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费城实验的来龙去脉

2017-05-18 都市怪谈 费城实验

​1752年,那是一个春嗯嗯嗯天,有一个老人,在费城的雷雨天放了个风筝。

对,我说的就是那个美国著名的政治家、科学家、革命家、记者、作家、出版商、慈善家,美国国父之一、共济会成员、英国皇家学会院士,曾经在法国为美国独立事业融资的本杰明·富兰克林。

通过这个“雷雨天放风筝的”危险实验,他发明了避雷针,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次实验的地点,就在费城,所以也被称为费城实验。

这个都市怪谈说完了,本文结束。

富兰克林放风筝想象图

开玩笑的。

今天我们说的费城实验可比富兰克林的费城实验要热闹多了,那是一个关于跨越维度、扭曲空间时间、检验爱因斯坦统一场理论的实验。

因为关于这个实验的所有说法来源于一位作家,所以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位作家开始讲吧。

1900年的3月2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洛克威尔市出生了一位可爱的小朋友,他爸爸妈妈一看这个孩子这么可爱,就起名叫做莫里斯·杰斯普(Morris Ketchum Jessup)吧(以上除了时间地点人物,其他都是我编的)。

杰斯普作者照

杰斯普这个孩子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从小就喜欢抬头看天,不过再看了几次太阳之后,他白天就再也不看了,改到晚上看,一看能看一宿。他爸爸妈妈开始很担心,后来听人说你家孩子看起来喜欢天文学啊?他爸爸妈妈才开始放心,原来我们的孩子不是因为看太阳把脑袋烧坏了。

果不其然,杰斯普确实对天文学非常的感兴趣,长大后,他还真的就申请了密歇根大学,学习天文学专业。可杰斯普的其他科目成绩不好,所以一直努力到了25岁,他才最终拿到天文学的本科学位。

紧接着,他又申请了研究生,并被分配到拉蒙特 – 胡塞天文台(Lamont-Hussey Observatory)实习,一年之后,26岁的他因为工作非常认真努力,顺利的拿到了硕士学位。

拉蒙特 – 胡塞天文台

又一个紧接着,他又申请了博士生,不过这一次他申请的是天体物理学,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不是搞物理的这块料,而且这次的博士学习打击了他,他不光发现自己搞不了物理,而且在前人的基础理论领域也搞不出什么突破来。但他还是在1931年认真做了学术论文,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他没能毕业,也没能拿到博士学位。

本来是一个挺正常的攀登学术高峰失败的故事,但他貌似对这件事情非常的介怀,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于是杰斯普终于开始跑偏了。

首先是他经常和让别人称呼自己为“杰斯普博士”,有的时候人家叫他“杰斯普先生”,他会马上纠正别人,“请叫我博士”。其次是他会有意无意的暗示别人他在密歇根大学等几所大学讲课,可是又不明说,反正话里话外的会提到,以至于后来把媒体都搞糊涂了,真的就在关于他的文章和书籍里写上了“密歇根大学天文学讲师”、“德雷克大学数学讲师”等等称号,他看到也不置可否,闹得这几所大学赶紧发声明说我们这可没这么个杰斯普讲师,别听人忽悠,尤其我们这里是学术机构,不是研究炼金术的,你们可别把这种人往我们学校安!

是不是看起来有些走火入魔了?

可见学术生涯的失败对他来说着实是个沉重的打击。

从此时开始,杰斯普的人生轨迹开始变得模糊,包括他的学历、职业乃至最后去世都开始出现多个版本,可见他生前对自己的经历有过若干版本的编纂,以至于到最后他的故事连他的传记作家都讲不清楚了,在时间上也出现了多个版本,不过现在不急,咱们慢慢往下说。

既然学术这条道路走不下去了,杰斯普就开始琢磨别的了。

这里要提到另外一个“学者”——大名鼎鼎的神秘主义者、灵媒、探险家、神学会创始人海伦娜·布拉瓦茨基(Helena Blavatsky)。

海伦娜·布拉瓦茨基

这个姐姐的故事很传奇,最著名的就是1849年开始她一系列的环球旅行,去的都是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什么探访北美印第安古部落、中南美古文明、到印度寻找上古精神力量、到西藏修炼通灵能力等等。

后来她写了几本书,都卖的不错,本身也是个敢闯敢干的人,所以又了很多信徒,创办了1875年名利双收之时,就创办了一个叫做神学会的组织。

她的理论是说,在这个地球上有不同的信仰,这些信仰里面都有共通的内容,这部分共通的内容就是“古智慧”——某个高等文明教会了这个地球上所有的古民族文明,然后他们神秘的消失了,我们的世界现在所存在的所有宗教、神话,统统都是描绘这个古文明的不同版本。在这个理论体系内,还包含了姆大陆、姆文明等内容,而她所创办的神学会是一个复合宗教,教旨就是寻找、复原这个“古智慧”。

