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障

我有个认识很久的朋友,没有久到从小儿就认识,但也久的记不清年头了。

他有很严重的人格分裂,严重到两个独立的人格会互相算计,试图消灭对方。

或者干脆换一个方式说:我有两个认识很久的朋友,他们都和我关系不错,只是他们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矛盾,因为他们不幸使用着一个身体。

一个身体究竟该归谁使用?他们自己没有最后决定,而我也不知道该偏向哪一边,因为从表面上看来,两个人都还不错。

我习惯用a和b来称呼我的这个朋友。

a和b虽然是两个独立人格,但他们看起来根本就不像电影小说里所描写的是截然相反的,反而是共同点比较多。他们都善于讽刺,谈吐幽默,喜欢读茨威格和狄更斯,爱看没有剧情只有热闹的商业电影,听一些唱片出版后自己都不会听几遍的非主流歌手的音乐。他们为人也从来不谈“意义”,只是觉得自己是理所当然的活着,没有该做或不该做的事情,只有在什么时候注定要去做什么事。

我不喜欢和他们探讨他们的性格爱好和世界观,因为这复杂的让我觉得他们分裂简直是活该。可他们总会没完没了滔滔不绝的把这些他们才能理解的哲学讲给你听,直到一直走到我家门口为止——我们在上学的时候经常这样结伴回家。

“如果可能,我真希望我能知道每天晚上发生了什么。”A忿忿的说,这几乎是每天分手固定的告别语。“我总会想出办法的,因为身体注定属于一个灵魂。”

每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句话,因为我不知道一个身体里存在着两个灵魂是什么感觉,也许任何存在于一个身体内的两个灵魂都在渴望着残杀掉另外一个独占身体吧。

于是a慢慢悠悠的转身,朝我挥挥手,穿过小小的马路,在马上要到马路另一头的时候突然双脚并拢,用力跳上马路牙子,然后头也不回的沿着人行道走远。

夜晚的时候,就是b的时间。b一般在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就会出现,冬天早些,夏天晚些。b占有身体的大部分时间,恰恰是身体需要休息的时间。而a在夜间无法使用身体,在天黑了以后,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

“这是夜幕障,”b在电话里告诉过我他给这种现象所起的名字。“黑夜可以有效隔离多余的灵魂,身体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拥有灵魂。”

“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我有些奇怪,反复琢磨着这个名词,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词是怎么组织起来的。

b沉默了一会,虽然轻描淡写的说:“它应该叫这个名字。”

就是这样,他们之间互相不承认对方是合法的占有者,可是又没有什么方法能直接接触到对方,当然对于驱逐另外一个人格也无计可施。他们需要媒介,需要一个传达对方意愿的媒介,而我就成为了这个媒介。

说真的有些时候我根本就看不出a与b的区别来,要非让我说,可能b比a更加暴躁些,但只是一点点,小到一个和他们不熟的人决然察觉不出来的程度,如果碰到同一件非发脾气不可的事情,那么a和b的处理方式都一样,只是b会在临走的时候踢一脚垃圾桶泄愤,也许是因为他承受了更多无意义的时间吧,可也从来没见他踢倒过任何一个垃圾桶,所以很多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分裂成两个。

“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不同,因为是一个人。”a和b都主动的和我说过这句话。

“那就不要分裂了,当成一个人就好了。”我说。

“根本不可能啊,本质再相同,也明明是两个人!我们之间非得消失一个不行。”a和b都得态度都很坚定。

后来b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天他很兴奋,在夜里打电话给我。我的父母都是早睡的人,被惊醒后冲我大发雷霆,好在他们都是有教养的人,并没有打断这个电话。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我怒不可遏的质问b。

b却像是根本没听懂我的话,或者说是没听见,而且绝对是故意没听见。

“只要不睡觉就行了!”b兴奋的说。

“什么不睡觉?”

“夜里,只要夜里不睡觉就行了,不睡就可以一直占有身体,我就不会离开。”b肯定的说。

“你确定这样有效?你们的轮换不是因为天色决定的?”

