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曾轶可

是不是过期的牛奶,就不能喝?

作为一个虚伪的人,我已经很久不听所谓的中文流行音乐了,但这个市场却并没因为我的忽视而停止运转,反而转速慢慢提高,炒作手段慢慢成熟,这就更让更多好作品埋没在粗制滥造的泛泛之中。
那些曾经打动过我的音乐到哪去了?
那些曾经打动过我的音乐人死哪去了?
直到我最终为这音乐市场感到灰心,落寞的寻找着自己内心中所认同的中文音乐时,一个独特气质的男人吸引了我。
曾轶可这个名字我很早就听说过,但负面的评价太多,我也就未能脱俗的跟着起了几把哄。但说实在的,我确实一次也没听过曾轶可唱歌,甚至连歌曲的片段也没听过,更加没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对他的了解,完全停留在那些冷漠疏远的铅块字上,一遍一遍出现的这个名字和作品,丝毫没有生命迹象的从我的眼睛进去,甚至没有经过我的大脑,又从某个地方被排出去了。
直到我无意中在某个视频网站上点击了一下曾老师在上海巡演中翻唱收音机头儿(Radiohead)不朽名作《爬行(creep,实际意思可能不对,我是瞎逼翻译的。)》时,我对中文音乐那高傲的世界观崩塌了。
那狂放的演唱技巧和绝美的嗓音撼动了我。
于是我疯了一样,在反复看了三次这个视频后,开始搜索曾老师的其他现场视频影像。
他的音乐风格鲜明独特,基本上随便拆出一个曲子,配上他本人的其他作品歌词,稍加改变节奏,便能完美融入。那里面蕴含的感情虽不细腻但十分真挚,嗓音虽然冷淡但里面却蕴含热情,技巧虽然朴素但却能演奏的精彩悠扬。这种标志性的音乐,除了死去的几个高水准音乐人以外,已经在当今这便当式的音乐市场,尤其是中国音乐市场中难得一见,每当我从聆听中猛醒,惊见演唱者还是个活人的时候,惊异和激动都溢于言表。
在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观看若干段后,心情愈加无法平复。尤其是有一首作品,我个人认为几乎可以涵盖了曾老师音乐的所有因素,是集其个人风格为大成的作品。
那是一首对大人、对情人、对朋友充满质疑的歌曲,歌曲的名字叫做《勇敢一点》。歌词中句句都是童真式的稚嫩发问,他置身于当今复杂生活中,面对着这许多自己无法回答的问句,似乎这尘世间的答案注定是教条,他不得不失望的逃避开,最终不情愿的以没有答案来当作答案,而这万般无奈的答案让他不得不直面惨淡的人生,迷茫的未来。当我听到“是不是过期的牛奶,就不能喝?”这句时,忽然对眼前这个七尺男儿竟有这般细腻婉约的感触而感到吃惊。那尖利却又略带些沙哑的声音,发出的分明是深邃的寂寞,在全场鸦雀无声的背景下,伤感的吉他配上清爽干净的演奏,不禁使人潸然泪下。
记不清有多少年,但我能肯定的说,听过一遍便能在我脑中烙下深深印痕的词曲在这些年中几乎没出现。
而曾老师以清新简洁的旋律,简单易懂的歌词,让我这个忘性很大的人在听过一遍后,感觉隆隆声不绝于耳,语音绕梁,顽固的在脑中持续盘旋,并且内容完全牢记于心,甚至马上拿起电话,重唱一遍,和一个朋友分享了我的感动。
这时和我通电话的那个朋友说曾轶可的音乐构成都十分简单,通常只有四到五个和弦,以至于现场弹唱的时候表演性不强。印象里好像还看过有人模仿曾老师用四到五个和弦演奏他的成名曲《虱子座》,那视频的格调整体昏暗,透着讽刺和嫉妒。
我只能说这就是普通人和音乐人之间的区别。
可能你觉得自己弹了十几年吉他,对于和弦的掌握和演奏技巧要比曾老师在现场表演时用到的高上几倍,当然,弹了十几年吉他的人到处都是,但为什么人家曾老师就能用你所学十分之一的和弦进行创作,而你只能在家里不屑的一边扒着曾老师音乐中仅有的四、五个和弦,一边嗤之以鼻的从嘴角挤出“这有什么呀?”
