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的沉闷总结(二)

老男孩

11月28日,我在优酷上看了肖央导演的《老男孩》。

这个片子让我很佩服,因为拍的好认真,甚至我已经好多年没看过拍的这么认真的电影了。也许换个有点名的导演都拍不了这么细致了。

可片子的内容其实挺无聊的,是几年前Mr children那个MV的加长版而已,不过因为添加了好多90年代的情怀,所以看起来味道浓郁,加上些对时代和人物的调侃,给这种伤感励志的情调添加了几分喜剧色彩,嘻嘻哈哈的很容易就看进去,最后还翻唱了大桥卓弥的歌,从吸引力和感染力综合看,是一部很成功的片子。

虽然我觉得其实没啥可看的,但还是看了5遍,最后没忍住,还拿着吉他扒了一遍谱子。

 

黑梦

8月27号,工体有个《怒放》摇滚演唱会,能叫上名的摇滚人全去了。虽然登台表演的都是名气大的老泡儿,但最后的字幕写了好多在中国摇滚史上留下名字的乐队名和人名。

在登台表演的老泡儿里,何勇来了,唐朝来了,张楚来了,连他妈傻逼都来了,可窦唯没来。为啥?

不知道是不是窦唯真成仙了,不过就情操来说,我觉得他自己不会想来,来的人也肯定不想让他来了。

他在大部分同行里面,已经成了一块儿不折不扣的逼,每天自己装着,挺飘渺,挺潇洒,挺傻逼。因为同行不会真的有时间和心情去听一个原来就和自己名气差不多现在基本上消失的老神仙的音乐,就算你们和他自己再怎么夸也绝对不会听,我不是名人,但换个事搁我身上我就肯定不犯这傻逼。

然后他写的那些玩意就越来越玄乎,最后都分不清他写的到底是什么玩意了。

在我上一个狂听《黑梦》的那个阶段,我还是个初中生,屁都听不明白。后来有了网络,看了一些很有小资情调的评论,说这专辑怎么怎么地,怎么怎么地,反正乐评这玩意就是列举一大堆正常人都不知道的消息,揣测一大堆的情怀,然后再填上满篇似是而非的文字的东西。看完我就点点头,嗯,说的有道理,可老是隐隐的觉得:他们丫扯鸡巴淡呢。

然后我长大了,长到现在这么大,不太大,但足够大了。

再重新开始一个狂听的阶段时,我终于能明白点了。

《黑梦》的旋律那都不叫歌,我小时候听只是觉得在他的歌曲中有一种特别过瘾的爆发力,而且旋律神秘悠扬,很容易让一个还没破处的小屁孩着迷。到我这么大了才发现,原来这种神秘的旋律是“梦的旋律”,也就是说窦唯用非现实的旋律写了一首歌,为啥是一首呢?因为这张专辑从头到尾只有三处中断,但我觉得这中断并不说明什么问题,因为梦本来就不是连贯的。

《Inception》里说,你不知道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梦里也会忘记现实的事就如同在现实你想不起梦里的事一样。这种常识性的理论就是《Inception》能顺利带你进入到剧情的关键。

窦唯的《黑梦》是一首歌,描写了一个梦,这个梦就像我们常做的梦一样,没开始,没结尾,只有一个深入浅出的过程。刚开始他梦见了一些很现实的东西,那就是关于明天的一些事,然后就深入了梦境,他觉得身边都暗下来了,一个不是噩梦但却和噩梦差不多纠结的黑梦开始了。之后他梦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有什么象征意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困境的时候,这个人对他来说非常关键。后来他梦到了他的情人,他的朋友,他所处的社会,梦也随之迎来了高潮,他发现自己根本就配不上这个社会,他还没老,但却怎么也没法适应,这让他觉得非常迷茫,因为一些明摆着的事情却不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和常识发展着,于是在迷惑中,他也最终失去了思考的兴趣。

在《黑梦》的最后三段,窦唯成仙了。

他超越了思考,进入了成人的世界,他,或者说一代人的父母、家庭所存在的问题也许是这一切的根源,可细想想又似乎不对。后来一个答案又飞速的闪过,那就是人这种动物本身的特质,才是世界决定世界运转的唯一因素,想来想去,梦也到了尾声,他又依稀的看到了一些什么,但这时,夜晚已经过去,梦也平静了下来,一切还是让上帝保佑吧。

以上是我瞎逼理解的,我只是自认为这样,和窦唯本身没关系,因为我根本也没兴趣知道他写这些的动机到底是什么,重要的是,我理解了我心中的那个窦唯和他的黑梦。

后来的窦唯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我还不够大去听《艳阳天》,也许等我能听懂的时候,我也就到了该成仙的年纪了,上帝保佑吧。

112的沉闷总结(二)》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UPAlbion.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