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inception

《盗梦空间》:简单不简约——按故事顺序清晰解读

前言:

好几天前我看完的时候其实就想给自己写一个逻辑顺序,但在网上找了找,发现不少人都写了,但很多人仍然在就一些顺序提问题。因为整个片子的逻辑顺序就很乱,翻译也有很多是按照字面意思翻译,所以如果按照电影的情节来看,逻辑顺序就更乱了,看不懂这些解析也是难怪。所以刚才我又跑到电影院看了第二遍,这次更仔细的听了对话而不是像上次一样看字幕,再对照几个影评,整理一个最简单的顺序。

我很久不在中国话里直接出现英文单词了,但这次为了省事和一些其他原因(这个我下面会提到),我还是直接用英文的名字。

第一部分:前传

某日,Cobb和Mal两个人结婚了,两个人开始研究梦,于是就找了一天,服下了一些强力的镇定剂(这个在影片中药剂师出现的部分有提到,Yusuf问Cobb说服用过兴奋剂的都不能正常做梦了,你还能做梦么?Cobb没回答,显然是不能了。),接上梦境分享装置就开始睡了。

他们经历了多少层梦就不知道了,反正数量足够多,多到两个人都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于是在两个人最后一层的梦中,他们竟然在那里过起日子来了。根据梦境一层比一层时间慢的理论,他们在那里过了很多年,多少年呢?Ariadne在后来问Cobb,Cobb说“Something like 50 years”。然后Mal就沉迷了,因为过的太久,她已经接受了梦里的生活才是现实这个她所认为的事实,他们在那里有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城市,很多个住处,有孩子,有很多回忆。但Cobb没有混乱,他想回到现实,但当时研究这玩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当然他们不知道死是可以回到现实的,也不知道服用了镇定剂后死去是会被踢到Limbo,但他只能试一试。

首先,Mal是不愿回到现实的,所以Mal拒绝。于是Cobb想出了一个尝试,就是给Mal植入一个意识,这个意识就是Mal的那个图腾。图腾是Mal首先发明的,她拿着一个陀螺,并且把陀螺藏了起来。起初这个图腾的意思是“只要看到陀螺,那就说明自己在现实”,所以Mal把陀螺藏在了一个保险柜里,意思是她在逃避“活在梦中”事。但后来Cobb打开了保险箱,然后让陀螺旋转起来,这样图腾的意思就变成了“只要陀螺在旋转,那么就是在梦里”。这个意识植入的很成功,Mal最后承认了自己在梦里,所以答应和Cobb一起自杀。

但这次自杀有很高的风险,风险就是他们俩谁也不知道在梦里死去意味着什么,所以当二人在铁轨上时,Cobb对Mal说了“有一辆火车,你不知道它会带你去哪……”的话,然后二人在这层梦的生命结束了。

因为之前服用了镇定剂,所以二人死后直接进入了limbo。

limbo是啥?影片中给翻译成“潜意识边缘”,网上有些文章给翻译成“迷失域”。我觉得这两个翻译都不好,因为都太抽象。首先潜意识这玩意就不好理解,这种意识已经是你思维之外的东西,类似于本能,所谓的“潜意识的边缘”就更不好解释那种状态了。“迷失域”听起来完全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不讨论。所以我直接写这个词出来,它的来源是个天主教术语,描述的是灵魂的暂时归宿,形象点说,就是你的灵魂进入缓存了,只要一断电就被释放了。所以在limbo中徘徊的人,肯定是可以活过来的,但是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而已。limbo高于梦境,所以它里面的时间是无穷无尽的,不存在你睡醒的问题,只有你在里面死掉的问题,你死掉,马上就能返回现实。可悲的是,虽然limbo不同于梦境,人在里面会渐渐衰老(梦里不会,因为50年过去了,Cobb和Mal自杀时还是非常年轻),直到自然死亡,可进入limbo里人就混乱了,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来干什么的,只会傻逼呵呵的活着,比梦境更认为是现实。然后等你死了,你也不记得曾经去过limbo了,或者说你记得,但那里面什么模样肯定是想不起来了。或者说其实limbo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梦境,一个让你进去了就忘了外面,出来了就忘了里面的梦。

Cobb和Mal在limbo里活了多久就不知道了,反正活到俩人都变成老头老太太然后死了,然后他们才醒来。现实的时间过了70个小时,而他们在最后一层梦境中过了50年,然后又在limbo中过了n年,按照后来再次吃镇定剂的效果来评估,Cobb和Mal也是在梦的第四层。

