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希望之钻的诅咒

2017-11-10 都市怪谈 希望之钻的诅咒

传说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某个时候,有一个叫西蒙·法兰科(Simon Frankel)的英国殖民者、探险家在印度探险的时候,看上了当地一个神庙里面的皇冠,不过他看上的并不是这个皇冠本身,因为它太简朴了。他的注意力落在了皇冠所镶嵌的一颗巨大宝石上,它隐隐的泛着蓝色的光芒,当时法兰克就被这颗宝石深深吸引了。

当时他就问当地的印度人这颗宝石的来历,可是包括这个神庙的僧侣也不清楚,只是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说这颗宝石其实是毗湿奴(Vishnu )的第七个化身、印度教传说中的英雄人物拉玛(Rama )的妻子西塔(Sita )的一颗眼珠,而西塔也被认为是印度教的女神之一,所以这颗钻石就是西塔的眼儿。同时,僧侣们也警告这些法国人不要打这个钻石的主意,因为西塔最出名的就是对别人下诅咒,她的眼儿肯定也会诅咒盗取者的。

这个没啥文化的法兰克听得云里雾里,但是面对这么大的一颗钻石,早就心神荡漾,似乎这颗钻石有着什么魔力,在不断的勾引着他,于是他就好像着了魔一样,哪管什么诅咒不诅咒的,于是开始琢磨着在夜里将它盗走。

当天夜里,这颗钻石就不翼而飞,于是,一段流传于近现代的都市怪谈就此诞生。

这颗钻石首先被卖给了另外一位英国人杰克斯·科莱(Jacques Colet),交易成功之后,法兰科就感染瘟疫死掉了。科莱带着这颗宝石满世界寻找买主,但价格一直都不让他满意,不过最后他还是找到了一位沙皇俄国的贵族伊凡·卡尼托夫斯基(Ivan Kanitovski),于是科莱带着这颗钻石远赴俄国,最终两人以高价成交,之后科莱坐火车返回英国的途中遭遇了抢劫,被抢匪枪杀在火车车厢内。

卡尼托夫斯基是个纨绔子弟,他在波兰度假的时候爱上了一位法国少女拉杜(Ladue),没啥好送的,就把这颗钻石借给了她,让她在二人结婚的时候佩戴者这个钻石到额过去,拉杜很感动,于是就答应了。之后卡尼托夫斯基就回国准备迎娶这个少女,但是谁知道刚一回国就赶上俄国革命了,你可千万别问我是哪场革命,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个卡尼托夫斯基根本就查无此人,从年代上看也肯定不是十月革命,不过卡尼托夫斯基被群众吊路灯了,那可钻石也就留在了拉杜手里。

不过拉杜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因为她爱上了另外一位法国男青年,但这位男青年特别的冲动,两人因为一次小口角就吵了起来,结果男青年可能是被骂了“你真短”之类非常有刺激性的语句,一气之下就把拉杜给掐死了,然后他带着这颗钻石逃亡到土耳其了。

拉杜到达土耳其之后,就将这颗钻石卖给了另外一位在土耳其做生意的法国人西蒙·曼查理德(Simon Mencharides),结果这个曼查理德是个奸商,他向法国军队举报了这个男青年,结果这个男青年直接被押回法国处死了,曼查理德就免费得到了这颗钻石。

他拿到了钻石之后,就把钻石卖给了土耳其苏丹,这个苏丹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原故事中也没有体积名字,反正这位苏丹后来发了疯,不知道因为什么把他的妻子和孩子一块儿从悬崖上推了下去,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下去自杀了,这颗钻石就传到了另一位苏丹哈米德(Hamid)手里,哈米德很喜欢这颗钻石,而这颗钻石到了这时候也已经辗转多年了,表面上有些脏了,于是他就命令一个钻石加工商阿卜·萨比尔(Abu Sabir)把这颗钻石磨亮一些,可是萨比尔因为这颗钻石太大,又因为哈米德苏丹太残暴,结果磨坏了一点,于是他被投入监狱遭受折磨致死。不过杀死他的哈米德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因为他被一次土耳其人民暴动给赶下了台,结果在公开场合被处以绞刑,尸体还公开展览了好几个月。

而那颗钻石也流落到了民间,被一位当时参加了革命的餐厅服务员所得,于是这个幸运儿以为这是老天给他推翻暴政的奖赏,就想拿着这个钻石找到革命组织换个一官半职,但是革命组织一向是革命的,这种买官卖官的事他们是不做的,不光没收了这颗钻石,还给这个服务员订了个“侵吞国有资产”的罪名,直接送上了绞刑架,陪着苏丹一块去死了。

但是这颗钻石还是让革命政府里面的某个人趁乱拿出来给卖了,卖给了一个来自法国的宝石商人让·巴蒂斯特·塔弗尼埃(Jean-Baptiste Tavernier ),于是他再次将这块宝石带回了法国,可是就在他准备启程出发的时候,在君士坦丁堡街头突然被不知道哪来的野狗给咬了,回到巴黎没多久,他就因为感染了狂犬病一命呜呼了。

在他死之前,还是挣扎着把这块石头卖给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路易十四非常重视这块蓝色的稀有钻石,于是让法国最好的钻石加工商将这块钻石重新打磨,并将它重新命名为“皇冠蓝钻”(The Blue Diamond of the Crown),于是这个钻石就成为了法国王室的传家宝之一。

路易十四这个时候有个他非常喜爱的情人叫孟德斯潘夫人(Madame de Montespan),据说俩人爱的如胶似漆,于是。路易十四就把这颗钻石送给了孟德斯潘夫人,可是美国多长时间,路易十四就有了新欢,孟德斯潘夫人被无情的抛弃了,这颗钻石也被他要了回来。

当时路易十四还有一位非常看重的官员,他是巴黎的一个区长,叫做尼古拉斯·福凯特(Nicholas Fouquet),属于路易十四的贴身秘书,和路易十四的关系非常密切,密切到什么地步呢?有一次福凯特代表路易十四去参加一个政治集会,因为缺点珠宝提振威望,所以路易十四就直接把这颗钻石借给他,让他带着去参加会议。按理说这么密切的关系,应该会一辈子当王的男人了吧,可是政治就是这样,他后来因为一个小小的政治错误被路易十四给放逐了,结果路易十四觉得还不过瘾,又把他给弄了回来,直接改判了一个终生监禁,最后他被安上了一个铁面具,在臭名昭著的皮内罗要塞中被关押了15年后才死去,这个人被认为是金庸笔下游坦之的……不对,大仲马的《布拉热洛纳子爵》和维泽特里《铁面人》的原型之一。

