)的,里查德是是牛顿的好朋友。

抄袭论文你说还怎么在学术圈里里混啊,所以很快他就销声匿迹了,不过就在两年之后,他传出和一位特别有钱的奥地利寡妇安娜·冯·珀什(Anna Maria von Posch)结了婚,然后两人从此之后就定居维也纳了。在维也纳,安娜给拿了点钱,梅默开了一家诊所,自称医生,不过他当时并没有考取行医执照。

从此,梅默就进入了德意志的上流社会,住庄园、看歌剧,据说他还和莫扎特交情特别好,甚至邀请过莫扎特到他们家花园里去表演,不过据后来莫扎特的传记作家回忆——根本没这事,扯淡。

想想也正常,谁不想和名人攀上点关系啊,尤其是梅默这种医生。

说了半天,梅默是哪种医生?

你说研究星相看病的,能是那种医生?放现在就是那种满屋子贴满了和领导人、政要、明星合影的那种能给人发功治病的医生呗。

只不过在那个时代,梅默这种医生还披着一层科学的马甲。

你看看他怎么发功的就知道这是一码事了。

1774年,他给一个患了精神病的女病人喝了一种自己调制的药剂,里面含有大量的铁,然后让病人躺下,在她身上各个部位都绑上磁铁,打算用磁力把身体里面的毒素都给吸出来。这女病人因为有精神病,所以特别配合,在治疗之后还说她当时感觉到了一种神秘的能量流过身体,无比的舒服受用,感觉自己的精神病一下子就好了。

真的好了吗?大姐!我怎么感觉更严重了。

就连梅默自己都觉得这个大姐的描述太过了,自己都不信了,所以后来他就停止了这种治疗,不过他坚持认为自己对“动物磁场”的研究有极大的贡献。

1775年,他开始到处做演讲,不过他参加不了正经的学术研讨会,只能参加驱魔会,所以他在这些巨魔会里推销自己的“动物磁场”理论,别说,还真有不少人相信。你想想谁会去参加驱魔会,你就知道相信他的都是什么人了。

后来每过几个月,他给一个18岁的盲人女音乐家治病,非说能让她重见光明,这个女音乐家特别有名,梅默也属于有名的那种医生,所以治疗之前他可劲在媒体上吹了一顿牛欢喜,结果在万众期待中,他治失败了。

要说这牛欢喜你真敢吹啊,天生盲眼你也敢随便治?

没办法,他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维也纳,去了巴黎。

到了把你,他洗心革面,重新行医,开始练气功了。当然他练得不是咱们那个气功,而是另外一种说法:他认为人之所会生病,就是因为我们体内血管里流动着生命的能量,这就是我们的灵魂,使得,我们的灵魂是一种能量,而且是随着血液流向身体各处的一种能量,当某个地方出现了堵塞的时候,就是我们的灵魂卡住了,所以我们就会生病。

于是,他通过“生物磁场”这种方法来疏导血管内的生命能量,不过在他给女艺术家治病失败之后,他开始寻求另外的方法,比如用体外能量疏导的方式。说白了,他在体外用他的灵魂发功,引导病人的灵魂,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会儿你要是能看到梅默治病估计得笑出声来。

他会坐在患者的对面,用膝盖顶住患者的膝盖,然后分别用两只手攥着病人的两个大拇指,就这么盯着病人的眼睛使劲看,不眨眼,这个诡异的画面要持续好多个小时,因为据他所说他在用他的灵魂帮助病人疏导,而灵魂是通过掌心和目光传导到病人的身体里去的。

据说他这个治病的方法特别有效,那些什么关节炎啦、慢性胃炎啦、咽炎啦之类的患者都没被治死,而且感觉非常不错,因为在治病的同时,他还会用上香薰,还请演奏家到诊所来现场演奏,这种欢喜格特别高的治疗方法当时成了巴黎市内的一种时髦活动。病人中不乏有些社会名流什么的。

后来病人口耳相传,都说梅神医特别神,虽然什么都治不好,但是他们感觉越来越棒棒了,于是很多人涌到他的诊所要求看病,他一个人哪看得过来这么多,于是就发明了一个大桶,20个人围一圈正好能围过来,然后每个人面前有个管子,管子通向桶内,就这么坐成一圈,互相传导灵魂,一传就传好几个小时。

当时梅默把这个当成了他们诊所的一个招牌,还找了好多媒体来报道,据当时的目击者描述,这些人传着传着就开始抽搐,然后叫喊,表情特别的舒坦,然后很多人的病就号称“好了”,这个情景有点像“大师”发功治病,也很类似某些太极拳宗师练拳的场景——一掌干倒一串人那种。

都神到这个地步了,梅默俨然就是国宝啊!因为坊间传闻没他治不了的病。

这么牛!那得给国家做点贡献吧?

于是当时的法皇路易十六就开始派人向他问询,梅默就把自己写的“论文”、“著作”都一股脑的交给了路易十六,还说要给国王治治病,路易十六说我没病,梅默说没病正好啊,养生。

不过路易十六可不是傻子,虽然最后他和老婆在大革命里被革命群众切了脑袋,可他绝不像是我们课本里所描绘的“昏庸无能”的昏君。

路易十六最有名的轶事就是他喜欢锁。

家里到处都是锁,各种款式,各种设计,他没事就在那琢磨开这些锁,所以练出了一身精巧的手工艺水平。还有个传说就是他看到断头台这个东西砍几个头刀刃就卷了,必须要停下来换刀刃,所以他就帮忙设计改进了刀刃,把原来的直刀改成了斜口刀,而他自己就成了斜口刀的牺牲品。

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我们不追究,反正你要知道他是个很喜欢琢磨这些东西的人。

而且他的细致不仅在这上面,在支持美国大革命上也是考虑的非常细致,虽然最后导致了法国债务崩溃,但支持美国独立也好、召开三级会议也好,这都说明这个人是个好心肠,很希望和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把国外国内的矛盾都解决解决,不过他最倒霉的就是生错了时间,赶上了法国大革命这个民粹的浪尖,虽然不能说有多可惜,但切了他脑袋之后,大家也确实发现切皇帝脑袋解决不了啥问题,折腾了几年之后又折腾除了一个亲爱的拿破仑皇帝来。