神学会LOGO

后来到了20世纪,这个印欧大陆“古智慧”理论成了纳粹神秘学和人种学的理论基础之一,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到了二战后,海伦娜·布拉瓦茨基的理论是一种流行文化,很多人都喜欢她这个调调,毕竟人家是用双腿走出来的理论。除了今天说到的杰斯普,还有《上帝的指纹》(Fingerprints of Gods)、《失落的约柜》(The Sign and the Seal)等书的作者格瑞姆·汉考克(Graham Hancock)也是布拉瓦茨基理论的拥护者。

杰斯普在学术受挫之后,毅然决然的开始投身于神秘学领域的研究。

就在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影响杰斯普的大事件。

1947年6月24日,飞行员肯尼斯·阿诺德(Kenneth Arnold)在飞行的时候向飞行控制部门报告,说他在西雅图旁边的瑞尼尔山(Mount Rainier)见到了9个不明飞行物。当塔台询问他不明飞行物形状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后,描述说“看起来像是个会飞的碟子”,从此,飞碟的故事经过了媒体的渲染,成为了这个时期另一个流行文化。

肯尼斯·阿诺德和他的目击还原想象图

时间来到了50年代,此时的杰斯普潜心研究布拉瓦茨基的理论和飞碟的故事已经有了很多年头,他变成了一个UFO学家,不过变成UFO学家也是因为这个行当能养活自己,他自从学术道路失败之后,就没有固定工作,这时候他已经有了多个身份“UFO学家、摄影师、探险家、作家”等等的名头,在发表了几份关于UFO的文章之后,他挣了些稿费,有了饭吃,所以他坚定了搞神秘学研究的信心,一个正规大学教育出来的天文学人才,现在彻底成了一个神棍。

杰斯普虽然不是一个学术专家,但这个人的聪明才智确实很高,他对流行文化的嗅觉也非常敏锐,这些在他早起的文章和书籍里都是事实,他的书里几乎包括了当时大众流行文化里面的一切因素:古文明、外星人、UFO、政府阴谋论等等。即便如此,在那个时代也有一大堆比他更有名的作家在写类似的东西,比如瑞士作家伊利希·冯·带你啃(Erich von Däniken),他写的《上帝的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就是一本讲外星人、UFO、古文明这三个流行因素结合起来的畅销小说,在当年火爆一时,杰斯普在1955年的时候,也模仿带你啃写了一本名叫《UFO案件》(The Case for the UFO),可除了里面的案例以外,理论调调都还是带你啃——或者说是布拉瓦茨基的东西。虽然没什么信息,但在当时流行文化的大背景下,这本书卖的不温不火,反正能够养活自己,于是他再接再厉,在次年又写了第二本书《UFO与圣经》(UFOs and the Bible),但这本书的手稿写的太长了,为了多赚点钱,他用剩下的手稿在同年又出了另一本书《UFO纪年》(The UFO Annual )。这两本书打击了他——因为市场上此时类似的陈词滥调实在太多了,所以这两本书的销量比起第一本来一落千丈,就是个赔钱玩意,连本来挣的一些钱也都陪到了出版市场里面,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写,也就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扯扯淡罢了,做到小有名气都难,就别说千古留名了。

杰斯普和《UFO案件》首版

于是,经过冥思苦想,终于,在1957年,一个迄今为止都无法解开的未解之谜诞生了。

不过别误会,这个未解之谜并不是所谓的“费城实验”,而是这个“费城实验”的背后真相。

1957年,他新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UFO扩展案件》(The Expanding Case for the UFO),记录了一件发生在1955年-1956年的事情。

在杰斯普的《UFO案件》出版不就之后,美国海军研究局(Office of Naval Research,简称ONR,地址:Washington 25, D.C)收到了一个寄给ONR局长,美国海军上将N.福斯(Admiral N. Furth, Chief, Office of Naval Research)的包裹,这个包裹是从德克萨斯州的塞米诺尔市(Seminole, Texas)寄出的,包裹的正面上写着“复活节快乐”。

当时ONR并没有公开这个包裹的事情,不过这也理所当然——作为一个政府部门,每天要收到不知道多少写给政府高层的信,谁知道它是恶作剧还是什么玩意。

在之后的7月或者8月(ONR的档案中没有提到具体日期,只能按照“收到包裹后的3个月”这个信息推算),在ONR的一次内部通讯中,一位叫做达瑞尔·李特的负责ONR航空计划的少校(Major Darrell L. Ritter, U.S.M.C. Aeronautical Project Officer in ONR)写给了他的上司悉尼·事儿逼(Sidney Sherby )上校一封信,这封信主要汇报最新的航空计划进展,中间就提到了这个包裹,事儿逼读完了李特对这个包裹的节选后,对这个包裹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就招来了ONR里面负责特别项目的官员乔治·胡佛(George W. Hoover)来一块研究这个包裹。