“虽然不知道,但我想我说的方法一定有效,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信心。”b肯定的说。

他们坚信注定的事决定了b的思维模式,于是他开始在当天尝试这个方法。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打法时间,但当第二天见面的时候,他确实还是b,而且因为证实了一件注定的事儿兴奋的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是一直没睡的人。

“只要一直保证这样,那么a就不会能够更换我了,因为他今天还没真正出来过,而且现在是大白天,看来他无计可施了。也就是说只要我醒着,他就不会存在了。”

“但身体总要睡觉吧?你一夜没睡,难道还能持续不睡么?”我看着他过于亢奋的神情,有点担心的说。

“你说的对,身体总要睡得,但醒来一定是a了,一直到晚上才又轮到我,那么我只要尽量保持不睡,就能延长我的生命力,而a接手一个疲惫的身体,他会比我更想睡吧,所以睡觉的时间就推给他了。”

原来是这样,似乎这个身体是根据睡眠来启动另外一个人格的,若果真如此,那么b确实发现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虽然不是完全清除掉另一个人格,但至少能在身体的使用上占据主动。

“为什么我这么困?困的要死了。”a在下午刚刚开始上课的时候偷偷问我。

如我之前所说,我对他们二人根本没有感觉不到明显的区别,所以我本份的成为中立者,把b的计划原原本本的述说给a。

“这个王八蛋,我得想办法,不过我现在太困了,必须要睡一会。”a说完,就像晕倒一样趴在课桌上睡着了,头还重重的在书桌那劣质的木板上撞了两下,让人觉得这睡意袭来的很沉重。

“要不是这该死的夜幕障……”a在快要放学时勉强醒来,咬着牙恨恨的说,听起来有些像自言自语,但绝对是故意要让我听见。

我吃了一惊,因为我从没告诉过a这个名词。

“怎么?难道你明白我说的意思?”a对我的反应有些吃惊,他一只眼睛微微眯着,另外一只睁大了看着我。

“b也给它起了这个名字。”

于是晚上b又给我打来电话,他为扭转了占据而继续兴奋着。

“我不能浪费时间,我应该出去,多做一些事。”于是b开始在夜里外出,刚开始只是去附近的一些地方溜溜达达无所事事,多数时间是坐在路灯下看书,可能终于发现就算是拥有了清醒时的身体,但在夜色茫茫中也还是免不了无所事事吧。

在读完了《董贝父子》后,他在早上忿忿的对结尾表达了不满。

“现实中只有报复和夺回,要么自己认输默默的死去,要么就打起精神把敌人打个落花流水,便宜了恶人,变成幸福的穷光蛋,根本就不是什么幸福的家庭么!”

我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对狄更斯的小说提出什么对立的观点,但b则不同,如果是a,我相信他也会和b说同样的话。

后来b越跑越远,混迹于城市里所有在夜里开门的场所:台球厅、游戏厅、咖啡厅,甚至是24小时营业的药店,他珍惜拥有身体的时间,哪怕是一分钟也不想浪费,他需要用这个身体做正常人都会做的事,因为这些平凡的体验老天已经都不公平的给了a。

当然b的生活引起了a强烈的反抗,终于在一天下午,a咬着牙,仿佛下足了决心和我说,他也决定用睡眠来反抗b,既然弄得自己每天都在白天睡觉,那么他也应该把睡眠这个武器扔还给b才行。

于是a与b展开了一段很长时间的睡眠战,他们都只在不得不去睡的时候睡觉,但只要稍有体力,马上就会熬夜或者熬昼的侵占对方使用身体的时间。

a与b的痛苦持续着,在这场战争的末尾,他们已经即便是醒着,也几乎是整日懵懂,昏昏欲睡,头脑已经不再机敏的运作,口齿也不再伶俐的讲述,甚至那些往常说起来没完没了的哲学,也成了断断续续的残章,让人摸不清头绪。

用b的话说,夜幕障已经不存在了,早在b开始这场战争之前就土崩瓦解了。

我的这个朋友从此不再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他就像身边所有人一样毫无特点,虽然我知道a和b的战争一直在持续着,但他们那本来就极其微弱的区别消失了,最终他们谁也没有征服对方得到这个身体,而是双双被身体征服,一直到他们出事的那天,才让我再次对他有了记忆,但这个记忆却永远定格在了我的头脑中。

他在一天夜里出门,到附近的一个药房买了一瓶安非他命,我不能分辨这是a还是b,但都无关紧要了,不管是谁,看来他希望一直保持清醒,而靠药物维持,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也许在他们不再通过我交谈之后就开始了。

他在那天服用了大量的安非他命,也许药量是日益增加的,最后不得不突破极限,吃下一个自己从来没尝试过的分量,之后显然因为药物陷入了短暂的昏迷,醒来后,另一个人格出现了。

他继续受着药物的强烈影响,拿着纸和笔,爬上了顶楼,并在楼顶上写下了遗书,然后就像在我家门前告别一样,头也不回的向夜幕走去,在快要到达边缘的时候双脚并拢,用力的向前跳了出去。

后来人们发现了他的遗书,上面只有简单而工整的一行字:

“与我操同一种语言的世界对我来说业已沉沦,我的精神故乡欧罗巴亦已自我毁灭。”

夜幕障》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