路易十六这么喜欢琢磨,对梅默似是而非的“科学理论”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于是他就在1784年任命四名顶尖医生加上五名科学家一块去研究一下梅默的这个理论靠谱不靠谱,这些专家在当时都是大名鼎鼎的科学界人士,其中就有美国驻法大师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anklin)。这些人凑在一起,肯定不能研究梅默的治疗结果啊,于是他们直接就开始验证人的体内是否有一种所谓的生物磁场和生命能量。

这个研究持续了几个月,然后这些科学家发布了一个由法国皇家科学院署名的官方报告:纯粹扯淡,哪凉快哪呆着去。那些声称自己被治好的人,是靠着想象力被治好的。

于是,路易十六马上就让梅默这个巫医滚蛋了。1785年他离开了巴黎回到了维也纳,处理了一下老婆的遗产,然后变卖了家财又回到了巴黎,但他刚一回来就被宣布是非法入境,要抓他,他不得已,只好再次逃跑,后来在德国的梅尔斯堡趋势了。

后来他又以为学生,跟着他研究了几十年的“动物磁场”,最后在他死了之后这个学生下了一个结论:梅默这个研究确实是扯淡,一辈子也没证明“生物磁场”的存在,全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自己忽悠的自己都信了,也挺可怜的。

可怜么?可能他不知道在200多年后,在遥远的东方,中国这个古国里有一群人继承了他的“动物磁场”学说,搞出各种各样的“五行针”、“养生磁石”什么的,也算是给梅神医一卷胶带了吧。

梅默所研究的领域,就是典型的唯灵论——披着科学外衣的超自然学科。不过你不能说梅默这样的人是个超自然主义者,他甚至一生都把自己当成一个科学家,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这也是唯灵论研究者的典型特征,只不过一开始就跑偏了而已。不过也有人跑得没这么偏,我们再认识一下和他同时代的、大名鼎鼎的埃马纽埃尔·斯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他甚至都可以说是一名科学家了。

斯威登堡是瑞典人,家里挺有钱的,他爸爸是个开矿的矿主,不差钱,可劲儿造。

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很容易走上歪门邪道,不过斯威登堡特别争气,从小就在教会的学校里好好学习,成绩特别好,后来主修了神学,毕业之后突然觉得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得有诗和远方,于是管老爹要了一大笔钱,自己出门游学去了。

这一圈玩得有点大,他先后到了荷兰、法国、德国和英国,前后花了四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拜访了很多大学,开始研究物理学、哲学,没事还写写诗歌什么的,涨了很多见识,不过他研究这些的目的仍然是出于神学的目的——他要证明上帝的存在,就和牛顿一样。溜溜达达的到了1715年,他才回到瑞典。这趟旅程对他的人生影响太大了,也使得他的信仰更加坚定了,所以一回国之后就开始在斯德哥尔摩的街头对普通人布道。

很快瑞典国王查理十一世( Charles XI)就听说了这个年轻人,因为据说他的口才特别的好——他口才能不好么,这么多见识那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所以在大街上辩论也没人能说得过他,他们家本来也在瑞典挺有名气,这样的家庭里出来了一个这么有出息的年轻人,实在是有牌面,于是查理十一世亲自保举他进入了瑞典最棒的神学院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进行深造,毕业以后他就留在了大学里,担任主教和神学教授,不过有意思的,他虽然是神学系统的教授,可是却一直在领衔瑞典国家级的自然科学研究和工程项目,这一点也和牛顿非常相似。

后来他说服查理十二世(King Charles XII)在瑞典北部建一个天文台,不过国王当时要打仗,没什么兴趣,但因为斯威登堡当时德高望重,就这么打发了不太尊重,所以就给了他一个驻瑞典北部特派员的身份——虽然没天文台,不过你还是到那地方去看星星吧,我还发你工资。

虽然没遂他的愿,不过他还是在之后的两年真的研究出了点东西,他在一个科学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里面有一个设计图,那竟然是一架飞机的设计图纸,和现在的飞机非常接近,可见他在工程学上确实有一定的造诣。

1718年,他还发表了另外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有点类似梅默的理论,他认为空气中会时不时的产生一些微小的震动,而这些震动会在精神和心理上影响普通人,不过他没有沿着这个方向继续研究,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更加靠谱的学科上。但是到了晚年,他又把这个研究项目给捡起来了,所以本来他应该是个科学家,可最后就因为这个研究变成了一个唯灵论者。

从1724年到1743年这19年间,他的研究方向非常广泛,从几何学到冶金,从哲学到解剖学,从神经学到脑科学,简直是个科学小超人。在这个期间,他的研究成果非常丰硕:他发现了智力和额叶的关系,发现了脑垂体,发现了神经元结构,并在德国莱比锡出版了一篇冶金相关的论文,提出了新的冶金技术,并且还出了几本研究宇宙和人类关系的哲学书籍。

不过在最后几年,随着岁数越来越大,他最终还是回归了神学。

这可能就是那个时代科学家的必经之路吧——对世界认识的越多,越感觉上帝的伟大。

1743年发生了一件事,让他的研究又再度回到了年轻时候的课题——灵魂和肉体以及我们所处的宇宙之间的关系。

据说有一天他在一个酒馆里坐着发呆,结果突然就看到酒馆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脸他看不清楚,但这个人用非常响亮的声音和他说:“别吃太多东西!”,这一下把斯威登堡给吓到了,于是他匆匆回家,结果当天晚上,在梦里他又见到了那个男人,这回那个男人和他说:你年轻时候的研究方向是对的,要照着这个方向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于是,他就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了。

这明明是他被酒馆里的某个人给吓到了,日有所思也有所梦,结果这个人就在他梦里出现了,而他本来就一直都在琢磨这些事,于是托着这个人的嘴把他要研究的东西说了出来,这就成为了他跑偏的一个契机,可惜了。