这个包裹里面就是一本平装版的杰斯普的《UFO案件》,不过为啥引起ONR的注意了呢?因为这本《UFO案件》的空白位置被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注释。

这些注释用三个不同颜色的墨水写成,里面的书写逻辑非常混乱,不光乱用大小写,就连语法也是错误百出,前言不搭后语。在ONR分析了一下后判断应该是由三个不同的人所写的,这三个人的母语都不是英语,因为写作水平都一样的低,三个人在这本书的注释里展开了一番讨论。

《UFO案件》的注释照片

ONR从出版社找来了一位编辑,米歇尔·安顿小姐姐(Miss Michael Ann Dunn,一说是ONR雇佣员工,具体职位不详),安顿姐姐花了大量的时间把这三个人的手写注释按照顺序和分类整理成文,然后ONR再根据安顿小姐的整理,给这三个人不同的标签。

这三个人被称为“A先生”、“B先生”和杰米(Jemi)。

因为A和B在整个注释里都没有出现名字,但第三个人自称为杰米,所以就给了这么三个代号。

有意思的是,A和B对杰米说话的时候自称“双胞胎”(Twin),杰米称呼他们的时候是“吉普赛”人。

这三个人聊的这么热闹,都在聊些什么呢?

就是针对杰斯普的这本书里面出现的UFO事件进行点评。

让咱们来模拟一下内容吧:(后面标注了英文的就是原文)

A:地球人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B:我看未必,你看这个杰斯普所调查的1947年那次UFO的目击事件,他们并没有掌握绝对的证据。

A:没有掌握证据,但他们还是发现我们了。

杰米:不要吵了不要吵了,你们这些吉普赛人来到这里就不能老实呆着么?

A:我们大老远过来,可不想现在就暴露出来,还记得之前暴露自己的种族的下场么?

杰米:你们这些吉普赛人就是这样,明明怕的要死,还非要到处向世人显示自己,预告灾难,就像几个世纪之前,你们非要有人站出来和别人说’我们来自……’,有意义么?(… only a Gypsy will tell another of that Catastrophe. and we are a discredited people, ages ago. Hah! Yet, man wonders where “we” come from…)

B:不要再和他继续说了,我的双胞胎。(No, My twin…)

A:我们曾经有那么快乐的时光,但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除了留下的音乐和哲学,还有快乐本身,然后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ours is way of life, time proven & happy. We have nothing, own nothing except our music & philosophy & are happy.)

总之,就是这么个套路。

你可能会觉得吃惊,这个2B玩意,竟然会让ONR研究?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读者都是傻子?故意写这种2B故事来骗我们玩啊?

不是,我写的都是真的,而且你看见的基本上都是原文引出。

你要知道,这个注释出现的时间是1955年,距离现代人类第一次目击UFO刚刚过去8年,而且这8年间,人类还笼罩在二战的阴影中,因为大量的战争档案被封禁,阴谋论、神秘学充斥着整个社会,当然也会影响美国政府机构,所以ONR当时也是很懵逼的,这注释写的头头是道,热火朝天,要说是恶作剧吧,之前也没见过这个套路的恶作剧啊,而且里面确实出现了一些航空学数值计算方法,这也是ONR为啥会感兴趣的原因,可要说是真的吧,仔细研究发现这些数值计算都没有什么用处,而且涉及的其他信息太模棱两可,太玄幻。

ONR在整理这个注释后,发现这三个人并没有给出什么确定的信息,全都是隐喻、映射,所以无法提取有价值内容,其实他们还是提取了一些,就是碍着他们是政府机构的面子,羞于启齿,毕竟花了时间研究这个东西,烧了纳税人的钱,要是直说估计得被人放火烧家,所以在1957年的报告中支支吾吾的讲了一下他们在这次研究中的发现。

还是由我来把他们说不出来的话说了吧:

这三个人是来自于宇宙的两个种族,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移居到了地球上,并且教会地球居民音乐、哲学和其他文化,并扶持了几个高度发达的文明,然后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扶持的文明都灭绝了,传下来的只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然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就不再帮助人类了,隐居了起来,然后跑到杰斯普的这本书上去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聊的,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好高兴。