之后Mal因为在梦里生活的太久,所以开始认为那边才是现实,于是她想说服Cobb自杀,死回去,但Cobb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直拒绝。Mal就找了三个心理医生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然后在到处跟人说Cobb有神经病,老打算杀了她,在二人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在酒店里制造了一个挣扎的假象,然后胁迫Cobb和自己一起跳楼,Cobb当然没答应,但自己已经失去了司法解释的机会,所以就逃亡国外了。

第二部分:盗梦空间

Cobb开始接受各种盗梦的工作,这类工作主要是利用做梦,骗倒对方的潜意识,然后得知某种信息。这时候他就专业多了,通过实践和合作伙伴的帮助搞明白了很多事,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唤醒同伴。

唤醒的方法很简单,最直接的是给丫来一枪,复杂点就是通过自由落体的方式在上一层推到做梦人,然后他就会醒来。

他为一个大型的,很有权势的公司工作,这个公司除了提供报酬外,还给了他一个诱人的承诺,就是通过公司庞大的关系网,给他洗脱杀妻的罪名,让他得以回国与被岳父母收养的两个孩子团聚,当然失败的代价也很高,闹不好连命都没了。

一开始他就和搭档Arthur搞一个著名的企业家Saito,可是Saito这个人很牛逼,受过专业的心理训练,他的潜意识可以产生武装防御者,意思就是想盗他的梦没门。而Cobb自己也有些心理问题,最困扰他的就是Mal在自己的意识里扎根了,因为Mal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他自己搞死了,所以愧疚加上想念,最后自己分裂了。但他这种分裂不是精神上的,是只有在梦里才分裂,一个人格是自己,另一个人格就是Mal。这个Mal总是会和自己的想法相左,虽然他自己清楚这并不是真实的Mal的意识,只是自己的意识,但你不能要求一个病人控制自己不分裂。所以Cobb在影片中的第一单,因为Saito出色的心理防御和Mal的捣乱,最终黄了。但Arthur仍然很佩服他,因为他很有创意。他对付受过心理锻炼的人的方法是主动告诉当事人他在做梦,然后自己扮演名叫“查尔斯先生”的防御者,让当事人一起抵抗当事人自己的真正防御者,虽然很有创意,但被Mal给搞黄了。

人Saito是牛逼大企业的牛逼人,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于是干掉了他的设计师,并且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机会,就是搞一把Fischer集团的公子,Robert Fischer。主要是Fischer集团垄断能源,这对谁都不还,Saito先生其实是个好人,打算为民除害,顺手装大自己的集团。报酬同样客观,而且Saito也许诺说如果你成功的让Robert在他爹死了以后解散集团,那就给你洗清罪名。

Cobb当然会接受任务,因为人家Saito这么豪迈,不光饶他一条狗命,还给了个offer,上哪找这么大的棒槌啊,所以丫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然Saito头疼的植入意识的问题对于Cobb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他连老婆都搞死了,搞个富二代又算个什么事儿。

于是他开始凑人了,之前的设计师被Saito扔大楼顶上,这会估计已经被之前的集团给灭口了,还得找个能配镇定剂的药剂师,还得有个能在梦里玩变脸的魔术师,加上自己的搭档Arthur,人估计是足够了。于是就跑到巴黎去找他老丈人了。

其实这段我觉得是个败笔,因为设计师的出现可以通过各种情节引出,你说你非得跑巴黎去找个毛老丈人啊,既然你老丈人能出境,把你那俩崽子带着你不就一家团聚了么。不过这都是废话,情节还得按排好的来。老丈人看起来是在某个大学教心理学之类的学科的(要不然女儿也不会和Cobb走到一起吧),然后就认识了Ariadne。要说Ariadne是个天才,她能很夸张的改变梦境中的物理结构,还能在Arthur的点拨下很快创造出不可能的建筑来,而且她还担当了一个逐步揭示Cobb病态心理的职务,让故事一层层的明晰起来。

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可有可无的,他们之所以要出现在这个故事中,只是因为每层梦境都要留个人叫醒,否则就会发生和Cobb当年所经历的那种事——个个都得过个几十年然后到limbo转上一辈子的悲剧。但需要说一下的是关键人物:老好人Saito。

Saito是临时决定要和他们一起去的,原因是他想监督一下自己的投资是不是到位,但我觉得他真实的动机是想去过过盗梦的瘾罢了。之前Arthur曾经和Ariadne说过,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图腾的事,而且这个图腾只有你自己知道。在参与这个计划的人中,全部都是盗梦的老手了,所以他们应该是无一例外的都有自己的图腾,可唯独没有提Saito的事。Saito先生是个著名企业家,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平时应该挺忙的,虽然受过心理训练,但估计没闲工夫盗别人的梦去。所以我猜他没有图腾,所以Cobb和他有了一句很关键的对话,就是“带着悔恨老去”那段,正是有了这段话,Cobb才有可能在最后把他带回现实,也就是说这句话就变成了Saito的图腾。