从那之后,他没事就会梦到这个男人在梦里和他说话,而他也认为这个男人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在直接和他的灵魂对话,换句话说,他认为自己“通灵”了。

不过这个灵魂是谁,从哪来的,他没有在他的任何著作中提起过,只是说通过和这个灵魂的交谈,让他开始对宇宙万物开始有了不一样的了解。

这件事请让他沉思了14年的时间,在这14年中他没有出版什么宗教学的著作,也没再发表任何自然科学的学说,而是潜心开始研究希伯来语,并且着手完善他的灵魂学说,终于到了1757年,他出版了一本新书,这本书里提到了世界末日,他声称自己已经见过末日的景象了,也见过天堂和地狱,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而灵魂在我们死后将接受上帝的审判。

除此之外,他还研究了另外一些内容,这部分内容是关于宇宙的。他认为我们的太阳系中其他的行星上也有人类居住,天堂就在另外一个星球上,哪里住的就是我们称为“神”的种族,而神在太阳系外也广泛存在,我们人类永远也不知道宇宙中有多少神。而但是当我们死后,我们的灵魂将去往这些世界之一。

虽然他到了死也都在卖力的研究神学,可是对于这个人,当时的宗教界和学术界都是一分为二的看待他。

首先大家都承认他早期学术生涯对自然科学的贡献,但对于他晚年所研究的东西,瑞典皇家委员会在1771年的结论非常有代表性:斯威登堡的研究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呵呵。

呵呵两个字是我加上的,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呵呵的意思。

后来维克多·雨果在《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的第14章里也写到了斯威登堡,他认为这个人当时已经“陷入了疯狂”(lapsed into madness)。

唯灵论就是这么一种学说,虽然研究的是科学,但研究到最后其实都在研究灵魂,不管是梅默的和“通过灵魂治病”,还是斯威登堡的“通过灵魂搞科研”,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在那个时代,不管是有名的还是没名的,唯灵论的研究者在欧洲和美国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甚至任何一个科学家都有可能通过研究自然科学跑偏到研究”通灵“去。

这两个人是比较典型的唯灵论者,虽然他们都还能算得上是科学家,可是随着科学的进步,医学的发展,到了100年之后,人们对于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了解,对于“灵魂”的存在也越来越偏向于相信这是唯心的想法,当普罗大众都开始将”通灵“和科学区分开的时候,那么唯灵论者如果需要继续生存,就必须筛选掉那些有分辨能力的人,只留下相信自己的人,这样才能够继续挣钱。。

于是到了1848年,唯灵论信徒们发起了改革运动,也让迎来了一系列改革,正是这些改革,让“通灵”开始和科学背道而驰。

不过这个时候的唯灵论,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棍组织了,各种各样的“通灵师”、“幻术师”、“灵媒”都粉墨登场。

唯灵论者通常将1848年3月31日作为他们改革运动的开始。

在那一天,纽约的一对“灵媒”姐妹——凯特·福克斯和玛格丽特·福克斯(Kate and Margaret Fox)宣布他们曾经与一个魂灵取得了联系,并且邀请了大量的吃瓜群众到他们家租的场地上见证他们俩“通灵”。

而这对姐妹的“通灵”活动,彻底将唯灵论变成了一种“通灵”表演。

据说这个魂灵用人耳能听到的敲击声与旁观者们交流。感官的证据吸引了大量美国人,福克斯姐妹引起了轰动。

“通灵”成为了一种非常时髦的艺术表演形式,因为很多街头魔术师或者幻术师发现这个钱太好挣了,福克斯姐妹能靠着收取门票大方横财,那么自然就吸引了大量的表演艺术家们进入这个行业。

然而,在1888年,福克斯姐妹承认这所谓的与魂灵“联系”只是一个恶作剧,尽管她们在不久后收回了这份声明,毕竟你岁数大了,挣够了,其他人还得活呢是不是?既然都是行业里的人,就不要干这种过河拆桥的缺德事,大家沆瀣一气,其乐融融把钱挣多好。

不过相信这玩意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到了1848年,虽然科学技术比不了今天,但是当时有正常思维的人肯定是不信这些的,而唯灵论者也就此把不相信的人都过滤掉了,剩下的都是对宗教有偏执信仰的、比较激进、迷信的信徒。

比如一些新教教徒。

艾米和艾萨克·博斯特(Amy and Isaac Post)是纽约罗彻斯特的贵格会(Quaker)教徒,长期与福克斯家族保持着联系,并在1848年春末把姐妹两带回了他们家。

他们很快相信了姐妹与魂灵的交流,成为了早期的信众,并把这俩年轻的灵媒介绍进他们的激进派教友圈子。

这个贵格会要说还真比较适合接触唯灵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个很有意思的新教教派。他们早期的集会里面,经常在一起祷告的时候出现有些信徒突然感受到上帝的力量,导致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什么的,所以他们的教派名字叫Quaker,意思就是浑身抖的人。

其实他们的正确名字应该叫做教友派(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和共济会差不多,是个新教兄弟会。

这帮人进入了唯灵论的圈子之后,唯灵论还能不热闹?当时的唯灵论简直只能用狂热来形容。

这类表演之所以让人特别着迷的原因还有一点——美女。

美国内战前最受欢迎的催眠讲师克拉·斯科特(Cora L. V. Scott)就是一位表演通灵的年轻美女

舞台上的她年轻漂亮深深吸引着男性听众。因为这些男性观众都觉得,这么一个美妞应该是个啥都不懂的傻妞才对,俗话说胸大无脑啊!可是当她“通灵”了之后,附在她身上的灵魂会说出非常深刻的哲理,本来台下坐着的男青年都是精虫上脑的,文化水平也不高,这种童颜巨乳又口吐莲花的美女自然让他们感到非常惊讶,所以很多人就说“这绝对不是那个小妞能说出来的话”,然后对她是个“灵媒”深信不疑。