很诡异的是,一家在德克萨斯加兰德市(Garland)的叫做瓦罗的印刷公司(Varo Mfg. Co,),竟然接到了一个订单,这个订单就是印刷100本带有这个注释《UFO案件》限量版。

eBay上正在卖的瓦罗注释版

谁是这个限量版的下单者说不清楚了。

1957年杰斯普在《UFO案件扩展》里面说是ONR为了研究这本书,准备下发各单位而下的订单,瓦罗的订单记录里也显示是ONR里面的人下的订单,可是ONR说他们没有这么个人。到底是ONR为了掩盖自己的愚蠢不承认,还是下单者另有其人不知道,不过以知道的是,这个限量版很值钱,100本的大部分后来都流落到市场上去了,要说ONR为了研究用印了100本,最后这些书还都被人给卖了,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还有个疑点就是,瓦罗公司订单上的印制日期是1957年,和ONR收到这本书的时间差了两年,1957年ONR已经结束这个荒唐的“研究”了,我觉得这已经非常能说明这本书到底是谁下的单了。

eBay上目前这本书的价格719美金,可见这本书也并没有多畅销么。

就在ONR为了这么个玩意忙活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作者杰斯普突然对外声称说他也收到了两封信,收信的日期分别是1956年的1月13日和1956年的5月25日,寄信者自称叫做卡洛斯·米格尔·阿连德(Carlos Miguel Allende),这两封信都是从德克萨斯州寄出的,这个信里比ONR得到的那个注释就详细多了,里面的内容简直爆炸。

阿连德的第一封信透露,在这个宇宙中,存在两个类型的种族,一个被称为LM,一个被称为SM。LM的种族是两栖动物,大部分时间活在地上,但可以下水;SM是水生动物,只能在水下生活。LM的种族喜欢传播文明,并在宇宙中广泛培养文明,我们的地球的早期文明就是LM这个种族带来的,而SM种族完全相反,他们喜欢毁灭文明,我们的地球早期文明就是被SM给毁灭的。(地球:我真是日了狗了)这两个种族在宇宙间广泛存在,活动频繁,但LM和SM的冲突导致一部分LM种族流落到了地球上,他们虽然有先进的科学技术,但并不愿意在人类面前展示,不过当代仍然有一些人获得了LM的超级科学力量。

第二封信中,阿连德给了一个更加真实的事件,他声称二战的时候,ONR在1943年的10月28日,做了一个秘密实验——他们找到了一艘正在费城船坞的维修的驱逐舰埃尔德里奇号(USS Eldridge DE-173),然后通过变更维度的方法让它从船坞中消失了,这艘船立刻在320公里之外的纽约的诺福克港(Norfolk)出现了,然后又再次消失,回到了费城。这和变戏法一样的神器传送术显然是成功了,船没动地方竟然改变了位置。不过这次传送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那就是船上的水手精神受到了一些影响,很多船员眼前看到强光,即便在多年后,还是有不少当时的船员经常看见火光,海军怕这个实验的结果对士气有影响,就关闭了这个实验,并销毁了所有内容,掩盖了实验痕迹。

驱逐舰埃尔德里奇号

这就是著名的所谓“费城实验”。

在杰斯普收到的信中,对于费城实验的提及其实很少,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这个实验的过程,也没有提到具体的技术原理或实验过程,只有一个从费城到纽约又回到费城的实验结果,所采用的技术是高度保密的维度传送技术。

不过这里有一个我没想明白的事。

如杰斯普或者说这个阿连德所声称的时间,1943年的10月28日,美国正在准备进攻塔拉瓦,半年前,美国人刚从日本人手里抢到了瓜达卡纳尔岛的亨德森机场,虽说这个时候美国已经开始翻盘,但并没有稳操胜券,况且在几天后的塔拉瓦战役中,美军遭到了日军的顽强抵抗,开战76小时将近1700人阵亡,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

为什么要写上面这段话呢?

试想一下,作为一个士兵,你是想眼前看见火光呢?还是战死?那么再想一下,作为一支军队,你是想一些士兵眼前看见火光呢?还是想让他们都战死?

眼前看见火光这算个毛的事啊?直接传送一支舰队去干了东京湾、佐世保和吴军港不就得了?或者穿装甲师团到日本本土登陆啊,还至于和日军死啃塔拉瓦、新几内亚、硫磺岛和冲绳?还跳个毛的岛啊,要知道盟军太平洋战争的伤亡总数超过了160万,既然掌握了这么核心的科技,让几千个海军士兵看火球,单是换1944年冲绳那20万伤亡也够本了啊!你告诉我海军因为士兵看见火球就把这个科技给掩盖了!?