后来路易十六继承了这块钻石,并把它送给了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结果法国大革命爆发了,1793年10月16日,玛丽皇后和路易十六被双双押上断头台切了脑袋,在她临死前,她将钻石作为了遗物交给了她的闺蜜——德兰巴拉公主玛丽·路易莎(Marie-Louise, Princess de Lamballe),结果路易莎公主也没能逃出革命的漩涡,她被愤怒的革命群众用锤子打碎了头部,然后将头割了下来,剥掉了全身的皮,切开了肚子,扯出了里面所有的内脏,最后她的头被长矛穿刺后,插在了关押安托瓦内特往后的牢房前,安托瓦内特看到自己的闺蜜遭受如此凌虐,在死前也受了很大的刺激,让革命小将们大呼过瘾。

因为这颗钻石实在太邪性,得到了钻石的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决定将它切开,于是他们找来了荷兰的珠宝商威廉·福尔斯(Wilhelm Fals)做这份工作,结果他的儿子亨德里克(Hendrik)迷上了这块钻石,就在他爹地将这颗钻石切割成为两块之后,他突然从身后拿起另一把切割刀扎进了父亲的脖子中,可怜的福尔斯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钻石被切割后,被重新命名为“希望”(Hope),所以这块钻石的名字变成了“希望之钻”。

而得到了钻石的等德里克一直被杀父的阴影所笼罩,过了没几年,他将这块钻石低价出售给了希腊商人佛朗西斯·徳奥硫(Francis Deaulieu),随后就在自己的寓所内开枪自杀了。

徳奥硫已经听说了诸多关于这颗钻石的传闻,因此非常害怕招来厄运,于是他找到了另外一个不怕死的希腊珠宝商人西蒙·马恩查理迪斯( Simon Maoncharides),用同样低廉的价格将这颗钻石转让给了他,可谁知没过多久,马恩查理迪斯开着自己的车停在了一个悬崖边上,和坐在后座的老婆孩子交待了遗言之后,带着全家开车冲下了悬崖。

这颗钻石后来被皮尔·卡地亚(Pierre Cartier)的珠宝公司卡地亚珠宝购买,随后卖给了一位名媛爱娃琳·沃什·麦克莱恩(Evalyn Walsh McLean)。这位麦克莱恩是一个贼有钱贼有钱的富家女,家里做点小买卖,叫《华盛顿邮报》,因为实在太有钱,每天的生活挥金如土,奢侈糜烂,身边全是想吃软饭的年轻小伙子。她本人特别的喜欢钻石,是当时全世界为数不多的钻石大买家之一,甚至因为买钻石太多了,自己根本没地方戴,所以她就开始养狗,在狗的项圈上镶上钻石,让狗出门满大街溜达去。

不过她自然也为了这颗钻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说先是她的婆婆去世,然后是她九岁的儿子夭折,而就在这两件事之后不久,他的老公也找了一个情人,和她离婚了,最后他的老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疯了,悲惨的死在了精神病院里,她在世上唯一还剩下的亲人——她的女儿最后在25岁的时候也因为太有钱,吸毒过量致死,最终她不得不卖掉了家里的报纸,还背上了巨额的债务,最后竟然在贫困中死去。

她死后,家族的亲戚们将钻石出售给了著名的珠宝商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而温斯顿持有这个钻石九年之后,就将它卖给了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不过其实是捐献的,因为出售价格仅有2.44美金,再加上155美金的快递保险,就这样打包寄了出去。

结果运送这颗钻石的邮差詹姆斯·托德(James Todd)在运送过程中被一辆大卡车给撞到了,一条腿粉碎性骨折,从此成了残废,可是他的倒霉事还没完,过了不久,他在外面坐着轮椅遛弯的时候,又被一辆小轿车撞倒,造成头部严重受伤,就在他住院的期间,他的房子意外遭受火灾被完全焚毁,而这些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他在运输过程中觉得那颗钻石非常漂亮,忍不住打开了玻璃箱子摸了一下。

而从此之后,这颗钻石就一直保存在史密森尼学会旗下的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Washingto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而且史密森尼学会认为“这个魔咒似乎已经消失了”,不过坊间传闻是因为史密森尼学会不是一个盈利机构,如果他们要是也想用这颗宝石赚钱的话,那么他们照样会招来不幸的。

这颗钻石因为这个传奇的故事变得世界闻名,而它也经常会出现在文学文艺作品中,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拍摄于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Titanic)中出现的那颗“海洋之心”(Heart of the Ocean),这颗巨大的蓝色钻石的原型就是这颗被诅咒的“希望之钻”。

关于“希望之钻”的传说之中槽点实在太多了,这个故事被传得有鼻子有眼,和很多历史人物都产生了关系,而因为涉及到的主要历史人物的下场都符合史实,这就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忽略了其他的细节,实际上这个传说中的多数情节根本就无从考证,里面所提到的人甚至都根本就不存在,还有很多的人被安在了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方。

实际上对于这颗钻石的历史是有着非常详细的文献记载的,因为这颗钻石的出现时间并不是很早,那个时候欧洲文明已经有了成熟的商业制度,所以对于这种有极高价值的宝贝,自然所有的交易证据都流传至今了。

而这些交易记录,也正是破解这个都市怪谈的最有力证据。

“希望钻石”的地质年龄约有11亿年,和所有的钻石一样,是碳原子高度紧密结合后形成的。这颗钻石最开始生长在金伯利岩(Kimberlite)中,这是一种岩浆形成的岩石,也是所有钻石的母岩,因为首次的发现地点是在南非的金伯利,所以被称为了金伯利岩。在钻石开采地,矿工们会首先寻找金伯利岩,如果找到了那么就有可能找到钻石。

这颗钻石的第一个交易记录显示,该钻石的第一次交易确确实实是在印度完成的,这是由前面提到的法国宝石商人让·巴蒂斯特·塔弗尼埃在1666年在印度安德拉邦(Andhra Pradesh)贡土尔区(Guntur)的一个叫做克鲁尔(Kollur)的矿上取得的,虽然目前对于塔弗尼埃的购买记录还有一定的争议,有人说他的购买记录是伪造的,因为文献证据只有塔弗尼埃自己保存的一份,而印度方面没有相关记录,从而推断可能是当时塔弗尼埃骗来的或者偷来的,不过也有学者指出这很正常,因为那里是印度,别说文献证据很容易丢,就算是到了今天,全印度平均每天还得失踪180个孩子、400个姑娘呢。