这几个人聚在一起了,就讨论出了一个植入的方案,这个方案很简单,也很自然,就是让Robert潜意识里认为他爹看不起他,然后他自己发奋图强,不走爹的老路,干成另一番大事,所以直接把集团解散,自己该干嘛干嘛去。怎么植入呢?这哥几个设计了三层梦境,因为照Cobb的说法,梦境越多,潜意识越深入,植入的更真实,所以他们设计了很复杂的三层梦境和很多故事情节。Cobb最担心的当然是在潜意识里的Mal,因为她不是很可能,是肯定会出来捣乱,所以他尽力不去知道一些梦境的细节,自己不知道,潜意识里的Mal自然也就不会知道。

准备就绪,开搞。

第三部分:四层梦境

Saito搞坏了Robert的私人飞机,Robert给他爹地奔丧没飞机,只能坐客机了,飞回美国,路程10小时。然后Saito先生又把航空公司买下来了,把这哥几个安排在头等舱Robert旁边,并且有美丽的空姐做内应。于是计划就很顺利的展开了。对于Cobb来说,他必须要成功才行,因为Saito说你得先干活啊,你干完了活,牛逼的我只要在牛逼的飞机上打上一个牛逼的电话就能解决你的问题,但你要先干活才行,换言之,Cobb先生要是没成功,下飞机就会被美国警察带走,所以决心下的最大的就是Cobb了,其他人看起来嬉皮笑脸的都很轻松。

刚开始进展的很顺利,第一层先让Robert对集团的贴身管家peter产生一点怀疑,并加重爹地不喜欢自己的暗示,但这里面有些小插曲,就是Cobb病的很重,潜意识里太复杂,他带来了一些不该带来的东西,虽然还没出现Mal这个狠角色,但突然出现的火车头也吓了大家一跳。还有就是Robert竟然接受过心理训练,而且看起来他的武装防御者比Saito更狠一些。还有就是Saito不专业,刚进来就挂彩,弄了个半死不活,当然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死掉就意味着滚蛋到limbo去。实际上到limbo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前面说过,出来的就记不清楚里面的内容了,所以Cobb不知道进去limbo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极力的吓唬大家,可他妈不能死啊,死了就全完了,弄的人心惶惶,还有人急了,差点抽他。

勉强通过第一层后,他们觉得有些太难了,Robert的防卫有点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所以Cobb提议继续用他那个没成功过的创意,就是所谓的“查尔斯先生”。

这次“查尔斯先生”成功了,在第二层,他们成功的让Robert相信自己是在做梦,并且从潜意识里对Peter产生了高度怀疑,而且对自己的爹地更加绝望了,于是他们乘胜追击,忽悠他去解开Peter心中藏着的迷,可实际上第二层的Peter不是变装的,而是Robert自己的潜意识里的Peter,所以实际上第三层梦,还是进入了Ariadne设计的梦中,只是让Robert认为是Peter的罢了,有很多人说这里进入的应该是Robert自己的梦,因为是进入了他潜意识里创造出的人物的梦,但我认为这种理解是错的。

如果设计者醒来了,那么梦就会崩塌,这在一开始他们三个人搞Saito、Cobb给Ariadne教学和最后Ariadne没醒所以梦境始终没有崩塌的情节有所表述,所以他们在第三层进入的并不是Robert的梦,他们遵循的仍然是梦的一些既定规律,即参与者只有允许带有自己的潜意识。

第三层是个野战医院,这一层的目的就是让Robert历尽千辛万苦,最后见到他弥留的爹地,并且由爹地的嘴里亲口说出最终意识,所以没有什么不顺利的成分,武装抵抗已经在第二层时被预料到了,而此时的Robert正是个最大的棒槌,他正帮着敌人杀自己的防御者。就在第三层历尽尾声的时候,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Mal出现,在最后关头杀了Robert。庆幸的是,Robert陷入了深度昏迷,没死透腔,还有挽救的可能,不幸的是Saito因为第一层的伤势太重,在这里挂了。所以Ariadne和Cobb做了个临时决定,就是再加一层,去把昏迷中的Robert救出来,而Cobb还私自做了个决定,就是他要再次去limbo一趟,把Saito也救出来。

于是他们就来到了第四层,这一层因为Ariadne之前根本就没设计,而且去过的人只有Cobb,所以就有Cobb来设计了这一层。这一层他是凭记忆复原了当年和Mal共建的那一层,只是很多年过去了,这层看起来有点旧,不过这种旧不是真实的,可能只是因为Cobb认为过了这么多年,这里应该很旧的缘故。