其实不止我这么想,有很多人都这么想,所以后来才有很多人出来不停加工这个费城实验,不过请记住,费城实验的原版就只有这些信息。

不说那么多废话了,说点干货吧。

费城实验在时间上不可能存在的证据就是,这艘埃尔德里奇号驱逐舰在1943年10月28日根本就不可能在费城,1999年4月,埃尔德里奇号的退休船员有过一次聚会,费城一个报纸就跑过去采访,问这些船员到底有没有费城实验?结果这些退休船员说埃尔德里奇号压根就从来没停过费城,为了证明,后来还向该报提供了1943年1028日甲板日志的翻拍照片。

1943年1028日甲板日志照片

那么当时埃尔德里奇号在哪呢?

埃尔德里奇号是1943年2月22日下水的坎农级护卫驱逐舰,1943年7月25日开始兵装,1943年8月27日入编,但直到9月,这艘船一直都停在纽约,10月的时候进行了第一次冲浪巡航,冲浪巡航是所有下水新船都要做的测试,要在实际航行中检查密闭性、轮机、航速等等指标,不过埃尔德里奇号这个冲浪巡航的地点离费城有点远,直接开到巴哈马群岛去了,在退休船员提供的甲板日志里的坐标,清楚的表明了当时的位置。

所以说所谓10月28日埃尔德里奇号在费城做实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不过你肯定得说费城实验是军事机密,退休船员知道个屁!别着急,往下看。

这艘船从1944年1月4日到1955年5月9日开到了地中海支援北非战场,表现非常不错,1945年5月28日调往太平洋战场,参加了塞班、冲绳两个区域的作战,之后就一直留在这个区域一直到1945年的11月,1946年6月17日退役,1951年1月15日被卖给了希腊,改名里昂号(HS Leon D-54),服役到1992年的11月5日退役,后来因为波黑战争再次征调服役,最终于1999年11月11日退役,之后被当成废料卖给了一家贸易公司。

这条船一直非常健康,活蹦乱跳的活到了1999年,除了45年在塞班岛触了个礁(刚开始以为是触雷)外,没出过大毛病,没有过大修记录,航行日志也没有过任何空白。

这就是为什么退休船员能够提供日志的原因,因为这艘船已经被卖破烂了,日志成了纪念品,他们的聚会正是为了纪念这艘船的退役,给船送葬呢。老船员们来自各个时期、各个地方,大家在听到费城实验这个说法,都是哭笑不得,当时就有人拿出来了航行日志扇媒体的脸。

最有意思的是,杰斯普或者阿连德所说的ONR主导费城实验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因为ONR是一个海军研究机构,战后才被提起来,真正的成立时间是1946年。

1996年9月,“费城实验”传遍了大街小巷,ONR也无奈,站出来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美国海军在二战期间做过什么空间、时间、维度实验,实际上连针对雷达的隐形技术在1943年都还在雏形阶段,因为这时候雷达在战场的应用刚刚6年,所谓的费城实验只是一个科幻小说。

不过ONR不发这个声明还好,发了反而让阴谋论者们高潮了。

杰斯普在1957年,把ONR的书的故事、他收到的这个阿连德的信的故事,统统都写到了那本《UFO案件扩展》里面,并且他还主动联系了ONR,说他怀疑这个阿连德就是你们收到的那本《UFO案件》注释中的那个A,因为在写作习惯上、错误上,这个阿连德的信和A的写作方法很像。ONR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收到书了?杰斯普:啊?那什么,今天天气不错啊,拜拜。

本以为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本书会造成轰动。结果……

他的出版商找到他,问他能不能别再继续写这类书了,根本卖不出去。

杰斯普又赔了。

他想不明白这么火爆的故事,连ONR都牵进去了,为什么读者不买账呢!?

想不明白就对了,瞎编乱造的玩意怎么可能会有人买账啊?就说是流行文化,你也不能把人当傻子骗啊,这种漏洞百出的破玩意,随便有点脑子的人也能看出破绽啊,再说ONR又不是皮包公司,人家面对媒体质询就是保持缄默,我什么态也不表,甚至我根本就不说我认识这个杰斯普,想靠我炒作?没门!