不管塔弗尼埃是怎么弄到手的吧,反正他最后把这块宝石带到了巴黎,不过你注意我说的可是宝石,不是钻石,因为当时他带到巴黎的是一大块金伯利岩,并不是钻石。随后,他找了一个珠宝加工商,简单的切割了一下这块金伯利岩,从里面切出来了一块115克拉(23克)的成形石,对于这个记录因为时间太久远,所以也有争议,因为据当时切割钻石的工匠提供的收据显示,当时的成形石是112.23克拉(22.446克),不过这个差异很小,所以无所谓,而你看到后面就会明白为什么这颗钻石的真实记录会有一些细微的出入,而且这些出入和编造都市怪谈故事的目的其实是相同的。

这颗被切下来的钻石,最开始被起名为“塔弗尼埃蓝钻”(Tavernier Blue diamond),当时的这颗巨大的钻石在巴黎引起了轰动,不光是因为钻石超级大,还有一个原因——塔弗尼埃是当时一位非常著名的冒险家、珠宝商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当时的法国,他的人生经常被描绘为“传奇人生”,有点类似你今天看到的印第安纳琼斯,他的书《六次旅途》(Six Voyages)是当时的畅销书,被翻译成了多国语言,而且时至今日,在人类学和社会学领域仍然还是一本引用率非常高的、有着极高学术价值的著作。

既然这个人这么有名,而在原版的都市怪谈里说他被野狗给咬死了,那咱们还是稍费点笔墨来讲讲他的故事吧。

塔弗尼埃的爸爸是个见多识广的人,而且特别喜欢和街坊老张老王老李老孙什么的聊天,一聊起来就天南海北的没完没了,所以在塔弗尼埃很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地对诗和远方有非常浓厚的兴趣,16岁的时候,他就自己出门去了英国、荷兰和德国转悠了一圈,而在游历这些国家的过程中,他学会了英语和德语。

没有什么证据说他家里经济宽裕,也不知道他16岁的时候是怎么出的门,反正那个年代就是一个大航海的年代,人人都不想忙活眼前的那点苟且了,而且这个塔弗尼埃年轻的时候细皮嫩肉,体态丰腴,是个非常符合那个年代审美的美少年,人长得帅可能就有机会免费蹭吃蹭喝吧。

1624年他18岁的时候,又不知道怎么去了匈牙利,并且给匈牙利总督做翻译,一干就是4年半,在这期间,他又学会了流利的匈牙利语。并且在随后的一年参加了爱尔兰雇佣兵团,并在其中担任翻译,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几乎走遍了整个西欧和中欧,于是就自然而然的对地中海和远东地区产生了兴趣。

1631年,他开始了第一次远行,这一次他到达了土耳其,然后又去了巴格达、阿勒颇等中东城市,最后从马耳他进入了意大利,最后返回欧洲,据他自己所说,他这一次出门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土耳其语和意大利语。

1638年,他开始了第二次旅行,这次就更远了,现实到了上次去过的叙利亚城市阿勒颇,从那里又到达了伊朗,最终到了印度,并且在那里参观了莫卧儿皇帝沙贾汉(Emperor Shah Jahan)的皇宫,而当地的官员也对他这个欧洲人非常重视,到处带他参观,于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了钻石矿。

从此之后,他就开始琢磨一个生意——钻石。

这个生意让他很快就变成了大富豪,而且和印度的多位政要都建立了身后的友谊。因为当时钻石商人非常的稀少,钻石又是非常稀缺的宝石,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在欧洲的名且也越来越大,和他保持长期联系的都是欧洲各王室的女眷门,他也因此进入了欧洲的上流社会。

不过他还没有满足于宝石交易,而是希望到更远的地方,所以在1643年开始的第三次远航中,他将目标设定在了东南亚的爪哇,不过因为当时法国和荷兰的关系比较紧张,受到了荷兰人的阻拦,他没有到达那里就回到了巴黎。

1951年,他的第四次远航仍然去了印度,而且围着整个印度次大陆转悠了一大圈,又找到了好几个钻石矿,最后带着一大堆的战利品回到了巴黎。

这一次,当他回答巴黎之后,收到了路易十四的接见,路易十四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详细的询问了他这四次远航中的见闻,而塔弗尼埃也对答如流,毕竟他是一个饱学之士,真真正正的见多识广,和路易十四聊起天来口吐莲花,把路易十四听得是如醉如痴,于是,在这次见面之后,两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路易十四给了他一句话:有我在,你放心,钱都不是问题。

路易十四正式地成为了他的赞助人,而他的第五次和第六次远航也都是在路易十四的指示下完成的,不过对这两次远航的记述却非常的少,很多学者猜测这可能是因为他当时有一定的外交职责,因为有大量的证据表明,路易十四利用他和东方的几个政权建立联系。

而“塔弗尼埃蓝钻”就是在他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远航时发现的。

这颗钻石的事情很快就让路易十四知道了,他非常高兴的叫塔弗尼埃把钻石带给他看看。要说路易十四这个法国君王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可是他却没有见过蓝色的钻石,觉得非常新鲜,爱不释手,于是就让塔弗尼埃报个价,这钻石他要了。

塔弗尼埃也不含糊,这可能就是东西方封建制度的最大差异吧,他直接就把路易十四当成客户给狠狠的宰了一刀。这块钻石最后的成交价格是12万里弗,但因为价格太高,路易十四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来,于是就用了172000盎司黄金进行了支付,我按照2017年11月9日的黄金价格算了一下,折合到现在大概是22亿美金。就是这个价格,据说还比塔弗尼埃最开始的要价低多了。

而之所以会有115克拉和112.23克拉的争议也是因为:塔弗尼埃开给路易十四的收据上写的是115.28克拉,这个收据保存在当时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柯尔伯特(Colbert)手里,但根据记录,当时的法国用的是法制克拉,所以核算英制克拉应该是112.23克拉。

不得不感概:路易十四真有钱!