俩人如愿见到了Mal,但这个Mal当然还只是Cobb的潜意识分裂的产物,他很煽情的和自己的潜意识对了半天话,续了半天旧,最后终于找出了神游到这里的Robert。

就在这时候,各层的唤醒开始了,每层的自由落体都同步进行,这样可以保证大家一层层的、有顺序的、紧密相连的迅速醒来,于是Ariadne决定带着Robert先跑,让Robert赶紧回到第三层去完成自己的任务,而Cobb决定深入limbo救援Saito。

Cobb在第四层和自己制造的Mal的对话有没有用呢?当然有用,用处就在于他终于想起来了limbo里发生的事,就是俩人从第四层到limbo后,相亲相爱的到老,然后死亡。也就是说,知道如何解救困在limbo中的人,Cobb是在这个时候才明白的,当然他也明白了limbo是个混乱的地方,进去就意味着忘掉limbo外的东西。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因为这不光是为了奖励Saito为慈善事业做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为了他自己。于是,最大的败笔产生了。

既然Cobb已经知道limbo里死掉可以直接回到现实,而limbo里的时间是无穷的,人的生命是和现实中一样的,那么其实什么也不做,回到第三层跟着大家一层层醒来就好了,反正limbo里时间再长,对于现实世界来说也没多久,按照极限经验来说,在第四层过上50年,然后再跑到limbo里活一辈子,也不过就70个小时,既然Saito那么牛逼,那么就先落地,然后被警察抓,然后等着Saito醒过来再拿起那个牛逼的电话打一下就好了,反正都是一个电话的事,都是一个牛逼的事,之前打之后打对于这么牛逼的Saito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Cobb偏不,他还是去了limbo。

到了limbo里,Saito已经老的快挂了,他俩都不知道对方是干啥的了,但是俩人在意识最深处又似乎都有个执念,所以哥俩面对面做好,开始絮絮叨叨的挖掘自己的记忆,终于,之前提到的那句图腾起了作用,俩人都想起来了,然后Saito拿起了枪……

再看第三层,Robert回到了第三层,顺利的跨进了他们给设计好的套儿。他牛逼的爹地弥留之际跟他说,其实他知道你好爱好爱爹地,爹地也好爱好爱你,只是爹地实在不想看你走我的老路啊。虽然和之前设计的有点不一样,但目的达到了,Robert Fischer醒来后,这个意识就会深深的扎根在他头脑里,变成继Mal之后第二个inception的牺牲品。

自由落体唤醒了除Cobb和Saito以外的所有人,Cobb和Saito是通过limbo内的死亡直接跳过了唤醒步骤回到了现实,Robert变成了冤大头,Saito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牛逼的电话,于是故事就此告一段落,可口可乐,可口可乐!

第四部分:梦境外

不少人认为结尾是很悲观的,甚至有人说其实整个过程就是个梦。虽然艺术这玩意一个人一个感觉,但我不认为结尾是个梦,因为说这是梦的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

从哪里证明呢?很简单,就从孩子的身高来证明吧。

两个孩子出现自始至终都是背影,而且都是一个片段,但在Ariadne偷偷进入Cobb梦的那一个情节里,有Mal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场景。仔细看看两个孩子的身高和Mal的对比吧,在最后结尾的时候,Cobb抱起弟弟,姐姐在他旁边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他的腰了。所以孩子的成长是很明显的,Cobb摆脱了梦,因为自始至终,他一直是清醒的。至于什么护照啦、老丈人接站是前面站着接Fischer啦之类的,解读的太深刻了,而且已经看不到编剧编这个情节的意图了,这毕竟是个要上映的商业片,没有意图的事,为什么要做呢?所以只能说某些情调是过分解读出来的。

最后的结尾,出现了除Peter以外和故事相关的所有人,这中手法我也不认为有什么深层的意思,只是一个商业片该有的结尾。

后记

《Inception》是第一部在中国大陆上映的、让我有确实的欲望看好几次的电影,它也是imdb评出的人类历史上第四好的影片。单凭这样的成绩,我对这个片子已经没有任何评价,一切的一切,都等你走进电影院,看过了自然就明白。其实花费心思和金钱去搞明白一部电影的逻辑确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可这不仅是电影本身的营销手段,也是一个能大幅锻炼智商、培养高层次格调的好机会。鉴于我国许多国民智商和欣赏水平日益探底的现实,希望这个片子能多在院线中呆上一段时间,并且通过各种方式多做宣传,让更多的人能重获正常的思维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