克拉挣了好多钱,结了三次婚,生活非常富足。

你看,因为观众的水平不高,所以“灵媒”这种表演就非常容易让人相信。当然也因为观众水平不高这个特点,“通灵”表演也经常会掺杂一些私货,表达“灵媒”的政治观点。

比如另一个著名的女通灵师阿萨·死普拉格(Achsa W. Sprague她号称自己20岁的时候,因为风湿热病倒了,然后她就“通灵”了,在她通的那个灵的帮助下才恢复了健康。由此,她作为一个著名的催眠讲师周游全国直到1861年去世,她当时是一名废奴主义者,同时还是女权主义者,在表演中,她就借着这个机会向台下的观众宣传她的政治观点。

在美国内战爆发前,还有一名杰出的唯灵论者“灵媒”出神灵媒帕莎尔·兰道夫(Paschal Beverly Randolph),本身是一名混血儿,可见当时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下,但自从她成为了知名的“灵媒”之后,社会声望与日俱增,她也运用了自己的影响力在废奴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当时不管是在欧洲还是美国,到处都有唯灵论者们建立的各种组织,而且唯灵论的范围也非常的广泛,能够通灵的“灵媒”就不说了,一些催眠师、药剂师也加入了这个群体中来。你肯定觉得奇怪,这里面有药剂师什么事啊?

当然有他们的事了,他们会调各种各样的迷幻药啊,喝了迷幻药,直接就“通灵”了,啥仪式也不用做,简单快速有效。

在1853年,英国开始流行“降灵会”了。就是你经常能在电影里看到的,几个人围着桌子,大家互相手拉手,中间点根蜡烛,然后又一位灵媒牵头,把死去的亲人的灵魂给召唤过来,附在灵媒的身上和其他人交谈。不过玩这个,你首先得有个桌子,还得有个地方,还得有钱请得起灵媒才行。

所以当时唯灵论的这些活动,不管是“灵媒”算命表演也好,还是“降灵会”也好,主要是中上层阶级的运动,当然最热衷于这些活动的,就是女性了,不信你现在看看你身边信星座血型的人里有多少是男的,多少是女的就能得出答案。

作为英语全文化的中心的英国上流社会都玩,那美国上流社会的怎么能落后呢?在美国的唯灵论者在私人住宅里玩,不过人太多了,“灵媒”就会租大礼堂,,最火爆的时候,甚至整个州联邦议会的官员和数千老百姓一起参加参加“降灵会”。

唯灵论还出现了很多社群,因为参加者很容易就组织成这会那会的,类似共济会之类的小型唯灵论组织数不胜数,这些组织和信徒大多在新英格兰地区、中西部和佛罗里达州,可见唯灵论的信徒是没什么穷富之分的。另外在这个时候还出现了大量的唯灵论刊物,这些刊物也对整个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到了1880年,全世界范围内有30多种唯灵论的固定刊物,不过因为唯灵论本身就是个很大的范围,所以这些刊物的立场也是五花八门,有依附于基督教的,有和任何宗教都划清界限的,最奇葩的是还有很多社会主义者创办了唯灵论。

社会主义者不应该是无神论吗?

本来应该是的,但是“通灵”是一个争取下层阶级的有力武器,所以借着“通灵”来吸纳支持者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政治手段,所以当时的一些社会主义组织也在出版唯灵论的刊物,他们主要是借着唯灵论来阐述他们的执政和改革措施。

当然这个时候仍然有很多的刊物是在以科学的方法看待唯灵论的,不过这种刊物到这个时候影响力已经非常的小了,毕竟大众的知识多了,口味变了。

爱八卦,不爱论文!鬼怪什么的最有趣了。

比如1891年,芝加哥每日论坛报上就有一个最符合大众口味的新闻,“足够血腥,足以满足最挑剔的口味”,讲述了三名谋杀受害者的鬼魂侵占了凶手房子,他们想要报复凶手的儿子,最终凶手儿子被逼疯了。在这之后,有许多家庭不相信鬼魂,毅然决然地搬进了那所房子,但经历了各种闹鬼事故,又很快地都搬了出去。

这个报道就是那个时候大众审美的一个缩影。

你说唯灵论能不火么?

虽然有如此众多的出版物和文化影响力,但是唯灵论再也没有回到过“科学”的正路上,但是它想回也回不去了。所以在浩淼如烟的文海里,再也没有过什么靠谱的研究出现过,甚至连向梅默、斯威登堡这样的有科学精神的研究者也不复存在了。

唯灵论变成了一个背离科学精神的、带有极度个人主义色彩的学科,在这个领域里,你只要会说话,会表演魔术,就可以随意解释那个灵魂的世界,反正也没人看见过,也没有一个法律规定死后的世界必须是什么样的,总之就是各种忽悠。

既然从业人员这么多,难道就没有工会吗?

当然有人尝试过组织“灵媒”工会了,不过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个靠表演和算命为生的“灵媒”,你希望和别人合作吗?万一你俩说的不一样怎么办?那是听他的还是听你的?降灵往你俩谁身上降?你俩降下来的同一个灵能保证说一样的话吗?

所以别想了,这个行当最适合的就是独狼。

现在你知道唯灵论是如何从讨论科学变成表演“通灵”的了吧?