还有,幸亏当时没有扫二维码支付,不然还指不定塔弗尼埃要多少钱呢。

咱也不能说塔弗尼埃坑了路易十四,反正这笔交易当时是天价中的天价,在整个法国的珠宝交易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路易十四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钱给凑齐,最后这笔交易的成交时间是1668年年底,不过历史学家理查德·怀斯(Richard W. Wise)认为路易十四最终并没有凑够足够的现金,因为在当年他授予了塔弗尼埃贵族的头衔,而且还以6万里弗的价格卖给了他一块封地——萨伏伊公国里的欧泊讷(Aubonne ),就在日内瓦的边上。所以,路易十四应该是在用这种方式抵掉了部分钻石的款项。

顺风顺水的当上了领主,塔弗尼埃的生活也就安定了下来,然后呢?然后就和很多暴发户一样,开始作妖了。

首先是在这个期间他花了很多时间一边回忆,一边写了那本著名的《六次旅途》。然后可能因为钱实在是太多了,花不出去,很着急,于是就开始到处资助穷苦艺术家,其中资助了一个最著名的人就是塞缪尔·查普泽(Samuel Chappuzeau)。这个查普泽是一位新教徒的文学家,接着自己的小说传教不说,还猖狂攻击天主教,结果就是这个人的中篇小说惹了祸,1678年,法荷战争结束,法国开始大幅扩充军备,到处亮肌肉,准备称霸欧洲,这自然招来了欧洲其他国家的不安,与此同时,作为天主教势力的传统支持者,随着新教和天主教势力在欧洲的矛盾不断激化,新教势力也和路易十四决裂。

1679年,路易十四开始大幅打压新教势力,结果塔弗尼埃这个昔日的好友也受到了牵连,不过看在旧日的矫情上,路易十四对他还算是不错的,在逮捕了大量当地新教人士之后,还是给了他一个特赦令,要求他立刻该信天主教,否则将撤销他的领地,如果他据守不伏法,那么军队伺候,路易十四还写了一封亲笔信给他,苦口婆心的劝他从良,不过塔弗尼埃觉得即便是自己这次按照路易十四的要求做了,最后路易十四也肯定放不过他,毕竟他是曾经坑了路易十四17万盎司黄金的男人,所以他下定决心——跑路!

因为法国政府当时已经关闭了和瑞士的边界,所以他没法从家直接逃亡瑞士,而是带着巨额家财往北从斯特拉斯堡到了梅茨,然后又从梅茨到了法兰克福,再由法兰克福去了柏林,之后再从柏林的运河坐船跑到了哥本哈根,最后进入了俄罗斯。

俄罗斯有很多他的好朋友,毕竟当时沙皇的很多贵族都是他的客户,最关键的是——那个国家不欢迎有钱人啊?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巨富,所以他顺利的就得到了沙俄当局的庇护,连他的入境签证都是王子安德烈埃·加拉廷(Andrea Gallatin)亲手签发的。当时的沙皇俄国规定,所有的外国人都必须要到莫斯科去居住,而且沙皇本人也立刻向塔弗尼埃发出了邀请,诚挚的欢迎他带着他的金子来莫斯科居住,还说最近有很多德国贵族都流亡到这里来了,其中有很多人都是他的老朋友,还戏称莫斯科旁边的斯洛博达(Sloboda)是“德国郊区”(German Suburb)。

既然受到了如此热烈的欢迎,塔弗尼埃高高兴兴的到莫斯科去定居了,并且在哪里认识了好多朋友,每天和老张老王老李老孙一起聊天,聊那些过去冒险的故事,高高兴兴的安度晚年,最后以84岁高龄安然辞世。

所以说那个被野狗给咬死了的说法真是不知道让我怎么评价。

路易十四得到了钻石之后并没有马上加工它,估计是钱花的太多了,心疼了吧。

一直到了1678年,他才委托了一个官方珠宝商希沃尔·皮图(Sieur Pitau)帮他重新切割这块钻石,而且在这个宝石下面安装了一个夹子,因为不知道当时路易十四要夹在什么上,现代历史学家根据当时的图片看应该是类似领带夹之类的东西。

皮图用了两年的时间对这颗钻石进行了精细切割,而且是自己上手,每天开始干活前要先沐浴更衣,摆好姿势才能开始工作,结束了之后要把它擦干净,所在加厚的保险柜里,反正干完了这块儿宝石之后,他头发都白了。

皮图在自己的日记里记录下了他切割完这块钻时候的情景:

“这颗钻石被我切割成了69克拉的一个三角形、如同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当我将这块钻石放在灯光钱仔细观察的时候,光线摄入钻石,从钻石的切面中穿透出来,隐隐的蓝光光芒四射,让我睁不开眼睛,而钻石的底座是纯金的,映衬着这颗巨大的钻石,晶莹剔透。”

路易十四对皮图的工作特别满意,虽然从115克拉变成了69克拉,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而且变得更加精巧璀璨,让所有见到过这颗宝石成品的人眼睛都发直,女人一见更是激动的要发疯。

因为太喜欢这颗钻石,路易十四不惜将“法国”的名头冠在他的前面,重新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法国皇冠蓝钻”(diamant bleu de la Couronne de France),可见这位莱布尼茨嘴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王之一”、歌德嘴里“自然早就的完美帝王样本”有多么喜欢这颗宝石,而在他后来的生命中,也再也没有和它分开,一直到了1715年去世。

虽然路易十四有不少孩子,但很遗憾的是,他的直系后代中没有人能够继位。

为啥?

因为路易十四活得实在太长了,他的儿女都死他前面了。不光他的儿女死在他前面,就连他的两个曾孙都死他前面了。

本来应该继位的是他的长子路易王太子(Louis de France),结果路易十四不喜欢这个儿子,说他懒蠢馋,而且是个纨绔子弟,一天到晚除了打猎什么都不想。就一点父子俩特别相似,那就是都喜欢宝石。不过1711年49岁的时候他就因为天花去世了。

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是勃艮第公爵路易皇太孙(Louis, Duke of Burgundy and later Dauphin of France),也就是路易十五的父亲,人称“小太子”,以便和他爹“大太子”陆毅皇太子区分。这个孙子路易十四是很喜欢的,因为他非常仁厚,群众基础非常好,关键是还很会打仗,做事果断,所以在他爹去世之后,马上就被路易十四立为新太子。

谁知道就在路易皇太子去世的第二天也就是1712年,皇太孙的老婆染上了麻疹,在2月12日去世。皇太孙不是为人很仁厚么?于是仁厚的他对于妻子的去世非常非常伤心,当时很多人都劝他赶紧把尸体给埋了,要不然容易传染,但是他太伤心了,不听,非要在妻子尸体旁边多陪陪她,结果这一陪就陪了6天,尸体都开始发臭了,才依依不舍的下葬了。关键是当时他因为太爱自己的妻子,还强迫自己的长子路易皇太曾孙(Louis, Duke of Brittany)、布列塔尼公爵,也就是法国皇位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一块儿陪着,结果两个人都被传染了。

