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的这两年

再次来到imayu,我去……!两年了。

距离上次更新个像样的东西,马上就要两年了。这两年我去哪了呢?我看着日期有点迷惑了。

创业,但没什么成绩,似乎不能算是过了。后来又被人拉去一起创业,终日奔波在各个国家之间,到今天也还是窝在中关村的一个孵化器里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更加不能算是过了。那么这两年到底去哪了?

GFW不停的封锁imayu所在的服务商godaddy,看起来并非有什么明确目的,似乎只是为了制造一些不方便,让我对翻墙更新博客终于懈怠了。一旦不写博客,我发现我几乎什么也不会再写了。

在2011年,我记得我还在写两个小说,其中有一个是想写一个理想式的改革,但怎么也写不好结尾,后来又觉得整个过程经不起推敲,或者说没有信心能去认真的推敲,所以留下了一叠手稿和一个体积不小的doc,扔在那里再也没有动过,似乎也不能算是过了。

那么这两年我到底去哪了?

去了新加坡,去了美国,去了世界上的很多地方,无数次的匆匆经过香港,奔波于祖国各个城市。虽然我的意识饱受冲击,但平心静气的思考,我似乎也只是个过客,既然是过客,那么那里的一切再好,也与我没有关系,似乎也不能算是过了。

我现在开始想,什么算是“过了”?

生命中的两年,消失的如此轻易。当我听别人生命中两年发生的故事时,我会觉得这家伙经历了好多,变化很大。可在我自己感受这两年,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对我的生命进程一丁点影响都没有,当然,我老了两岁。

3月时,我考虑了很久。

如果我在两年前下定了某个决心,那么现在我是否已经不同了呢?

突然我坚定的认为,我生命中的两年,和别人生命中的两年,本质的不同就是,他做了,我没做。这道理只要上完小学的人都能理解,但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做呢?看起来,我身边做了的人永远是少数,而大部分人都在一边抱怨着,一边苦笑着,然后继续忍耐生活。回想起来,可怕极了,我竟然也是大部分人。

大部分人没什么不好,但我的志向正是不做这大部分人。我不想做没有意义的文字,也不想做歧义颇多的单词,我从小就想做一个符号,哪怕是逗号,至少我也能分割开一群字和另一群字。

4月,我从美国回国,鼻腔里还弥漫着自由的空气,身体还无法脱离自在的生活状态,回到了灰暗的、严肃的、每个人都紧皱眉头的祖国,然后呢?是否又要再度回到我的起点?

于是我带着决心回来,继续过我的两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