所谓的“通灵”只不过是唯灵论跑偏的产物,而唯灵论则是科学跑偏的产物,不过那个时候研究科学跑偏的人多了,科学总是能够通过实证和实验的方式将自己修正回原位,不过顺着跑偏的方向去故意骗钱的神棍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了半天,咱们看看从唯灵论跑偏之后,直到今天,唯灵论这个行业内的众生相,也就是所谓的《通灵大战》里那些“灵媒”的老祖宗们的表演伎俩吧。

其实从19世纪中期开始,因为从业人员的增多,表演水平显著拉开,在当时就让眼见的人民群众们发现了很多表演者的欺诈行为。虽然每个“灵媒”都会首先声称自己是真实的,但是一部19世纪的美国百科全书中关于通灵术的文章在19世纪提到的一个案例中指出:“一个接一个地发现了灵媒使用欺诈手段,有时使用舞台魔术手段来企图说服人们的他们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文章还指出:“灵媒们的欺诈行为的广泛揭发严重摧毁了灵媒们的声誉,并把它推到了美国社会边缘。”

也有一些名人被忽悠,不过你要知道,人家之所以成为名人,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当时有一位叫做罗伯特·勃朗宁的诗人(Robert Browing)和他的妻子伊丽莎白(Elizabeth)在1855年7月23日参加了一个当地著名灵媒道格拉斯·候姆(Dunglas Home)举办的一场“通灵”会。这对诗人夫妇是怀疑论者,他们良心大大的坏,和候姆说他俩有个孩子夭折了,让候姆帮着给请出来,他们想和这个孩子聊聊天。候姆肯定乐意干这个事啊,和婴儿通灵最安全,因为谁也没和婴儿聊过天,谁也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所以随便编就能应付过去。他一开始整的神神秘秘,让大家在漆黑的屋子里围成一个圈,然后在中间点上一根蜡烛,随着摇曳的烛光,他开始念咒语什么的。之后,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先是桌子开始移动,然后他们看到了他们中间出现了一张白色的脸,半透明的,摇摇晃晃的。候姆让大家不要害怕,这就是勃朗宁夫妇的那个儿子,回来看他爹妈来了,有什么话就对他说吧。谁知道勃朗宁这个人坏透了,他啥也没说,直接站起来就去抓那张脸,结果发现那只是一个白纸,上面吊在屋顶上,下面拴在候姆的脚上,这样他的脚移动,那张脸就可以在屋子中间摇摇晃晃,配上昏暗的烛光,一般人也看不清楚。主要是一般人没那个胆量去抓“灵魂”。所谓会移动的桌子只是一个常见的魔术道具,桌子的桌面和桌腿是分离的,桌面是活动的,机关就在候姆的另一只脚下踩着。

1875年在英国有一个叫做弗兰克·赫纳(Frank Herne)的著名“灵媒”,他的降灵会规模特别大,能在舞台上出现非常清晰的灵魂,结果很多群众觉得这个灵魂太清晰了,有点假,于是大家就和某在当年的一场降灵会上,直接冲上舞台去帮他“检验”灵魂的真假,结果直接逮住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也是一个“通灵师”,名字叫查理·威廉姆斯(Charles Williams),他和赫纳合作,互相在对方的降灵会上穿白衣服装鬼,俩人已经合作很久了。

其实这些“通灵”者被逮住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你出来骗钱害怕挨打么?亨利斯莱德(Henry Slade)就在他的通灵生涯中被抓好多次,他的拿手好戏就是让鬼魂在一个空白的石板上写字,找台下的观众,写他的名字什么的。

在1876年伦敦的一个通灵会上,雷兰克斯特(Ray Lankester)和布莱恩 · 唐金(Bryan Donkin)抢走了他的石板,在鬼魂要写的消息本应写在上面之前,发现石板上早写好东西了,只是上面盖了一层涂层,到时候只要把这层涂层擦掉,写好的字就出来了。至于那些“随机”抽取的观众,全是托而已。最有意思是的是,他“将领”的时候还有音效,其实是他偷偷在桌子下面藏了一架小手风琴,因为“奖灵”的时候要关灯,光线变暗,他就偷偷的到桌子底下去拉那架手风琴,你别说,还挺忙的。

通灵师被抓因为太普遍,而且抓到就是一顿打,毕竟人家都是买了票的,所以他们对于被抓也有一套应急反应机制——跑。在1876年11月3日,在一个通灵会上一个围观群众要求检查“通灵师”蒙克(Monck)。蒙克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后台的一个屋子里,然后反锁屋门,从窗户里跳出去逃走了。愤怒的群众砸了门之后冲进了房间,在里面的行李中找到了一副填满了东西的手套,粗棉布,抓衣架的钩子(reaching rods),诈骗的电子设备(fraudulent devices)。

后来蒙克被抓获归案,最后以诈骗罪判刑三个月。

不过你也别觉得他们是因为表演手段拙劣才被拆穿的,毕竟那个时候是19世纪,没那么先进的表演工具,即便是有,也很容易被人给逮住。

在一个1891年就出现过这么一次,当时有20个人参与“通灵师”塞西尔·赫斯特(Cecil Husk)的“通灵会”,在赫斯特一顿准备之后,“通灵会”进入了高潮,他们发现从桌子角落里出来了一个透明的灵魂,飘飘悠悠地附到了赫斯特的身上,赫斯特的脸上随即发出了隐隐的绿光,非常诡异。不过参加的人里面有个坏蛋,他就是当时著名的魔术师威廉·郭思顿(Will Goldston),这点把戏自然瞒不过职业魔术师,所以他立刻站起来,走去摸了一把她的脸,结果赫斯特脸上的发绿光的面具直接就被摸下来了。当时很多人都惊了,怎么通着通着脸还掉下来了?随后大家就意识到这是个骗子,于是大家就点上了灯,发现桌子角出来的那个“灵魂”其实是个披着白床单的助手,据后来郭斯特回忆这段揭发骗子的过程,他说他也有那个面具的道具,只不过这个赫斯特手法太差,他脸下面少粘了一块,翘了起来,导致郭斯特作为一个职业魔术师实在忍不住了。

这些“通灵者”们的技术手段比起职业魔术师来说,自然是太拙劣了。

不过有些人的魔术技巧也是非常高的,不得不让魔术师同行也夸两句。

魔术师萨姆·鲍德温(Samri Baldwin)在他1895年的书《解释圣雄土地的秘密》(The Secrets of Mahatma Land Explained)爆料到达文波特兄弟(Davenport brothers)的骗人手段。通灵者塞瓦米·哈罗丝(Swami Laura Horos)多次被判欺诈罪,在1901年在伦敦被拆穿了骗局之后,还要诬告别人强奸她。她被魔术师哈利霍迪尼(Harry Houdini)描述成她是他知道的最超凡最神秘的通灵骗子。