皇太孙死于3月8日,一个星期后,皇太曾孙也没了。

幸好皇太孙生了两个孩子,第二个儿子就是路易十五了,他本来是皇位第四顺位继承人,一年之内,前面所有的继承人都挂了,而且在三年之后,他曽爷爷也死了,于是他就继承了法国王位。

当然,他也继承了那颗宝石。

路易十五得到了钻石之后也对它进行了一些修改,因为他实在不知道他曽爷爷给钻石下面做的那个夹子是干什么用的,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更传统的设计——金羊毛勋章(Orden del Toisón de Oro)。所谓金羊毛勋章就是勃艮第公爵“好人”菲利普三世(Philippe III le Bon)所创立的一个骑士勋位,因为他执政的时候,勃艮第公国和英国的关系特别的好,他很羡慕英国的兰嘉德骑士团(The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Garter),觉得这些英国皇室骑士特别神奇,所以也在勃艮第公国弄了一个,后来勃艮第公国并入了哈布斯堡王朝,1700年因为卡洛斯二世(Carlos II)没有后人,结果他去世了之后就由路易十四的孙子之一几位,但因为其他政治力量都反对,最后导致了1702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勃艮第公国又并入了法国,所以这个金羊毛骑士团可以说是勃艮第公国的象征之一,而其成员所佩戴的金羊毛勋章自然就是骑士团的象征。

路易十五命令一位皇家宝石加工商安德烈·杰奎明(André Jacquemin)对其进行加工,除了讲它镶嵌在金羊毛勋章上之外,还在他的周围用了107克拉的红色尖晶石,成为了勋章上巨龙喷出的红色火焰,另外还有83颗红宝石和112颗黄宝石组成的羊毛形状,让这颗传奇钻石更加璀璨夺目、价值连城。

路易十五死后,钻石留给了他的孙子——路易十六。

路易十六对宝石这类东西都不是很感兴趣,他最喜欢锁,家里到处都是锁,各种各样的锁,他不光喜欢研究开锁,还特别喜欢研究做锁,反正对宝石这东西不太在乎,所以当他老婆玛丽·安托瓦内特管他要这个钻石,想做一个吊坠的时候,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于是安托瓦内特就又把钻石从金羊毛勋章上拆了下来,做成了一条黄金项链的吊坠,她本来的想法是戴着它去参加上流社会的各种集会,准备秀秀幸福的,可是没有任何历史纪录表明她在公众场合戴过这条项链,而随着法国大革命爆发,1792年的9月11日,路易十六和皇后被监禁之后,一伙儿盗贼潜入了皇家仓库——当时设置在大家具酒店(Hôtel du Garde-Meuble)内的一个办公室里,偷走了这条项链,而随着1793年1月路易十六被断头台处决,同年10月16日玛丽皇后被处决后,这颗宝石就再也没有人想得起来了。

实际上,有记录显示这颗宝石在1792年就已经被迅速运往伦敦了,也就是说其实英国早就有人觊觎这件宝贝了,因为在同年,伦敦就有人传说,说见到过一颗个头儿非常大的蓝色钻石,,但据说这颗钻石只有45.52克拉,与这颗钻石同时出现在伦敦的,还有另外一颗13.75克拉的蓝色钻石,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两颗同时出现的钻石到底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人任何人能够拿出这两颗钻石存在的证据,但因为法国那颗钻石太有名,当时失窃了是一件国际大新闻,所以就有不少人都在猜测这应该就是法国的那颗“法国皇冠蓝钻”被切成了两个部分,因为蓝钻太稀少,当时欧洲就这么一颗有名的,所以很容易引人联想。

最终确定这两个钻石关系的时候,已经是2005年了。法国自然历史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和史密森尼学会联手,在一起测量了这颗钻石,并根据法国方面馆藏的1749到1789年的图片文献构建了三维模型,经过了详细比对,终于确定了它确实是被切割过,而且从雕刻痕迹分析,还得出了一个相当准确的数值——当时应该是有人将“皇冠蓝钻”切掉了23.5克拉,并用这23.5克拉的钻石雕琢了13.75克拉的成品,遗憾的是,这颗小的钻石至今也没有被人找到,它可能还在某个很低调的家族手里,悄悄地藏着,打枪的不要。

除了从技术上确定了钻石的来源,历史学家也从文献中找到了这颗钻石去往伦敦的蛛丝马迹。

历史学家在布列塔尼海岸地区的一个监狱中找到了一份关押记录,而这份记录显示有一个叫做卡德·古洛(Cadet Guillot)的盗贼从巴黎盗窃了大量珠宝,其中包括一颗巨大的蓝钻,他被抓到后,供述他在当地找了一个珠宝工匠,将这块时候切割成了两块,不过他最后被他的一个朋友给点了炮,抓到监狱里关到死,他的那个好朋友得到了一大笔赏金。

在“皇冠蓝钻”消失了20年之后,一位伦敦的珠宝商丹尼尔·埃里森(Daniel Eliason)终于在1812年9月在自己的珠宝店里展出了一颗巨大的蓝色钻石,没有人知道这颗钻石是从哪里来的,只是有传闻说这是埃里森当年从一个穷困潦倒的法国流亡者手里收购的,当时自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这就是那个曾经出现在伦敦的、传说中的钻石,不过埃里森展览的这颗钻石,就是目前史密森尼学会里的那颗,也就是说,“希望之钻”在文献上的历史,最早只能追述到1812年,只不过它和前面的“皇冠蓝钻”重合的时间点和图像文献的相似度高达99%,所以“希望之钻”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颗“皇冠钻石”,但这个时候,这颗钻石还没有名字,“希望之钻”的名字是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出现的。

这颗钻石只短短的出现了几个月,之后就进入了一段几十年的记录空白期。

据说英王乔治四世(George IV)看上了这颗钻石,并通过某种渠道得到了它,但是温莎皇家档案馆中没有任何乔治四世拥有过钻石的记录,也没有任何辅助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但乔治四世这个人有个毛病——他有的时候分不清楚个人财产和皇家财产,所以有些历史学家猜测,他很有可能私人拥有过这颗钻石,因为在他生前他曾经有多次“暗示”自己有这么一颗无价之宝。乔治四世挥霍无度,死后留下了巨大的债务,是整个英国王室里负债最多的国王没有之一,而他最后的情妇伊丽莎白·科宁厄姆(Elizabeth Conyngham)可能在他去世后将这颗钻石偷走并在市场上出售以偿还自己的连带债务了。

