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都市怪谈

都市怪谈:水晶头骨和它们背后的故事

2017-04-06都市怪谈 水晶头骨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水晶的头骨会唱歌。

​​这是一个讲述水晶头骨来龙去脉的故事,但首先我们还是要从水晶头骨的流言说起。以下是一些比较著名的流言:

​1927年,科学家在中美洲的洪都拉斯玛雅神庙中发现一水晶头颅。令人震惊的是,该水晶头骨竟然综合了现代解剖学和光学知识。

头骨用水晶雕成,高12.7厘米,重5.2公斤,大小如同真人头,是依照一个女人的头颅雕成的。这颗水晶人头雕刻得非常逼真,不仅外观而且内部结构都与人的颅骨骨骼构造完全相符。而且工艺水平极高,隐藏在基底的棱镜和眼窝里用手工琢磨的透镜片组合在一起,发出炫目的亮光。

众所周知,近代光学产生于17世纪,而人类准确地认识自己的骨骼结构更是18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的事。这个水晶头骨却是在谙熟人体骨骼的构造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做成的,一千多年前的玛雅人是怎样掌握这些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呢?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天蛾人的故事

2017-03-30 都市怪谈 天蛾人

1966年11月12日,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镇(实际上是市,但按中文习惯还是称为镇吧,原因后面告诉你)波因特普莱森特(Point Pleasant,因为名字太长,下文简称波镇),有这么哥五个人,他们从事殡葬业——说白了就是挖坑的,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伴随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在镇郊的一个墓地勤奋的挖着坑,正挖的高兴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喊了一声:那是什么!?其余的人赶快抬头朝着他指的方向,大家一起看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快速向他们接近,并“呼”的一下从他们几个头顶上略过,因为光线太暗,实在看不清楚,但这五个人里有人说那个物体看起来,很像是个长了翅膀的人,至于对其形体和体积的具体描述,在这份目击档案中没有被提及。

俄亥俄河畔的波因特普莱森特鸟瞰图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解开世界三大禁曲之谜

2017-03-23 都市怪谈 世界三大禁曲

《黑色星期天》,也有翻译成《忧郁的星期天》的,原文是“Gloomy Sunday”,所以还是忧郁比较配星期天。

关于这首歌的传说很老了,我大概在2004年或者2005年就听说过这个怪谈,来源大概就是当时国内那几个著名的杂烩论坛,传说的内容有诸多的版本,大同小异,中心思想就是“这是一首听了就会自杀的歌,你别不信,你看前面那么多人都自杀了”,然后列举了很多自杀的人出来。

先来看看这首歌曲的传闻:

在德國的首都柏林,一名年輕的售貨員在抄寫《Gloomy Sunday》的歌譜後竟上吊自盡,當時那名售貨員生活上是沒有任何困難的。在羅馬,一名正騎著自行車派報的報童在街上聽到一個乞丐在哼著《Gloomy Sunday》的調子,他竟立即停下車,把自己身上的所有金錢都給了那乞丐,並隨即走到附近的一條河邊投河自盡。

在比利時,有一名匈牙利青年在酒吧邊喝酒邊聽著一隊樂隊演奏著的管弦樂,而當該隊樂隊演奏完《Gloomy Sunday》一曲後,他便因抵受不著該曲的刺激,忽然聲撕力竭地喊著,之後取出自己的手槍自殺身忙。當地警方在調查此案時,一名有參與調查的女警希望在《Gloomy Sunday》一曲中得到一點線索,可惜,該名女警亦慘被《Gloomy Sunday》一曲了結了生命。

此外,在當時的自殺勝地的多瑙河,有相當多的人投河自盡時,手中緊持著《Gloomy Sunday》的歌詞或曲譜,其中年紀最小的,只是一名14歲的小女孩。不過,《Gloomy Sunday》的影響力可說是無年齡的限制,一年過八十的老人在自己的家中哼唱著《Gloomy Sunday》,可是她卻越哼越傷心,最後哭著的從七樓跳下,自殺身忙。

在1940年,是《Gloomy Sunday》流入美國不久的時間,但已經被灌錄成唱片了,那首是由當時著名的爵士樂手Paul Robeson所演繹的英文版本。因此,《Gloomy Sunday》在美國的流行程度更勝於很多歐洲的國家。而因此,在當地與《Gloomy Sunday》有關的自殺案亦為數不少。