在1920年11十一月8号到12十二月31号之间,国际心灵学学院(Institute Meatpsychique International)的古斯塔夫·格雷(Gustav Geley)在巴黎和灵媒弗拉涅克·克鲁斯基(Franek Kluski)举办了十四次降神会。

房间中放了一碗热石蜡,之后,可怕的一幕就发生了:这碗石蜡会升起一个人形来,据克鲁斯基解释,这是因为灵魂进入了这个碗里,灵魂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不过石蜡可以和他起反应,罩在他的外面。

当时这个“降灵会”可获了,因为有很多的魔术师都找不到马脚,普通人就更懵逼了,大家每天排队去给这两个“灵媒”送钱,一连火了三年。

后来这个把戏的破解是靠着传奇魔术师哈利·胡迪尼(Harry Houdini)才成功,虽然胡迪尼没有说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已经明确说了这是个魔术,并且在一次表演里,他完全复制了这个把戏。

虽然不知道胡迪尼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当时还有另外一个魔术师戳穿过一个非常类似的“通灵”,在1923年,魔术师卡洛斯·玛利亚·德·埃雷迪亚(Carlos Maria de Heredia)揭露了一个表演——灵魂手(spirit hands),也是和上面说到的表演一个性质的,灵魂会从石蜡的碗里伸出一只手来。他只用了一只橡胶手套,石蜡,还有一罐冷水就做到了,连其他专业的道具都没用。

所以说就算是变魔术,“灵媒”这个行当里也是有高手的。

在19世纪晚期,照相技术开始逐渐普及了,这时候就出现了很多“灵媒”的“通灵”照片。当时靠着照相机骗人的灵媒有两个特别有名的,一个是戴维·杜古德(David Duguid),另一个是爱德华·威利(Edward Wyllie)。他们两个人的职业是“通灵摄影师”,顾名思义,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灵能力来拍摄幽灵。不过这些照片自然也是假的。赫里沃德·卡林顿(Hereward Carrington)就揭秘了这两位摄影师是如何造假的,他们用局部曝光的方法来“拍摄”幽灵,也算是早期的PS大师了。这两人还算是有点技术含量的,毕竟他们俩是从专业摄影师转职的,其他的灵媒就没这么高明的手段了。法国灵媒爱娃·伽耶加(Eva Carrière)从报纸和杂志上的剪下来一些历史名人的画像或者照片,然后放到照片上翻拍,再冲洗出来,就成了一张“通灵”照片。

这些骗术除了在技术上会露出马脚之外,其实在拍摄者的心理行为上也会有诸多的疏漏。

在法国,有个“通灵师”史戴德(W.T.Stead),他号称和一个战死的士兵的灵魂建立的联系,并且拍摄了一张这名士兵灵魂的照片。当时这张照片蒙蔽了很多的人,因为他拒绝给出照片的原版,紧靠着模糊的图像很难分出真假。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艾佛·塔科特(Ivor Lloyd Tuckett)对他的照片产生了怀疑,理由很简单——心理学家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于是他开始对这位史戴德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他这张照片是委托一位摄影师拍摄的,这位摄影师发誓他肯定没有在照片上做过手脚,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士兵的故事,就是通过“通灵”的方式拍到的。

不过在塔科特对照片上士兵的图像做了调查之后,他发现在1899年有一本摄影杂志上刊登了这名士兵的故事,并且有一模一样的照片,而那位摄影师就是用了这张杂志上的照片为史戴德造假的,他以为那个杂志是摄影界的内刊,外人应该没有渠道阅览。

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

那个年代的照片清晰度有限,普通人看个大概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这些神棍就是靠着这个优势来蒙蔽大众的。至今不是也还有好多网友对今天的“通灵”照片深信不疑么?随便用PS弄两下,然后配上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照样让一帮人觉得“铁证如山”。

这类所谓的“通灵”照片其实直到今天也都非常的拙劣,不信你仔细看看你所笃信的那些照片,带着怀疑的眼光去看,看看能看出什么来?

到了20世纪,随着技术和设备的进步,这些人玩的更花了,而且这个时期,使用视觉效果来做表演已经不能满足越来越挑剔的观众了,很多的“灵媒”研究起了心理学,开始通过心理加技术的方式来进行“通灵”。

“通灵师”雷欧瑞纳·派普就是这么一位“灵媒”,他能够根据客人或者观众的一些信息来分析对方的心理状态,并且用非常模糊的“巴纳姆语句”进行“降灵”,让对方认为死去的亲人就在眼前,因为派普总是能准确的说出对方的一些隐私或者个人信息来。

不明真相的人自然会认为派普真的有“通灵”能力。

于是有一群比派普还坏的心理学家就开始琢磨着怎么戳穿这个人的骗术了。大坏蛋心理学家哈尔(G.Stanley Hall)想了一个好办法测试他的能力,他谎称自己有一个夭折的侄女叫贝西·贝尔斯(Bessie Beals),问派普能不能用他的能力跟它联系上。派普当然不知道这是个圈套,很高兴的就开始帮着哈尔进行“通灵”,果然,每过多一会儿,贝西就来了。哈尔装作很激动的样子开始和贝西攀谈起来,派普用非常模棱两可的语句和哈尔谈起过去的很多事情,当然她的借口是“贝西已经死了很久,而且死的时候年纪很小,所以很多事情根本不记得了”。

哈尔也将计就计的并没有现场戳破他,不过在此之后,他和另外一个心理学家约瑟夫·亚斯特洛(Joseph Jastrow)一起写了一个文章,公开了这个故事,让派普名誉扫地。

其实他们用的是一个非常常见的“逻辑陷阱”——既然你是根据我的信息在猜,然后用“巴纳姆语句”来忽悠我,那么我从一开始就给你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无论你怎么猜都是错的。

你别说,就这么个简单的方法,无数的灵媒都栽了跟头,因为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好办法。

有意思的是,塔科特也对这位派普做过研究,谁让当时派普的名气大呢。

塔科特去看了一次派普的现场“通灵”表演,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之所以能够说准别人信息的秘诀,毕竟“灵媒”只是粗通心理学,真碰到了心理学专家,那还能逃得过他们的法眼?就像魔术师看“灵媒”们表演是一个道理,那都是入门的魔术罢了。