“希望之钻”在有记录后的第一个收藏家是来自伦敦的银行家托马斯·霍普(Thomas Hope),他的收购价格在65000到90000英镑之间,为什么这么低?因为这很有可能是某个欠他钱的人拿过来抵债的,至于那个人是不是英国皇室的某个人,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霍普加自此就持有了这颗钻石,而且还当成了家里的传家宝,上了自己家的宝石收藏出版目录,在这个目录上,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这颗钻石当时情况的描述——钻石被镶嵌在一个奖章的底座上,周围有很多小块白钻石映衬。因为家族的姓氏是霍普,也就是“希望”的意思,所以这颗钻石自此被命名为了“希望之钻”。

“希望之钻”是怎么出的名呢?

托马斯·霍普后来去世了,有个遗孀叫路易莎,这个路易莎是法国血统的贵族,经常喜欢参加欧洲上流社会的舞会和聚会什么的,在托马斯去世之后,他家族的生意由他的哥哥亨利·菲利普·霍普( Henry Philip Hope)执掌,亨利一看这个弟妹挺可怜的,就把这颗钻石借给了她,让她戴着出门涨脸去,结果这个脸涨的有点太大了,在全欧洲造成了轰动,所有人都知道了这颗传奇钻石在他们家,于是就有很多人去告诉他们加其他的成员:你们家有这么值钱的玩意你知道么?

亨利没有后代,路易莎和托马斯有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自从知道了这颗钻石是无价之宝之后,天天都在打架,一直到亨利在1839年去世,这三个孩子终于撕破了脸,在法庭上打了整整十年的官司,最后最小的孩子亨利·托马斯·霍普(Henry Thomas Hope)拿到了钻石的所有权。虽然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是霍普他们家自此就分裂了。

小亨利在拿到了这颗钻石之后,开始了一次全欧洲巡展,甚至把它拿到了1855年的世界博览会上秀了一圈,这是“希望之钻”第一次正式回到法国,之前都是他妈妈戴回去玩的,法国上流社会——尤其是当年那些革命分子看到了这颗钻石非常不是滋味,但这时候他们即便还有活着的,也都垂垂老矣,这么个无价之宝现在落在了英国人手里。

“希望钻石”也就此在霍普他们家传了下去,一直到了小亨利的外孙子小小亨利手里……。

我也不知道他们家为什么这么喜欢给孩子起名叫亨利,反正小小亨利的名字是亨利·弗朗西斯·佩勒姆克林顿( Henry Francis Pelham-Clinton),而且他是一位著名的英国贵族,生活非常奢侈,奢侈到什么地步呢?你看到过现在直播平台上花好几百万打赏女主播的人吧?这个小小亨利就是他们的祖宗,不过他没有搭上女主播钱,而是直接把家传的“希望钻石”给打上出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

小小亨利虽然不姓霍普,但他是霍普家唯一的继承人,所以他继承了霍普的所有产业,但这个时候的霍普家已经经过了一次分家,然后又经过了两代人的败家,到他手里也不剩下什么玩意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让他每天吃吃喝喝、到处看看表演、跑跑趴体、泡泡妞还是足够足够的。

反正这又是个典型的富二代,继承了一大份家业,可是自己比较牛逼,什么都不会。

1893年,有一个来自美国的剧团在伦敦表演音乐剧,当时有个在美国名气特别大、特别火而且最关键的是特别漂亮的女演员梅·约(May Yohé),作为剧团头牌一起来到了伦敦。这么有名的美人自远方来,小小亨利肯定不亦乐乎啊,于是就跑去看演出,结果就在第一场演出的时候,小小亨利就迷上了这个大美女,从此之后,他天天都不落课的去看,每天比剧场工作人员上班还准时,而且每天都是坐在最好的那个包厢里,看到最后所有的演员登场都会和他打招呼,他还能准确的跟着一起唱。

除了到现场看演出,他还每天坚持给梅·约送花,而梅·约当然也对这个人非常有兴趣——那个年代的美国多土啊,英国本来就是英语文化的中心,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文化的中心,而这个小小亨利又是个高贵的贵族,家里还贼有钱,没兴趣才怪呢。

两人你来我往,最后就勾搭到一块儿去了。

后来梅·约的剧团结束了在伦敦的驻演,准备回美国了,小小亨利认为这时候该给两个人的感情一卷胶带了,于是就向梅·约求婚,人家求婚送的是钻石戒指,小小亨利求婚直接就把家里的钻石送给了梅·约,梅·约当场没有犹豫,直接就答应了求婚,心理美滋滋的。

可是她不知道,其实因为小小亨利的挥霍无度,当时他已经不剩下什么家当了。虽然在结婚后,梅·约戴着这颗钻石出席过几次上流社交聚会,博得了巨大的关注,可是这个时候的小小亨利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1896年,就在两人结婚两年后,小小亨利破产了。

但没关系,他们不是还有这么一颗宝石呢么,卖了不久又有钱挥霍了么。

可当时的法院不允许他出售“希望之钻”,因为当年托马斯的其他后代不同意,他们认为这是霍普加的财产,你一个外姓人凭什么出售我们家的东西,所以又开始和他打官司。

不能出售钻石,就没有钱挥霍,没有钱挥霍,梅·约这种年轻漂亮的女明星为什么要跟着他?于是很快,梅·约就和他翻脸了,说如果他搞不定这件事,那就只能离婚了。

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小小亨利终于向英国最高法院证明“如果他不出售这颗钻石,那就得上街要饭去了,他本人还戴着勋位,你们不想让世界人民看到英王的爵士上街要饭吧?”

