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红衣男孩的悲剧

2017-06-23 都市怪谈 再谈红衣男孩

注意:本文中含有关于性癖好、性行为及性心理内容,仅做学术论据,切勿模仿!

本文为了保护当事者极其家人隐私,故全部使用化名,并去掉了可能会对其家人造成困扰的具体信息,仅希望凭收集到的证据和一些个人浅见还给此事一个真面目,让各类无端传闻不再继续发酵,也望死者能够安息。

2009年11月7日,腾讯的重庆本地网站大渝网刊登了一条发生在重庆的意外死亡新闻,当时也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可是在一个月后的12月9日又发了另一条事后调查的新闻,正因这条新闻,引起了网上无数妖魔鬼怪兴风作浪,不过类似的情况我们在中文网络圈子里也是见怪不怪了,这条新闻是如何引起长时间的讨论和联想的呢?我们从头慢慢说。

11月5日中午时分,死者的爸爸老张回到了位于重庆巴南区的家中,结果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锁,于是他就绕到了屋子的后面,结果发现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虚掩着,而且用来封堵后门两块大模板和一根钢筋都被拆下来放在了旁边,他心里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对劲。

当他走进了屋子之后,眼前的一幕让他惊讶地合不拢嘴。

他13岁的独生子小张挂在了屋子的正中间,而且情形非常的诡异,诡异到让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身上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裙子上还别着一朵白花,老张认出这是小张堂姐的裙子。小张的手脚被绳子捆绑,双手挂在屋梁上,全身其他部位都扎扎实实地被绳索捆着,双脚离地几厘米,脚上还挂着一个大秤砣,旁边有一条长椅被推翻在地,屋内乱七八糟,衣服被翻出来扔了一地,旁边的床上散落着小张的随身物品:电子表、书包、计算器、手机、光盘等,另外桌子上还有两包方便面。

 

移除
现场尸体照片

​他一看到这个情景,赶快过去想把儿子放下来,可当碰到儿子身体的时候,他发现儿子的身体冰凉,显然已经死去很久了,他顿时头皮发麻,因为眼前的情景实在太过奇异,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随后,老张向警方报警。

巴南区刑侦队的刑警很快就赶到现场并开始现场调查。他们发现死者小张贴身穿着一件女士泳装,也是他堂姐的衣物,除了这件泳装和外面的红裙子以外,没有任何衣物,在查看尸体是发现他有一些轻微的挫伤,大腿、双手、两肋、脚踝上方有绳子勒痕,另外在额头上有一个小孔,不过没有任何血迹。

 

移除
尸体照片

​在进一步整理遗物时发现,小张的书包里还有32块5毛钱现金。

以上就是对案发现场的完全描述了。

等到傍晚的时候,市公安局的刑警与法医也一同赶到了现场,法医在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查后判断,小张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推断的日期是11月3日或者4日,同时取走了尸体的部分样本进行回城里进行进一步的化验。

与此同时,和丈夫一同在江北区打工的老张妻子也回到了家中,夫妻两人抱头痛哭。

第二天,大渝网的记者到达了案发现场,开始采访。

记者看到了还停在房间内的小张的尸体,并详细了解了老张家的具体情况。

老张和妻子两个人在江北区打工,孩子则在位于巴南区老家的某个中学上学,是住校生。平时每个周末小张都会到江北区的二人的住处去过周末,但10月24日小张到去找父母的时候和他们说,10月30日放学后,他想回农村的老屋去自己呆着,就不来江北了,还说学校要缴资料费。

于是,他们给了孩子几百块钱饭费和资料费,25日周日孩子照常离开回到学校,此后他们再次见到小张时,小张已经变成了尸体。

随后,大渝网的记者以“小张表姐”的身份到达了小张所就读的学校,并见到了小张的班主任老师。据班主任回忆,小张10月30日星期五离开回校回家,应该在11月1日回到学校,但当天他在检查学生到校情况的时候立刻就发现小张没有回来,于是就立刻向校长汇报,校长也立刻就和孩子的父母联系,但据老张说,自己的手机刚好在那时坏了,所以没能接到校长的电话。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刚好有一个巧合,就是学校在闹流感。当天有30多个学生没有到校上课,所以校长就认为小张可能也是得了感冒,所以没有再进一步的继续联系他的父母。谁知这件事一搁置,就出了这种悲剧。

当时大渝网的记者问起校长如何看待这次学校的疏忽,校长表示很惊讶——他并不认为这件事学校有什么疏忽,30多人没有到校,学校不可能因为一个学生不来就派人到他们家里去看,并表示如果小张的家长不服,那么可以到法院去起诉,到时候如果法院有所裁决,那么学校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

在学校采访的期间,记者也询问了小张的同班同学,同班同学表示小张是一位不爱说话、很老实的学生,成绩在班上排中下,上周五放学的时候他也一切都正常,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这个描述和老张家邻居的描述也非常相符,他们家旁边住着一位70岁的老人,这位老人也说这个孩子很老实,从来不惹是生非,就是成绩不太好,很贪玩。

在问及孩子生活上是否有什么怪异的癖好时,家长和邻居都表示没有发现过,这孩子平时是个很正常的人,没有再他们面前穿过女装、也没有展示过任何性癖好。

嗯,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这篇报道的导向还算是比较正常,没有什么偏向,也没暗示什么立场,就是报道了一下记者看到的、采访到的、听到的事实罢了。

最后,老张说警方有三点很不理解:

第一,为什么穿着女装?

第二,额头前的小孔从哪里来的?

第三,怎么把自己捆上的?

