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禁酒令

《夜色人生》:愚蠢的禁酒令

可能很多人对美国的印象就是——开放、散漫、暴力。
我想说,后面两点确实说对了,可是说到“开放”,这和美国可不怎么沾边。
1620年,载着102人的“五月花号”从普利茅斯出发,到达麻州的普利茅斯时,他们仍然是102人。这在当时的航海水平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这些清教徒的崇高坚定的信仰,让他们更加坚信,上帝是眷顾着这些人的:在漫长的航行中,他们失去了一条生命,却又出生了一个新生命。这简直就是观世音菩萨显灵啊!不,是上帝显灵啊,所以他们比出发前更加的相信上帝了。
于是,清教徒的国家就这么建立了起来。
他们热爱家庭,热爱劳动,爱国家,爱人民,爱劳动,早请示,晚汇报,每餐之前必祷告,他们勤劳,他们勇敢,他们……嗯,又说多了,总之在这个地球上,他们就是对自己道德标准要求最高的人,因为他们虔诚。任何一个慈善家碰到这种群人都会自惭形秽,他们就这样,希望用崇高的理想和虔诚的信念建立一方乐土,一片信仰自由却有着严格行为道德约束的乐土。
就是这样一帮Flanders,即便是今日,主流价值观依然奉行高标准严要求,从总统到社会名流都无一不在选民的道德监督下,当然这背后其实是利益考量,毕竟没有人愿意去选一个生活不稳定的人当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