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Michael Jackson

颤栗现场

7月14日的颤栗现场,因为是mjjcn的专场,所以只花了280就买到880的票,这让之前全款入场的人感觉很不爽。

我是昨天才得到这个消息的,有人在里屋更新了这个新闻,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和rara联系上,并让她晚上下班去买票。

对于这个演出没什么可说的,确实都是mjjcn的歌迷,而且很疯狂,除了舞台上之外,下面还有个跳起来没完的胖子,还有坐在我斜前边穿了一身麦克装的民工,总之气氛一直都很诡异,弄的我反倒是有点放不开了。

不过演出是没有问题的,非常完美,非常激动人心,出来时我还感慨没看到他活着时的演出真的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不过看了thriller live以后,我比一般人少遗憾了一点。

保安都太紧张了,虽然我很想拍照,但稍微拿出手机来就会有无数人回头盯着,弄的很不自在。

上面rara的照片是在中场休息时候拍的。

Invincible

被称为巨星的人,是不可复制的。因为被称为巨星的人,所想和所作是完全高于常人的。不是劝你信命,是获得认可这件事,大部分不是靠你的努力才能实现的。获得一定的成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做到了,但怎么会有巨星的诞生呢?打个比方来说,你现在被人称为“R&B小太子”,已经算是尽人皆知了,但突然有一天你得了一种怪病,导致XX脱落,结果不再属于男人的行列,而小报看上其中价值又刚好愿意炒这件事,非要说你是借助了神秘的高科技,找到了脱离男性的方法,结果借着这个事情,你不光是尽人皆知了,还震惊了世界,加上你的音乐确实好听,你本人确实有才华,那么这就是你获得世界认可的命运。但很可惜,不是每个星都有得震惊世界的罕见疾病的机会,当然也有不少有机会的,但他们又实在没什么才华。所以,这些星到目前还是“情歌王爷”“情歌贵人”和“R&B小太子”之类的名头,没有机会获得类似“The King Of POP”之类响彻云霄的称号。

我不为米高积逊的去世感到悲伤,相反,我今天不但胃口特别好,心情也非常的好,为什么?因为米高积逊在我的心里早已为神,而神是不需要生命的。躯体对于神来说,只是负担,因为有了躯体,就会被人注视。神教世人不要争斗,不要破坏,不要偏见,不要愤怒,神总有自己的方法来传到思想到全世界,到每个人的心里,神总会有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他所要传达的思想,但神不需要被注视,神需要安静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神离开了,虽然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但他在离开之前,已经把自己的使命完成并且留下来了,这些终会被全人类所记住,即便可能是付出惨痛代价之后。

別了,米高积逊!

  1. 米高·积逊从未说过,也从未证实他是漂白的、植皮的、画皮的等等非人类科技所为的易容术;
  2. 皮肤变白的原因是非常严重的白癜风;
  3. 关于米高的面相,他曾在他的回忆录中承认动过鼻子和下巴两次手术;
  4. 人类的第一专辑,是米高的《Thriller》,共1.04亿;
  5. 人类的第一歌星,是米高积逊,他的专辑(正版)总计销量7.5亿;
  6. 你常见到的没鼻子的相片不是真的;
  7. 米高的独特唱法是绝世的;
  8. 米高的舞步是无双的;
  9. 米高生前曾资助39家基金会,这些基金会统统为慈善类;
  10. Heal the world是米高名下的基金会,专门救助儿童;
  11. 米高目前保持着吉尼斯个人慈善记录,一生共为慈善事业捐款三亿余元(当然是美金),是名副其实的慈善家;
  12. 所谓猥亵男童,米高有其自己的说法:只是太喜欢小孩,包括喜欢和他们一起睡觉。米高最后是无罪的。;
  13. 米高在35个国家开过演唱会,当然没有我们祖国;
  14. 累计有1250万人看过他的演唱会;
  15. 米高是Sony music的签约艺人,也同时拥有Sony music的一半歌曲版权,其中包括披头士Beatles全部歌曲,猫王的部分歌曲;

Goodbye Michael

在西洋,有一个离我们很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那个国家的人民不勤劳也不善良,他们每天窝藏在自己的国土上过着奢侈糜烂,花天酒地的生活,还经常有事没事的用一群吊儿郎当的士兵来拯救全世界,妄图让世界人民都和他们一样过上奢侈糜烂,花天酒地的生活,做一个和他们一样吊儿郎当的人。

生活在美利坚合众国国里的人民,会有很多行为使得我们这根正苗红,全世界正义和智慧的代表的五千年文明传承的智慧结晶体不能理解,而且是相当的不能理解。比如,他们有些人会去一个叫非洲的脏兮兮的地方搞什么狗屁义演,收养什么狗屁孤儿,保护什么狗屁环境,要不就是搞些关爱社会弱势群体之类的狗屁把戏,还经常猥亵个男童,虐待个老婆,打死个把人,而这类美国人还一水的不是卖唱的、搞体育的、就是死跑龙套的。这在我小时候,听到这类敌情传播过来,统统都会觉得他们这是别有目的,是在收买人心的同时还不经意本色流露,我们这还勤俭节约艰苦朴素呢,你们搞那么多七七八八。于是很多年过去了,我却发现我们被国家代表着行起善来,路子也都差不多,而我们的少年儿童,猥亵起同学来更狠,但这已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人家现在不这么玩儿了。

难道有理想、有能力、有爱心、有同志感情的不是党教育我们,而全世界只可能出现在我们国家公民身上的良好品质么?但在受世界各类组织表彰的先进个人和集体中,鲜有我国公民,却有着很多我们的各种阶级敌人,反动派,走狗,异议分子,看来世界都愤恨正义,喜欢假惺惺的怜悯,我们让全人类认清真相的使命,任重而道远。