 

移除
额头上小孔的复原图

​正是这三点,让这篇很普通的死亡报道成为了妖魔鬼怪集中讨论的事件,因为知识的匮乏,大脑的萎缩以及头骨内的积水,让很多人看到这件事后,得出了一个超自然的答案——这个男孩死的不一般,肯定是被人做法给弄死了。

因为此类把小说和现实世界弄混的人发的帖子比较多,我选了三个很重要的节点出现的说法,来看一下这个都市怪谈的发展脉络,要提前说一下的是,这三篇我引用的完全是原文,里面的错别字和标点符号一个没改,也算是同时嘲笑一下这几位”大仙“的表述能力吧。

首先是几乎和新闻稿同时出现的第一个所谓的“分析”:

看上述新闻中,让其子嗣穿红衣上梁死,这是将魂打散,永不超生的死法。 死者死时身现“金木水火土”五行迹象,再选属阴的数字13岁零13天,按理说,作案时间也应该是阴时,亥时可能最大。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想既让对方家断后,且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不会找凶手麻烦。 集合了 金木水火土五行 头顶有针眼!分魄术! 那针用尸油泡过,泳衣为水,红衣为火,秤砣为金,横梁为 木,地为土 。1.熟知小孩出生年月日。 2.对小孩家比较熟 3.凶手应该懂一点易经,且比较迷信。 4.跟小孩家结仇比较深,不深不会下手这么阴。 5.结合迷信程度来看,此人应该至少30岁以上。

很多人可能一看这个帖子就会说:“行了,够了,可以跳过了”。不过这种说法对于不少人来说,是值得相信的,因为我们的民俗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有一些神秘力量在左右着我们的命运。所以,我们还是认真的结合一下民俗来谈谈。

首先,这个新闻里并没有提及小张的生日,而且在整个后续的报道中,也没有任何官方报道提及过具体的出生日期,所以所谓的“13岁零13天”在神秘主义者看来,是这位“高人”推算出来的结果,反而比事实更加有说服力,从这个帖子之后,13岁零13天就成为了一种公认的说法,关于13这个说法,显然他是受了“13是个不吉利数字”的影响,关于这个是否合理我们后面再说。

其次,这个帖子讲这起死亡和“五行”联系在了一在了一起,还煞有介事的说出了每一样东西所对应的五行关系,牵强附会的“泳衣为水、红衣为火”等,那请问手机是什么属性?手机看不出来,那光盘和电子表属什么?床属什么?你可能会强词夺理的说,这些东西和他死亡没关系,所以不能算,那好吧,边上的板凳也属木,而且这板凳我会在后面说明肯定和他死亡有关系,那这里是不是就有两个木了?那怎么办?会不会破了大仙的法术啊?好让人纠结。

这篇猜测看起来说的头头是道,但即便是从民俗上看都是驴唇不对马嘴。

基于上面这篇帖子后,接下来又有人基于上面提到的五行说继续延展,又结合近几年互联网上很流行的“养小鬼”继续扯:

标准的养鬼术前半段 十五岁以下的童男童女 用红衣锁魂 秤砣坠魂 离地一尺 魂魄不能随土而遁 引魂针开泥丸宫引魂魄出窍 用死者的骨殖或者生前常用之物作为养鬼之器 极阴之地养49天 那就是一厉鬼。

这篇在最后还贴心的提示大家:

怎么提防养小鬼的人: (1)尊重儿童,在任何地方都带着爱心对待儿童,尤其你和陌生儿童单独相处的时候,小朋友让你帮忙一定不要拒绝. (2)看到谁家没有小孩却摆放很多玩具的尽量不要跟他家人冲突. (3)到别人家吃饭,看到他们在桌子上多放一副餐具的尽量离开,别听他们解释什么纪念老人拉,想孩子的习惯拉… (4)遇到不管冬天夏天,身体冰凉,透出阴气的人躲远点,因为一旦养了小鬼自然阴气逼人. (5)看到谁家异常干净的多留神,小鬼最爱干净,即使你带点灰尘进来掉在地上马上就会不见的,看到就注意,不要再故意弄点灰尘到地下试探,小鬼生气不是玩的.

养小鬼是一个起源于我国民俗,盛行于东南亚的巫术行为,这个民俗原本的意思并不是为了“开运”、“转运”等,而是超度过早夭折儿童的一种方法,一个是自己渡夭折儿童,一个是通过引导夭折的亡灵至“正路”上,达到行善积德的目的。因为有引导对方的行为,所以衍生出了“让小鬼帮忙做某些事”的传统,这里面就包括“转运”、“改运”等后来盛传的养小鬼的“功能”,再加上养小鬼、佛牌等法器在市场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养小鬼在我国也大有拥趸。

不过养小鬼可不是随便养的,按照养小鬼的规矩,小鬼须是婴儿,如果是普通儿童,也不能超过10岁。这段分析里故意把年龄写到了15岁以下,不过本来养小鬼就是个民俗,所以怎么随便编,反正也没人能核实。泰国有不少以此为生意的人会下到农村去低价收购儿童尸体,然后通过一系列“法事”将尸体练成“小鬼”,再分批装入容器,拿到市场上出售。

 

移除
古曼童,泰国的养小鬼

​有意思的是,在市场上买到的法器往往是来源于同一具儿童尸体的,也就是说养小鬼这个一对一关系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很多人养的是同一个“小鬼”,不光是小鬼有这个现象,佛牌等也有同样的问题。

这么看来,即便是按照养小鬼的民俗来看,小张也不符合真正“小鬼”的标准——他超龄了。

虽然上面个帖子都很扯,但似乎大渝网很享受这种对此事件的热炒,因为在一个月后的第二个后续报道了,口风完全变了,同一个记者,一改对事实陈述的态度,变成了各种质疑,而且是基于警方已经给出了结论后,看起来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把整个事件带向了一个充满暗示的节奏上。

文章的一开始,就是一个小标题:警方难解男孩死亡原因。

可是往下读却发现,标题和内容搭配的非常不一致。

这一节内容是说巴南区警方交给了老张两份通知书,第一份是《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区分局不予立案通知书》,上面写着:“控告人老张你于2009年11月5日提出控告的小张死亡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本决定,在收到本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本局申请复议”,第二份是证明,上面写着:“经市、区两级刑侦、技术部门调查,小张死亡事件排除他杀、自杀,属意外死亡。”

 

移除
巴南区公安局证明

​然后老张就懵逼了,质问警方,“什么叫意外死亡?既然不是他杀和自杀,我儿子究竟遇到了什么意外?这种意外是怎么出现的?”