在紐約,有一位漂亮的女打字員,平日性情活潑開朗。一天,她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借了一張《Gloomy Sunday》的唱片回家聽。翌日,人們發現她的住所發生煤氣泄漏,而該名打字員就因為中煤氣毒而弊命了,在她的遺書中寫著:「我無法忍受這首的旋律,我現在只好告別人世了。《Gloomy Sunday》就是我的葬歌了。」

而在首都華盛頓,在一個沙龍聚會,有一位剛成名的鋼琴家應邀出席並為聚會的來賓彈奏鋼琴樂曲。在出席中一位來賓突然收到她母親在車禍中死亡的消息,於是她便請那位鋼琴家演奏一曲《Gloomy Sunday》以哀悼她的母親。鋼琴家知道此曲之前所引起的眾多自殺案件,本來並不願意彈奏,可是在賓客的多番請求下,終於答應了。他帶點不快地開始彈奏《Gloomy Sunday》,就在演奏完後,他因為哀傷過度而心臟病發,最後不治死亡。

在發生了如此之多的離奇自殺案後,在一天《紐約時報》的頭條中竟出現了一條令人震驚的標題:「過百匈牙利人在《Gloomy Sunday》的影響下自殺」,如此的新聞一出,立即引起了各方的討論。在歐美等地,有不少精神學家、心理學家,甚至靈學家探討《Gloomy Sunday》一曲的影響,但亦無法對它作出完滿的解釋,亦不能制止自殺的案件繼續發生。

終於,英國的BBC電台決定禁播《Gloomy Sunday》,美國和歐洲的其他國家如法國、西班牙等亦隨即仿效英國。其後多國的電台更召開了一個特別的會議,決議是歐美各國聯會抵制《Gloomy Sunday》,並將原版銷毀了。但當時,作者Seress 並沒有對決議提出反對,甚至沒有表示任何不滿。​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纳粹的飞碟

2017-04-27 都市怪谈 纳粹的飞碟​​​

1941年9月的某一天,一艘载满英国士兵的波兰籍商船航行在印度洋上,当天夜里有两个水手在甲板上干活,老张正在给老王脱裤子的时候,突然喊道:“老王你看那是啥?”两人看到天上有一个“闪烁着幽幽绿光、圆形的飞行体漂浮,约有满月的一半大小。”

两人十分惊慌,当时正是战争期间,二人认为这有可能是敌机,所以马上去报告了商船上的英国指挥官。指挥官在得到了报告之后,宣布全船戒备,并且亲自到甲板上去寻找这个可疑的飞行目标,随后,他很快发现了符合这两个波兰船员描述的飞行物体,而且这个物体慢悠悠地跟着他们的船飞行了一个小时之久,就在大家都认为自己可能会被不明物体攻击的时候,那个神秘的物体消失了。

​这是一起较早的二战期间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但英国官方并没有把其作为一次正式的报告发布,换个说法,英国没拿这个东西当回事,毕竟在深夜的海上航行,当时的科技能力也有限,很难去求证一条商船上几个目击者的说法,最重要的是,这个东西没有对船只产生威胁。

对于船只这种巨大目标来说无所谓,但对于更小更精密的目标可就不是一回事了。 继续阅读

都市怪谈:搭便车的白衣女人

2017-05-04 都市怪谈 搭便车的白衣女人

搭便车的人是一个西方的都市怪谈,但不是说在中国就没有类似的传说。

因为我们的文化不同,在路上开车时很少让陌生人搭车,当然最近几年有很多“顺风车”软件,这些都另当别论。

先说一个我小时候听过的类似的都市怪谈吧,非常有名,在北京几乎尽人皆知,你刚说出开头,就有人能说出结尾的那种。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有一天,这个司机上晚班,大概在凌晨4点的时候,他在五棵松301医院门口被客人拦了下来。

当时他是不想停车的,因为干这行当,总有些忌讳。

首先传说凌晨4点属于丑时寅时相交,此时阴门打开,阴气最胜,客人上车地点又在医院门口,这实属是一个大忌。而且这个客人长发披肩,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红鞋,面目模糊。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司机不信邪,看到这样的搭车人也心里含糊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