这回杰斯普就郁闷了,而且是真的郁闷了,重度的。

他非常消沉,一方面是写作事业受到的打击,一方面是实在没钱了,之前写那点破玩意的钱全都仍在印刷厂了,这回真是玩完了。

1958年-1959年,他和很多朋友透露过自己抑郁的事情,还对和他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说他不想活了,因为自己的经济情况很拮据,也因为没有人相信他,不过他仍然坚信“费城实验”是真事,阿连德的信也绝对是真的。

接下来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杰斯普自杀了。

但为什么说乱了呢?因为关于杰斯普故事的版本乱了,几乎每一本提到杰斯普的书所说的口径全都不一样,我把几本书里的信息整理了一下,理出来了一个时间线。

大概在1958年8月的时候,杰斯普找到了生物学家一碗·屉·三德子(Ivan·T·Sanderson),和他说“我觉得有些事会发生,所以我把研究材料都给你保管!”,然后就把一本注释版的《UFO案件》和他的一些研究材料交给了三德子。这个说法来自于一个叫雅克·瓦力(Jacques Vallee)的一本书,书名是《启示录:和外星人的联系和欺骗》(Revelations: Alien Contact and Human Deceptions)的第201页,这是一本渲染阴谋论的书,主要说法是美国政府暗杀了杰斯普。

不过这件事情本来很好求证,不过1974年三德子死了,所以就说不清楚了。但据三德子的亲友后来提供的线索说,三德子根本就没收到过杰斯普的遗物,甚至三德子和杰斯普本人根本就不熟。

绝大部分写到杰斯普的书里都提到在他死前的1959年4月中,他曾经给一位瓦伦丁博士(Dr. J. Manson Valentine)打电话,订了一个和他的约会,说在费城实验上有了重要的新证据,可他并没有赴约就去世了。这个说法最早出现在《百慕大三角洲》(The Bermuda Triangle)这本书的第116页,作者是神秘学家查理·玻璃瓷(Charles Berlitz),这本书还有另外一个作者叫威廉·沫儿(William L. Moore),他后来在他自己的另一本书里《费城实验:隐形计划》(The Philadelphia Experiment: Project Invisibility)里也引用了这个说法。

不过非常懵逼的还是当事者,在瓦伦丁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详细查了和自己订了约会的人,然后表示并没有杰斯普,不过这件事情被沫儿先生解释为“瓦伦丁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压力说谎了”。

这些书和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个共同点不用我多说了吧。

1959年的4月20日下午6点半,在佛罗里达的大德县(Dade County)一个公园内,杰斯普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1958年款雪佛兰中。被发现的时候,他坐在驾驶位上,已经没了心跳和呼吸,车内有高浓度一氧化碳,玻璃上夹着一个管子,管子连着汽车排气口。警方迅速实施抢救,在给他使用了100%高浓度纯氧后,仍然没有体征,最后与晚上22:30宣布死亡。

杰斯普的死亡证明

对于他死亡的调查很快就结束了,警方宣布一起明显的自杀案件。

因为对他身边的人和家人简单展开询问后,发现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陷入重度抑郁,并多次表现出自杀倾向。他也长期服用抗抑郁类药物,他的医生留有开具的处方。

不过阴谋论者、神秘学家们立刻就沸腾了。

马上就有人指责政府暗杀了他,因为他掌握了政府的秘密。

1963年,第一个阴谋论的著作出现了——文森特·假滴斯写了一本书,名字叫《隐形的地平线:海洋中真实的秘密》(Invisible Horizons: True Mysteries of the Sea),这本书除了肯定费城实验确有其事之外,还声称ONR参与掩盖费城实验和杀害杰斯普的事实。

《隐形的地平线:海洋中真实的秘密》

接下来在1978年,乔治·辛普森写了一本科幻小说,叫《稀薄的空气》(Thin Air),里面就提到了ONR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实现了物质在空间传输,不过他也没忘了捎带手写一段ONR如何掩盖这个实验。

最火的书,也是给费城实验最大推力的一本书就是威廉·沫儿的《隐形计划》了。

《隐形计划》

在这本书里,费城实验被完整加工,变成了一个详尽的,有理论基础的版本。

他声称根据他的调查和走访,当时的情景是船员突然看到了巨大的蓝光,很快整条驱逐舰就被笼罩在了蓝色的光团内,视线开始变得扭曲,然后感受到了高热,很多人因此失明,有不少船员在这次实验中死亡,而且船体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害,有些船员的死状非常恐怖,和船融为了一体,还有一些人因为目睹了恐怖的情况,变得神经失常。

这次实验室根据一个爱因斯坦的隐藏理论而进行的,这个理论提供了扭曲空间的基础,不过因为这个理论一直无法在实验室实现,美国政府因此头疼了很多年,不过他们收到了一个外星人的来信,也就是阿连德的注释,在这个注释里,阿连德教会了美国政府如何使用这个理论,并最终促成了费城实验。

从沫儿这本书之后,后面的理论就炸了。

比如保罗·紫紫(Paul Violette)在他的书《反重力推进的秘密》(Secrets of Anti-Gravity Propulsion)里说这是美国政府的反重力推进技术。