但是,警方没有回答老张的问题。

于是老张再次追问,这一次警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比如说玩游戏也可能引起死亡。”

这个答案让老张更加懵逼了,又问:“玩什么游戏?和谁玩游戏?如果是玩游戏引发的死亡,那我儿子死时,双手、双腿捆得非常专业的结又从何解释?我儿子双手被困后,不可能把自己“挂”到屋梁上去,更不可能再穿上大红裙子和游泳衣。”

但是警方没有再回应。

读完了这一节,我也不知道这个记者是真的纯洁还是估计装糊涂,这一节怎么能够得出“警方难解男孩死亡原因”的结论呢?警方明明已经非常明确的出具了两份通知,并告知了老张他儿子的死亡原因,老张是一位受教育较低的当地农民兄弟,对这个结论感到困惑也就算了,那么这个记者是作为文字工作者,读不出背后的意思?

我认为这个记者是故意的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在文章的中间,又写了一段“灵异”内容,这和上一篇按照事实报道的态度非常不同。

老张妻子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从未谋面,个头很高的男人悄悄进入他农村的老屋,并在梦中催促她赶紧回家看儿子,她立即就被吓醒了,于是让丈夫回家看看,结果就发现了儿子的尸体。

当然,媒体应该是自由的,他们可以报道他们认为应该报道的事情,因为他们需要受众才能活下去,这个记者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都是借着老张的嘴说出来的,所以也不管是偏离了事实,只要这件事不违反法律,所以我们也不用去指责他们。

另外,这一片报道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记者并没有直接采访警方。换句话说,所有的“警方信息”都是老张转述的,唯一确实的信息就是两个警方文件,所以究竟警方有没有和老张其他内容,记者是不知道的,这是老张的单方信息。

前面揣着明白装糊涂地说警方难解男孩死亡原因,后面说他妈妈做了这么个梦,而且所有信息不直接出自警方,全是当事人转述,你现在还觉得这个新闻没有引导性么?

果然,这个新闻出来之后,马上就出现了让这个都市怪谈最终发酵成型的说法,这个帖子的文字水平及其低下,车轱辘话来会说,看的我很痛苦,不过我照样一个标点都不该,也让你跟我一起痛苦一会儿:

先把男孩制服,给他穿上锁魂红衣,系上坠魂砣,这就是留魂。再把男孩杀死,并用分魂针插入他的头顶,这是泻魂,估计凶手应该带有装魂魄之类的道术法宝,比如 葫芦,盒子之类的装魂之物。最后再挂在梁上,因为按道术的说法,魂魄是不可能完全取净的,所以必须让他离开地面(离土),挂在梁上是因为木代表生命,有引 魂的效果,这样才能把孩子的魂魄取净! 至于13岁13天,女性亲属水性红衣,无非是把魂魄提升到至阴的地步! 所以,根据我看来,如果是仇杀的话,似乎也套麻烦了,从道术上来说,不至于这么麻烦,所以为了取魂的可能性大点!

前面说,这人年龄在30以上,以我看来,很可能是年长者!目的是为了延续他自己的生命,而且我猜测,这人应该是修炼得走火入魔了,他们那地方的人要注意了! 因为根据取魂的道术来说,这人如果要靠道术来延续自己生命(或者修炼到某个境界的话),应该要杀13个同样阴命格的人! 当然因为已经取了一个魂魄,后面的12个人,也不用这么麻烦了,只要用现在这个魂魄最引子就行,不用杀得这么麻烦! 我来说下吧,这个男孩应该是至阴之命格,按道法术上来说,他的魂魄算是修炼法术最好的东西! 个人以为,如果只是想让他死不超生,全家绝后的话,不至于用这么多东西,看来凶手的目的不在于伤魂,而在于取魂!

前面有人分析了,为什么这个凶手要给死者穿其堂姐的红色泳衣? 因为按照道术修炼来说,就是要把这个孩子最阴之魂魄提炼出来! 所以要在最阴的时间这个男孩13岁零13天,并给他穿上他亲人的红色衣服!为什么是泳衣?因为属水,又是女人穿的,而且是亲人穿的,可以说是至阴之物了! 分魄针 锁魂红衣 坠魂砣 茅山专属法术 泳衣为 水,红衣为 火,秤砣为 金,横梁为 木,地为 土 很 明显,这个凶手是为了把男孩的至阴之魂从身体里逼迫出来!但是大家也要注意分魄针锁魂红衣坠魂砣的同时使用!看来这个凶手是为了取得魂魄才这样的!分魂针 从头顶插入,是为分魂,也是为了泄魂!否则怎么取得魂魄呢!而锁魂红衣坠魂砣则是起到在分魂过程中,男孩的魂魄不会丢失,因为取魂是非常麻烦的,所谓人有 三魂七魄,任何一魂一魄丢了,就得不到最完整的至阴魂魄了! 所以,凶手是先锁魂,再泄魂,最后取魂魄!

红衣小鬼是最厉害的鬼,这个人要对付的人一定非常厉害或者非比寻常. 如果此后不久有人离奇暴毙,则必定与此事有关. 如果有人离奇暴毙之后再其他事发生,则此案难破,就算抓住人也未必是真凶. 如果此后风平浪静,无人离奇死亡,那这件事就不那么简单了. 从最初2009年底重庆男孩离奇死亡,有人推断还要有12个人死亡 现在莆田4人+天台5人+天台2人+电话亭遇害女孩1人,总共正好13人 最初重庆男孩和最后的女孩都是吊死,脚离地;其余中间的均为溺死而亡 莆田4人地址为: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 这次天台死亡女孩地址为: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常太镇渡里村人 吊死的蔡姓女孩,原本莆田先死4个孩子(溺亡,年前),女孩过年来到天台也没躲过死亡,且在此期间又死了7个孩子(溺亡)。 重庆男孩死于13岁13天,穿女性亲属水性红衣,无非是把魂魄提升到至阴的地步! 吊死于天台莆田女孩2005年8月18号出生,那天是阴历7月14日,中元节,也就是鬼节。这个女孩出生于鬼节。

这一篇在时间上比前面的两篇要晚一些,是在2010年年初才出现的,你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篇是继承了第一篇“五行”概念和第二篇“养小鬼”的概念的帖子,他基本上把前面所有的内容都写进来了,但也有原创内容,比如说他提到了分魂针(或者分魄针,因为前后写的不一致,我们就用分魂针),根据是小张头上有个小孔。

这就是典型的听风就是雨,妄想型精神病的典范。

报道中压根没提到头顶那个孔是个针孔啊!

