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迷宫

这是一篇我为朋友的公众账号撰写的小散文,所传达的并非是消极的情绪,只是我一直认为我们思想的阴暗同样是生命的一部分,只有我们真正接受了我们无法改变的事物,才能去尽我们所能改变我们所能够改变的。


在我二十三岁的时候,很容易被时间所触动。
比如那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去,回忆那些让我沾沾自喜或者无地自容的情景,然后用这二十多年的阅历去评断一下当时是成熟还是幼稚。不过显然,成熟的事情一件也找不出来,在我回忆过去的过程中,似乎只有幼稚。
现在我已经三十三岁,回想起十年前,就连当时的这个时期也显得很幼稚,我竟然愚蠢到用二十多年的生命去评断我所经历的事物,这是多么无知和可笑,而且我可以打赌,在我四十三岁的时候回想起今天嘲笑的过去,也照样会说:呵呵。
我已经忘了,十三岁的我是否也曾做过这件事?一定做过,只是太远。
当我对这个世界又了解多了一些,这个世界就又陌生了一点。因为我越来越不理解这个世界,我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又为何物?
我突然发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迷宫里,那丰富多彩的表象蒙蔽了我,我遇见了浩渺如烟的书,我读它们,但当我从书堆中站起来的时候,仍然发现每一个转角都是我未曾到过的地方,而每一次回头都是个让我迷茫的景象。我见过静谧的镜湖,在这里,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有我和时间是运动的。我绕过灯塔,偶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片,那块碎片也不知是从我的哪个记忆力掉落的,上面只隐约的刻着时间,却没有完整的图案。
我意识到,不管是十三岁的我、二十三岁的我,还是三十三岁的我,亦或是以后的我,一直以来都未曾离开这个迷宫,以后也不会离开,我将不停的拾得过去的碎片,那每一块碎片都标志着我曾来过这个地方,但这个地方仍然是陌生的。
于是我曾对这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我并不害怕世界本身,亦或是在迷宫中不停的兜着圈子,而是对生命的恐惧——我实在不知道在迷宫中的生命有何意义,又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以及结束后我是否能够离开这个迷宫?亦或是我们根本就无法离开这里。
也许死亡如托马斯·曼所说,它是一种幸福,是非常深邃的幸福,是在痛苦不堪的徘徊后踏上归途,是严重错误的纠正,是从难以忍受的枷锁桎梏中得到解放;也许我其实是托尔斯泰笔下的那种害怕死亡得人,因为死亡在我的想象中死亡是空虚和黑暗,因为我没有看见真正的生命。
经历了许多以后,我对一个朋友说:不要为死去的人难过,因为我们终将去到同一个地方,早晚还会相聚。这个迷宫如此之大,我们凝视着手中捡到的碎片,从模糊的痕迹上辨别出它来自很久以前,却又不禁问自己,这是否仅仅来自于昨天?可怕的是:当你凝视画面越久,发现它越清晰,以至于我们觉得时间是这样的快,快到生命转瞬即逝。
现在,你还认为这个迷宫有出口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