还有流传到中文圈子之后,键盘科学家说这是一种使用放大电子管来弯曲周围光线和无线电波的隐形技术。

总之,这个理论越说越邪乎,越说越真。

1984年,好莱坞盯上了这个剧本,拍了一部《费城实验》,从此之后,费城实验成为了一个难辨真假的都市怪谈,尤其是不少中文媒体的编辑压根就没看过这部电影,但估计是他三姑转发的朋友圈里面用了这个电影的剧照或者截图,然后他就把这个剧照拿来写新闻了。

中文某著名军事论坛中宣称的珍贵资料照片

一时之间,费城实验存在与否似乎没有人争论了,而费城实验的理论依据倒成为了争论的焦点,这就彻底模糊了焦点,让很多人认为这个实验是真实的,只是里面混杂着一些不实理论罢了。

费城实验之所以富有生命力,流传多年,这里面有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军方”。我们在平时喝酒聊天的时候,一提到“军方”,尤其是“美国军方”,总是因为他们的保密工作而使得话题蒙上一层神秘色彩,毕竟军方一保密,老百姓就不明真相了,所以阴谋论就开始流行。而再看费城实验这个故事,你会发现就算是我解释了这么多,ONR也出来辟谣了,但还是缺乏最有效的证据,换句话说,阴谋论者仍然可以把当年老兵的论述、ONR的辟谣解释成这个阴谋论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从杰斯普这个人下手来讲这个故事的原因,这个事情的结局,也还是要回到杰斯普的个人身上。

1986年的8月22日,《科罗拉多百年纪念新闻》刊登了一篇专访,专访的人叫做卡尔·梅莱蒂斯·艾伦(Carl Meredith Allen),终于揭开了发生在30多年前的真相。

卡尔·梅莱蒂斯·艾伦接受采访照片

艾伦出生于1925年,曾经做过商船船员,很年轻的时候就被诊断出了精神病,而且拿到了大家都梦寐以求的精神病人证书,属于可以随便杀人的。不过他疯的不厉害,就是有的时候有点幻想,不犯病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他的幻想基本上就是自己是个外星人,或者自己和外星人是哥们儿之类的。

卡尔·艾伦的出生证,证明他不是外星人

​这个人疯归疯,可他还是个科学爱好者,只不过没收过高等教育,但这不妨碍他从科幻小说里面学习了相对论的知识。

1955年《UFO案件》出版,他买来一看,惊了,这不就是写的我么!于是他提笔就给作者杰斯普写了信,而杰斯普也给他回了信,两人笔交了一阵子,觉得对方兼职就是知己啊!两个人的宇宙观如此相近,应该在一块做点什么大事。

于是两人策划出来的大事就是给ONR写个信,可考虑到每天给ONR写信的人太多了,所以用了一个在当时比较吸引眼球的做法,就是在书边上写注释,而且分成几个人写,写的似是而非,又非常贴近书的内容,制造一个“这是一本地球人不小心猜到了真相写出来的书,然后这本书被外星人发现了,做了批注,说他写的很好,很对,发给你们ONR学习一下”的假象。

不过这本书扔给了ONR,那边没什么反应,于是杰斯普坐不住了,主动联系了ONR和媒体,说他也收到了两封信,信的署名就是阿连德。阿连德这个名字就是艾伦的变形,而卡尔·米格尔·阿连德就是卡尔·梅莱蒂斯·艾伦的变形。这两封信确实艾伦写给杰斯普的,但这不是唯一的两封信,二人在此之前有大量的通信。

在假装不知道ONR得到的书里内容的情况下,他的手里的信的内容竟然和书里注释的内容相同,而且大同小异,神奇不神奇?

不过在ONR的注释里面,通篇没有提到”费城实验“的事,这很显然是因为ONR自然知道有没有费城实验这回事,所以费城实验的内容只在杰斯普拿出来的阿连德信件中才有提及。

一直到1986年,艾伦在接受这篇专访的时候,精神病还是没有好。捏造了费城实验这件事让他觉得心里很不安,但他仍然相信他所描述费城实验的理论依据是正确的,他声称自己是世界上能够理解爱因斯坦的统一场理论的四个人中的一个,因为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爱因斯坦,他的精神病就是人格分裂,爱因斯坦就住在他的体内,有的时候会在他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出来写论文发表什么的,你们看见媒体中的那个爱因斯坦是个冒充者罢了。

他还声称自己在时间旅行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你可能还是觉得这也是阴谋论的一部分,一个人出来背锅,掩盖政府阴谋对吧?

