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昨天晚上终于不闷热,所以就决定开着窗户睡觉,到了后半夜,小风吹进来,竟然还有些凉意,盖上个薄被子觉得天地果然比科技来的柔和舒适。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身上痒痒的厉害。在朦胧时觉得痒痒,就会痒的受不了,老是有什么细小东西停在身上的幻觉,用手一挠,发现已经被咬了,这根本就不是幻觉。

于是半夜起来找蚊子,拿着电蚊拍到处挥舞,打死一只还不够,二十多分钟后又起来寻找另一只。折腾来折腾去过了一个多小时,顿时睡意全无,遂躺在床上翻书,可又没清醒到能读字的地步,于是就焦躁的闭目养神。

就想起了上初中时的一个和我同姓的同学。

本来我们这个姓不是大姓,可初中时我们班上却有三个同姓的人,虽然关系并不算是知心好友,但我们三个也经常在一起聊天。

这个同姓的同学家里都是军人,住在学校旁边部队的干休所里,父母为人都很正直,当时父亲可能是团职干部,在家里说一不二,母亲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军属,对父亲百依百顺,家庭和睦,情况还算不错。可是他们家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不能打蚊子。

我自然不理解这是为什么,奇怪的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曾经问过几次父亲,蚊子是害虫,会吸血,而且还会传染疟疾什么的瘟疫,最重要的是被蚊子咬了身上会痒啊,尤其是在夜里,那样会影响睡眠。父亲每次只是摆摆手,说你习惯就好了,如果一再追问他,他会说蚊子确实是个吸血的生物,会影响到你睡眠,但你不能说它是个害虫,它是大自然中食物链里的一环,是有很重要的存在价值,反抗蚊子就是反抗大自然,人类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反抗大自然。

且不说人类正是因为反抗大自然所以才能存活到今天,而且发展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统治者。就说大自然中食物链一环的蚊子,当它不长眼的危害到人类的生活,为什么不能打死它?这个同学小时候对这套理论没有过什么相反的想法,可是越长大、学习到的知识越多就越觉得父亲这套话正在无限趋近于谬论。于是他有的时候会用自己学习到的知识与父亲争论,可每次父亲争论不过的时候就会挥挥手,说你个小屁孩子才活了几年,以为上了点学就什么都懂了?这世界上有的是你不懂的事,你应该谦虚点。然后就不耐烦的避开继续讨论,完全不再理他。

“那我被咬的睡不着怎么办?”

“你要适应它,它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养活了你,你就要无条件的对大自然怀着感恩的心。等你再多活几年,习惯了就能睡着了。”这是他父亲唯一说过的处理方法。

虽然家里有这样奇怪的规矩,我这个同学还是会在白天打蚊子,而且他只要看见蚊子就会打,不管是不是侵犯到自己,似乎是打蚊子有瘾。当然别人都不了解这其中的原因,只有我和另外的那个同姓同学知道。别的人还经常拿他打趣,只要看见教室里有蚊子,就会马上大喊这个同学的名字,饶有兴趣的准备看他跑过来打蚊子。

可一直到毕业,他也没在家里打死过一只蚊子,即便是父母不在家时偷偷的打,他也没这个勇气。可能是因为他不想违背父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