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瓜镖(三)

何步崖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年纪和自己相仿,抱着长条的包裹,看起来里面像是包着刀,而且是一口大刀。

“路兄可知我们这次走的是什么镖?”何步崖用眼角扫了一下路可胥。

“不知”。

“此次我们走的这叫做‘空镖’,所谓空镖,便是高头大马拉车,车中所载之物为亮丽器皿,宝匣玉椟,但其实都是些便宜货,里面也都是空的。大凡镖局栽了跟头,总要以此空镖再到事发当地,引匪前来劫镖,但镖队内尽藏高手。”何步崖眼盯前方路面,眼皮不抬的说道。

“路兄可有把握对付关外的白家?”何步崖继续说。

“无”路可胥低头走路。

“那为何敢走此镖?”

路可胥转头向何步崖,眼中射出一道寒光,慢慢说道:“何少爷如若担心,那就请回。”

何步崖觉得周身一阵寒意,低下头,不再与路可胥交谈,两人沉默,只管赶路。几日来平安无事,不知不觉已经出关。

算来,离开京城已有10余天,车队除了四辆空镖车以外,还有二十打家撑着门面,“义德镖”尽遣精兵良将护送少主走镖。但何步崖一路走来,都在细心观察路可胥的一举一动,眼见此人身形平常,也未曾展露武功,心想此镖极有可能有去无回,成为“死镖”,但左右想不通为何爹要冒险派自己来走这趟镖。众打家都知少主自幼习武,资质过人,一十二岁之时,已在“义德镖”中罕有敌手,加上这位不知底的路可胥,老爷对此人又大加推崇,此次剿灭白道会追回官镖应是志在必得。

出关后,天气越来越凉,好在众人都带了棉衣御寒,一件一件的都穿在了身上。只有路可胥,还是在京城一样的打扮,也未见他觉得冷,好像天气对此行无甚影响。一路上,路可胥也不怎么说话,自从上次和少主交谈完以后,再不和别人交谈,如需回话,也不是嗯,就是啊。休息时时常自己靠在树下闭目养神,怀中的条形包裹也从不离手,浑身散发之气,让人不想靠近,于是也就没有什么人和他说话,大家只顾围着少主鞍前马后的伺候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