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一个词越来越受人追捧,叫做独立思考,因为我们的社会开放了,西化了,见到和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文明成果,且历史的每一天似乎都在告诉我们独立思考的重要性,可直至现在,说起独立思考来,很多人还是理解其为独树一帜、特立独行的品行,只要想的和别人不一样,取得了成就,就会有人说这个人真是从小儿就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反之则是:这人从小儿就不务正业。

比如某辍学作家,某辍学大富豪,例子太多,不胜枚举。这些人都无一例外的被当成了从小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这些成功人士在成功之后也正面或侧面的向公众传达着一个信息:我的成功首先建立在我和你们想的不一样。

所以在当今,我们所听到的声音最大的愿望就是所谓“培养自己或子女的独立思考能力”,很多人困惑的践行着盲从的标准,在别人的路上越走越远。

记得很多年前,我曾经在一个论坛上看到过一位喜得幼子的父亲发过一篇求助,大致内容是希望大家能够帮他找到一篇《独立宣言》的英文原文,因为他想让孩子从两三岁起就开始背诵,以期孩子能够从小培养“辨别是非”与“独立思考”以及“尊重人权”的能力和品德,因为他认为这是人类思想的经典,不可被超越的精华,比起流行文化来说,简直高如九天。

作为理想化的教育方法来说,我理解这位父亲,因为该论坛一向自由气息浓厚,作为崇尚自由、理性的人,我和这位父亲一样深知我们所受教育给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带来的是什么,对于下一代,我同样希望避免他的骨血中深埋“非黑即白”的非理性思想,但不得不说,这位父亲是愚蠢的,而且从这篇帖子的回复看来,其他的人也觉得他是愚蠢的,自然没有人帮他去找《独立宣言》,因为这位父亲忘了,他的孩子是在中国长大,这样的教育方式会将孩子在将来的学校生活中直接被同学和老师归为异类,抛开《独立宣言》中的内容和中国现行价值观的一些分歧,就说哪怕小孩能理解其中一点点的思想,那么他都将会是一个和其他小孩格格不入的、特立独行的古怪小孩,这样的小孩要么在一段时期以后的同化后忘记自己曾经背诵过的古怪文章,要么彻底被孤立,恐怕唯一的用处,就是他能对英文有更好的语感吧。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大环境内,这个大环境有它所趋附的东西,也有他所抛弃的内容,因为这个大环境其实是个生态,新的东西出现老化的东西自然会被淘汰,而且在这快速的新陈代谢过程下,新的东西注定会大量涌现,超过老的东西,这就给很多希望拥有“独立思维”的人一个曲解认识的契机,当环境中大量新元素涌现时,批判这些新元素就成为其摆脱大潮流的一种方法,借此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且不忘对新事物加以指点,以“老的就是经典的”对“新的就是浮躁的”加以讽刺。

其实这哪里算的上“独立思考”,只是离经叛道罢了。真的具备独立思考的人是创造了新事物的人,还真不是墨守陈规的老家伙。上面提到的那位父亲,可能让孩子听一听最新的英文儿歌更能锻炼孩子的语言能力,而且在同龄的小朋友中间唱一唱,也绝不会被排挤,甚至会被大家推崇。

在比如我们经常会看到翻拍的影视剧被无情的批斗,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从《射雕英雄传》到《西游记》,从《水浒》到《红楼梦》,你能听到最多的腔调就是:还是老的好,还是老的经典!而且持此论调的人,往往不容置疑,你绝对不能有反对意见,要不然你就是不懂经典的黄口小儿,应该“滚回去重看名著,然后再和老版电视剧对比,看看是不是更经典”。

持这类论调的人,往往就是逻辑上的蠢材,自以为从大多数人中脱颖而出的笨蛋。

大家可以想一下这其中的简单道理,坚持认为一个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由一台摄像机拍摄的、只有极少的拍摄经费的、甚至连演员都要身兼多职的电视剧,比一部拍摄于前几年,光是一集的制作费用都可能超过之前整部剧的先带电视剧更好,这是怎样的固执?

他们提出的理由往往是:老版本更贴近原著,在资金受限制的条件下,拍摄活动的时间被限制的更短,电视产业没有发展的前提下,获得的社会资源更少,这样的电视剧会比现在产业化的电视剧更加忠于原著?

亦或者他们会和你说:那时候的演员演的真好,比现在那些小年轻的好的不知道哪去了。不可否认,市场化带来的一个弊端就是粗制滥造,找一些阿猫阿狗进来靠脸混世,但这种电视剧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内,对于同级别大制作的电视剧来说,新的电视剧中往往集结着当今最为精英的演员,虽然他们未必每个人都是科班出身,但对于当年的老电视剧来说,从寥寥可数的几位专业演员中挑选,和从十几万专业演员的基数中挑选,到底哪个的表演更专业呢?老演员靠的悟性和敬业,新演员靠的是竞争,老演员因为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而研究剧本,新演员因为要比别人更加出色来研究剧本,请问这两个条件的动因哪个更大?社会主义的大锅饭和万恶的资本主义孰轻孰重,我想不必过多解释。

但无论如何辩证,最后,他们还是会和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完全不懂得独立思考,只会盲从潮流,记住,经典不可超越!”然后拂袖离去。

殊不知,被经典绑架本身就是盲从。

这就和很多人宣称“我不看活着的作家的书”、”我从来不看畅销书“一样,在艺术品位上的特立独行似乎更能彰显自己的性格。金庸曾经说:“写武侠小说是想写人性,就像大多数小说一样”,不是说活着的作家就写不出经典,也不是说畅销书里就没有流传下去的可能,问题的关键是写什么,写的有多深刻,人性是一个千古不变的话题,也是我们无法写完的话题。市场化给我们带来的是作品的基数,当然里面包含了比原来更多的粗制滥造的东西,但别忘了,也包含了比原来数量庞大的经典著作,我们需要用我们自己的方法去筛选糟粕,而不是拒绝我们人类文化的巨大增量。

用倔强去抵抗潮流,不是”独特的品味“,更加不是“独立思考”,用满嘴的情怀去拒绝新的事物,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人的行为,况且所谓“情怀”,大部分情况只是内心空虚的人向新事物所发起的无知的鄙视罢了,或早或晚,你还是要接受计算机,还是要接受互联网,还是要接受排山倒海的新文化、新内容,就如你的前辈必须要接受蒸汽机、电一样,这不是靠无知可以去改变的浪潮。

讲情怀,从来就不是理性,而是不折不扣的感性。

说回独立思考能力的本质,从思想本源上来说,其实非常难以理解,它往往需要人有相当的知识储备,才能够从繁复的知识中整理出对立的观点加以对比,久而久之养成怀疑、理性、论证的习惯,认识到事物并非“非黑即白”,也绝无“非左即右”,我不认为这样的思维方式并不能通过灌输、教育等手段实现。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一句话:多看书,多质疑,多调查。

最后,我想引用很多人都喜欢的一个脱口秀主播,罗振宇先生在他《迷茫时代的明白人》这本书里对“独立思考”所下的一个通俗的定义:独立思考是不盲从不盲信,不被人骗,不被人忽悠,能做到有一份证据说一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