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二百四十九

二百四十九的人生

六岁那年,门口儿小学负责招生的老师就对着二百四十九的父母摇了摇头,说你家这孩子可能智商不达标,我建议你们带着他去测测。父母出于强烈的自尊心,偏执的认为智商检测那种扯淡的技术本身就是造成社会不公平的一个因素,所以他们坚持认为自己的儿子在智力上和别人是平等的,所以在学校把小王八蛋分到一个近乎于弱智的班级中时,他们只能隔三岔五的给孩子将一些伟人们小时候被人当成弱智的故事,并隐隐认为这些故事说不定会发生在自己家里。

后来二百四十九长大了,当然回顾起来,不论他上了什么学,总是在一个人员构成不算良好的班级里,不过他还是长大了,和自己的很多同学一样,执着的相信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等等至理名言,顺利的从一所三流大学的九流专业里毕业了。

毕业那天父母到学校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然后都哭了。虽然儿子这个专业在入学前他们才第一次听说,内容上也找不到什么现实中的意义,但他们还是很欣慰的哭了,因为这足以证明儿子有着匹配三流大学九流专业的智商,这和身边不少从小看起来就聪明伶俐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后来二百四十九的父亲二百五拉着儿子一起喝酒,这是他们爷儿俩第一次像个男人一样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你现在比起我,就差那么一点儿了。”二百五说。

“哦?父亲,那您说说,我到底差了那一点儿呢?”二百四十九好奇的问。

“智慧!”二百五喝了一大口后,重重的把酒盅放在饭桌上说。

自此,智慧成为了二百四十九的一项修养目标,他认为父亲二百五虽然只是个下岗工人,但就别人下岗都吃救济,他下岗了还能按月拿到一半工资这点看,这便是深奥的人生智慧,是他凝聚了一生修养所换来的至高境界。身处在这么一个盲目崇拜偶像的年代,二百四十九只因为父亲的两句话,就清醒的将父亲作为了自己的人生偶像,这让在一旁默默观察着这爷儿俩的母亲,偷偷擦了一下欣慰的眼泪。

二百四十九找到了一份在普通企业里的普通文员工作,拿着普通的工资,遭受普通的对点,和普通的同事们有普通的来往。但这一切看似普通,实际上在这个充满智慧和计谋的家庭里,每个成员都知道,二百四十九的人生是注定辉煌灿烂的,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地方只是所有伟人都踩踏过的小小跳板而已,他们的儿子正在以优美的姿势在上面跳跃、腾空、再跳跃、再腾空,几次漂亮的转身后,二百四十九发现自己已经换了四份工作,几乎是一年换一份,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很多让自己气愤的离职理由。

似乎每一个公司都存在同一个问题:没有配合他的工作。

这对于那些公司来说,简直是一个致命的伤口。要知道,以他二百四十九的思考模式和智慧修养和地位野心来说,每次都明明是能和老板说上话的重要职位,每次都是经过他反复总结综合别人成功经验,推敲琢磨确保万无一失出来的方案,只要做到他所提出的哪怕十分之一,都能让这家公司飞黄腾达,一跃千里啊!可每次他提出的意见和方案总是石沉大海,杳无声息,要不就是反复讨论最后不了了之。屡次发生这相同的情况后,二百四十九在一次拉屎的过程中恍然大悟:原来这他妈就是世俗!世俗是听不进智者的声音的。于是,在提上裤子后,他决定——创业!

创业要有钱,可是二百四十九家里没有钱,只有无尽的计谋和智慧,这让全家都很发愁,毕竟这个世界是现实的,空有满腹学识却总是怀才不遇,人生也是会过完的。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阶段,但父母认为人生在走的猛的时候应该适当的停一停,沉淀一下,毕竟儿子是有丰富经验和大想法的,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思考和整理。所以他们没对二百四十九过多的干涉,而二百四十九也在用这段漫长的修正时间开始完善自我修养,终日沉浸于中外古籍名著之间,反复思量琢磨古人所想的深奥智谋,并觉得自己的长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终于,有一天二百五和二百四十九说:“儿子,我觉得经过这几年的锻炼,我的学识和智慧已经不行了,我毕竟老了,所以你原来比我差的那一点,现在补上了。”

从此,二百四十九变成了二百五,二百五变成了二百四十九。

经过多年的努力,偶像终于被自己超越了,这不免一下让二百五失去的生存的目标,好在很快,大事就找上门了。

二百五的母亲有一天出门买菜,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个跟头,爬起来后发现眼前有一张破纸,捡起来仔细看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着几行小字,下面还有个电话:

“打工不如创业,创业就要融资,快速抵押融资,低风险、低利息。电话:xxxxxxx。”

当母亲将这张纸摊放在那对父子面前的时候,全家人都笑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二百五突然文化上涌,止不住的吟道。

父母听完,不由得四目相对,只片刻后就不自觉的眼眶泛红了。

儿子本来就是个怀才不遇的帅才,又在这几年积累了丰富经验,饱肚诗书,修身养性,必定一蹴而就,所以二人决定拿出房子来做抵押,为儿子的前途投资,凭这样的儿子,这根本就是零风险的投入,完全没有任何可担心的。

当然,二百五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世界现在终于对自己的智慧打开了一道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简单的跨过这道门,走向门后的光明。

“爸!妈!你们放心吧!”

二百五饱有力度的声音落地,三个人都露出了勉励的笑容,二百五眼中射出的坚毅光芒,拿起房产证,毫不犹豫的转身出门了。老两口在那背影消失在小小的、破旧的门后,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这间已经住了快三十年的屋子,房顶和墙面原来的白色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浅黄,有些角落还布满了蜘蛛网。

“你要立功了,老房子。”母亲有些伤感的说。

“等儿子给我们换了大房子以后,我们还是会回来看你的。”二百四十九充满信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