是的,这就是你(其实也包括我)和曾老师的差别。
在这首作品的歌词中,曾老师让我了解了他是一个深沉低调的音乐人,用心做着自己的音乐。但深沉并不代表他木讷,他自己比我们更加清楚这一点,在作品的一开始,曾老师就大胆的对自己,更是对着庸俗的世人发问:是不是简单的和弦,就不能写出动听的歌?
是啊!过期的牛奶,就不能喝吗?简单的和弦,就写不出歌吗?
这个问题也许根本不用回答。每个对医学有常识的人,肯定能在十分钟之内举出一大堆牛奶因为过期而成的制品;每个对音乐稍有学习的人,肯定能在十分钟内举出一大堆由简单和弦构成的不朽名作的例子。
一个懂得自嘲的人,才是成熟且成功的人。当你懂得自嘲,那么证明你已经彻底无视周围的看法,专心的做自己,升华到一个大师的境界。而自我检讨和自我鞭策,则是学习自嘲的必经步骤。曾老师年纪不大(很多事实证明,大师和年纪是无关的),在这复杂的文艺圈刚露尖角,便已知道自己的方向——那是一条明确且艰辛,充满嘲笑和质疑的大师之路,坚定的走在这条道路上,收获必将大于付出。
还有人说曾老师的歌词,东一句西一句的连贯性太差,完全不成文。
我觉得那只能说是“乍一看”。如果你仔细的品一品曾老师作品的歌词,你会发现那完全没有成文的必要。那样意味深长,充满创伤,只要听过一遍,就算是低能儿也能记住个十有八九,这样深邃却简单至极的神奇语句,应该成诗才对,而且是在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用中文写成的最最朦胧的现代诗(个人浅见)。
也许曾老师的音乐之所以有着如此的魅力,正是因为词曲的浅显。
流行音乐有流行的特点,如果结构过于复杂,那就不利于流行。当一个人的音乐开始流行,至少说明他对音乐流行特性的把握是独到的。
而曾老师的音乐在短时间内就爆发出了惊人的影响力,这已经超出了流行音乐,而是不可思议的音乐。
一个伟大的音乐人,需要有其他伟大的音乐人去赞美。我没有亲口听到原话,但传说高晓松老师在听完曾老师的表演后,感动的说曾老师就是中国的鲍勃·迪伦,引来一片质疑。
质疑的人,都像是尘世间庸脂俗粉妓女为了得到关注——或者浅显的说为了拉到客人,挣到钱而搔首弄姿的表演罢了。高老师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音乐人,他已经用无数的作品向世人证明自己,无需再多说什么。我能理解高老师在听完曾老师演奏后那久久无法平静的感触,因为我乐意“攀高”。
高老师说的好,但我还是认为他有些因为顾及什么而略有收敛。曾老师比起鲍勃·迪伦来,注定将伟大的多。作为一个实用吉他的原创音乐人,他所创作的歌曲,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类型,这点显然已经成为一个标志,就像高老师一样,在中国流行音乐中的校园领域达到了不可企及的高度。曾老师音乐的定性因我个人才疏学浅,对所谓韵律也是自娱自乐略同一二而已,不敢随便胡说,还是留给历史和专家来评定吧。
但我还是建议,作为一种音乐的开创者,曾老师应该是中国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之所以选他,是因为他老人家在爵士乐这种音乐形式的贡献无人能比,更重要的是,路易斯和阿波罗十三里那个叫阿姆斯特朗的飞行员重姓,后者成功的第一个登上了人类从来没去过的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