从尸体的面部照片来看,那个孔在左额头上,直径大约有1厘米,是一个很深的开放型伤口,因为面积不大,所以警方和记者都描述这个伤口是一个“小孔”,可这个小孔和这位“大仙”妄想出来的针孔,体积上的出入可太大了啊!这个孔明显是某钝器所造成的,因为伤口很深。

 

移除
影视剧中的尸体还原图,可以看清楚小孔的形态

​另外他还提到小张死的时候是13岁13天,还提到了13个小孩死亡,并解释说13这个数字是“最阴的时间”。

那我们就来说说这个13。

我们都知道,在欧美文化中,大家是非常忌讳13这个数字的。为什么呢?因为过去的人认为12是个完整的数目,比如一年有12个月,天上有12个星座,耶稣有12个门徒,希腊有12位主神等等等等,所以13这个数字被认为是超越了完整性的存在。

但13变成了一个很不吉利数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据说是从古巴比伦王颁布了汉摩拉比法典开始的,大约是公元前1780年。传说汉谟拉比法典上没有第13条,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个13是从那个时候就已经被人类认为是不吉利的了。可是事实真的如此么?当然不是。汉谟拉比法典上面根本就没有编号,1910年理查德·胡可(Richard Hooker)和L.W·金(L.W.King)在翻译汉谟拉比法典的时候省略了最后一条,因为他们觉得这一条不重要,以至于造成了一个误解,不过后来的翻译版本又都带上了这一条。

这个说法让很多现代神秘主义学者非常的激动,以至于他们在举证13这个数字不吉利的时候,经常会提到汉谟拉比法典这件事,可汉谟拉比法典就安安静静的站在卢浮宫的一楼,随便去看看也知道上面是有所谓的第13条的。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说法是来自于基督教。因为耶稣收有12位门徒,但在最后的晚餐中,算上耶稣自己一共有13个人,出卖耶稣的犹大则据说坐在了第13个座位上,所以他作为第13位与会者,坐在第13的位置上,又出卖了耶稣,也被解读为不详之人。不过谁也不知道当时这顿最后的晚餐实际的情景是怎么样的,根据一些早期的基督教绘画显示,当时的犹太人宴会很可能是围着圈坐的,也就是说你很难说清楚哪个作为是第13个座位,这一下就尴尬了。

 

移除
围着圈坐的犹太宴席,没有光环的是犹大

​不过即便如此,基督教也没有认为这个13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可架不住有人神秘主义者联想,并继续做文章,他们通过了“研究”声称,13是魔鬼撒旦的数字。

想知道13是不是撒旦的数字首先要知道谁是撒旦。

在被称为希伯来圣经的《塔纳赫》(Tanakh)中,确实会经常提到一些操纵政治的别后力量,这个力量就被称为撒旦。自然,作为亚伯拉罕诸教的另外两个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中,也保留了撒旦的这个说法,但因为语言的问题,撒旦的本意却不为人知了。

实际上撒旦(Satan)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写作שָּׂטָן,意思是反对者、反对力量。

《塔纳赫》中最早出现的撒旦是约翰一书5章19节,指的是有一个敌对力量在操纵政治,这个力量就是撒旦。不过在后来的传说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撒旦是个名字,而非词汇。

但撒旦是怎么和13联系起来的呢?

在公元1000年左右,有一位学士为了能让其他语言的人学习希伯来语发明了一套音标系统,在这套系统中,撒旦这个词被提到了13次。

这本被称为《马索拉文本》(Masoretic Text)的书其实只是一本工具书,但因为过去的闪族语言文字系统不发达,很多故事都是口头传授的,所以《马索拉文本》所记录下来的大量文本全都是宗教相关的故事,这就让这本工具书在神秘学者眼里有了“神性”,于是他们以此把13和撒旦联系了起来,13也就成为了撒旦的数字。

不过即便到了今天,正统基督教也并不接受这种说法。

可是13这个数字似乎怎么也跑不出宗教的范围去。

1307年10月13日,法国国王腓力四世为了解决财务问题,下令屠杀曾经攻下耶路撒冷的宗教军事组织圣殿骑士团,很多成员被抓走并在广场上公开除以火邢,场面十分残忍,所以很多人在看完了这些凄惨的场景后留下了阴影,认为这一天非常的不吉利。另外,这一天刚好是星期五,所以13号星期五的说法也不胫而走。

 

移除
圣殿骑士

​到了今天,多种说法混合在一起,让大部分欧美人都搞不清楚这个说法的来源了,所以13这个数字也变成了欧美文化的一部分,成了一个迷信的符号。随着欧美的殖民地扩张,也连带影响了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比如香港、新加坡等,再和当地传统文化结合,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民俗。

不过我国的传统文化中,13可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

你应该知道麻将牌里有一副大牌的名字叫做“十三幺”吧?因为粤语13的谐音是实生。另外,《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左传》(附《春秋》)、《公羊传》、《穀梁传》、《孝经》、《论语》、《尔雅》、《孟子》这13本书在明万历十二年被编为《十三经注疏》,俗称《十三经》,这可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瑰宝啊。还有,清朝的政府机构设置,顺治年间就确立了以司礼监、御用监、御马监、内官监(宣徽院)、尚衣监、尚膳监、尚宝监(尚宝司)、司设监、尚方监(尚方院)、惜薪司、钟鼓司(礼仪监、礼仪院)、兵杖局、织染局(经局)这十三个部门,统称十三衙门。

可能唯一能说13这个数字有点毛病的,也就是上海人说一句“十三点”了吧,不过这个“十三点”虽然是一个说人“傻里傻气”的词,可这个词不光不是一个贬义词,甚至还有点褒义,多数时候只是一个调侃的词汇。