基于这个理由,最终在1901年,英国法院允许他出售这颗钻石,而就在法院宣布的第二天,小小亨利的钻石就被人买了下来,成交价只有29000英镑,合现在大概就是289万英镑。一颗传奇的宝石屡创新低,这帮败家英国贵族和皇室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这里有一个被忽视的问题:钻石真的值这么多钱么?这颗钻石已经两次因为抵债被出售,虽然它价值连城,但你会发现,一旦被抵债了,钻石的价格就会大幅下跌,也就是说,钻石真的是一个和黄金一样的稳定稀有资源吗?只怕不是,因为到目前看来,“希望之钻”的价值主要靠的是名气和传奇故事加在一起的炒作,并非是依靠自身的真正价值,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还会提到。

就在同年,这颗钻石再次出手,这回被美国钻石经销商西蒙·法兰科买了下来,成交价25万美金,合现在720万美金。

然后,法兰科将这颗钻石带到了纽约,“希望之钻”终于逃出了魔窟,不过接下来它的命运也没好多少。

法兰科珠宝公司在后面的很多年一直都持有这颗钻石,而西蒙·法兰科天真的认为他拿到了这颗钻石之后就高枕无忧了,毕竟这可是天下闻名的传奇宝贝啊!但当他给这个宝石做估价的时候,他抑郁了。

他的第一次宝石估价只有141032美元,合现在4百万。

你看,亏了不是?

不过就是这样,法兰科还是不相信自己会亏,他认为只是时局不好,钻石的价格一定会继续上涨的,殊不知钻石的价格就此一路下跌,到了1907年的时候,这颗钻石的估价已经只剩下了10万美元,于是他绝望了,真的抑郁了。

“希望之钻”只是他诸多钻石中的一颗,这么有名的钻石价格都在下跌,那其他的钻石不跌到姥姥家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道理很简单。

在当时,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基本上都实行金本位体制,也就是说自己的货币和金挂钩。当时的美元也不例外。这样一来,当社会安定的时候,更多的人会认同社会上的“信用”和“契约”概念,从而相信货币,这就使得货币风险较小,所以金价就会下跌;当社会不安定的时候,风险较大,大家会把手里的货币兑换成金子存起来,这样不光能在战争中提高生存率,在战后也能有资本重新开始,所以金价就会走高。时至今日你也会发现,美金的涨跌在多数时候是和黄金成反比的。

黄金只是稀有资源的一个代表,之所以黄金可以成为稳定的稀有资源是因为全世界对其有共同的价值认同,所有的人都认为黄金是非常值钱的。

可稀有资源并不只有黄金一种,钻石、宝石这类的当然也算。也就是说,本质上看,它们和黄金有着非常类似的涨跌关系,如果社会安定了,那么这些稀有资源的价值就会下降,反之则会上升。

可是!

对,这个可是非常重要。

我刚才说了,黄金是基于人类的价值认同的,只有大家都认同这个东西的价格,这个东西才真正的值钱,金银在几乎所有文明中都是自古就获得认同的稀有金属,可并不是所有的文明都认同宝石。

于是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很有意思的情景,宝石在有文化认同的国家价值变高了,在没有文化认同的国家价值就会变低,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文化认同的国家即便经受战乱,在之后也还是认同宝石的价值,那么囤积宝石和囤积黄金是一回事;可在没有文化认同的国家里,我为什么要冒险囤积宝石呢?我为什么不把宝石兑换成黄金呢?越是经济发达的国家,越没有必要囤积一个中间物品啊,我直接将这个物品换成所有人都认同的黄金,这不才是风险最小的行为么?于是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就有大量对各类稀有资源有价值认同国家的人士流亡到自由市场中,他们带着宝石、各类艺术品等宝贝跑到瑞士和美国,低价出售这些宝贝,换取黄金或者稳定货币,当市场里的商品多了,自然而然价格也就下来了。

20世纪初叶就是这么个年代,全世界都很乱套,到处都是战乱,于是钻石就很难在美国卖出个好价钱来。

那么在一个价格下跌的大背景下,如果你想把这块宝石卖出去,只有三个可能:第一个是降价——这是最实在的;第二个是编瞎话炒作它的价值,让别人相信它很值钱;第三个就是碰到不差钱儿的大头。

这就是“希望之钻”的真相,与其说是它让别人倒霉,不如说是它自己倒霉。

不过这个时候,法兰科还真就碰到个不差钱儿的大头——他碰到了一个对宝石价值有认同的商人,一位来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阿卜杜拉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hamid)苏丹的代表,塞利姆·哈比卜(Selim Habib),他直接告诉法兰科,我们苏丹不差钱儿,就喜欢宝石,你开个价吧。法兰科于是狮子大开口,爆出了一个40万的价格,合今天1066万美元,谁知道哈比卜非常痛快,直接就买了下来。

可是让哈比卜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国内准备找苏丹结账的时候,阿卜杜拉哈米德苏丹在1918年2月10日去世了,而此时的奥斯曼帝国也陷入了最后的混乱中,奥匈帝国趁乱合并了波黑,国内到处都是反对派,一顿乱局。

哈比卜狐假虎威的花了这么多钱,本来以为能报销的,现在全得自己负担,于是他的生意一下就垮了,最后不得已在1909年,他将“希望之钻”在巴黎拍卖,仅卖的8万美元,合现在213万,买主是巴黎本地的珠宝交易商西蒙·罗丝诺(Simon Rosenau),而1910年,他再次转卖给了卡地亚珠宝公司的皮尔·卡地亚,当时的价格是15万美金,合今天的386万。

卡地亚不是个一般的珠宝商人,他的买卖继承自父亲路易·弗朗索瓦·卡地亚(Louis-Francois Cartier),而路易的老师是欧洲著名的传奇珠宝工匠阿道夫·皮卡德(Adolphe Picard),卡地亚珠宝公司创建于1847年,至今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珠宝公司之一。

1902年的时候,皮尔就把买卖开到了伦敦,成为了跨国珠宝公司,1909年又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的653号开了一家分店,从此名气越来越大。

他和所有的珠宝商人一样,特别注意在上流社会的人脉,所以他一生中用了大量的时间是和各种有钱的太太小姐们厮混在一起的,这些太太小姐们对卡地亚比对自己的老公都亲,据说他当年在巴黎和纽约,满街都是和他打招呼的贵妇人,闹得他出门都得低调再低调。

卡地亚收购了这颗钻石之后,自然要想办法把他卖出去,不过当时马上就要开打一战了,国际上战乱不断,非常紧张,珠宝市场交易也异常活跃,稍微有政治嗅觉的人都开始在各个地区变卖珠宝换成黄金,所以钻石的价格一路下跌,这让卡地亚非常着急,于是他开始了积极的活动,而且不遗余力的包装这颗钻石。

因为无法从市场价值上来包装钻石,所以只能从这颗宝石的持有者上来包装了。

卡地亚给这颗钻石的故事是:莫卧儿王子、法国国王、英国国王、土耳其苏丹都拥有过的宝石,现在,它终于来到了美国。

你看,虽然钻石价格在下跌,但这么一看,这颗钻石的价值就和市场价格没关系了吧?虽然能证实的只有法国国王,而且法国国王拥有的还不一定就是这颗“希望钻石”而是“皇冠蓝钻”,其他的都证实不了,但你也没有证据能够推翻这种说法啊!

