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隔代遗传

今天不小心看到了有人讨论两部优秀的国产动漫影视作品,《大嘴巴嘟嘟》和《心灵之窗》,可惜又不是在中文网站上看到的,可见全世界都对我们民族产业的关心远远超过我们自己。
我不知道能把别人的东西抄到这个地步是抱着怎样的勇气,撑着怎样的后台,还是说我们所谓的产业根本就不需要勇气这个词,而完全是依靠领导人的英明?当土产的劳斯莱斯们、松下索尼们、英特尔谷歌们一次一次的被全世界的娱乐节目当做笑料,观众笑的前仰后合,一次一次的被日韩的网络讨论区转载,甚至包括台湾都松了口气转而来嘲笑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拿出什么来为国人挽回颜面呢?答案是:屏蔽掉境外的笑声,继续发展中国人自己的相关产业。
我们愚蠢的产业里有很多的无奈,似乎无奈是这世界上所以困境的唯一合理解释。
在我们的某些部门还没那么愚蠢、想象力丰富、忧心忡忡时,我们还能做出一些内容简单但情节绝对合理,动作单一但看起来绝不不夸张,颜色暗淡构图分镜粗糙但肯定不反胃的动画。在这些动画之外,还有丰富的译制进口所谓“外国优秀影视作品”的选择,这些五颜六色的动画片,构成了我们的童年和青少年。自由主义让享受过这个年代的人思想开放,想象力丰富,不能说各个的出类拔萃,但至少理解能力都差不到哪去。
中央来了一句话:发展我们自己的民族产业。
这些产业都是有人看着其他国家眼馋,但究竟有没有人去考察可行性?答案是:肯定有,但显然我们没估计好执行者的智商和能力。政府开始呼吁大家支持民族产业,用国产的电器,开国产的汽车。但在这个消费市场里,我们的收入水平增长的速度没有给我们那么大的选择余地,于是有一部分人因为经济现实选择了国产,还有一部分人因为销售人员的花言巧语选择了国产,这些人用过一次以后不会再选择国产。
我爱祖国,但祖国不爱我。
中央在放任动漫产业自由发展之后,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主要是看这批动画长大的人多少都有点自由或者渴望、希望自由过头了,他们后来的行为爱好都和童年那点苟且的事情有关联,于是中央后悔了,于是这个产业的风暴就轮到动漫了。
日本的动漫产业发展有根基、受影响,日本所有人在战后无政治拘束的环境下,经过再正常不过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的过程,发展了自己的开放的思维模式,并遵循传统保持严谨的行事方式。一批人打好了这样的底子,思潮和文学就来了,想象力就来了,争论和辩解就来了,多种多样的文学作品也来了,等一切都成为习惯,庞大的产业不知不觉就诞生了。
当然,这里有一个本质的不同——一个产品质量由市场审查,而一个产品质量由国家代表人民审查。
我不是说国家代表人民审查的机制不好,但显然,目前出现《大嘴巴嘟嘟》和《心灵之窗》的情况,以及之前无数的例证表明,代表人民的那几个人口政治思想过关,但智力水平和专业水平似乎没达到普通观众的水平,但他们绝对达到了低龄观众的水平。
老实讲,从《葫芦娃》之类动画后,我看不懂任何一部国产动画片要表现的意义。他们大多情节跳跃性极强,动作十分不连贯,内容空洞,颜色鲜艳看着头疼。可能是出于好意,从锻炼少年儿童的心智角度出发。
基于时代的发展,我们部门领会的精神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产业链出来后,下面的关系也越来越复杂,利益链条也越来越多,本来部门的集体智慧就不够用,现在突然增加了这么多因素,那真是火上浇油。于是,大家只能拿出一半的精力来领会上面的精神,一半的精力来清算下面上来的和上面下去的各类款项。动画制作公司在多年的代工之后,也开始像我们其他行业的前辈们一样,拣出一些废料来拼凑一些“优秀的国产影视作品”,以此慢慢脱离代工的角色而转变为让“中国人骄傲的中国人自己的中国动画制作公司”,因为站在背后面相1亿两千万外国人和面相13亿中国人的分量可不一样,这个帐只要是人类生出来的孩子都能算的明白。
所以,上级领导单位是不怕嘲笑的,因为我们有比嘲笑更有杀伤力的武器:局域网,让那些sb老外自己笑去吧,你们真的笑背过气我们也听不到!国产动画公司也是不怕嘲笑的,因为被嘲笑的是整个中国动漫产业,是中国,是中国人,而货真价实钱是进账了,收视率是有了,还有一大堆局域网里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夸奖他们为国争了光。
真正因为嘲笑脸上挂不住的,是长于互联网的暴民们。
下一代人,在电视内将看不到思维正常的动画片,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大多数人注定要被遗传上愚蠢这个基因。他们生来就面临着一个事实:盗版才是我们最大的民族工业,盗版让我们颜面无光,让我们名声扫地,但幸亏还有盗版!

参考文献:《大嘴巴嘟嘟》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3d/1/40812.shtml
《心灵之窗》http://www.sbanzu.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11&Page=1&TopicID=2850329
如以上两个链接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失效,那么请自行Googl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