可见,我国传统文化里压根就没有13不吉利这个说法,就更不要说小张死于13岁零13天是从哪的出来的结论了,更何况我前面说过,对于红衣男孩这个事件的报道,压根就没有出现过小张的任何个人信息,第一位“大仙”脑补了一把,后面的“大仙”也就跟着这么说了。

这篇分析是目前对红衣男孩这个案件影响力最大的一个说法,因为他另外似是而非的摆出了很多“证据”,可惜这些证据全都站不住脚。

比如他说另外需要12个小孩,一共凑足13个人。

他说的另外12个死亡事件里,有据可查的一共只有8件,均发生在浙江天台县,其中有7起事件是溺水死亡,一位是非正常死亡。

非正常死亡的这位小女孩,户口本上的身份证号是350302200508182147,正如文中所说,出生于2005年8月18日,可这一天是农历的7月14日,并不是中元节,可能是觉得差一天也能说得通,所以就生拉硬拽的把两个日子合在了一起。

这位小女孩在一个公共电话亭内被电话线勒死,没有其他外伤,因为找不到任何凶手的痕迹,所以警方定性为意外死亡,警方发布结果原文如下:

经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现场位于天台实验中学门口西面公共电话亭,电话亭呈圆柱形高210厘米,南面进口宽50厘米,话亭由不锈钢管构成,底部有三圈与地平行的大半圆形不锈钢管,分别离地高48厘米、30厘米、11厘米,第二道钢管上见有踩踏痕迹。话机上端离地高150厘米,下端离地高110厘米,话线长84厘米,下坠呈“U”型状,“U”型底部离地高98厘米。死者身高104厘米,脚根至下巴86厘米,颈部见一长26厘米、宽0.6厘米呈开放式缢沟,缢沟花纹与话线相符,未见其它任何外伤。综上,根据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访问,死者系意外缢颈死亡。

对于这个案件,很合理的解释就是:

小女孩跑到电话亭里去玩,然后她想踩着钢管玩电话机,谁知道钢管表面很滑,她整个人站上去后不慎滑落,结果鬼使神差的头部挂在了电话线上,可能瞬间就勒断了颈骨,导致窒息死亡。

 

移除
《青年时报》2010年3月18日报道

​但这个结论引起了女孩父亲的强烈不满,出去丧失女儿的痛苦,他无法接受这个意外死亡的结果,并坚持认为凶手一定另有其人,遂上网发帖质疑,希望能够通过社会的关注来重新对案件进行侦查,这篇文章被其发表在天涯上,得到了很多的关注,因为其死亡时间是2010年3月2日,在红衣男孩事件发生之后,很多人产生了联想,这第三篇“分析”也正是受了天台女孩事件的启发,再总结前面两个帖子的内容。

不过有个有意思的共性,那就是这8位小孩都姓蔡,所以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这也没啥不可思议的,因为姓蔡的人比较多,且分布比较集中而已。据《蔡氏绵基公族谱》的数据表明,全国(含台湾地区)蔡姓人口数量为7264685人,其中35%的人居住在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全国的分布也已东南沿海地区为主,在如此密集的居住,就有可能达成某种巧合,什么巧合呢?那就是据3月18日出版的《广州日报》报道,当地警察和宣传部门称,从调查结果来看,八名蔡姓小孩死亡是巧合,几个事件之间没有联系。

是的,不管你信与不信,张家村一夜之间死了5个姓张的老人并不是一个灵异现象。

这第三篇对红衣男孩的分析,也纯粹是在用迷信的幌子东拉西扯,但别忘了,正是大渝网上的这第二篇文章给了他东拉西扯土壤的,是媒体有意或无意带起来的节奏。

那么小张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个答案前面已经给出来了,而且不是我给出来的,是警方给出来的——经市、区两级刑侦、技术部门调查,小张死亡事件排除他杀、自杀,属意外死亡。

不过很多人会和老张一样困惑吧?什么叫意外死亡?既然不是他杀和自杀,那究竟遇到了什么意外?这种意外是怎么出现的?

对于警方说的“比如玩游戏也可能引起死亡”该怎么理解?对于老张说的“玩什么游戏?和谁玩游戏?如果是玩游戏引发的死亡,那我儿子死时,双手、双腿捆得非常专业的结又从何解释?我儿子双手被捆后,不可能把自己“挂”到屋梁上去,更不可能再穿上大红裙子和游泳衣。”又该怎么回答?

答案很简单,小张死时,双手、双腿捆得非常专业的结是他自己捆的,双手被捆后确实不能把他自己挂到屋梁上去,但可以先在房梁上打好绳结,在双手被捆上前把自己挂上去,然后再拉近绳结,捆绑双手,大红裙子和游泳衣自然也是在捆自己前穿好的,总之,这一切,由小张自己完成完全没有问题。

老张之所以不理解,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他的儿子小张,有一些特殊的性癖好:自虐、异装、性窒息。而正是最后一个性窒息,造成了小张的死亡。

这就是警察嘴里的”比如玩游戏也可能引起死亡“的意思。

说到这三个性癖,其实它们都是是虐恋(BDSM)文化的亚文化分支。那BDSM是什么呢?

BDSM是由三组英文单词组成的: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

在早期,BDSM行为一直和同性恋一样被认为是一种精神疾病,因为这些行为对于很多人来说无法理解,为什么你会喜欢打别人或者被别人打?为什么你非要被捆上或者捆上别人才能做爱?要知道,在过去很长时间,基督教所给予普通人的价值观非常的严格,甚至连做爱的目的、姿势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后来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也被戏称为”传教士式“。

于是很多精神病专家就开始做研究,早期比较被认可的说法是,当一个人在童年遭受过父母虐待时,在成年后可能会去虐待别人或者被别人虐待,不过很快就被心理学界认为没有根据。

实际上,BDSM当然并不是什么精神疾病,它只是将我们人类社会心里属性体现在性爱过程中的一些特殊行为罢了,虽然到目前为止,心理学家找出了很多人通过虐待获得快感的原因,但总体来说这些原因都是因人而异的,无法概括某一种行为对某一类人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快感,这些人有什么共性?获得的快感有多强?应该怎么评估等等。