原来派普是通过阅读对方的细微动作来解读信息的,他首先会给对方一些暗示,然后仔细观察对方的回答他问题时候的反应。这些暗示都是有套路的,举个例子,他可能会问对方一个很难为情问题,比如“你第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之类的,借此来观察对方在难堪的时候会有什么下意识的小动作。一套这种暗示性的问题问完了之后,就该进入正题了,这样在猜测对方的个人信息的时候,他就会着重根据对方的细微反应来调整自己的答案,甚至在问问题的过程中,他就能够看出你对这个问题的反应是什么。

要说也是个人才。

2005年,英国精神学会(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做了一组实验,这个实验揭示了这类灵媒的骗人技巧。

他们找来了一些社会口碑特别好的“灵媒”,让他们给随机选来的一些普通人“通灵”,和这些随机受试者的死去的亲属建立联系,然后再给据受试者的感受给“通灵者”的信息准确性打分。

结果很有意思。

受试者普遍对灵媒的打分都非常高,可是如果详细询问“为什么你会觉得他说的很准确”的问题,实验人员发现,这种“非常准确”的问题都是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换了一种说法而已,比如“你的叔叔是中等个头、有一双眼睛、一个嘴巴、两个鼻孔”之类的废话。

那能不准确么?

最后,英国精神学会的结论是: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表明这些“灵媒”真的“通灵”了。

怀疑论者詹姆斯·兰迪(James Randi)揭穿了许多超自然能力案例并揭露了许多欺诈的行为,他发现,在这类通灵术里是有两个固定套路的,那就是冷读术(cold reading)和热读术(hot reading)。

冷读术就是“灵媒”对他的观众“毫无所知,提出一些可能性的猜想,给出更进一步的猜测,随后给出意见”。

热读术就是在接触观众之前先收集一些他的相关信息,藉此来解读对方。

两种套路最后都是通过一些空泛的,适应性强的陈述来告诉观众,让他觉得“似乎好准”,这自然是使用巴纳姆语句的结果。关键是一场“降灵会”往往有很多观众,通过对大量的观众进行这两种方式的蒙骗,最起码也能够说中一个观众。这种表演在开始前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并且只展示那些说中了的案例,而那些对于“通灵”反应的不够好的片段则被统统的剪辑掉了。

兰迪后来设立了一项一百万美元的奖金以奖励那些在给定条件下能够展现出超自然能力的人。不过至今为止,著名的超能力者和灵媒都没有接受这项挑战。

还有一些唯灵论这会继续使用科学手段,不过他们不是为了研究唯灵论,而是为了骗人。

有一位叫做埃塔·瑞德(Etta Wriedt)的灵媒,她号称能让人听到灵魂的声音,而且她的“通灵”现场特别吓人,她要求 “降灵”的时候必须关上灯,也就是让大家只听声音。

所以她的“降灵会”效果爆炸,特别吓人。

这引起了一位物理学家的注意——克里斯蒂安·贝尔克兰德(Kristian Birkeland),因为他怎么听都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感觉像是实验室里的声音。

于是在一次表演的过程中,瑞德刚把“灵”给招来,这位贝尔克兰德二话不说,直接就开灯了,当时在场人全傻了,因为大家发现瑞德正在那“搞”声音呢,她利用钾和水反应引发爆炸,再通过扩音器播放出去。

随着科技的发展,“通灵”者的“降灵”技术也与时俱进,融合了越来越多的物理、化学甚至现代媒体手段。

比如在1992年就出现了一个著名的多媒体“灵媒”,这个人叫克林·弗莱(Colin Fry),他的表演现场会出现一个在空中漂浮的幽灵,而且还非常清晰,其实他是用了投影机吊在观众的头顶上,然后再使用一个锥形的遮光帘,这样投影机的光就不会被观众发现,还能完整的将图像投到舞台上。用投影机播放一段动画,你说能不清晰么?

时间进入到了上世纪90年代,和弗莱一样的灵媒也越来越多。

从1993年到1998年,这种结合高科技的“灵媒”里,在全世界各地进行了密集的表演。当时一种比较流行的方法就是利用灯光昏暗的房间,然后使用图像、音响等方法进行欺诈,对于笃信“通灵”的普通人来说,一进去就已经被震撼到了,不过他们就是不愿多想一点:为什么他们不开灯呢?是啊,开灯你该打他们了。

唯灵论这个市场在过去的200年就是这么的混乱,既然这里面充斥着各类骗子和神棍,自然也充斥着各类犯罪。

在2007年10月6日,在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杰拉尔多(Geraldo)超级秀(Large show)中,杰拉尔多·瑞弗拉(Geraldo Rivera)和其他调查者指责施瓦茨(Schwartz)是一个骗子,因为他向一名刚刚失去爱子的父亲索要三百多万美元,这样的所作所为超越了他作为一名大学研究者的身份。施瓦茨(Schwartz)声称他在死者父母家房子的浴室中接触到了这位二十五岁男子的灵魂。据声称施瓦茨想向这个家庭索要350万美金作为他此次灵媒服务的费用。施瓦茨回应称,该项指控是有人为了摧毁他的学术信誉所为。

在2013年,由于在20年中涉嫌两千万到四千五百万美元的犯罪,罗斯马克斯(Rose Marks)和她的家庭成员被为欺诈罪。他们告诉他们脆弱的客户,如果想要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必须支付所谓的灵媒费用和相应的贵重财物。马克斯(Marks)和她的家人承诺将在净化他们之后返还这些现金和财物。公诉人确认他们并没有意愿返还这些财物。