美国上流社会当时又很土,没欧洲贵族们见的世面多,特别自卑,于是就有一个风气——我们要在财力上战胜这帮欧洲人,自然而然地就都被吸引过来了。

最终,华盛顿邮报的女老板爱娃琳·麦克莱恩在1911年以18万美元,合现在的426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颗钻石,关于这位名媛我们在一开始已经介绍过了,也是个挥霍无度的主儿——家里有钱,爹是爱尔兰过来的煤老板,千万富翁,从小就不知道钱是个什么东西,长大以后就只有两个爱好——养狗和买珠宝,在花18万买“希望钻石”之前,他已经在纽约的宝石交易市场上花了30多玩美元了,合现在的770万,可以说是一个买珠宝狂人,而她钻石多的没地方戴,最后都戴在了狗脖子上的传闻也是真的,这个麦克莱恩当年出现在媒体中永远就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珠光宝气。

她买来了钻石之后,又对钻石进行了新的修改,在这颗钻石的旁边镶上了16颗大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戴出门的时候闪瞎了所有人的狗眼。

而所谓的诅咒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首先是9岁的儿子被被汽车给撞死了,然后是老公出轨,华盛顿邮报破产。

这件事最开始是谁炒作的呢?

是华盛顿邮报的经侦对手——纽约时报。

1911年3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

不详的、被诅咒的希望钻石再次易主,卡地亚将这颗不详的宝石卖给了麦克莱恩女士——她正在为他老公出轨的事情头疼不已。

之后,这篇文章还煞有介事的写出了一些“证据”证明所有持有这颗钻石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过如纽约时报塑料,最后麦克莱恩终于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

其实她活着的时候就赶上了这三件倒霉事,但是你仔细想想:除了儿子遭遇交通意外死亡之外,其他两件事发生在这种人的家庭中有什么奇怪的么?而且儿子遭遇交通意外也不是一件值得和诅咒拉在一起说的事,意外就是意外而已。

麦克莱恩活到了60岁就因为肺炎去世了,她死后,由她的起个孙子共同管理遗产,而她的遗产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珠宝,1958年,这颗钻石被“捐献”给了史密森尼协会,一直到今天。

不过在她死后还发生了两件事,一个是他的一位孙子死于越战,另外一个就是她的女儿吸毒猝死。不过通过刚才的介绍,还是那句话,这么大的一个有钱家族中,发生了这两件事很难以理解么?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过如果你看看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沃克家族等等这些美国大家族,那我觉得他们可能也被诅咒了。

说到这里,其实你应该明白了,这个都市怪谈是由三部分组成的:

  1. 因为几百年来,所有持有过这颗钻石的人都死了,所以它很不祥;
  2. 钻石价格下跌,导致很多持有这颗钻石的宝石交易商都亏了本;
  3. 纽约时报攻击竞争对手的文章。

可如果我们从头看看“希望之钻”的历史,从17世纪到20世纪,如果有人持有过这颗钻石没死,那才是被诅咒了好不好?再说,持有过钻石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寿终正寝的,包括最后的麦克莱恩也是因病死亡的,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不可思议”现象能够印证这颗钻石是被诅咒的;钻石价格下跌使得卡地亚不得不强调过去的持有人,他为了卖出钻石,不得不对外宣称这颗钻石根本就无法确认的历史,给纽约时报留下了“参考资料”,纽约时报为了攻击竞争对手,又编纂了一篇文章来炒作钻石的“不详”,可惜这篇文章里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虚构的,而且对于出现的人物得身份和生活年代也是写得驴唇不对马嘴。

但就是这么一篇文章,被后面无数的畅销书作家们转载和演绎的不亦乐乎,当然他们挣钱也挣到手软,忽悠得普通人一愣一愣的。

至于送钻石给史密森尼的邮差,自然也是子虚乌有了,当时的钻石是武装押运的,在整个运输过程中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其实你稍微动动脑子也能看出这是假的,因为怎么可能一个价值几百万美金的宝石会使用快递公司运输呢?

 

参考资料:

“Evalyn Walsh McLean.”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4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Evalyn_Walsh_McLean.

“Francis Pelham-Clinton-Hope, 8th Duke of Newcastl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1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Francis_Pelham-Clinton-Hope,_8th_Duke_of_Newcastle.

“Hope Diamond.”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8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Hope_Diamond#cite_note-twsI44jj-18.

“Jean-Baptiste Tavernier.”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30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Jean-Baptiste_Tavernier.

“Kimberlit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31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Kimberlite.

“Louis XIV of Franc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7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Louis_XIV_of_France.

“Louis, Duke of Burgundy.”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4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Louis,_Duke_of_Burgundy.

“Louis, Grand Dauphin.”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4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Louis,_Grand_Dauphin.

“May Yohé.”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20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May_Yohé.

“Order of the Golden Fleec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22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Order_of_the_Golden_Fleece.

“Philip the Good.”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3 Nov. 2017, en.wikipedia.org/wiki/Philip_the_Good.

“Pierre C. Cartier.”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12 Oct. 2017, en.wikipedia.org/wiki/Pierre_C._Cartier.

Tavernier, Jean-Baptiste. Les Six Voyages De Jean Baptiste Tavernier, Ecuyer Baron D’Aubonne: Qu’il a Fait En Turquie, En Perse, Et Aux Indes, Pendant L’espace De Quarante Ans, & Par Toutes Les Routes Que L’on Peut Tenir, Accompagnez D’observations Particulieres Sur La qualité, La Religion, Le Gouvernement, Les coûtumes & Le Commerce De Chaque païs, Avec Les Figures, Le Poids, & La Valeur Des Monnoyes Qui y Ont Cours. Gervais Clouzier …, 1676.

“收藏钻石?你必须知道这6件事.” 凤凰网财经, 人民网, finance.ifeng.com/a/20151109/14061042_0.shtml.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6 Nov. 2017, zh.wikipedia.org/wiki/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

“黄金投资知识:影响黄金价格的8大因素.” 新浪财经, finance.sina.com.cn/nmetal/tzzs/20140421/094018864371.shtml.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本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