也正因如此,BDSM里面包含了非常非常多的亚文化分支,其中比较大的分支有:捆绑(Bondage)、生殖器酷刑(CBT)、控制(Control)、电刺激(Erotic electrostimulation)、鞭打(Flogging)、排泄物(小便)(Golden showers)、医疗模拟(Medical play)、困境束缚(Predicament bondage)、角色扮演(Sexual roleplay)、打屁股(Spanking)、悬挂(Suspension)、酷刑模拟(Torture)、蜡玩法(Wax Play)。

是不是已经看蒙了?不过这里面很多的分支你可能早就听说过了,有一些你可能是第一次听说。你以为这就完了?没有。在这些亚文化分支下,还有细小分支,比如用捆绑举例子,下面还有绳缚(Japanese bondage)、手铐拘束(Handcuff)、自缚(Self bondage)等等等等。

之所以BDSM长期给精神病学造成困扰,就是因为BDSM的分支实在太多,而且BDSM者往往并不是只接受一种刺激,而是复合的行为,这就让精神病学无法去针对某一种行为做研究和解释。

那么,BDSM是一个常见的群体么?

早在1953年,性学专家阿尔弗莱德·金赛(Alfred Charles Kinsey)的著名性学著作《金赛报告》(Kinsey Reports)中的《女性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就做过一个数据统计,美国有12%的女性和22%男性对虐待行为有性兴奋反应。基于调查中还要考虑一些社会性压力和隐私等因素,这个数字可能还低于真实情况,基于这个数据,金赛不认为BDSM一种精神疾病,而是人类的一个正常性行为。虽然金赛在后来被指责数据来源有问题,但如果你看到后面的调查数据,你会发现其实和金赛的数据非常贴近。

 

移除
金赛和他的《男性性行为》

​虽然在1953年就有这类研究,但一直到了1994年,美国精神医学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在其1994年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中,才修订了关于施虐/受虐作为病态的定义,规定只有在未经对方许可的情形下实施性冲动或行为人的性冲动、性幻想或性行为已导致其明显的精神痛苦或人际交往障碍时才将此种施虐/受虐行为视为病态。

在2010年的《性医学报告杂志》(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上刊登过一次针对全美的性行为调查,这份调查显示,异性恋中12%的男性和19%的女性、同性恋中20%的男性和38%的女性、双性恋中13%的男性和55%的女性表示被拘束、捆绑可以让自己产生快感;异性恋中4%的男性和8%的女性、同性恋中6.5%的男性和10%的女性、双性恋中18%的男性和36%的女性表示自己可以从疼痛、身体伤害中获得性快感。

 

移除
《性医学报告杂志》2016年5月刊

​这份报告的说服力要比金赛的说服力强很多,当时金赛在做调查的时候,你承认自己有SM倾向等于承认自己又精神病,但2009年,SM已经是一个被社会所接受的性行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甚至是一个很正常的性行为了,所以受访对象的坦诚程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我认为这个数据仍然被低估了,因为性行为有极其大的隐私属性,且社会文化影响也会造成受访者坦诚度下降。

2009年加拿大的几位记者联合做了一个统计,并发表了一篇名为《刑事司法和行为》(CRIMINAL JUSTICE AND BEHAVIOR)的文章,在里面针对加拿大的在校大学生做了一次调查,调查显示,有62%-65%的人有过BDSM的想法或幻想,有22到39%的人在性生活中有过BDSM行为。在2014年加拿大《性侵犯研究与治疗杂志》(Sexual Abuse: A Journal of Research and Treatment)中,公布了另一个由男女志愿者参加的调查,其中19%的男性和10%的女性承认性虐待会为他们带来性快感。

在2011年的《性医学报告杂志》中还有一次针对德国的统计,他们在柏林选择了367位中老年参加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24.8%的人在过去的性生活中有过性虐待行为。

你可能要问:你说了这么多数据,想证明什么?

想证明BDSM文化就在你我身边,这个群体不是一个小群体,如果我们简单就按照10%的比例来看,我国13亿人口中就有1.3亿的人受到BDSM文化的影响,在这样的数字下,你还认为小张的是个特例么?

即便如此,还是无法回答一些问题,比如小张是如何做到捆绑自己再挂到房梁上的?

嗯,这就是一个技术问题了。

你首先要相信,性冲动会让人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在自缚这个亚文化分支中,有非常多的讨论群组,你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到很多的贴吧,比如自缚sm吧、爱自缚吧、男生自缚吧、自缚教程吧等等,这些关于自缚的讨论组中,一般都有很详细的教程,包括如何打自动收紧的绳扣、如何制作延时解绑的冰锁等等,在这样详细的教程下你会发现一个事实:小张的手法并不很高明。在这些贴吧中的很多图片,都会让你很难相信这是自缚出来的,因为怎么想都是无法做到的,不过自缚者体验的就是这种无法挣脱的乐趣,从从中获得性快感,这类性快感更多是心理上而非生理上的。

不过很多人问过我,你说他自缚,那么他怎么撸啊?不射精如何获得快感?

这就要说道小张的死因——性窒息了,正因为自缚者的手被困住了,没法撸,所以性窒息这个玩法总是和自缚者联系在一起。

在约翰·裤拉(John Curra)的书《偏差的相对性:一千颗橡树》(The Relativity of Deviance. Thousand Oaks)中,对性窒息有非常详细的胜利解释:心脏会通过颈动脉将大量的富氧血液带入我们的大脑,当颈动脉被阻断,大脑中的氧气含量会下降,相应的二氧化碳浓度就会增加,这时,大脑就会产生眩晕的感觉,同时,我们的身体会产生痉挛,男性会射精,女性会高潮。

 

移除
《偏差的相对性:一千颗橡树》

​乔治·舒曼(George Shuman)也在他的小说里写过类似的结论:当大脑氧气被阻断,会引起一种清醒的半致幻状态,称为缺氧。同时达到性高潮,据说这种缺氧的效果和可卡因的功效相当,而且高度上瘾。