这类欺诈行为的曝光导致了灵外质和物化的降神会等现象的迅速减少。一位名为乔·尼克尔(Joe Nickell)的调查者写到,像约翰·爱德华(John Edward),西尔维亚·布朗(Sylvia Browne),罗斯玛丽·阿尔提亚(Rosemary Altea)和詹姆斯·范·普拉格(James Van Praagh)这样的现代自称为灵媒的人,正在避免维多利亚时期(Victorian)的一些传统手法,例如暗室,笔仙(spirit handwriting)和飞翔的铃鼓(flying tambourines)等,因为使用这些手法要冒着被曝光揭穿的风险。他们更加倾向于“精神力通灵”(mental mediumship)手段也就是冷读术和热读术,这样被现场抓包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了。

也就是说,唯灵论从科学研究变成了魔术表演,又从魔术表演变成了算命大会。

一旦变成了算命,那么就无法验证其正确性了,因为“灵媒”的借口太多了:什么你灵力不够强所以看不到、因为你心不诚所以看不到之类的借口都是很有迷惑性的理论,最直接的就是——他们过滤掉了怀疑的人,留下了忠心相信他们的笨蛋,毕竟谁都明白“笨蛋的钱最好挣”的道理。

除了这些在表演上的猫腻,“灵媒”们有的时候也会采取一些市场上的手段。

心理学家研究者埃里克·丁沃尔(Eric Dingwall)和哈里·普莱斯(Harry Price)在1922年出版了一本由一位匿名前灵媒所写的名为《灵媒的启示》(Revelations of a Spirit

Medium)的书,这本书是这两位收集整理后编纂的“灵媒骗人大全”,该书揭露了很多“灵媒”的表演技巧和欺诈方法。

结果这本书遭到了当时“灵媒”们的抵制——这不是砸我们的饭碗么!

“灵媒”们都不差钱,所以大家一合计,就分别去市场上购买这本书,结果活生生的把这本书给买光了。

这也就是这些“灵媒”脑子不太好的证据了。

你说你是买书快,还是印书快啊?

所以这本书很快就再版再版再再版,反而被炒作成了畅销书。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灵媒”都这么心安理得的骗下去,有一部分人也良心发现了。

20世纪30年代英国著名的灵媒查尔斯·阿尔伯特·贝尔(Charles Albert Beare)在骗了一辈子之后,终于良心发现,1931年他在每日快报(Daily Express)上刊登了忏悔书。在忏悔书中他陈述到:“我欺骗了数百人,我在一些降神术活动中假装我被灵魂驱使,欺骗他人,罪孽深重,我向大家坦白,全心全意的为我竟允许自己欺骗他人而深表歉意。”

不过像贝尔这样的人在唯灵论这个行业里简直是稀有动物,堪比大熊猫。

好了,说了这么多已经足够了。

关于这些“灵媒”“通灵”的把戏,这里只列举了一小部分,不过至今的这类“通灵”也逃不开这些套路,举一反三,你一定能搞清楚“通灵”的背后是什么。但是别忘了,单枪匹马一个人表演普通人都看不穿,更别说一个剧组上百人一块表演了。

时至今日,“通灵”就是一门生意。小“灵媒”通过“通灵”来挣小钱,大“灵媒”通过诸如《通灵大战》这种电视节目来挣大钱,最重要的是,它已经成为了大众娱乐的一部分。

“通灵”还会继续下去,只不过它将披上各种各样不同的外衣,但在这背后,是一群真正唯利是图的“神棍”。

 

撰稿人:肉饼、李记者、毛猪、北京雪、巴夏克、大队委、宇航、多特蒙德反过来

编辑:美仕唐恩

 

参考资料:

BALDWIN, SAMRI. SECRETS OF MAHATMA LAND EXPLAINED. HANSEBOOKS, 2016.

“Bitva Extrasensov.”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May 2017, en.wikipedia.org/wiki/Bitva_extrasensov.

Brown, William.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820.

“Elizabeth I of England.”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Aug. 2017, en.wikipedia.org/wiki/Elizabeth_I_of_England.

“Emanuel Swedenborg.”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Feb. 2017, en.wikipedia.org/wiki/Emanuel_Swedenborg.

“Emanuel Swedenborg.”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Sep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Emanuel_Swedenborg.

“Franz Mesmer.”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May 2017, en.wikipedia.org/wiki/Franz_Mesmer.

“Galile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Sep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Galilee.

Holy Bible: Authorised Version. British & Foreign Bible Society.

“James VI and I.”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July 2017, en.wikipedia.org/wiki/James_VI_and_I.

“Josephus.”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Apr. 2017, en.wikipedia.org/wiki/Josephus.

Josephus, Flavius, and William Whitson. The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IndyPublish.com, 2005.

“King James Version.”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Sep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King_James_Version.

“Mary I of England.”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Aug. 2017, en.wikipedia.org/wiki/Mary_I_of_England.

“Mary, Queen of Scots.”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July 2017, en.wikipedia.org/wiki/Mary,_Queen_of_Scots.

“Mediumship.”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2017, en.wikipedia.org/wiki/Mediumship.

Mesmer, Franz Anton, and Karl Maria Ehrenbert Moll. Fridericus Antonius Mesmer De Planetarum Influxu in Corpus Humanum: Dissertatio Physico-Medica. 1766.

“Philistines.”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Sep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Philistines.

Price, Harry. Revelations of a Spirit Medium: Facsimile Edition with Notes, Bibliography, Glossary and Index. Trubner, 1922.

“Ramah in Benjamin.”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2017, en.wikipedia.org/wiki/Ramah_in_Benjamin.

“Samuel.”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Aug. 2017, en.wikipedia.org/wiki/Samuel.

“Septuagint.”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Aug. 2017, en.wikipedia.org/wiki/Septuagint.

“Spiritism.”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Mar. 2017, en.wikipedia.org/wiki/Spiritism.

“Spiritualism.”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2017, en.wikipedia.org/wiki/Spiritualism.

“Witch of Endor.”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Mar. 2017, en.wikipedia.org/wiki/Witch_of_Endor.

“颠覆三观的俄罗斯灵异节目吓坏中国网友,但他们自己信吗?.” 导航, news.cri.cn/20170215/70beb5e4-59df-2659-1bd6-cc9d5e1660a5.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