在《科罗拉多百年纪念新闻》的后续调查中,找到了一张艾伦的船员证,船员证是美国商务部批发的,发证时间是1943年8月20日——费城实验两个月之前,证件编号是Z416175,这个编号在杰斯普的1955年出版的《UFO案件》里面就出现过,被描述为美国军方的一个秘密实验项目的项目编号。

卡尔·艾伦的船员证

​也就是说,这个艾伦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也不是真话。

他并不是看到了《UFO案件》这本书后才认识杰斯普的,而是这两个人本来就认识。

自由作家罗伯特·格尔曼(Robert Goerman)对这个事情也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于是他按照艾伦船员证的出生地址去寻访了一圈,在艾伦的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的新肯星顿(New Kensington)市,他找到了艾伦的家族成员,在采访之后发现艾伦的父亲和杰斯普是朋友,艾伦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杰斯普。根据家人对艾伦的回忆,这个人从小就是家庭问题成员,自闭、孤独、脾气不好,天天和家人产生矛盾,经常把自己关在屋里搞所谓的科学研究,是个民间科学家,但又没受过正规教育,家里人都不敢和他说话。

这么看来,《UFO案件》里出现了艾伦的船员编号完全不是一个奇怪的事了。

1986年,杰斯普的家人也公开了杰斯普的一封家书,这封信是1958年他最落寞的时候写给家人的,里面承认了他做了一个恶作剧,他和一个朋友策划捏造了一个事情,他表示对这个事情的后果有些担心。

虽然这封信里没有写他在担心什么,不过很简单,这件事情已经忽悠了ONR,也就是忽悠了政府机构,而里面前后矛盾的东西又太多,他的书又没有达到预期的火爆,所以担心政府的调查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埃尔德里奇号消失参加实验是不是空穴来风呢?如果没有这么一件事,那么艾伦的脑洞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就冲着在1955年有这个想象力,那艾伦被称为天才也一点都不过分。

不过很遗憾,艾伦不是天才,就是个神经病人。

因为根据1996年ONR公开的实验档案,在1943年,确实有过一次看起来和费城实验有些相似的实验,可这个实验场地在纽约,不在费城。

1943年,驱逐舰恩斯特龙号(USS Engstrom DE-50)参与过一个实验项目,在船上搭载一个巨大的电磁线圈,想通过发射巨大的磁场以达到隐形的目的。这个实验项目是加拿大、英国、美国共同参与的,英国在前一年曾经在轻巡贝尔法斯特号上安装过相同的设备(HMS Belfast C35

),但不论是在英国还是在美国,这个实验都失败了,因为没有任何效果。

恩斯特龙号

在恩斯特龙号上进行实验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保密级别多高的实验,实验场所就是纽约诺福克港,在整个实验过程中都有人在岸上看到了恩斯特龙号上发射出了巨大的蓝色电弧,港口上曾有大量的群众都目击过这个实验。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军方的实验,所以还是有保密项的。诺福克港临近大西洋,当时德国在走一战的老路,搞潜艇战,为了避开可能存在的德国潜艇,经常会在一天内通过切萨皮克和特拉华运河(Chesapeake and Delaware Canal)——也就是连接纽约和费城的运河,走上一个往返。对于岸上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或者说的再准确点,对于当时在岸上看热闹的艾伦来说,这就成了“突然消失,传送到纽约再传送回来”的“不可思议”现象了。

这很有可能就是艾伦和杰斯普捏造费城实验的来源,不过艾伦和杰斯普已经都去世了,两个人活着的时候真真假假编了太多的信息,故事是怎么编出来的已经不为人知了。

但我们仍然知道“费城实验”的真相——这是一个做梦都想成为畅销书作家和一个做梦都想成为疯狂科学家的两个人凑在一起,用生命编出来的故事。

我在最后大胆猜测一下,杰斯普死前会不会在想: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我自杀,而且死的非常诡异,我诡异一个给你们看看!我让你们都不买我的书!现在政府都把我灭口了,我看你们买不买!哼!

参考资料:

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aham_Hancoc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lena_Blavatsk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rris_K._Jessup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ffice_of_Naval_Researc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iladelphia_Experimen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SS_Eldridge_(DE-17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SS_Engstrom_(DE-5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MS_Belfast_(C3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njamin_Frankli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rich_von_Dänike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dentified_flying_objec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van_T._Sanderson

书籍:

“Varo Edition” THE CASE FOR THE UFO
https://cassiopaea.org/cass/Varo-Jessup.PdF

HOAX: The Philadelphia Experiment Unraveled P.J. Dowers ISBN: 9781620301807

文章:

http://www.starfiretor.com/PE/BiographiesPhotos.htm

https://skeptoid.com/episodes/4016

http://www.straightdope.com/columns/read/523/did-the-u-s-navy-teleport-ships-in-the-philadelphia-experiment

http://zh.buzzhand.com/post_330837.html

http://windmill-slayer.tripod.com/aliascarlosallende/id2.html

Dr? Morris K. Jessup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本人,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