神经学博士老的爱(Dr. E L Lloyd)在他的理论著作《重点:幻觉、缺氧和神经递质》(Points: Hallucinations, hypoxia, and neurotransmitters)中提到,性窒息类似于高山或高空的缺氧症状,伴随大量幻觉。在仔细研究缺氧症状后,他发现人在缺氧状态时,脑内的神经递质发生了异常,化学素分泌产生了紊乱,多巴胺、5-羟色胺和内啡肽大量分泌,这可能就是导致缺氧产生快感的原因。

但是,千万不要去试,性窒息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稍微整不对就爽死了,关键是,一般这种尸体被发现以后,警方都不好意思表态,闹不好就被网上的大仙给脑补成修仙了。

我还是给你讲几个故事,你听完以后再告诉我你还认不认为红衣男孩是个谜吧。

1791年9月2日,著名捷克小提琴演奏家、作曲家、演员腐烂地赛克·扣次哇啦(Frantisek Kotzwara)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旁边藤街(Vine Street)上找了一个叫苏珊娜·喜儿(Susannah Hill)的妓女,因为当时他已经成网红了,名气很大,很有钱,所以他就先请喜儿在豪华餐厅吃晚餐,吃完了,他就掏出两个先领来给喜儿,说你能不能一会儿做爱的时候,把我的睾丸给抠出来?我想爽一把!喜儿吓坏了,说不能,你要口还行,要抠我可不敢抠。于是,扣次哇啦有点失望,不过他说没关系,不抠就不抠,我自己想办法,然后就带着喜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移除
腐烂地赛克·扣次哇啦

​他在门把手上栓了一根绳子,然后一头套在自己脖子上,再爬到床上和喜儿做爱,一边做,一边翻白眼,等这顿爱昨晚,喜儿发现他眼睛已经翻不回来了,死了。

这是人类记录下的第一次性窒息死亡案例。

1936年5月16日,一个叫石田吉臧的有钱人包了一个艺伎兼妓女阿部定,然后开了一间房,俩人在一起打算好好补习物理化学数学知识,研究人生问题。

结果屋里可能太冷,俩人就把衣服脱了开始互相取暖,取着取着,石田吉臧就让阿部定掐他,然后阿部定就照做了,然后石田吉臧还觉得不过瘾,说你用你的和服带子使劲勒我,让我翻白眼,然后阿部定也觉得这样挺爽,就使劲勒他,于是把石田吉臧勒射精了,但出了点问题,就是石田吉臧被勒得急性中风了,脸扭曲回不来了,阿部定想送他去医院,但他不干,说要继续爽,于是第二天她去给他找了点药,吃了以后才好了一些,然后一连两天,他们俩就无数次的重复这个勒半死的游戏,终于在两天以后的5月18日,阿部定把石田彻底给勒死了。

 

移除
阿部定

​石田死了以后,阿部定用刀切下了他的阴茎和睾丸,撞在手提包里该干嘛干嘛,一直到被警方逮捕。这件事在日本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被改编成小说和电影无数次搬上大银幕,全日本都不理解这是为了啥,不过一直到战后,文化开始融合,大家才知道原来石田是个性窒息爱好者。

1968年的5月5日,美国有一个著名演员阿尔伯特·带壳(Albert Dekker)被他漂亮的嫩模未婚妻杰拉尔宁·三德子(Jeraldine Saunders)发现死在好莱坞家里的浴缸中,当时情景是怎么样的呢?嗯,要是让咱们网上那些大仙看见,估计又能整出个“好莱坞光屁股大叔”来。

 

移除
阿尔伯特·带壳

​他全身赤裸,身上用口红写了很多的脏话,然后跪在浴缸里,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嘴里喊着一个口球,手臂上还扎了两根皮下注射用的针头,脖子上紧紧套着一个绳圈。

要不是浴缸里留着很多精液,警察还真的一位他是被人给抢劫后用残忍的方法杀害了呢,但经过法医鉴定,他确实是死于性窒息,一边自缚一边体验快感,可能是玩过头了,挂了。

带壳在洛杉矶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还有一颗星星,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在南侧找到他的名字。

 

移除
阿尔伯特·带壳的星星

​1994年2月7日,英国保守党议员,同时也是前著名记者史蒂芬·米粒根(Stephen Milligan)没有按时出现在英国国会中,于是国会尝试联系他,但无法取得联系,在询问了其家人后,遂报警。于是,警察在米粒根的家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他全身只穿了一双袜子和吊带(女士吊带),头上套着一个黑色的垃圾桶,嘴里咬着一个橙色的球,脖子上缠绕着弹簧。

 

移除
史蒂芬·米粒根

​是的,是弹簧,用弹簧,他成功的勒死了自己。

法医在做过检查之后,没有在他的血液里发现酒精、药物的残留,并且没有任何外伤,于是在配合刑侦人员的现场鉴定结果后得出结论:米粒根死于性窒息。

2009年6月3日,好莱坞著名动作演员大卫·卡了丁(David Carradine)被发现死于泰国曼谷的住宅中,全身赤裸被悬吊在屋子的一个大衣柜里面。

 

移除
大卫·卡了丁

​警方刚开始以为他死于自杀,但在法医开膛破肚后,证实他也是玩性窒息致死的,享年72岁。

自缚加性窒息造成的死亡不胜枚举,以上仅仅是从名人的死亡案件中选出来的几例,还有不知道多少普通人因为手淫姿势不正确造成意外死亡,小张就是这千千万万死者中一起比较典型的案例。

虽说BDSM并不是一个奇怪的事,但作为农村家庭的孩子,有可能接触到这些信息么?

当然有可能了,别忘了小张家是在重庆,虽然是农村,但他的遗物里有手机,而且还有光盘,很多人质疑说农村孩子不可能知道这些,请问为什么不可能?农村孩子用手机就必须是在查农业种植技术和种猪育种技术么?这种质疑毫无道理。

还有另外一种质疑是说一个13岁的孩子有可能懂这些么?

当然有可能,因为男性青春期是指的就是11到13岁这个阶段,在这个阶段,男性睾丸和阴囊开始发育,出现阴毛,前列腺也开始活动,如果说像有些人说的”一个13岁的男孩不可能懂这些“,那我只能说你说的这个13岁男孩身体有问题。

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们再来设想一下整个情景。

小张是一个很老实的孩子,平时话很少,但很善良,一般不会表达自己。但他有一个特殊的性癖,这个性癖就是BDSM,于是他通过手机学习了一些他感兴趣的内容,其中包括自缚技巧、性窒息技巧,于是他打算试一次这个玩法。对于别人来说,试这种玩法是不可能的,但对于他来说是很有条件的,因为他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学校旁边老屋常年没人居住,他可以用这间屋子进行性游戏。于是,在10月24日见到父母的时候,他和父母说他下周放学后想回老屋去,父母同意了。

10月30日星期五,他放学离开了学校,满心欢喜的回到老屋,因为他的家里在农村,家人又长期不会来,如果前门打开,因为房子很旧,门上根本没有弹簧锁,于是可能有亲戚或者邻居因为好奇过来串门,而且肯定是推门就进,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没法做游戏,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旷课两到三天,因为所有亲戚朋友都知道他住校,如果周一他锁上前门,那么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家里没有人了,自然也不会再有人来敲门骚扰。因为学校在闹流感,所以若缺勤一天或两天,即便是父母事后知道了,也能够给他们一卷胶带。

所以他打开了后门,然后出去从外面锁上了前门(从他家门的照片判断,家里非常老旧,门上没有弹簧锁,只能挂普通锁,所以大门的锁挂在外面,注意看他们家房屋的照片),因为后门没有锁(不然为什么会有堵门的石头),所以在他父亲回来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

 

移除
小张家的门

完成这个流程后,他想起堂姐的两件衣服,一件泳衣和一件红裙子,因为正在青春期,泳衣的紧身包裹感能使他产生快感,于是他翻箱倒柜的找到了这两件衣服,然后脱光,换上了贴身的泳衣并套上了红裙子。

之后,他开始捆绑自己。

先捆绑自己的身体,为了加速窒息,他在自己的脚上绑了一个秤砣,然后他用自收紧绳扣绕过房梁捆绑自己的双手,踩在一条长凳上,然后收紧绳扣将自己的手牢牢捆绑。他本想短暂从长凳上离开,这样他就能让脚悬空,然后缓慢的让脖子上绳套的收紧,开始性窒息体验,于是他这么做了,但以外情况发生了,他离开凳子后,凳子倒了,于是,他被悬吊在空中,脖子上套着绳套,无法呼吸,随着身体的扭动,他发现自己无法从绳套中挣脱,于是,他慌了神,开始使劲更用力的挣扎,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他使劲抬腿,希望用脚上的秤砣去打断绳子,因为此时他唯一能动的部位就是脚了,方形的秤砣没有打断绳子,而秤砣的边缘却打中了他的额头,留下了一个小孔,更有可能就此造成了他昏迷,就算没有被秤砣击昏,这时候,他的脑部开始因为长时间缺氧而陷入昏迷,于是他的挣扎也停止了,生命也就此消失。

 

移除
尸体脚上悬挂的秤砣

​这个猜测合理么?

可为什么不管是老张、同学和邻居都说小张是个没有怪癖的人呢?

请问如果你有这种性癖,你会到处和别人说么?你会告诉你的父母么?

反过来也是一样,当老张知道警方的结论后,作为一个农村人,他有勇气向别人承认孩子是死于性窒息和BDSM么?他身边的人在得知了真相之后会如何反应?而且这个事情发生在思想保守、信息相对闭塞的农村,后果将如何呢?

另外,媒体所刊登的、以及后面那些大仙所依据的信息,不管是警方判断也好、小张个人信息也好,都是由老张转述的,那么基于农村这个特定的环境,警方即便是向老张陈述了案件的事实推测,老张有接受么?别忘了,小张留下的遗物是现场的证物,警方在判断案情是不是只参照尸体情况推断的,自然也会检查小张的最重要随身物品——手机,所以警方得出结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能否让老张接受这件事就另说了。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警方不出面澄清这件事?

怎么澄清?直接牺牲掉当事人的隐私,将这件事公诸于众?这并不是警方的职责,而如果警方这么做了,那么可能会引起舆论的谴责,警方的判断已经在那两封交给老张的通知中了,至于如何理解,那不是警方该插手的事。

小张的家庭其实非常的可怜,因为他们不得不坚持调查下去。

红衣男孩的故事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家人肯定是无法接受的,但是更难让他父亲接受和承认的也许是事实,所以只能眼看着这个故事越传越邪乎,他的儿子在死后,仍然成为了中文互联网上一个灵异事件的主角,这些故事的传播者和演绎者,有考虑过小张家人的感受么?

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让这个故事不再是一个充斥着鬼神的超自然事件,而是回归一个普通的意外致死事件,也希望更多对于性癖这种东西,全社会能够抱有接纳的态度,对性教育的普及也能有更开放的态度,而不是用看待怪物的眼光去看待这些人,如果没有了这些眼光,也就没有了这些怪谈,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但至少这能够帮助老张的家庭面对现实。

愿逝者安息。

参考资料:

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rotic_asphyxia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DS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養小鬼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重慶紅衣男孩事件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t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ok_of_Ezekie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brew_Bib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nakh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十三恐懼症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馬所拉文本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十三衙門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nights_Templa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Journal_of_Sexual_Medicin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Dekk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tisek_Kotzwar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da_Ab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Carradin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phen_Milligan

文章:

揭密泰国养鬼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d4b360102vyje.html

男孩被挂屋梁上死亡 身穿红裙子脚捆秤砣
http://cq.qq.com/a/20091107/000015.htm

男孩穿裙子被挂屋梁续:定性意外死亡
http://cq.qq.com/a/20091209/000028.htm

蔡氏宋代以来人口分布及数量概况
http://www.caishi.org/shownews.php?bid=819

论坛热炒”天台连续死亡8名蔡姓儿童” 当地政府回应
http://zjnews.zjol.com.cn/05zjnews/system/2010/03/18/016433795.shtml

Albert Dekker
http://projects.latimes.com/hollywood/star-walk/albert-dekker/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本人,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